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不甘平凡

同样是通过地磁元气石的辅助而登仙,何明伟和皇甫院主的登仙过程,不尽相同。

撇开地点不提,皇甫登仙的时候,已经两百二十岁了,而何明伟比他小了四十多岁。

皇甫晋阶灵仙九级,比何明伟也要晚一些时日,不过何明伟是由七级直接晋阶九级,虽然是厚积薄发,但多少也有点不稳固的感觉。

但是到了即将登仙的时候,何明伟的基础已经打得极牢,基本上是精气神圆满,而皇甫却是异位面登仙,也并未臻达最佳状态。

所幸的是,皇甫不但年长,而且因为常年掌管外院,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,善于观察和发现细微之物,能捕捉到气感而登仙。

何明伟在这一点上,就要差一点,他不但年轻,阅历也不够多,想体察到气感,那不是一般地困难,幸亏是机缘巧合之下,激发出了不平之气。

当然,两个人在登仙过程中的痛苦,是类似的,陈太忠再一次见到了登仙者七窍喷血的奇观,心里也忍不住暗叹:古气修真是一帮疯子啊。

然而,以优柔寡断出名的何明伟,在登仙的时候,显示出了极为罕见的狠辣,他不是对别人狠,而是对自己狠——那难以想象的痛苦,竟然不能逼得他哼一声。

他的脸庞和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,都因为承受了太多的痛苦而扭曲着、痉挛着,豆大的汗水不住地落下,但他却硬生生地强忍着。

很多时候,他的眼神都已经开始茫然了,快失去意识了,他也没有任何的强烈反应。

毛执掌晋阶三级天仙,是相当顺利的,用了一天就晋阶,当然,接下来他起码要用一周左右巩固境界。

为他护法的言笑梦和乔任女见状,也能抽空来看一看正在登仙的何明伟。

言长老对自己的弟子,还是有点关注的,看他忍得难受,她忍不住出声提示,“明伟,你要实在忍受不住,可以使用青气燃天,可以使用青气燃天,可以使用青气燃天……”

她听陈太忠讲过皇甫的登仙,知道在这种情况下,使用青气燃天,可以有效地降低痛苦,左右不过多耗费点精血而已。

因为担心他疼得太厉害,导致双耳失聪,她不住地大声提醒着。

终于,正在努力登仙的何明伟有了反应,他嘴角勉力抿一下,想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,然而下一刻,体内传来的剧痛,又使得他的面部痉挛了起来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他听到了这个提示,但是看起来,他不打算这么做。

“这小子,”陈太忠难得地点评一句,“能减轻痛苦而不减轻……心思很大啊。”

言笑梦嘿然不语,她相信自己的弟子在来之前,肯定也是请教过五长老,如何才能更好地登仙,使用青气燃天能减轻痛苦一事,他不该不知道。

那么,他做出这样的选择,肯定是有原因的,她隐约猜到了一点,于是忍不住笑着点头,“看来每一个天才,都是不甘平凡的。”

事实证明,何明伟也当得起她这番夸奖,他竟然活生生地熬过了那段痛苦,用了两天半的时间,一举登仙——这个时间,比皇甫要快一天。

这跟精血损失得少,关系不是很大,关键因素还是他的资质,他的资质太好了,皇甫纵然是经过了混沌混元真炁的洗练,但是真比不上没有经过洗练的阴阳和合大五行资质。

哪怕是在气修凋敝的时代,只要心性不出现问题,这样的资质铁定登仙。

正如言笑梦所想的那样,何明伟登仙之后,用了两天时间巩固境界,又吞服一大把丹药,原地坐着没有起身,直接冲击天仙二级。

他之所以没有使用青气燃天,而是要清醒地熬过那噩梦一般的痛苦,就是为了尽量减少精血的消耗,为连续晋阶增添一份胜算。

所以陈太忠才会说,这小子心思大——他也猜到了这一点。

不过对此,陈真人是相当欣赏的,经过混沌混元真炁的洗练,他催生出好几个连续晋阶的气修,而这小家伙没有经过洗练,竟然也敢惦记登仙之后再晋阶,果然是年轻人啊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何明伟这一次,却是走了弯路。

他登仙是仗着胸中一口不平之气,感受到了其中的妙处,眼下冲击二级,就想有样学样。

但是天仙利用地磁元气石晋阶,根本不是这个路数了,是真真正正地靠体察寻找气感。

尤其糟糕的是,何明伟登仙之后,心中已经是满满的喜悦,恨不得高声欢呼,那么,这不平之气想找也找不到,勉力模仿出来一点吧,却是根本不顶用。

他摸索了三四天,陈太忠终于看不下去了,“不平之气是用来登仙的,你现在已经是天仙了……年纪轻轻,怎么做事那么死板?”

何明伟悚然一惊,然后长身而起,闭着双眼冲声音来处一拱手,“谢真人教化!”

说完之后,他盘腿坐下,改变了策略,继续冲击天仙二级。

毛贡楠晋阶天仙三级之后,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来稳固境界——连续晋阶最忌讳境界不稳,他务求稳妥,省得万一境界跌落,受人耻笑。

确定境界基本稳固,他才收功起身,看一眼四周的地磁元气石,他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,这玩意儿还真的是很费元气石啊。”

不过不管怎么样,执掌大人由一级天仙晋阶为三级,心中很是欢喜,看一看周遭,发现护法的两个长老都不在,悻悻地哼一声,“中阶天仙就很了不起吗?等着我追上去!”

他身子一纵,奔向何明伟登仙的方向,嘴里大声笑着,“哈哈,多谢真人关照,我已勉强晋阶三级……咝,我去……”

他倒吸一口凉气,看着天上慢慢聚拢的灵气团,登时傻眼了,一腔得意也不见了去向,“有没有……有没有搞错,又是一个连续晋阶的主儿?”

何明伟登仙之后冲二级,初开始是走错了路,后来在陈真人的提醒下,才又绕回来。

但是他这个连续晋阶,跟乔任女和言笑梦不同,那俩在灵仙巅峰待得足够久,积淀足够深,是被混沌混元真炁淬炼之后登仙,并没有使用地磁元气石辅助,也不需要体察气感。

所以言笑梦和乔任女轻松冲进了二级,但是何明伟不能这么做,他需要先体察气感。

体察气感,就涉及到了对天仙修为的运用,而刚刚登仙的何明伟,对天仙的种种手段,哪里有什么心得可言?

所以他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,才触摸到了气感——比皇甫用的时间还长。

不过既然捕捉到了,那么晋阶二级天仙,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。

看着天上灵气团急剧地涌来,毛执掌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,他忍不住暗暗吐槽——就不能让我先愉快一会儿吗?

对毛贡楠来说,登仙的时候没有连晋两阶,输给了乔任女和言笑梦,已经令他很耿耿于怀了,他一直在憋着气追回来。

现在好不容易自己也连晋两级了,正说要努力追赶,不成想屁股后面又追上来一名后起之秀,竟然比他小了近百岁,也是即将天仙二级了。

毛执掌的悲伤逆流成河,可是偏偏地,他还是浩然派的执掌,派里多了一个天仙,这是大喜事,所以他脸上的表情,真的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。

陈太忠侧过头看他一眼,“此事须得保密,何明伟登仙,为浩然派升门,增添了助力。”

“那是必须的,”毛贡楠笑着点点头,“待他晋阶之后,我想在这里摆个庆功宴,就咱们派中几个人,好好的放松一下,也是感激真人的襄助之情……您看如何?”

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算了,这东西太流于形式了,天仙的晋阶,就那么回事。”

“对您来说,就那么回事,但是对我们来说,不但意义重大,而且性命攸关啊,”毛贡楠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若是能悟真,就平添一千年的寿数呢。”

对于风黄界现在的气修来说,悟真是很遥远的事情,但是看看现场的五个人,已经悟真的陈太忠就不说了,言乔两位长老、毛执掌、未来的七长老何明伟,哪个没有悟真的可能?

前三位都是不到三百岁,两个四级天仙,一个三级天仙,后面这个差一点,只是二级天仙,但是……这厮还不到两百岁啊,而且资质奇佳。

这样的修者,凭什么不能惦记悟真?

“小题大做,”陈太忠对此不感兴趣,“悟真算什么?别太得意了,万一引起兽族的注意,那就不好了……”

毛贡楠干咳一声,讪讪地发话,“这个……怕是想不引起注意,也难了吧?”

此刻的猛犸大妖,正在舌战其他兽族,它一定要百倍收费——照顾个别大妖,那没问题,算它的招待,但是大批降价?对不起了,哪儿凉快你去哪儿玩吧。

但是然而怎奈,现在跟它讨价还价的,并不仅仅是虎妖和狼妖了,龟族也派了一名大妖前来——南荒龟族,也算西疆的邻居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鹏族也派了一名中阶大妖前来,要商谈此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