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回归

跟随陈太忠前来的集市修者中,有十余名天仙,他们入住宗产,还是给浩然派弟子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震动。

往昔派中招收弟子的时候,也时常能见到两位数的天仙,不过那些来人都是有根脚的,大家也不怕出问题,但是此次前来的,却都是身份不明的上人。

不过陈真人既然回来了,大家也不是很担心,只是安排上要注意一点。

陈太忠却是飞回了他的小院,这里有完善的防御体系,重伤濒死的乔任女,便是在其中,置身于一具万年玄冰制成的冰棺内。

他打开天眼,仔细观察她一番,发现她的生机,确实流逝得只剩下一丝了,神识也深藏在识海中,这还……真是难救。

陈太忠琢磨一下,从通天塔中取出那块罗刹石,问那道阴帅残魂,“似此情形……你看该如何施救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那残魂犹豫一下,方始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身躯残破倒是小事,神识受损太重,倒不如让我夺舍算了。”

“你还想啥呢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是想魂飞魄散吗?”

“那……就只能先救神魂了,”这残魂也不敢驳了他的意愿,它可是亲眼看到,一名阴风夔真仙,被此人活生生地抽走了本源,最后死于虐杀。

它再是巅峰阴帅,也没胆子跟陈太忠作对,而且眼下的情形,迥异于幽冥界,想必是已经来了风黄界,在这样陌生且阳气十足的位面,它就更不敢出手了。

虽然只是一道残魂,它也没活腻歪,只要能活着,那便是好的。

“先救神魂……”陈太忠听得叹口气,他的神识虽然强大,但是连他自己都没搞清楚,自己的神识为何会如此强大,他对神魂方面的东西,还真的很陌生。

他侧头看一眼言笑梦,“乔任女首先是神识受损,这个东西,需要找真意宗……你们没去求助?”

言上人并不知道陈真人和残魂的沟通,她只看到陈真人拿出一块古怪的石砖,怔了片刻之后,就发现了根本所在,一时间也有点感叹: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。

乔长老的伤情,派里延请了数十名家诊治,无人说得清情况,最后还是请出了神针公孙家的老祖宗,才查出了根本——神魂肉身两伤,想要救肉身,须得先救神魂。

诊治出了原因,但是公孙老祖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,只能说抱歉了。

“真意宗……不是那么好相求的,”言笑梦闻言叹口气。

浩然派虽然开始崛起了,但基本上是陈太忠以一人之力在硬扛,若没有陈真人,区区小派,别说惦记延请上宗修者出手,能请动上门修者,都是天大的面子了。

毕竟乔任女受伤的时候,整个风黄界都处于被污魂进攻中,又不是只有浩然派有伤者。

浩然派能请动公孙老祖出手,还是因为公孙家族曾经有人在闻道谷登仙,欠下了派中偌大的因果,老祖前来,是为了还人情。

非常遗憾的是,他诊治出了伤情,却无法医治,这桩因果还是不能了结。

“那你们为何不托人报于我知晓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在幽冥界,也能请得出本位面真意宗的真人,却平白耽误这许多时间。”

“求之也无用,”言笑梦又叹一口气,“我们向鉴宝阁咨询,真意宗谁人救治神魂最拿手,却被告知……真意宗的神魂修炼之法,气修得之无益,心法是迥异的。”

呃,陈太忠闻言,登时就无语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自成体系……也是苦恼啊。”

他倒不会不信鉴宝阁的话,那里虽然并不出产名医,但是论及知识的深度和广度,强出太多势力,知晓气修心法和真意宗神魂的不同,实在太正常了。

那么,你们为什么不让鉴宝阁找个名医来呢?陈太忠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派里肯定请了,但是估计那边也力有不逮。

于是他硬生生地改了问题,“鉴宝阁没有提救治意见?”

言笑梦微微摇头,“滋养神魂之物,本身就是极为难得的宝物,任女神魂受损太重,甚至不能主动温养神魂,所以鉴宝阁人说……说恐怕只有养神玉髓,可救任女。”

养神玉髓,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这东西恐怕都不会比九幽阴水便宜多少。

在未曾开始位面大战之前,养神玉都是风黄界等闲难得一见的宝物了。

此次扫平幽冥界,浩然派带回了大量的净心玉,作用虽然比养神玉差一些,却也能令人心绪恬适淡然,很有助于心性的修炼。

净心玉里,有一定可能开出养神玉来,所以在不久的将来,因为净心玉的大量开采,养神玉价格要下滑,但是养神玉髓……又哪里是一般养神玉里开得出来的?

能开出玉髓的玉石,体积绝对不会太小,这是常识,但是那样体积的养神玉,根本不会在一般势力的手中。

事实上,养神玉髓在风黄界,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东西,到底还有没有现货存于市上,掌握在谁的手里,这都没有答案。

陈太忠再次默然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鉴宝阁有这东西吗?”

言笑梦先是点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,“他们没有直接回答,只说就算有存货,也不建议用在救治一个初阶天仙身上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闻言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鉴宝阁这话虽然绝情,却是很有道理,救人肯定存在个成本问题,哪怕搁在地球界也是如此。

但是他最终还是不能坐视,于是他出声问一句,“毛执掌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毛执掌说……”言笑梦的表情,似乎有点怪异,说话也吞吞吐吐的。

就在此刻,一道人影破空而至,毛贡楠站在院子外,冲着院子里一拱手,“毛贡楠求见陈真人。”

陈太忠看一眼冰棺中的乔任女,知道也没必要着急在这一时,于是沉声回答,“进!”

毛贡楠此来,是汇报派中近期的情况的。

其实这种事,门派并无向客卿汇报的必要,不过谁让浩然派的客卿太大牌了呢?

简单地汇报过后,毛执掌犹豫一下,期期艾艾地发话,“这个……听说真人带了些物资回来,派里现在已经捉襟见肘了,可否先赐下一些?”

按照门派的规矩,客卿的战场所得,应该是由客卿本人掌管,除非是太过贵重的,门派会出一些灵石或者贡献点做补偿,收走战利品。

不过陈太忠嘴上说自己是客卿,却真没把自己当做外人——别的不说,他得了浩然宗不少好处,是宗里的第十四任宗主,而浩然派本就是宗中苗裔,他怎么可能不照顾?

而且他在幽冥界的收获的很多物品,也是由浩然弟子代为经手的,严格说,并不能算他的私产。

但是他对毛执掌的问题,还是有点不满,“回来的弟子们,没有上缴收获吗?”

他自己带了大部分的物资,不过也有十余个储物袋,是掌握在几名老成持重的弟子手中。

“弟子们掌握的,都是一些较为普通的物资,”毛执掌讪讪地一笑,“那些东西……现在也卖不出去好价钱,不如充实宗门底蕴,日后还有升值空间。”

“我带的好东西,确实不少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不言语了。

毛贡楠默默地站在那里,并不说话。

陈太忠走到一座阵眼处,随手关闭了防御阵,下一刻,密密麻麻的雨丝就飘落了下来。

他也不打伞,更没有运起灵气护身,不多时,细密的雨丝就打湿了他的肩头。

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他抬眼望向漆黑的夜空,轻喟一声,“这样的雨,很多年不见了啊。”

幽冥界也有雨,但是那种雨更像是一种雾潮,水滴中含有浓重的阴气,被大风刮着走,打在身上,修为稍差的修者都感觉是像被刀子割。

就算这样的雨,在幽冥界都不是很多。

回到风黄界,感受到熟悉的小雨,陈太忠心里感触颇多。

“真人征战幽冥界近二十载,辛苦了,”毛执掌抬手一拱,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贡楠是发自内心的佩服,本派上下,无不以真人为荣。”

“也为荣不了几天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抖手丢过去一个储物袋,“差不多有十余万极灵,你收起来,当做派中日常开销。”

他在集市上,并没有收到多少的分红,那里的流水限制死了收入,他能有这么多的极灵,主要还是在斩杀各种人族修者后,缴获的战利品。

要不说打家劫舍杀人夺宝,是真正的致富捷径,此话诚不我欺。

陈太忠手里还有大量的物资,但是他觉得,此刻交给浩然派不合适,毛贡楠虽然精明,但是身板太过纤弱,扛不起太大的压力。

毛执掌当然也知道,陈真人手上的存货不少,不过真人现在不提,他也不敢说什么,只得讪讪一笑,“真人是否决定出手救治乔长老了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正看着夜空思索,闻言一侧头,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说什么,我救治?”

“是啊,”毛贡楠点点头,嘴巴动了一动,然后狐疑地看言笑梦一眼,“言长老未同真人提及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