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疗伤

陈太忠翻出几块净心玉来,才想到另一个问题,“这么说你的伤一直没好,是因为缺少净心玉?”

“是啊,”言笑梦幽幽地叹口气,“买不起养神玉,好的疗伤丸药也用得差不多了,派里多少弟子,在巴巴地等待远征弟子的回归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他是真没想到,浩然派竟然窘迫到了如此的程度——派中的长老负伤,居然买不起疗伤的物资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风黄界的净心玉和养神玉原本就稀少,价格高得离谱,而污魂的进攻,主要手段之一就是攻击神魂。

这种情况下,神魂受伤的修者肯定极多,这方面的需求,肯定也会暴涨。

就算那些没有受伤的修者,如果有可能的话,也会保有一些这样的宝物,以备万一。

如此一来,养神玉和净心玉的价格,肯定会暴涨,浩然派财力有限,势力又不算强大,买不到这些东西,实在情有可原。

怪不得毛贡楠那厮迫不及待地讨要物资,原来派里是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想明白这点之后,陈太忠心里对毛执掌那点小不爽,也登时不见了,反倒是细细地思索了起来,“这么说,派中神魂受损的弟子,还有很多?”

“是,”言笑梦点点头,“大部分伤势不严重的,可以自行恢复,反倒可以加固神魂,但是伤势过重的,就要等净心玉和养神玉了……陈真人您没有给派里留下净心玉?”

“留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净心玉在幽冥界,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物资,他令弟子们携带的储物袋里,就装有净心玉,他记得很清楚。

不过糟糕的是,他不记得具体留了多少,因为这东西确实不是很重要,可他还不想承认自己的疏忽,于是干咳一声,“就是有点担心,留的数量是不是有点少。”

言笑梦闻言,双手一抱拳,“不知真人是否还有净心玉,笑梦愿代真人一行,送回派中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有点迟疑,“你也伤势严重啊。”

“不妨事,”言笑梦语气很坚决,“经过真炁梳理,感觉已经好了很多,尤其是有净心玉随身,受损神魂不会再继续恶化……想到派中弟子可能因为缺少净心玉而忍受煎熬,身为派中长老,我于心不忍。”

“这样?”陈太忠苦恼地挠一挠头,心说再折个天仙的话,浩然派称门的时间,又要往后推了。

“我路上会小心的,”言笑梦知道他担心什么,马上做出表态,顿了一顿之后,她又吞吞吐吐地发话,“您要和乔师妹……那啥,我也不好看着不是?”

也是这个理儿,陈太忠有点认可她说的话,他也不想她看着自己那啥。

想一想之后,他点点头,“那我给你做个护符……嗯,不行,还得让纯良出个面,要不然猛犸没准要找你的事。”

“为什么又是我?”纯良本来事懒洋洋地趴在那里,闻言登时叫了起来,“陈太忠我跟你说,我忍你很久了,现在这里,是我的地盘,知道不?是我说了算!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因为我马上要替你种宝草了……这个理由不够吗?”

“说实话,我还真不稀罕,”纯良冷哼一声,然后慢吞吞地站起身子,“不过,谁叫咱们是伙伴呢?我跟你说……这是最后一次忍你!”

“会有第二次的,”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。

纯良拿他也没办法,只能气呼呼地哼两声,带着言笑梦出了翡翠谷。

果不其然,它出去没走多远,一只在天空游弋的猛犸兽修,就发现了它和言长老的行踪,然后转头就跑,显然是报信去了。

又走没多远,三只猛犸大妖出现在他俩面前,其中一只,还是幽冥界的熟人。

这位见到纯良,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少谷主,听说你身体有恙?”

“其实没啥问题,”纯良当然不肯接受这么耻辱的说法,不过陈太忠吩咐的事,它也是要办的,“姓陈的那厮,非要小题大做,有意抹黑我。”

可是它这么说,那些猛犸反倒是误会了,以为小麒麟是面子上挂不住,不肯承认。

猛犸们都知道,大尊跟陈太忠的关系不错,不过陈太忠这次犯的也是大忌——人族修者不得在西雪高原飞行,这是兽族的立身根本。

所以陈太忠的行为,很令猛犸们苦恼,须知这是一个智商不太高的族群,尤其是不擅长变通,有点一根筋的感觉。

它们拿不定主意,只能找猛犸大尊拍板,然而大尊正在同其他真仙合力,捕捉污魂界,并将其炼化为小世界,实在抽不出时间来。

不过,眼下有小麒麟证明,它确实负伤了,此事就好办了。

人族修者不得在西雪高原飞行,但若是为了救兽修的话,自然不在违反禁令的范畴,别说他救的是神兽之子,哪怕他救的只是一只普通的猛犸,猛犸一族也不会再计较。

猛犸不善变通,但是这点变通能力还是有的,于是一只大妖裹着言笑梦向外飞去。

听说她还要回来,大妖把她放在西雪高原边缘之后,还给了她一块信符,说再来的时候,亮出信符,可令猛犸一族将她护送到翡翠谷。

然而言笑梦这一走,就是三个多月,再次来的时候,她亮出信符,好死不死的是,闻讯赶来的,依旧是上次的那只大妖。

这只大妖见到她,登时吓了一大跳,“你这……怎么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,更加糟糕?”

言笑梦的伤势,比三个月前严重多了,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,跟她同来的几名浩然派弟子,则是警惕地看着猛犸大妖。

“一点小伤,倒还不打紧,”言笑梦勉力笑一声,“还望真人实践往日诺言。”

“答允你的,我自会做到,”猛犸大妖裹了她就走,对于她身边的几名浩然弟子,根本看都不带看一眼——对于大妖而言,区区灵仙,连蝼蚁都算不上,只能算尘埃。

猛犸玉仙的脚程,还是相当快的,约莫用了一日一夜的时间,就来到了翡翠谷旁,将人轻轻放下,“你自己进去吧。”

翡翠谷是进去容易出来难,言笑梦很轻松地进了谷中,然后摸出一艘灵舟坐上,在空中四下打量——她的伤势,甚至不允许她随便飞行。

不多时,她就找到了方向,一路前行,来到了小溪旁,这就是那小麒麟的家院了。

离着小溪很远,她就看到了一尊熟悉的身影,正盘腿坐在那里打坐,她的眼泪登时就流了下来,将灵舟降下之后,她尖叫着跳了出来,“任女~~~”

(疗伤过程略过,大家懂的。)

乔任女正在打坐修炼,猛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刷地睁开了眼,然后尖叫着跳了起来,“笑梦~~~”

两人抱在一起,不住地跳着、哭笑着。

言笑梦有伤在身,并不能完全浸入这重逢的喜悦中,她很快就回过神来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发现这三个多月不见,伤重濒死的四长老,已经奇迹地恢复了生机。

除了脸色白一点,精血还有些不足,竟然同往日无异了。

她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俩真的……那个了?效果真有那么好?”

乔任女的脸上,忍不住绽放出了欢笑,可以看得出,她本是不想笑的,但是这发自内心的喜悦,真的是挡都挡不住。

她银铃一般地笑着,伸出一只脚尖,在地上不住地来回搓动着,“这个……是为了疗伤嘛,那时我都不知情,所以,我就不计较他冒犯我了。”

她的喜悦是如此地难以抑制,甚至只笑都不够,还要通过肢体语言来释放那份欢欣。

“他也是为你好,”言笑梦嘴角抽动一下,然后忍不住又问一句,“只是神念上的吧?”

乔任女低着头,用力地错动脚尖,“反正我已经是他的人了。”

这话说明,两人的交流,确实只限于神念上的,但是她的心思,也一览无遗。

言笑梦心头一松,有点莫名的感觉,下一刻,她只觉得识海内再次一震,忍不住轻哼一声,眼前也是一黑。

“笑梦你……”乔任女惊叫一声,发现她面色苍白,再摸一下她的脉搏,想也不想,抖手就打出一团焰火来。

“啧,”四五里外的小丘中,陈太忠看了过来,忍不住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是有反复了?”

“不用管她,”纯良趴在一块大石头上,嘴里叼着一只虎腿,慢吞吞地嚼着,“是言笑梦回来了……你快种宝草啊。”

它是翡翠谷的少谷主,整个山谷都在它的控制之下,虽然它并不在意,到底有什么人进来了,也懒得去查,但是它将言笑梦的气息记录了下来,言长老一进谷,它就感知到了。

没办法,谁让陈太忠很在意此女呢?

“种完了,一共十四颗,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还是去看看言笑梦,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吧。”

“明明还有四颗没种,”纯良叫了起来,“你当我不识数?”

“万一种得不成功,再考虑那四颗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那是王艳艳催化的,如果此次种得成功,也不差这四颗……我就留着做个纪念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