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再出手

这三个月里,陈太忠除了救治乔任女,还将集市上买来的十四颗种子,全部用水火淬炼的法子,催生出了绿意,现在种下去,自然就是齐活了。

倒是言笑梦一去不复返,很是令他有点担忧,生怕她遇到什么不测——毕竟她有伤在身,而且她的储物袋里,除了有大量的净心玉,陈太忠还塞进去了不少的其他宝贵物资。

浩然派既然窘迫成那样,陈真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少不得将一些极为珍贵的东西,也添了一些进去——万一需要呢?

现在言笑梦回来了,他当然要过去问个究竟。

“王艳艳……哼,”纯良闻言,冷哼一声,它对陈太忠这三个月的事情,知道得一清二楚,“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你这人太不专一。”

不过话是这么说,它也不逼迫他再种下其他四颗宝草——念旧总是一件好事。

“你都立志于做一只风流麒麟了,也好意思说我?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身子一晃,向焰火起处电射而去,“我只是为了帮她疗伤。”

“我风流,是真的风流,你风流,那是滥情,”纯良不满意地哼一声,它昔年也大骂过它老爹的风流,可见这是一只勇于使用双重标准的麒麟。

抱怨一阵之后,它想了想,还是勉力撑起身子,然后身形一闪,也不见了踪迹,“不行,我得替老易看着你点,这男人啊……就是容易食髓知味。”

下一刻,它就出现在了小溪边,然后就看到令它气愤的一幕,顿时大叫了起来,“陈太忠,你还说你不好色滥情……这是又抱上了一个?”

没错,现在的陈太忠,怀里正抱着言笑梦。

“话多!”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她昏迷了,没想到神兽麒麟也会眼瘸!”

说完之后,他也不看小麒麟,而是取出冰棺,将言笑梦置放其上。

他打开天眼细细地看一番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,“三个月的时间,神魂怎么会损失得这么厉害?不是给了你很多净心玉吗?”

“太忠……言长老这伤情,很严重吗?”乔任女小心地看着他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扭头看她一眼,我不是再三强调,不许你这么叫吗?

“好吧,陈真人,”乔任女撇一撇嘴巴,心说不管怎么说,我总是拿走了你的一血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“容易救吗?”

陈太忠沉吟片刻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那个……不那啥的话,要耗费一些养神玉。”

须知养神玉的功效,犹在净心玉之上,此前他给言笑梦,也不过就是些净心玉,现在要用到养神玉,可见言长老的伤势,不容乐观。

当然,没有惨到昔日乔任女那一步,还无须使用养神玉髓。

“这么严重啊,”乔任女也知道这里面的区别,她想一想,一咬牙一跺脚,“那你还等什么?还不尽快跟她神念双修?”

双修二字,陈太忠和言笑梦都有点羞于提及,但是乔上人不同,她自诩是过来人了,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很是自然,也不怕人知道——她甚至有点巴不得人知道的意思。

一如她当初,敢大声嚷嚷说,她知道混元童子功的缺陷一般。

“她好像……”陈太忠话说到一半,就打住了,心说三个月前她可是说了,反感我用强。

事实上,陈某人也不喜欢为了救人,就跟对方双修,虽然只是神念方面的,跟肉体无关,可是……心灵上的出轨,不是更可怕吗?

“好像个什么啊,”乔任女很干脆地表示,“浩然派要升门了,咱们都等不起,你让她用养神玉恢复,得恢复到牛年马月,咱都等不起,是吧太忠……陈真人?”

她其实不想别人跟自己分享他,但是同时,她能明显地感觉到,他似乎不想承担某些责任,那么这个时候,她必须拉拢一些同盟军——人多力量大。

而她最不排斥的同盟,就是言上人了,她跟她的关系,甚至比她师尊南忘留还要近一点。

看到他还在犹豫,她忍不住又加一句,“反正债多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人,我们都不会计较,你还在意什么呢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沉默良久,又重重地叹口气……

两个月后,陈太忠和纯良观看麒麟草的长势。

长势非常喜人,毕竟陈真人的储物袋里,还有些催元沙,这东西可催生任何植物,用在麒麟草上,也是一样。

与此同时,言笑梦和乔任女坐在一起,琢磨着地磁元气石的摆放阵势。

两人都是很少感情生活的女汉子,都是修炼狂人,对于能够快速提升境界的地磁元气石,异常地感兴趣,又想得很少,所以积极地学习。

尤其是现在的阵势,即将摆放好了,检查一遍之后,乔任女长出一口气,“哈哈,等太忠检查无误之后,我就要感受一下了……三级天仙,我来了!”

“你的精血亏得太厉害,还是我来吧,”言笑梦浅浅地笑着,“你尚未臻达二级巅峰,我来测试,显然更妥帖,师妹你就莫要争了。”

“好像你到了二级巅峰一样,”乔任女高声叫了起来,“笑梦,咱姐妹做人,不带这么无情的,若不是我极力向他游说,你当他会跟你……跟你那啥吗?”

她原本张口闭口就是“双修”的,虽然陈太忠和言笑梦都不提及这个词,她却偏偏要挂在嘴上。

直到言长老有一天忍不住,正式地告诫她,你若想卖弄,也必须说全神念那啥四个字,不是全身心的交融,也能说“双修”二字?

乔长老被说羞了,也不再说那两个字,而是跟着他俩用那啥二字代替。

言笑梦被她这么一说,小心地看一下四周,低声发话,“你少来吧,当初原本他是要先跟我那啥的,师姐我仗义,让给你了,也不见你感激我。”

见她这副模样,乔任女也左右看看,压低声音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师姐你这次主动出去,伤势莫名加重,带给派里的物资却没有丢失……你觉得这是我想多了吗?”

“你确实想多了,”言笑梦义正言辞地回答,“我主动请缨前去,是担心派中弟子的伤势,遇到歹人也是千真万确,至于说为什么保住了物资……你是在置疑我的战力吗?”

“呵呵,”乔任女轻笑了起来,笑得煞是诡异,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你很轻松地完成了任务,然后故意把自己弄成这样,好跟他那啥……回头我向他检讨,承认我想歪了!”

“你敢!”言笑梦双眼一瞪,柳眉倒竖,“我甘冒奇险,将混沌混元真炁告知于你,你就是这样诋毁我?还能不能愉快地做姐妹了?”

“好了,是不是诋毁,你心里清楚,”乔任女笑着白她一眼,做出一个“你懂的”表情,“反正你我姐妹齐心,其利断金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“我是真的遇到歹人了,”言笑梦有气无力地叹口气,“唉,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
她是这么说,乔任女若要当真,那才是咄咄怪事,两人在一起两百多年了,谁还不清楚谁?乔长老心里非常确定,言笑梦若真是无辜的,被自己这么一说,绝对已经开始挽袖子动粗了。

言长老心里也有鬼,她主动请缨送物资,固然是担心派中弟子,但是同时,她也希冀出现一些变数——明明是我最早跟陈太忠有缘,为什么第一个那啥的不是我?

所以她一边往派中赶,一边琢磨神念双修之术,路上还果真遇到了强敌打劫,倚仗陈真人所给的护符,以及自身强悍的战力,她诛杀了对方。

赶到派中,她只用了十余日,不过考虑到贸然现身,并不利于本派的升门计划,所以她又在派外等了几日,等到正气堂一个信得过的弟子,才悄悄发出指令,要他向毛执掌打听,派里现在缺少什么物资。

三天之后,毛执掌悄然出门,跟她取得了联系,取走了派中急需的物资。

此后,她又耽搁了两个月,却不去养护神魂,那么她打的是什么心思,也就不用多说了……

“好好好,你是无辜的,这总可以了吧?”乔任女见她嘴硬,决定退而求其次,不跟她一般见识,“但是这次地磁元气石的提升机会,必须我先来。”

“还是我先帮乔师妹探路吧,”言笑梦却是寸步不让,“登仙我便在你之前,探明道路之后,你也可以少走弯路。”

这就是拿资格压人了,也表现出了必得之心。

“笑梦你适可而止啊!”乔任女闻言大怒,一拍大腿就站了起来,“莫非你还想压我一生不成?”

“那又有何不可?”言笑梦也站了起来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莫非你想跟我做一场?”

“做一场就做一场,”乔任女冷哼一声,“规矩你定……赢的人先体验地磁元气石。”

“正合我意!”言笑梦却也不吃她这一套,“谁怕谁?”

“胡闹,”这时一个声音传来,却是陈太忠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,“地磁元气石,你俩暂时都不要考虑,都没到二级巅峰,不许使用地磁元气石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