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又见登仙

见到这副异象,一只狼妖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有人晋阶?”

“不是人,是我族后辈,”猛犸大妖马上纠正它的说法,它对陈太忠有承诺,须得帮忙掩饰,人族修者在这里的晋阶,而那团灵气,正是在陈太忠划定的禁区内。

不过现在,根本不需要用承诺约束它,它做出一副欣慰的样子,“小辈看电影偶有心得,前两日就说要晋阶了,居然拖到了今日……真是愚钝。”

既然愚钝,你为啥笑得那么开心呢?其他兽族心里都很有点不平——什么时候起,猛犸也学会说反话了?

一只虎妖憋不住了,“若是我族后辈也能晋阶,我肯定补足百倍的票价,现在……先算十倍吧,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还信不过我?”

猛犸大妖斜睥它一眼,“现场晋阶倒是好说,但是你家后辈回家以后晋阶呢?”

虎妖闻言登时急了,“这回家晋阶,怎么能做得数呢?莫不成我虎族只要看过你电影的,回头晋阶了,都要将功劳算在电影上?”

“但谁又敢说无关?”猛犸的小眼睛一瞪,长牙一呲,“所以啊,别扯那些废话,我也不想辛苦地追债……想看电影,就是这么多灵石,大家都方便,也不伤和气。”

“这还不伤和气?你简直……”虎妖气得来回走几步,斜睥一眼狼妖,“联手制住它,抢了电影跑路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好主意,”狼妖点点头,“虎哥你动手,我帮你望风。”

“不用望风,你防住陈太忠就行,”虎妖摩拳擦掌,一副准备动手的样子,“我虎族跟陈真人有点渊源,不便对他出手。”

狼妖摇摇头,“我狼族跟陈真人,也有些渊源,不好损坏两家友谊。”

关于打劫猛犸的事情,就此无疾而终。

不过猛犸大妖终究是比较实诚的,不但不计较它俩这番心态,反倒免了几名大妖的门票,邀请它们坐在主席台上,欣赏当天的电影。

修为到了它们这个程度,一定程度的礼尚往来,是必须要有的,几张电影票真不算什么,它防的是大批狼修和虎修前来。

不过狼妖不太领情,看了一阵电影之后,侧头看向猛犸大妖,“为何不是《人鬼情未了》?笨象你待客不诚心啊。”

虎妖闻言点点头,“就算不是人鬼情未了,怎么也得放一部《黄泉之路》吧?”

“我去,”猛犸大妖闻言登时恼了,白吃枣你们还嫌核大?

这两部片子,它当然知道,事实上,电影放映几天之后,就有族人提出来,说那两部片子才是晋阶利器……您得跟陈太忠点名讨要啊。

它还果真去讨要了,说我指定要这两部片子,租金的话,一天五块极灵好了。

陈太忠很明确地告诉它:不行!别说我现在没有,就算有,也不会租给你!

至于为什么不租,他解释得很明确:这两部片子,是有助于人族修者的晋阶,对兽修的帮助并不大。

片子高价租给你,没起到该有的效果,一旦传出去,我陈某人的面子何在?

猛犸大妖初开始很愤怒,但是听到这个解释之后,也表示认可,它尝试着问一句:这样,你可以说是我自己要求租的,跟你无关。

我就没有!陈真人冷冷地吐出四个字。

这是猛犸大妖跟陈太忠的接触经过,但是它不想让更多的兽修知道,否则传出去,说它弄不到这两部片子,那多尴尬?

眼下虎妖和狼妖竟然指责它,没有放映这两部片子,猛犸大妖登时火了,掷地有声地吐出了六字真言,“爱看看,不看滚!”

但是虎妖和狼妖又怎么可能滚?它们异口同声地表示,我们不但要看,还要连看十天——笨象你说好要招待的。

猛犸也不在乎这点小钱,说招待就招待吧,不过你们有啥话对我说,敢招惹陈真人的话,休怪我反脸无情杀无赦。

这番警告之后,几只大妖就算有别的想法,也只能深藏在心里了。

接连看了三天之后,几名大妖越发觉得,电影虽然好,却不是万能的,百倍收费,真的是太贵了——降一降吧。

猛犸断然拒绝,“是你们想看,不是我求着你们看,反正我猛犸一族,觉得这电影很不错,受益良多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它再次扭头,脸上流露出不可抑止的惊讶。

诸大妖跟随它的目光,再次看过去,发现几十里外,那灵气团原本已经消散得几乎不可见了,而眼下,却又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地凝聚着。

“二次晋阶?”狼妖的嘴巴张得极大,口涎滴滴答答地淌落地面。

猛犸轻哼一声,脸上再次露出欣慰的表情,“这家伙……没有我想的那么愚钝嘛。”

“笨象你卖弄,也要适可而止啊,”虎妖闻言不高兴了,“接连两次晋阶,这还叫愚钝,那什么才不叫愚钝?”

都是大妖身份,稍微分辨一下气息,就知道两次晋阶的气息,是属于同一个个体。

狼妖的眼珠一转,提出了新的问题,“怎么感觉不像猛犸的气息,反倒像人族呢?”

“确实有个人族的小灵仙在服侍,”猛犸大妖并不完全否认,它笑眯眯地回答,“不过你们也看得出,这不是灵仙晋阶的动静……我艹……”

它的话音未落,距离那灵气团不远的地方,天空上方,逐渐亮了起来。

“登仙柱……”虎妖冷哼一声,“笨象,你还敢说不是人族?”

灵兽升兽修,可是没有登仙柱的,正经是兽修升大妖,有化形劫。

“这小灵仙……也真是的,”猛犸干笑一声,“肯定是偷看电影了,回头我收拾他。”

狼妖深深地看它一眼,“我们要前去看看。”

“想打架吗?”猛犸脸一沉,长鼻子一甩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猛犸的地盘,还容不得你们这些外族嚣张。”

它们争执的时候,登仙柱开始缓慢而坚定地向地面探下……

与此同时,陈太忠看着登仙柱,由衷地感叹一声,“我擦,这家伙终于找到气感了,不容易啊。”

毛贡楠的晋阶,是比较顺利的,他本已经是一级天仙巅峰,用了一天去寻找气感,然后波澜不惊地开始晋阶。

晋阶了几天之后,稳固了境界,他又冲击三级天仙,结果竟然一举得手!

毛执掌的心里,真是要多开心有多开心,他终于也做到了连晋两级的壮举,不让言笑梦和乔任女专美于前——还有南忘留和……何明伟。

一同体会气感的何明伟,就苦得多了,他再是资质奇佳惊才绝艳,灵仙阶段想要摸索到气感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尤其是毛贡楠晋阶时的反应,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

两人相距得其实不近,差不多有十里左右,但是天仙一晋二,所需要的灵气是海量的,距离这么近,想不发现都难。

发现毛执掌晋阶,何明伟心里越发地慌乱了,毛执掌都晋阶了,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?

他的心性原本就不是特别强大,否则也不会在七级灵仙的境界,蹉跎多年,而此番晋阶,不但用去了他所有的贡献点和战功,更是关系到他全族的生死,由不得他不重视。

这患得患失的心一起,他哪里还能静下心来寻找气感?

直到毛执掌完成了晋阶,灵气团也逐渐消散的时候,何明伟才堪堪将状态调整回来。

哪曾想他寻找气感不到半天,毛执掌那里的灵气再次聚集,何明伟心里哀嚎一声:我去,执掌这是又晋阶了?

他资质极好,又是登仙苗子,倒是没觉得连续晋阶有多么匪夷所思——何某人自己,也是曾经连续晋阶过的。

但是他心里着急啊,想到这种关系到阖家老少安危的时候,他竟然不能有所作为,倒是坐看别人连续晋阶……我真的不!服!气!啊!

何明伟只觉得心头一口气在突突地乱撞,却死活找不到宣泄的地方,直撞得胸口生疼。

撞着撞着,猛然间,他觉得胸口一松,那一口气向百汇穴涌去,他心里登时就明白了:这是撞到了气感!

这种明悟,以前他没有过,但是他确定,自己要登仙了,于是调整情绪放开心胸,整个人陷入了深层次修炼的状态。

严格来说,他这样登仙,才属于古气修的战场登仙方式,气修修的是浩然正气,修的是胸中一口不平之气,他误闯误撞,却是找到了最正确的法门。

战场上当然要逞血气之勇,要有一口不服输的气,勇往直前无惧生死之气,安安静静地寻找气感,然后晋阶,那是天仙的晋阶方式,不是灵仙战场登仙的晋阶方式!

也就是说,五长老皇甫在幽冥界登仙,方式其实不算正确——当然,以结果来论的话,无所谓正确与否,只有错误的结果,没有错误的方式,能登仙就是好的,各有因缘莫羡人。

不管怎么说,在毛执掌晋阶三级天仙的时候,灵仙何明伟,也开始了他登仙的历程。

而不远处的诸多兽修,则是看得瞠目结舌:看电影,真的这么容易晋阶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