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离别

闻听毛贡楠的话,言笑梦的脸,登时涨得通红。

她看到陈真人没有撑起气罩来防雨,自家也没有那么做,她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冷冷地发话,“我不知道该提及什么,毛执掌你最好说清楚!”

“那当然……当然……”毛贡楠当然了两遍,然后苦笑一声,“言长老,咱们都说好了的,不要这么任性,成吗?”

言长老冷冷地看他一眼,并不接话。

陈太忠闻言却是大奇,“你们认为我能救治乔任女……确实没搞错?”

毛贡楠讪讪地一笑,清一清嗓子,“咳咳,这个……最近我和言长老探讨了一下,觉得有些可操作性,是吧,言长老?”

言笑梦双唇紧闭,也学陈太忠一般,抬眼望向漆黑的夜空,似乎是没听到一般。

陈太忠见状火了,他眉头一皱厉声发话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现在心情不好!”

“这个……”毛执掌被他这一声吓了一跳,皱着眉头,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。

“陈太忠你怎么就这么笨呢?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传来,却是站在陈某人肩头的小白猪,它口出人言,“我都听明白了,乔任女昔年,可不是给了你一份神念双修的功法?”

纯良已经想好了,用不了多久,它就要回翡翠谷了,倒也不怕暴露身份。

事实上,在幽冥界的最后这几年里,它已经不是很注意掩饰身份了——它的父母出场亮相过了,而它和陈太忠的组合,已经无惧于真仙之下的任何人。

这种情况下,想不想暴露身份,只是在于它的心情。

毛贡楠嘴巴一咧,愕然地看向它,一时间,觉得自己的思维都麻痹了——我这是看到了什么?一只会说话的……猪?

言笑梦更是吓得身子往后一退,抬手就拔出一柄长刀来,指向了纯良。

不成想,因为身子骨太弱,做完这个动作之后,她身形一晃,好悬栽倒在地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,也有点晕了,他下意识地看向言笑梦——真的可以这样吗?

言笑梦头一侧,偏向一边,并不看他,不过她的耳根处,红得简直快赶上红布了。

等一等之后,她缓缓扭过头来,以极其微弱的幅度,轻轻一点头。

原来是羞着了,陈太忠明白了,对女修而言,这确实是比较羞人的事情,而且他知道,言笑梦童身入派,至今红丸未失,听到这话题,有点赧然也是正常。

但是然而可是……哥们儿也是童身至今,你们就不考虑我被羞到?

真是太过分了!一时间,陈太忠有点愤愤不平,“既然知道是臆测之言,休得胡言乱语,否则莫怪本真人翻脸!”

哥们儿答应了易萱的,在巅峰玄仙之前,不破功的!

“真人恕罪,”毛贡楠吓得深施一礼,“真的并非臆测,气修的神念双修之法,最是能滋养神魂,对真人您的神魂修炼,也大有臂助。”

他这话说得十分肯定,因为他本就是气修世家出身,手上其实藏有不少好东西。

陈太忠一摇头,很干脆地拒绝,“想都别想,我修童子功,是不会破功的。”

“扑哧”一声轻笑传来,却是言笑梦忍不住了,她本来有些羞涩的,但是见到陈真人的反应比自己还激烈,登时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笑出声来,她的脸却越发地红,虽然知道天色不好,他未必看得到,她却是觉得燥热难当,只能勉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异常,“你的那个功……不禁神念双修的。”

她当然知道,陈太忠修的是混元童子功。

毛贡楠不敢多说话,只是没命地点头。

这尼玛算怎么回事啊,陈太忠这下可是为难了,他有心拒绝吧,可是凭良心说,他不忍心见乔任女就此香消玉殒,而且乔任女的行事,那种大开大合的女汉子风格,他也很赏识。

沉默良久,他终于轻叹一声,“那我就带乔长老离开了,皇甫院主已然在幽冥界登仙……浩然派依旧是五上人,乔长老的生死,你们就不用再问了。”

“皇甫登仙了?”毛执掌和言长老的眼睛齐齐一亮。

“气修沉寂得太久了,该迎来新的一轮的辉煌了,”陈太忠抹一把脸上流下的雨水,淡淡地发话,“我带走任女,你们就不用管了。”

言笑梦见状,很有眼色地拿出一柄小伞,撑在他的头上,“然后呢?”

“让我淋一会儿吧,感受一下身在风黄的气息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跟我走的天仙上人,就都要被雪藏了,你们专心发展即可。”

“这就是您说的浩然派要升门?”毛贡楠轻声发问。

浩然派升门的想法,是陈太忠离开幽冥界之际,才跟南忘留说的,变得众所周知,也不过是二十几天前,围堵青罡门的时候。

毛执掌能掌握这样的消息,想必也是这几天的事。

“升门肯定不那么简单,不过在我看来,也没有多难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既为玉仙,就不合适在浩然派里待着了,顺便带走乔长老,只当她伤重不治了……省得被上门抽人。”

“任女她果然救助得过来?”言笑梦的眼睛又是一亮,关于神念双修的想法,也不过是前一个月毛贡楠的猜测,两人商量一下,觉得可以尝试一下,却没有什么必然的把握。

只不过这个建议,该由谁来提,两人当时就产生了争执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傲然回答,“待她回转之时,便是浩然门三真人之一!”

他有这个自信,别说双修很可能奏效,就算不奏效,大不了去鉴宝阁交易养神玉髓,有啥呢?

别人弄不到养神玉髓,不代表他弄不到,大不了用九幽阴水交换——实在不行,拿雷之本源交换也行!

这么多资源堆积在一起,倒不信救不活一个小天仙!只要一旦救活,在海量的地磁元气石的供应下,乔任女想要升至巅峰天仙,真的只是时间问题。

既然巅峰天仙了,玉仙还会远吗?

所以他敢夸这么一句海口。

毛贡楠和言笑梦听得都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毛执掌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激动地发问,“需要多少年?”

下派升门,是所有下派修者的梦想,一旦升门,所掌握的资源和说话的力度,都将大不相同,更别说气修渴望重返辉煌,已经盼了多少年。

“最多两百年……吧?”陈太忠也不敢确定,不过,两百年的时间,在元气石的推动下,二级天仙若是不能悟真,这就太令人失望了。

尤其要说明的是,乔任女本身的资质就不错,又经过了混沌混元真炁的洗练,这样还要修炼得慢了,陈太忠也只能怪自己瞎眼。

“我也跟着陈真人走,”言笑梦二话不说就表态了,两百年时间,任女就要悟真,开什么玩笑,她可是从来压着她一头的。

“可是……”此刻的毛执掌,脸色有点发青,“可是你一走,咱浩然派就只剩四天仙了,还有两个在幽冥界……合适吗?”

“我现在的状况,除了自爆,还能为派里做什么?”言笑梦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这个天仙,只是名义上的。”

这话也不假,风黄同污魂一战,浩然派四长老濒死,三长老重伤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偏偏地,二长老又去了幽冥界,此刻的浩然派,说起来也就只有两个天仙。

“我有门下行走一名,可为浩然派看守山门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山门之外,为她划块地方即可……我还有两名天仙下走,在幽冥界浩然派驻地效力,毛执掌不用多想。”

毛执掌闻言,苦笑一声,“下走终是下走,感谢真人维护之意,但是我有一事不明……天仙尚且不足,谈何升门?”

“有闻道谷,有电影,本派此番又在幽冥界大有斩获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这样的条件,派里不能尽快补足天仙的话,那不是我的问题,是你的问题!”

毛贡楠心里其实也觉得,对现在的浩然派来说,登仙不算多大的事——当然,也该认真对待,但是他更多想的是:该如何升门?

不知不觉,他就陷入了深思中,直到眼前人影一动,他才醒悟过来,“呃,陈真人你这是……”

陈太忠一抬手,将万年冰棺卷了起来,稳稳地托在手上,淡淡地发话,“既然要尝试救助四长老,我当然要寻个安生的地方,派里还是有点喧闹了。”

“那真人你要去哪里?”毛贡楠急忙发问,“要走多长时间。”

“如无意外的话,可能会很长时间,都不回来了,”陈太忠也不多做解释,他手托冰棺,向院外飞去,“你要习惯我不在的日子。”

习惯你不在?毛贡楠听得心里一慌,只觉得像是脊梁骨被人抽走了一般,浑身软绵绵地没了力气,“可是浩然派的升门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他终于强行咽了下去,有些东西,是他无法改变的,而浩然派想要发展壮大,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。

气修修浩然正气,当无所畏惧!念及此处,毛执掌只觉得浑身又充满了力气——没有心中这一口傲气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气修?

茫茫细雨中,陈太忠的身影已经去得远了,言笑梦身子向前飞去,“陈真人,且等我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