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再来一张

鹏修和猛犸一族相接壤,关系一向不怎么和谐,跟陈太忠的关系更糟糕。

但就算这样,鹏族也希望,猛犸能放开边界,让鹏族前来看电影。

鹏族倒不会在意位置的好坏,它们的视力实在惊人,不要说主席台什么的,在十里之外远观都行——只要允许它们进入猛犸的地盘即可。

猛犸对鹏族是严防死守的,毗邻的势力之间,最强调界线,而鹏族大举越境,没有充足的理由是不行的。

来的鹏妖希望,猛犸大妖能卖给它们电影票,并且关说巡查的猛犸,让鹏族凭借这个票据,能跨过界线来看电影。

猛犸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:电影票卖你没问题,能不能来,你别找我。

你怎么能这样呢?鹏妖不高兴了,我可是依足了规矩,你说百倍的价钱,我也愿意花百倍的价钱,无非让你跟巡查的猛犸打个招呼罢了。

“你个混蛋买的都是普通票!”猛犸大妖受不了啦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你买主席台和贵宾席的票,我绝对能打招呼……眼睛好很了不起吗?”

鹏妖斜睥其他几个大妖一眼,“它们可跟我不一样,百倍票价都不舍得出。”

“你再多说一个字,我就揍你,”龟族大妖闷声闷气地发话,它是一只高阶大妖,“你觉得自己飞得快?那就试一试。”

龟族的速度,是出名的慢,而它们跟鹏族,却是天敌,关系非常紧张。

说起来好像挺奇怪,这两者一个是天空王者,一个是水中霸主,按说不该成为这样的关系,但是细说起来,也很正常,两者经常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尽情蹂躏对方。

这里面出现的问题,主要还是怪鹏族,鹏族仗着自己能飞,龟族的速度又慢,经常将龟族捉走吃了。

龟族的防御是很强的,鹏族甚至不好破防,但是鹏族捉了龟族之后,从天空中扔下去,把龟壳摔烂,就可以吃肉了。

不过龟族大妖敢这么说,也有它的仗恃,龟族速度慢是不假,但是只要有水气的地方,一记水系神通打过去,鹏族飞得再快也没用。

而鹏妖想对付它,可就没那么轻松了,龟族的防御出奇的强大,这小小的中阶鹏妖,甚至不能破了它的防,就算使用上神通,也就那么回事,了不得让它狼狈点。

“那是,小鸟想仗着眼睛好来占便宜,这个不好,”虎妖发话了,“不要理它……我们觉得百倍的票价,真的是贵了,狼妖你说呢?”

一边说,它一边看向狼妖,“最近猛犸一族,也没多少晋阶的,对吧?我说……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

狼妖不理它,而是抬起前爪,向一个方向一指,目光茫然,口齿也有点不清楚,“又……又晋阶了。”

虎妖扭头看去,发现一团灵气在急速地聚集,细细感受一下内里的气息,它的脸色登时为之一变,怒吼一声,“这是……前两天登仙的那个人族?!”

“何必惊讶?”猛犸大妖的长鼻子抖动一下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看电影就这么神奇,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我相信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虎妖大叫一声,“你以为你这里是闻道谷?”

猛犸大妖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我这里若是闻道谷,你就算花再多的灵石,进得来吗?”

这话一语道破真相,猛犸收费再高,是有个章程的,不像浩然派那里,只接待人族,偶尔接待个把兽族贵宾,兽族想砍价,都没砍价的机会。

众大妖面面相觑,心里却是暗暗地腹诽:这尼玛……真不是猛犸故意的安排的吗?

陈太忠对于己方两人的晋阶,是相当地欣慰:来了两个人,晋了四级。

若是再加上此前乔任女和言笑梦的晋阶,那就是四个人晋了八级。

这样的结果,真的令他十分欢喜,至于兽族会怎么想,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等何明伟境界稳固,那就又是十天之后了。

毛贡楠看他稳稳地晋阶二级天仙,就要告辞离开。

身为一派的执掌,此番出来已经差不多两个月,派里的事该堆积了不少,该回去了。

陈太忠也不挽留,携着三长老、四长老和七长老,将他送了出去,其中三长老和七长老还伴随着他,一路到了西雪高原的边界。

待他俩回来的时候,已经有狼修和虎修排着队,井然有序地进入山谷——猛犸的开价已经被这两个族群接受,百倍的票价来看电影。

榜样的力量,真的是无穷的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陈太忠几人也很忙碌,花费了百倍票价来看电影的狼修和虎修,弄出了很多的事情,因为它们实在有点不平衡。

这些事情,按说是不归陈太忠管的,但是猛犸大妖知道他的战力,遇到难缠的对手,总要请他出手——当然,这是要花灵石的。

陈真人出手,当然是所向披靡,猛犸也因此被扣上了一个“勾结人族”的帽子。

不怪这些兽修扣帽子,实在是看电影的效果,真的有点坑,百倍的费用原本就不低了,但是基本上……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两个多月下来,也有狼修、虎修和龟修晋阶的,不过每一族也才两三只,相较那庞大的基数和昂贵的电影票,确实是有点鸡肋。

当然,只要有兽修想晋阶,这个市场就是存在的,可是一场场电影看下来,储物袋急剧缩水,修为却纹丝不动,这种煎熬……也真的不好受。

日子久了,有些外族兽修,还真的是放下了身段,去买普通票了——主席台和贵宾席的位置,实在太贵了。

好死不死的是,有只狼修,还就在普通席看电影的时候,晋阶了。

消息传开,那些高价票的行情大减,热度骤降——既然晋阶跟位置的关系不大,何必花那个冤枉钱呢?

于是大部分的外族兽修,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普通席。

虽然还有一些自命血脉高贵的兽修,不肯放下架子,一定要在主席台等好位置看电影,但是高端市场消费力的下降,还是引起了猛犸大妖的恐慌。

它找到陈太忠问计,陈真人笑着回答,“好位置的外族兽修少了,你猛犸一族,可不就有足够多的位置了?”

随着外族兽修的涌入,猛犸族想多买点好位置的票,都比较困难了,这虽然是猛犸开的电影场,但是外族兽修花的是百倍票价,就冲这一点,猛犸能买到的好位置,数量有限。

现在外族兽修放弃了好位置,对想获得好位置的猛犸来说,这确实是个好消息。

当然,陈太忠这话,大抵还是调侃为主,当不得真的。

猛犸大妖却是愁眉苦脸,它虽然也友爱同族,但是面临这么大的经济损失,真的是烦躁得厉害,“陈真人莫要开玩笑了,你没有好的建议?”

乔任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,“阁下可以搞个有奖销售,专门为高端消费者服务……咦,我发现我也是经营天才。”

“好主意,”猛犸点点头,一脸的兴奋,“人族果然是奸……见多识广,有抽奖当然好,咦?这个奖品该怎么办,太便宜可不行。”

说到这里,它又烦躁地忽闪起了耳朵,心情也变得糟糕,它可是堂堂的大妖,奖品太便宜拿不出手,太贵的话,“我这个电影场,每天也没多少收入……支撑不起来。”

“多大点事?”陈太忠斜睥它一眼,“奖品还不好说?‘再来一张’嘛。”

“再来一张?”猛犸登时愣了,咀嚼一阵之后,眼睛越来越亮,不住地晃动脑袋,“妙啊,再来一张……果然是妙啊,我怎么没想到?”

对它来说,这个建议实在太好了,它根本无须专门准备奖品,现有的空置资源就能解决问题,惠而不费不说,关键也不掉面子!

其次就是,它这么做其实相当于变相降价,但这降价是以抽奖形式体现出来的,不是真正的降价,价格体系也没受到影响——等行情好了,它取消抽奖,这票价不就又上去了?

当然,其他的好处也不少,比如说能提高主席台和贵宾席的上座率,显示出这里的繁荣景象,看在外人眼里,也能增添消费信心。

它越想,越觉得这个建议好,考虑到这建议是陈真人随口提出的,它心中竟然生出了高山仰止的感觉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还有呢?”

“你先弄这个吧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说真是土鳖,地球上促销用烂了的招数,也就是你们这些兽修会觉得惊艳,“你又不给我分成,我凭什么教你们那么多?”

猛犸大妖离开之后,马上着手操作此事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效果不是特别地好——不能说没效果,只能说没有达到它的预期目的。

它还想再去问陈太忠,但是想到分成二字,它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——现在赚得不多,也是细水长流,若是再被人分走一部分,那才叫肉疼。

等一等看吧,它暗暗做出了决定。

这个下滑的颓象,在一个多月之后止住了,因为……兽人也来看电影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