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猛犸做生意

乔任女和言笑梦懵懂了好一阵,才相信自己不是幻视幻听了。

不过这个消息,还是令两人无法接受:真仙的本源,真的是那么好抽取的吗?

至于说陈太忠这法门学自哪里,她俩都没兴趣关心了,相较前一点,这一点真的不是很重要,抽取雷之本源的法门绝对会不太少——虽然风黄界已经没人会了。

但是初阶真人抽取真仙的本源,这消息就未免太挑战大家的认知了。

不会是假的吧?两人忍不住要这么想,但是在她俩的印象中,陈真人从来不玩虚的。

然而,若要说是真的,这又……这又怎么可能?

没用了多久,纯良就美不滋滋地跑了回来,“搞定了,我神兽出马,弄块地盘还不简单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多大?”

“千里方圆,”纯良小脖子一扬,很有点得意的样子。

“纵横千里,果然了不起,”乔任女一竖大拇指,“我有点佩服你了,果然不愧神兽。”

“纵横嘛,这个……”纯良的脸变得苦了起来,“纵横就是四十余里,不过算面积的话,是千里方圆,这绝对不假。”

乔任女闻言,两道弯弯的娥眉,末端明显地耷拉了下来,她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哦,确实不小。”

“小看人不是?”纯良登时一蹦老高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你搞一搞清楚,猛犸妖王不拍板,我能弄到这么大的地盘,已经是很有面子了,你出去试一试,看你能弄到多大!”

“嗯,”言笑梦点点头,轻轻地补了一刀,“估计……还是沾了雷之本源的光。”

“女人,你别惹我,”纯良闻言,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,它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在我眼里,女人只分两种,可以吃的……和不可以吃的!”

言笑梦微微一笑,不再言语。

事情一旦商定,操作起来也是很方便的,言笑梦和乔任女回去传话,翡翠谷这边就开始忙碌了。

猛犸一族对陈太忠的印象不错,大尊虽然没有出面,可是下面的几名大妖操持起来,效率也是极高,很快地选定了地方,那是一个距离翡翠谷百余里的山谷。

这山谷是一名大妖栖身的场所,宽有三十余里,长达近百里,这大妖的麾下有猛犸近百头,其中几只兽修,非常喜欢看人族的电影。

事实证明,猛犸一族都比较喜欢看电影,听说陈真人有意在这里搞电影院和集市,很多猛犸自告奋勇地前来帮忙——西雪高原是苦寒之地,娱乐节目真的不多。

也就是七八天的工夫,整个山谷就大变样了,被分割为了三段,一段用来播放电影,中间一段用来搞集市,另一段则是陈太忠划出的禁地,只许人族进入。

他在禁地中,搭设了防御阵和聚灵阵,其中一些地方,还布设了大量的障目阵。

西雪高原上,人族竟然划出禁地,这令兽族们有些不满,不过猛犸们愿意,还说大尊也不会反对,它们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十余天后,整个山谷建设完毕,不少猛犸从远处扶老携幼地赶来,打算一睹这大名鼎鼎的人族电影,到了放映那天,来了足有两万多只。

很多猛犸,是从万里之外甚至更远的地方赶来的。

人族的电影实在太有名了,而以前能看电影的地方,除了人族地盘上的浩然派,就是远在东莽的横断山脉狐族聚集地,导致看过电影的猛犸,少得可怜。

播放电影的地方,是由山谷原主人,一只猛犸大妖负责管理的,它以每天一个极灵的价格,从陈太忠手中租取放映设备和片源,至于说它能赚多少,陈太忠无意知道。

陈真人想掌握的,是谷中的集市,不过猛犸对集市的态度,是相当暧昧的,它们甚至不想提及这个词。

后来还是几只在幽冥界打过交道的猛犸,悄悄地告诉陈太忠:我们很喜欢人族的东西,但是对集市的印象不好,兽族在这一块,吃亏实在太多了。

而且兽族本身更强调丛林法则,很多时候,它们愿意通过暴力手段,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,交易这种事儿,还是有点不太习惯。

更重要的是,一旦交易兴起,必然会导致大批的人族修者前来,这是兽族最不愿意看到的——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

所以猛犸对这个集市的态度,是相当矛盾的,既不希望设立,又渴求得到人族的好东西。

尤其是此番位面大战,猛犸一族也攫取了不少的战利品,如何能交易到更多有用的物资,这也是它们要考虑的。

简而言之,猛犸希望这里有集市,但是不希望来的人族太多;它们希望能以比较公平的价格交易,但是又想自己管理这个集市。

以猛犸的智商和见识,自己管理集市,很难做到准确估值,那么公平的价格就谈不上了,可是交给人族,它们还真的不放心。

这个事情比较复杂,它们希望能等大尊拍板,解决这个问题,所以现在态度奇怪,却也是正常了。

正经是对于陈太忠划出的禁地,猛犸们没有多么排斥,因为大多数猛犸知道,陈真人给大尊送了一件“非常贵重”的礼物,才获得了这一块地方。

反正猛犸的地盘,包裹着这块禁地,人族只在禁地里有不被侵扰的权力,出了禁地,什么都不是,那么,谁又会在乎呢?

猛犸的电影院终于开张了,不过还没到中午,猛犸大妖就苦着脸来找陈太忠。

陈真人正在指挥猛犸完善院墙,他划出的禁地,本来没打算起院墙,但是猛犸族的朋友告诉他,你最好还是明确一下地盘,否则别怪我们族人闯入。

如何明确地盘呢?陈太忠对猛犸的智商,也有点头疼,设置标志牌吗?

标志牌什么的,也不是很靠谱,猛犸朋友回答他:你最好是撒尿,在周边尿一圈,这就是你的地方了,气味的标志,比竖起几个牌子管用得多。

陈真人自问,短期内没能力撒那么多的尿,他起码要尿一百多里,才堪堪地能划出禁地,所以……还是建院墙吧。

猛犸大妖赶到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陈真人,这一天一个极灵的租用费,须得商量一下……有点贵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我给你的价格,都便宜得要当裤子了,你竟然……觉得贵?”

“就是贵了,”猛犸大妖一口咬定,“必须降价,要不然我要赔得当裤子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扯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我在浩然派的时候,每天放电影,最少能收入二十几个极灵,搁给你,竟然是赔钱?”

“去浩然派看电影的人多啊,”猛犸大妖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最少五万人,别告诉我说不是……我做过市场调查的。”

你还做过市场调查……陈太忠越发觉得无语了,“就算五万人,卖二十极灵,你这儿来的猛犸最少有两万,也有十来八个极灵……然后你跟我说,一个极灵租给你贵了?”

猛犸大妖悻悻地甩一下鼻子,“谁知道你们是怎么卖的,我们猛犸一族,很讲同族情义的。”

“说得我们人族好像就无情无义了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说说,你怎么收费的,我倒是不信了,两万只猛犸,你连一个极灵的票都卖不出去。”

“有些是不收费的……我们重情义嘛,”猛犸大妖讪讪地发话。

合着来的猛犸里,有两三千能跟它或者它的麾下扯得上关系,这些嘛……就不收费了。

毕竟猛犸是个很重情义的社会,不是吗?

然后,它定的票价是一块下灵一张……好吧,猛犸真的很重情义,这个价格……就这样了。

然后它就悲催了,两万只猛犸,有两三千只不收费,剩下的就是一个下灵一张票,一万六千张票,也不过是一万六千下灵,合一个上灵多一点。

尤其悲催的是,它估计自己都卖不了一万六千张,因为很多血脉高贵的猛犸,都不屑买票——我来看你的电影,是给你面子呢。

既然我给了你面子……我这些麾下,你也不该收钱的,对吧?

猛犸大妖不好拒绝族人,但是算一算经济账,它委屈得想哭,我一天一个极灵的租金,却只能收一个上灵的门票……尼玛,我这是图了啥?

这种买卖,做一天两天的,倒也无所谓,三五个极灵的事儿,猛犸大妖不会看在眼里。

但是以后放电影的事,都是它负责,一天亏一个极灵以上,长此以往下去,可怎么得了?

须知卖票和维护秩序的猛犸,也是要收取报酬的!

它觉得事情不能这么做,可是已经声张出去了,也不可能悔改,就来找陈太忠商量,降低租金以节省成本。

陈太忠听明白因果之后,很无奈地看着它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一个下灵一张票,这是没错的,但是……谁让你所有的票都卖一个下灵了?”

“那总不能有的卖得贵,有的卖得便宜吧?”猛犸大妖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对同族一向公平,怎么可能欺负那些弱小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