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豪门恩怨

因为猛犸电影院的出现,猛犸一族,成为兽修中最早从事经商行业的族群。

很难想象,笨拙而一根筋的兽修,竟然在此后的两百年间大放异彩,不但游走于各个兽修的族群,甚至将生意做到了人族社会。

这个现象,直到狐族商人强力崛起,才有所改变,最后是猿族商人崛起,才彻底将猛犸拉下神坛,但是猛犸商人一直顽强地存在着,因为……事实上,猛犸的智商并不低。

而猛犸商人的存在,也彻底地改变了猛犸的生存环境,西雪高原本是贫瘠之地,待猛犸商人崛起之后,这里出现了无数的奢华建筑,也开辟出了大量的灵田,整个气象为之一新。

就在猛犸电影院开张第十天的时候,有猛犸领来了四名人族,分别是言笑梦、乔任女、毛贡楠和一名九级灵仙何明伟。

毛执掌此来,是求利用地磁元气石晋阶的,而何明伟同样如此,他想登仙!

陈太忠对毛贡楠的想法并不奇怪,不过何明伟……你知道用地磁元气石登仙,有多么可怕而难熬吗?

连已经登仙的皇甫长老都说了,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,他真的未必会选择这个。

何明伟也是浩然派出名的天仙苗子,资质甚至比沈金琦还要好,阴阳和合加大五行资质,搁在真意宗,都是一等一受重视的对象。

因为家族弱小没有关系,他一直没有接受过登仙鉴的测试,后来言笑梦路过,偶然发现了他,测试一下之后,直接带回了派中。

要说他这算是明珠暗投了,不管哪个门派,只要测出了他的资质,绝对都会大力培养,他的资质太好了,修习什么功法都无所谓,不会存在某些门派发现了合适别家的苗子,暗暗扼杀的行为。

但严格来说的话,他修气修是最好的选择之一,阴阳和合体质,若是无锋门选走他,虽然大五行资质也相当宝贵,但是他的“金”和“力”属性不突出,总是有点遗憾。

当然,真要选择无锋门,待他悟真之后,被上宗要走的话,真意宗里也有的是合适他的功法。

这么个苗子,被言笑梦带入派中,派里也全力扶持,倾注了大量资源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虽然何明伟修为进步得极快,但是他的性格偏于懦弱,有些优柔寡断,在晋阶七级灵仙之后,就止步不前了。

这一止步就是几十年,以至于七级灵仙的他,有可能无法登仙,直到浩然派开始放电影。

没错,他就是那个跟着祁鸿识,第二个晋阶的修者,因为此前的瓶颈,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困惑,也积累得极厚,所以他一晋就是两级,直接蹦到了九级灵仙。

之后就是位面大战了,何明伟因为是言笑梦发掘的,拜她为师,加入了正气堂,在战斗中获得了海量的战功。

此番他就是用战功加贡献点,换取登仙机会。

面对陈真人的问询,他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登仙的苦难,我已经从五长老那里了解过了,弟子实有不得不登仙的苦衷,还望真人成全。”

五长老就是皇甫,六长老是沈金琦,浩然派虽然三长老和四长老“失踪”了,却不许别人顶了她们的位子,就顺着这么排下来了。

“此刻登仙,着实有点可惜,”陈太忠也知道这个奇葩弟子,他眉头一皱,“过程非常痛苦,可能爆体而亡……你尚有寿数一百二十载,再积淀几年,去闻道谷登仙,岂不是正好?”

何明伟跪倒在地,毕恭毕敬地磕三个头,“真人见谅,弟子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唉,陈太忠心里暗暗叹口气,侧头看向言笑梦——你可是他的师尊,说一说怎么回事吧。

言长老叹口气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他母亲是西留公府苗裔,失散在外,前一阵被公爵府捉了去,要清理血脉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有点小家伙的心情了,在风黄界,高贵血统者清理血脉,其实是很残忍的一件事——流出的血脉必须收回,以免被玷污。

换句话说,何明伟母亲生的孩子,必须得死,嫁的丈夫也不许活——你玷污了公爵府。

像西留公府这种级别的大势力,一旦决定清理血脉,何明伟的父系一族,也得被族诛,公爵府的血脉,哪怕是苗裔,是你们能惦记的吗?

这种情况下,陈太忠要想帮忙出头,不是不可以,但总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
只有何明伟突破枷锁,自己登仙,展示出悟真的潜力,公爵府才会有所收敛——毕竟是天仙上人了,浩然派不会坐视自家的上人受委屈。

当然,搁在以前的浩然派,都未必有这样的影响力,但是有陈太忠撑腰的浩然派,公爵府就要掂量一下了。

事实上,何明伟真要登仙,公爵府自身就要考虑一下,合适不合适继续为难下去。

没错,西留公府上,是有几十个天仙,听起来很多,但是细算起来,每一个天仙都是宝贝疙瘩,更别说何明伟还是身具公爵府血脉的——这样的力量,怎么能不招揽呢?

说来说去,此事陈太忠出头,还真没什么意义,正经是何明伟得展示出自己的实力和潜力,才能化解危机。

陈太忠也不是个矫情的人,事实上他已经厌倦了当保姆,听到是这番因果,就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既然你们都不反对,毛执掌都将人带来了……我还能说不吗?”

毛贡楠一直没有做声,听到这话之后,才笑一笑,“陈真人,咱们要升门了……多一个天仙总是好的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多一个天仙,说得轻巧……该怎么藏?”

“小何是为自家讨说法,”毛执掌笑着回答,“他若能登仙,西留公府也不会把消息传出去,这对公爵府并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何明伟走上前来,抬手一拱,“陈真人,我若能登仙,甘为真人门下行走……待浩然派升门,再回归不迟。”

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就不能一直当我门下行走吗?时时惦记着回归,我听得不是很舒服啊。”

何明伟的脸登时就涨得通红,倒是言笑梦及时开口,“陈真人,这是我徒儿,人品可靠,你莫要跟小孩子开玩笑。”

小孩子?他好像比我还大吧,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,不过他既然跟言长老那啥了,这点面子还是要卖的,于是一摆手,“以后种种,等你登仙之后再说吧。”

他在禁区之中,已经布设了一个地磁元气石的阵势,好帮助毛贡楠晋阶,现在又多了一个人,少不得又要布设一个。

这种阵势不能多人共用,必须分开来,否则会影响对气感的体会。

毛贡楠和何明伟花了两天时间,将自己的精气神调理到完满,然后进入了阵势中……

猛犸一族最近几天,总有几名晋阶,这个消息,吸引了更多猛犸前来,观看电影的,几乎达到了三万只。

负责管理的大妖眉开眼笑,“灵石赚得有点多了,是不是把票价降一降?”

要不说猛犸比较实在,它真不想赚同族太多灵石——有得赚,别赔就行。

“万万不可,”旁边有猛犸提示,“最近獠人和鹏族也想来看电影,甚至有虎族、狼族和龟族,也在打问,这票价怎能降得?”

“这还不简单?”大妖受了陈太忠的提醒,早就开窍了,事实上,它也是一只比较有商业头脑的猛犸,它眉开眼笑地表示,“外族群……十倍收费即可。”

殊不料,旁边的猛犸比它还要狠,“十倍……低了,有可能晋阶呢,怎么也得五十倍。”

“那就一百倍好了,”猛犸大妖一甩鼻子,做出了一个很任性的决定——猛犸的思维,一向都比较简单的。

殊不料,它这个任性的决定,却成为了“猛犸奸诈”这说法的起源。

诸多兽族听说自家竟然要出百倍的费用,才能观看电影,一时间大哗。

要说普通票涨一百倍,也就算了,一块下灵变成了一块中灵,对于那些兽修和大妖来说,压力也不是很大,最坑的是,主席台和贵宾席也涨为百倍,这就太太太过分了。

肯花高阶观看电影的兽修,多是有晋阶诉求的,当然希望选择一个较好的位置——事实就在那里摆着,好位置更有助于晋阶。

事实上,这是因果倒置,应该说此前有晋阶诉求的猛犸,追逐好位置以求达到最佳效果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电影场的好位置,一直是被热捧的。

这天,一些外族兽修联合起来,来找猛犸大妖谈判:我们先出十倍的票价成不?若是能因此晋阶,再补足百倍的费用可好?

这也是它们的无奈之举:不是每一名兽修,都会在看了电影之后晋阶,既然不能晋阶,大家百倍买高价票,岂不是亏了?

猛犸大妖正在向奸商方向发展,它闻言冷冷一哼,才待说些什么,猛地一怔,然后侧头向一个方向望去。

其他兽修见状,也望向那个方向,却发现几十里外,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灵气团,还在不住地抽取周边的灵气,越来越浓厚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