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划块地

乔任女和言笑梦此刻回来,是代大长老和执掌询问:他们是否可以前来翡翠谷,通过地磁元气石体会气感,达到晋阶的愿望。

地磁元气石对气修的帮助,不少人知情,但是能确定真正功效的人,也并不多,不过皇甫天仙是受益者,三长老和四长老也是受益者,南长老还是受益者。

毛执掌本来就有些古气修传承,祁长老跟南长老是多年的交情,浩然派内部强调友爱,注重信息共享。

尤其是,陈太忠交易了大批的地磁元气石,现在还在不断地交易中,这东西的用处,早晚是要暴露的,倒也没必要隐瞒得太紧。

所以三长老、四长老和新扎的第五长老皇甫,都向毛执掌和祁长老透露了些许口风,这二位闻言欣喜若狂,一致表示,希望能用这个阵势提高一下。

其中尤以毛贡楠最为心急,他在闻道谷登仙,居然只晋了一级,不但输给了乔任女和言笑梦,也输给了后来连晋两级的南忘留。

身为一派的执掌,简直太耻辱了有没有?

他晋阶之时,就基本上冲到了一级巅峰,这些年虽然忙于派中事务,但目前也是稳稳的一级巅峰,精气神圆满,再磨练十余年,有一个契机就能突破晋阶了。

祁鸿识也着急,他距离六级巅峰,也相差不远了,他希望能借着体会气感,稳稳地将自己推到六级巅峰,以后遇到契机,随时可以突破七级,晋阶高阶天仙。

言任两位长老回翡翠谷,主要任务之一,就是替这两位传话。

“毛贡楠可以来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表态,“祁鸿识让他再等一等,待他自己修炼到巅峰,我助他上七级……南忘留还有多久才会回来。”

“南长老说,要在幽冥界守够起码二十年,”乔任女叹口气,“最少还有十二年,大概她是觉得,晋阶高阶了,时间比较宽裕了,想为派中多承担点责任。”

“哦,那祁鸿识还有十二年的时间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他去幽冥界之前,能提升到七级就行……付莜竹那边,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言笑梦和乔任女闻言,对视一眼,然后苦笑着解释:事情没办成。

这倒不怨她俩,实在是现在的跨域传送,检查得非常严格,她俩虽然没有上什么黑名单,但是身为失踪人士,一旦出现在跨域传送阵,必然会引发各种事情。

两人尝试了好几种方法,比如说伪造身份牌,又比如说寻找走私通道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都没有成功。

那就回头再说吧,陈太忠倒也不着急,“既是如此,你们带毛贡楠前来好了。”

“喂喂,你决定之前,能不能问一声我这个主人?”纯良闻言不高兴了,“这翡翠谷好歹是私人地盘,那毛贡楠想来可以,不许进我翡翠谷!”

陈太忠奇怪地看它一眼,“你至于这么小气吗?”

“我从来也不是个大方的,”纯良冷哼一声,“美女进谷可以,臭男人免谈……我一看毛贡楠那猥琐样,就想一口吃了他。”

乔任女笑了起来,她跟它接触时间不短,倒没太多畏惧之心,“你这翡翠谷,好像随随便便就进得来吧?”

“进来是容易,”纯良闻言冷笑一声,“但是想出去,就难了,若是我不答应,真仙也休想出去……翡翠谷自有规矩,进来的人生死莫怨。”

陈太忠挠一挠头,有点为难了,他熟知纯良的性子,这家伙很多时候都比较好说话,也不计较什么,但是一旦叫真,谁也别想改变它的主意。

“要不这样好了,”他想一想,做出了决定,“我去西雪高原边缘圈块地,让毛执掌在那里晋阶好了,纯良这里种植了麒麟草,确实不能任由人进出。”

西雪高原跟横断山脉一样,边缘地带都是有主的,各个势力划分了片区,自家的地盘,轻易不许他人涉足,以免影响了自家的猎场。

不过以陈太忠现在的名声和地位,别说路过了,就算是划出一块地盘来自用,也没谁敢说个不字——我用你的地盘,是看得起你,有种叽歪一声试试?

言笑梦看一眼白色的小猪,又提出一个建议来,“要不这样,在翡翠谷旁边划块地好了,还能搞个集市,放放电影什么的,也热闹些。”

“这主意好!”纯良一蹦老高,显然是特别开心。

它是一只宅麒麟,比较懒散,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喜欢热闹。

事实上,它一开始能跟着陈太忠离家出走,固然麒麟草的因素占第一,但同时它也是在家呆得太久,孤零零的,有点寂寞了。

习惯了那些热闹,再回到冷清的翡翠谷,它心里也有点不舒服,不放人进谷,主要是担心自家的麒麟草,可要在家门口搭台子演戏,它绝对第一个支持。

乔任女斜睥着它,“就是猛犸那里,怕是会有点麻烦。”

翡翠谷之外,毗邻着三大势力,猛犸、鹏族和兽人,其中猛犸性子耿直,对人族的成见最少,气氛不是那么紧张。

“猛犸那里,我去交涉,”小麒麟的蹄子敲打两下地面,显得轻松而笃定。

没看出来啊!陈太忠心里暗暗地感叹,言笑梦察言观色的能力还真强,竟然能猜到纯良的喜好,并且加以利用——真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天赋。

他正感慨呢,下一刻,纯良就意识到了什么,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,这事儿不对啊……不是该你跟猛犸大尊商量的吗?”

“没事吧你,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“猛犸大尊正忙着捕捉小世界呢,我有时间跟它商量,它也得有时间听不是?”

“总觉得被算计了,”纯良低声嘀咕一句,音量也不是很小,足够面前三人听到。

谁说这小麒麟傻?这厮只是太懒,懒到不愿意去动脑筋。

陈太忠三人面无表情,就当没听到这句话了。

下一刻,纯良做出了决定,“我去找猛犸借地盘,把地盘敲定,至于说长期占住,那就是你以后和猛犸大尊商量的事了……身为朋友,我这么做也够意思了吧?”

“你想得可美,”陈太忠最是知道这家伙的无良,他毫不留情地指出,“又想看趁热闹电影,还不想担责任,也好意思说朋友两个字?”

纯良伏下身子,懒洋洋地回答,“又不是我要晋阶。”

“你去找猛犸商量的时候,让它们把这个捎给猛犸大尊,”陈太忠丢了一个玉盒过去,“就说是东易名借给大尊的。”

“我去,阴风夔真仙的本源?”纯良一看到这个盒子,都不需要打开,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——他俩共同经历的事情太多了。

它登时就振奋了,眉开眼笑地发话,“这本源归我了,我去给你弄块地。”

“你想都别想,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“我只是借给猛犸大尊,你居然想收下?”

纯良急眼了,狠狠瞪他一眼,“你又不是雷修,要这做什么?”

“你也不是雷修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不就是想拿这雷之本源换火之本源吗?我有的是雷之本源,何必糟蹋了这一个?”

纯良的小眯眯眼中,透露出一丝茫然,它开始装傻,“我只是想增加个收藏品,反正你不是雷修,雷之本源又多,何必跟我争这一个?”

“这个是不同的,是我从阴风夔真仙身体里,硬生生抽取出来的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指出其中差异,“我差点累死,真仙的心脏也给你了,你还要不仗义地硬抢?”

纯良当然知道其中差异,要不然也不会去硬讹,但是它故意装糊涂,“不管怎么说,只是一道本源而已。”

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难道忘了,那法门是谁教给我的?”

他留这一道雷之本源,不是因为舍不得,而是他觉得,这或者是收伏那雷精的关键。

他可以将本源借给猛犸妖王参悟,有此前赠送神骨的交情,他相信妖王不会贪昧了这道本源,待其参悟之后,他拿回本源,正好收伏雷精。

这份示好,足够在翡翠谷附近,划出一块地盘了——须知这是从真仙体内抽出的本源,跟那些从雷化石中抽出的本源不尽相同,有更深远的意义。

纯良做事,一向很少想那么多,闻言才恍然大悟,“我擦……你为的是瓶子里的那家伙?”

陈太忠白它一眼,“多稀罕呢,只为我自己的话,这东西给你又何妨?”

“这话我爱听,”纯良四蹄用力,登时站了起来,“行了,这事儿交给我了,你讲究,我只会比你更讲究。”

一边说,它一边叼起了玉盒,撒开四只小蹄子,眨眼间就跑得不见了去向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听得面面相觑,好半天乔长老才疑惑地发话,“笑梦,他们说的是雷之本源……我没听错吧?”

“肯定是雷之本源,”言笑梦点点头,不过下一刻,她的眼神也开始迷茫,“不过我好像听到,是从真仙体内剥夺的……任女,你掐我一下行不?”

两人都是宗门弟子,接受的是系统的培训,相关的知识并不缺乏,但正是因为这样,她有点怀疑,自己是在做梦——从真仙体内抽取本源?还是雷之本源?

这法门,风黄界可能有人掌握吗?别逗了!

而且,陈真人仅仅是初阶真人啊,他抽取……真仙的本源?

“啊~~~我让你掐我一下,不是让你拧我,这都有三百六十度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