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奸诈是怎样炼成的

陈太忠一抬手,狠狠地拍一下额头,怪不得别人说猛犸是一根筋!

这样的思维,也敢做生意,这根本不是一根筋,而是愚蠢了!

“这样,”他干咳一声,耐心地发话,“欺负弱小肯定不合适,欺负强大总是可以的。”

“欺负强大?”猛犸大妖听得更迷糊了,“那不是惹事吗?我虽然不怕,但是……”

陈太忠无奈,只得将票价分级的概念,给对方灌输了一遍。

他重点指出,位置越好的地方,票价就应该越贵,因为这是身份的象征——那些自认血脉高贵的猛犸,想不花灵石看电影,那也随它们,但是如此一来,肯定跟好位置无缘了。

猛犸大妖听得很细,听到最后,它的耳朵下意识地忽闪了起来,这说明它的情绪极为不稳定。

待听完之后,它长叹一声,“怪不得都说人族奸猾,我算领教了,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多花钱,花钱的心里还很高兴……真的是太奸诈了。”

下一刻,它还是为难地表示,“不过这么做,大尊那一支,会很不开心啊。”

“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你是在做生意!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,“它们不花灵石就能看,别的猛犸出了大价钱,为什么不能有更好的座位?”

“你说得有理,但是它们会问,你为什么要分级卖票,”猛犸大妖苦笑一声,烦躁地甩一甩长鼻子,“统一票价,岂不是就没那回事了?”

这猛犸的思维……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你就不能尝试改变一下落后的观点吗?

他已经提出了合理化建议,也不打算再让步了,“通过看电影而晋阶的人族修者,不知道有多少,一个极灵租给你一天,你竟然嫌贵……”

“明白地说,降价是不可能的,那是对电影的侮辱,你若执意如此,那我只好搬离这个山谷了,或者说跟别的大妖合作。”

“跟别的大妖合作?”这只猛犸大妖一听就急了。

其实对它而言,陈太忠的这番说辞,已经明确地向它展示出了赚钱的前景,连手段都想好了,要说它不动心,那才是假的。

它只是在犹豫,好不好得罪大尊的子孙,猛犸的王族。

猛犸一族虽然脾气暴躁,族群内部却相当友爱,除了争夺双修伴侣的时候,内讧着实不多,它也不担心大尊会给自己穿小鞋,但是对王族不敬……这在兽修里,是很过分的行为。

听到陈太忠拒绝合作的威胁,这大妖就着急了:挣钱的法子已经摆在了眼前,你竟然要找别的猛犸合作?

“陈真人,我猛犸一族最是耿直,你答应了我,怎么能再改主意?这是看我好欺负?”

“明明是你看我好欺负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能帮人晋阶的电影,只要你一枚极灵,你竟然出尔反尔,还要压价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这么做很侮辱我?”

那大妖张口结舌半天,猛然点点头,“能帮猛犸晋阶的电影,这确实不能卖得便宜了,陈真人你是说……位置越好,晋阶越容易,是这样的吧?”

哎呀,你总算开窍了!陈太忠翻个白眼,可累死我了,“反正位置好,肯定有好处……其他的话,是你自己想的,我可没说。”

“你没说?”猛犸侧着头看他,愣了一愣,才扇动一下大耳朵,“嗯,你不承认你说过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嘴巴一裂,眉头一皱,这长鼻大耳的猛犸,怎么也学会胡扯了呢?

不过这大妖并不跟他继续掰扯,一转身就飞走了。

结果不到两个时辰,消息就在猛犸群中散播开了,门票分好几等倒是在其次,它们议论的焦点是:听说看电影,有助于晋阶……是不是真的啊?

别说,还真有几只猛犸围了过来,找陈真人打听。

陈太忠对此不做回答,而是要它们去打听浩然派放电影之后,修者们晋阶的情况。

事实上,当初电影在浩然派造成极大影响,有诸多修者因此而晋阶,跟很多条件有关,具备一定程度的不可复制性——起码在狐谷那里放电影,没有引起类似的反应。

这涉及了诸多因素,首先那时是位面战争在即,修者们都有一定程度的焦虑,会对晋阶造成不利的影响。

而看电影能令人放松,同时下界的凡人社会“唯其短暂所以热烈”,这种情绪,能令很多人的心性得到调整,豁然开朗。

其次就是,有些高高在上修者,能借观看电影之机,感受到芸芸众生的心态和情绪,这也有助于磨练心性。

须知很多真人证真之前,为了更好地磨练心性完善道心,会化身凡人去感悟人生。

再有就是,地球界的一些片子,煽情洒狗血的水平,实在不凡。

比如说《人鬼情未了》,这种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,是风黄界修者以前没有见过的,再加上声光影的渲染,能带给人相当的震撼。

当然,电影在狐谷只是娱乐,而在浩然派造成轰动影响,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在于:各花入各眼,不同层面的眼光,看到的东西不一样。

大多数的狐族,在电影里看到的是热闹,看到的是故事。

可是人族修者尤其是阶位比较高的,除了看到了热闹,还品出了不同的味道,而浩然派的大长老祁鸿识晋阶,一名七级灵仙晋阶九级,则是拉开了修者们批量晋阶的大幕。

那时很多修者才发现,原来电影放映的场所,距离闻道谷是极近的——浩然派和陈太忠如此安排,定然有其深意。

前有晋阶例子,又有强烈的心理暗示,才使电影在浩然派造成了巨大的反响。

而猛犸和狐族一样,都是兽族,所以陈太忠不打算给对方打包票——对于一群只懂得看热闹的兽修,他也不敢保证晋阶效果。

电影开场在即,对猛犸们而言,此刻再去浩然派打探消息,实在有点晚了,不过好的一点是,来看电影的猛犸中,有近千只曾经远征过幽冥界。

这里面不少猛犸,是听说过电影的神奇的,甚至还有猛犸知道,在幽冥界,都有人缠着陈太忠,想让他放电影。

不过在幽冥界放电影,显然不现实,那里阴气重,战场环境也复杂,关键是还没灵气供晋阶,所以被陈真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在这些猛犸口中得知真相之后,不少兽修和大妖纷纷摩拳擦掌,打算好好地珍惜一下这个可能晋阶的机会。

既然是这样,那些什么“主席台”“贵宾席”之类的高档位置,被高阶修者购买一空。

就连王族子弟对此,也无可奈何——它们身份是高贵,但是旁人都是花大把灵石买来的位置,它们还能让对方腾出来,坐到普通席上?

正经是这些猛犸王族,也不得不大花灵石,来购买位置:它们不买,还有别的兽修买,那时候就不是灵石的问题了,王族的面子都要掉没了。

找陈太忠商量降价的猛犸大妖,则是高兴得合不拢嘴,心说早知道如此,我就多安排些同族散布消息了,人族果然是会经营,不过……我也不傻,对吧?

陈太忠对猛犸的晋阶,并不抱太大的指望,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没有放松警惕,只给了猛犸一些流传得比较广,较为常见的电影——人鬼情未了神马的,那是坚决不给。

猛犸族对他是不错,但是他心里,真的还是有人兽大防的,人族对他再不好,他终究是出身于人族,不能坐视兽族强大,给自己的族群造成威胁。

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,就是这些老掉牙的片子,当天的观众中,还是有五名猛犸晋阶——全部都是位于主席台和贵宾席,买了高价票、比较高阶的兽修。

关于这个现象,其实也好解释:期待不同,效果当然就不同。

这些高阶猛犸,很多都有晋阶诉求,而且它们也知道,看电影有助于晋阶。

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,高阶兽修看电影时,并不仅仅是看热闹,它们试图从这一个过程中,找到自己晋阶的机缘。

猛犸是比较懒于思考的兽族,但是既然这么做了,肯定就有这么做的收获。

两万余名猛犸中,只有五只晋阶,搁在浩然派的电影场,这几率实在有点丢人,但是对猛犸而言,已经相当难得了。

看一看后来的《猛犸族史》就知道,猛犸一族将这一天,定为“二次启蒙日”。

从这一天开始,猛犸族开始大量接触电影,接触人类社会的种种现象,收获了大量的知识,也掌握了不少的社交手段。

当然,最重要的是,有大批猛犸受益于电影,开始纷纷晋阶,很多猛犸不是在放映场中晋阶的,但是族人问起来,大部分表示——我们是在看电影的时候,受到了启迪。

陈太忠不是有心帮助猛犸晋阶的,他甚至想遏制兽修的强大,但就算是这样,猛犸一族始终对他怀着深深的感激。

接下来的第二天、第三天,还有猛犸相继晋阶。

不得不说,以前猛犸一族的生活,真的是太质朴和单调了,这些来自地球界信息爆炸时代的电影,给它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震撼——原来生命还可以如此丰富多彩!

也是从这时起,“像猛犸一样奸诈”这句话,开始在兽修中酝酿和发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