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七年

陈太忠不许言任两位长老使用地磁元气石提升修为,当然激起了二人的不满。

要是搁在以往,纵然是有什么不满,她俩也不敢提出异议,但是现在嘛,多少是有点不同了,虽然陈真人是为了救治她俩,虽然三人的关系,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。

但是,不同就是不同了。

莫名其妙地,陈太忠也有点占了别人便宜的感觉,虽然这个便宜,他占得有点冤枉,占得也有点不情不愿——将来易萱知道了,没准还要指责他违约。

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,大约……是跟他大男子主义的信念有关吧。

所以,他还是大致解释了一下:第一次体会地磁元气石的气感,效果会格外明显,如果准备充分的话,很可能会一晋就是两级。

再多的言辞,也比不上一晋两级的诱惑,三长老和四长老登时就做出了决定:好吧,我们先修炼至二级巅峰。

不过乔任女还是有点不相信:二级晋阶三级,倒还好说,三级晋阶四级,那可是跨阶了,效果真的能这么明显?

陈太忠只阐述了一件事,“南忘留第一次用元气石体会气感,六级晋阶七级,精气神没有圆满,还是在幽冥界晋阶的……”

接下来的两年,翡翠谷中异常地宁静。

两年之后的某一天,天空中猛地凝练出两团灵气云,持续了足足五天时间,竟然是言笑梦和乔任女同时晋阶了。

这两姐妹倒也奇怪,虽然性情和行事迥异,天赋和努力也不同,可居然同时晋阶,而且都是一晋就是两级,齐齐晋为中阶天仙。

“不行,要出去走一走了,”乔任女天生是喜欢热闹的性子,这两年着实把她憋得不轻,整个翡翠谷里,只有三个人和一只麒麟,实在太闷了。

而且她不敢跟陈真人和纯良造次,闲得没事,也只有跟言笑梦斗嘴了,可是言笑梦信奉勤能补拙,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修炼,最后嫌她聒噪,直接避而不见了。

所以这两年多的时间里,她是全靠从陈太忠那里弄到的大量电影和电视剧,来打发无聊的时光。

现在晋阶成功,她当然要出去走一走,并且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,“嗯,修为提升太快,得找人多多实战几番,才能稳固境界。”

言笑梦也赞同她的观点,两人上一次晋阶,就是登仙之际,直接升到了二级,这次又是越级晋阶,虽然在位面大战中,两人积攒了太多的实战经验,但是修行中,脚踏实地才是王道,根基打得越稳越好。

她俩甚至想把陈太忠也叫出去,两年多没出谷了,你不闷得慌吗?

“他不闷,”纯良直接开口拒绝了她俩,“天天种植宝草,他不知道有多开心。”

我开心个毛线!陈太忠狠狠地瞪它一眼,十四株麒麟草,因为一株长得蔫了,他被它兜着屁股念叨了近百次,真没看出来,懒惰的麒麟还有这种潜质——唐僧取经骑的不是白龙马吗?

不过他也是喜静不喜动的性子,翡翠谷灵气充沛,生活安静祥和,除了有一只小白猪比较惹厌,倒也没有其他的坏处了。

所以他也没兴趣出去,“你俩记得遮掩容貌……对了,若是有暇,去中州走一趟,百花宫的付莜竹应该回来了,去找她,替东易名讨要东西。”

“那个大胸的二级天仙,”乔任女淡淡地发话,显然,她并不仅仅是卖弄记忆。

言笑梦想的却是别的,“遮掩容貌的话,如何取信于她?”

她俩对于遮掩容貌毫无意见,很明显,两人已经成为浩然派升门的隐藏杀手锏之一,遮掩行踪是必然的,为了这个崇高的目标,她们无怨无悔。

陈太忠想一想,也懒得拿什么信物,“信物没有,告诉她,给不出东西,就把九阳石还来。”

幽冥界大战已经结束,但是九阳石的价格不跌反涨,原因很简单,九阳石原本就是风黄界的特产,此次位面大战,又消耗了很大的一部分,显得越发地稀少了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对视一眼,点头转身离开。

谷中无日月,一转眼,又是五年过去了,两女方始回来,四级天仙是稳稳的了,她们带回一个好消息,浩然派又有人晋阶天仙,却是一个唤作沈金琦的弟子。

陈太忠对这名弟子有印象,此人的根骨极佳,在他第一次到浩然派的时候,就被视作登仙苗子,没有经历混沌混元真炁的洗练,这些年也是稳扎稳打,终于一举登仙。

要说此人的晋阶速度,还是有点稍快了,不过三长老和四长老都确定,此人的登仙并非幸致,尤其是在同污魂大战之际,他被伤了神魂。

神魂受伤,对很多修者来说,是件不幸的事,但是对某些修者,却是难得的磨练,比如说真意本宗弟子,又比如说气修,挺过去这一难,反倒会有莫大的好处。

沈金琦就是这么个例子,他神魂受损,却没有言长老和乔长老严重,凭借自身的意志,缓缓地修复了神魂,前不久在闻道谷一朝顿悟,顺利登仙。

他登仙只晋了一阶,不过对于没有经过混沌混元真炁洗练的气修来说,这已经是相当地难得了,等于是纵然没有陈太忠,他也能成为南忘留和祁鸿识之后,浩然派的第三名天仙。

这人的资质是极为难得,基础打得也牢,未来甚至可能比浩然派其他天仙走得更远。

对浩然派来说,这是大好事,但是对毛执掌而言,派中第七名天仙的出现,意味着他要面对上门的特别关注,甚至连上宗都有意过问此事。

濒死的乔任女和重伤的言笑梦被陈真人带走了,至今下落不明,但是白驼门和真意宗用屁股想,也知道两女不会陷入太大的危险。

原因无他,陈太忠不但修为高深,手边还有海量的财富,足以救得过这两人来。

若是这些还不够的话,陈真人还有“法”,法侣财地里排行第一的要素——他背靠浩然宗这大树,找出点功法来救人,想来也稀松平常。

乔上人或者还有陨落的危险,言上人却是绝对不存在这种可能。

如此一来,问题就来了,八年过去了,这两名上人何在?

在沈金琦登仙之后,白驼门方掌门揪着毛贡楠,讨要这个答案,还说这不是他的本意,而是两女在同污魂作战时表现颇佳,入了真意上宗的法眼。

反正任何一个上宗,从来都不止有一种战斗类型的修者,上宗想将她俩要走,也是可能的——毕竟气修是出了名的能打能扛,地位虽然不怎么样,却是非常受欢迎的打手。

方掌门给出的这个理由,其实有点扯淡。

真意宗真要看好这俩,早些年也就不会坐视这俩的生死了,诚然,那时的上宗也伤病满营,但是直等到沈金琦登仙才过问,未免也有点太沉得住气了。

就是地球界的那句话: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毛贡楠则是很坚决地把事情推到了陈太忠身上。

人是陈真人带走的,她俩现在什么地方,我是真的不知情,至于说上门要抽调其他天仙走,那也不是不行,但是拜托……先帮我们把三长老和四长老找回来行吗?

事实上,现在的西疆,已经有浩然派要升门的传言,这其中除了口口相传,也有一些势力在背后推动,比如说青罡门的嫌疑就很大。

在这种传言下,毛执掌的推脱显得很无力,但是同时,因为有这样的传言,旁人也不好过于为难他——毕竟推动此事的人,是陈太忠。

白驼门要不到人,就退而求其次,要跟浩然派交易一些物资,毛贡楠答应了一少部分,上门想要扩大交易,他就说本派没这么多东西。

所以现在的白驼门,跟浩然派的关系有点紧张,方掌门更是通过某些人带话,上门都做出了最大的让步,只求得一点实惠,你们都不给面子?

殊不知,他们也是错怪了毛贡楠,陈太忠带回了巨大的财富,这一点不假,但是他只给派里留了一少部分,毛执掌想要多交易,手里也没有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这番出去,多数时候是蒙面,也跟人战斗了几场,露出了气修的根脚,有人就猜测她俩是不是浩然派的那两位长老。

不过众所周知的是,浩然派那两位长老,两年多以前还是二级天仙,而蒙面这两位,却都是四级天仙了——陈太忠再厉害,也不能将晋阶速度提升到这种程度吧?

有人盘问两女来历,她俩通常是不予理会,着了急才会自曝一句:我们是陈太忠真人门下行走,其他的莫要问了。

这个旗号一打出去,敢找她俩事的势力就更少了,随着幽冥远征军一批批地回归,陈太忠的事迹也越传越广,任何没有真仙的势力,想要得罪陈太忠,都要好好斟酌一番。

近期,浩然派的弟子又回来一波,皇甫也跟着回来了,初登仙的沈金琦则是去了幽冥界,据说下一次,回来的会是南忘留,毛执掌和祁鸿识,会同赴幽冥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