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别有用心

温血昭执掌一门很久了,所以比较快地反应了过来,陈太忠的用意是在何处。

相较而言,跟随陈太忠的这帮修者,以及诸多的浩然弟子,还真理解不了他的用意。

在离开青罡门之后,集市修者们还在吹嘘刚才堵门的壮举,浩然派弟子却是去找自家真人,“陈真人,咱们真的打算升门了吗?”

“当然,”陈太忠点点头,理所应当地回答,“浩然派沉寂得太久了,这两战之后,大家要全力提升修为,不要让我白费了力气。”

弟子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大家都亲眼目睹,本门第六个上人已经诞生,又有真人级别的客卿在,凭什么不能惦记升门?

虽然他们也听说,三长老和四长老伤势较重,其中四长老乔任女更有陨落的危险,但是陈真人回来了。

浩然派的弟子,见过陈太忠太多近乎于奇迹的手段了,在他们眼中,似乎没有陈真人办不到的事情——区区这点小伤,也算事吗?

但是,虽然是一帮灵仙,弟子中也有老成持重之辈,于是出声发话,“咱们就算想升门,实力终究弱了一点,是不是应该低调一点,而不是去青罡门那里放口风?”

“低调就能换来太平吗?”陈太忠白这弟子一眼,“这世道,前程只在拳头上,其他都是扯淡……铁血堂弟子一定不会像你一样这么想。”

这弟子被训斥得脸有点发红,陈真人这是说他血性不足。

“真人说得没错,”就在此刻,有人接话,却是真人的门下行走韦晓笙,她双目茫然地看向远方,低声喃喃自语,“其实浩然派此番崛起,沾了位面大战的光。”

是沾光吗?众弟子闻言,颇有点不服气,“本派损失惨重,何谈沾光一说!”

“惨重不惨重,不是这么算的,浩然派第一批第二批弟子,一共也没多少人,看看别家,损失更惨重,”韦晓笙淡淡地回答。

“关键是其他有实力的势力,先是在忙于战斗,后来在接收战斗成果,没时间和精力对付浩然派,才给了你们一个不错的机会,不过,留给浩然派的时间也不多了。”

她的声音很轻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但是一字字一句句,就像洪钟大吕一般,重重地敲打着浩然派众弟子的心口。

“韦上人很不错啊,”陈太忠惊讶地看她一眼,“若不是你如此说,里面的大势和关窍,我也没理得如此通顺,看不出来,你还是个战略高手。”

他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,但是也不会吝惜表扬别人,尤其是……韦晓笙说得真是不错,有条理有见地,层次和因果分明。

韦晓笙苦笑一声,继续轻声回答,“蛊修之殇,就毁在了大势上。”

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是依旧听得出来,她此番言语里,有些极为沉重的感叹和联想。

陈太忠对蛊修的发展历史,也有相当的了解,大约猜到了她因何感叹,不过他也无意同情对方——玩虫子的,总是很令人恶心的,虽然他并不怕虫子。

所以他笑一笑,对浩然派弟子发话,“这下你们总算知道了,是大势在推动本派前进,那么,何必遮遮掩掩?关键是遮掩没用……最终还是要靠拳头说话。”

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,他明目张胆地展示出自己的暴力倾向,众弟子也习以为常了。

然而,还是有弟子虚心请教陈真人,“陈真人,真意宗其实不限下门数量的,咱们此番去青罡门走一遭,痛快是痛快了,弟子们也很开心,但是似乎……收获不多?”

说是收获不多,他是在婉转地表示,您不疼不痒地打几下落水狗,我们看不懂其意义何在。

用更冒昧一点的话来说就是:您是不是有点闲得蛋疼?

“你知道什么?真人此行,重在威慑,”有弟子跳出来,点出陈真人的良苦用心,“陈真人威名,响彻幽冥界,但是风黄界知道的不是很多,此番前往青罡门,是展示实力去了!”

“没错,”又有人高声附和,“既然打算升门了,就要表示出本派的不可欺……真人,弟子说得可对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笑着回答,“说得倒也没错,但也只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……本真人的神机妙算,岂是你们能堪破的?”

“愿闻其详,”众弟子齐齐发话,“请真人指点迷津。”

“其实很简单的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咱们要升门,遇到的阻力,肯定不止青罡门一门,将来少不得有其他称门宗派,前来唧唧歪歪,我说得可对?”

这话太在理了!众弟子闻言,齐齐点头,更有人脸色微微一变,想到本派升门最大的阻力,应该在白驼门这直管的上门,而不是青罡门。

“这些阻力,本真人不怕,但也不喜欢麻烦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发话,“他们一个个找上来,岂不是烦得很?咱们要做的是修炼,是提升实力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陪他们玩?”

“真人此话在理”,“真人这话极是”,“还是真人看得远”……

“所以压得青罡门承诺,不对咱们升门指手画脚,就是真人我的神机妙算,”陈太忠越发地得意,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。

“我做的是过分了点,但是它青罡门此前仗着身板硬,不住地找咱麻烦,凭什么咱们身板硬了,就不能找它的麻烦?天下没有这个道理的嘛……”

“传出去的话,咱是有点欺人,但是其他称门宗派也要考虑,谁敢站出来阻止咱们升门,我陈某人就去将它打到降等……不用等第八个下门,咱直接取而代之!”

“反正我陈某人飞升自下界,风黄界的规矩我不懂,你觉得我升门不合适,那我抢你的位子,到时候我比你更有资格称门,看你有何话说!”

“原来陈真人深谋远虑若斯!”那早先建议低调的浩然弟子闻言,冲陈真人深施一礼,赧然发话,“是弟子鼠目寸光,令真人泄了天机,罪该万死!”

“没什么泄露天机的,真人我这原本就是阳谋,”陈太忠越说越得意,声音也大了不少,“堂堂正正的阳谋,实力使然……那温血昭想必也想清楚了,但是,他敢跟咱们叫板不成?”

他说得一点都没错,温掌门已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成了陈太忠的踏板,经过青罡门堵门一事,其他称门宗派想要阻止浩然派升门,也要考虑这个因素才行。

想阻拦浩然派升门,就要做好被人打到降等的可能。

然而,就算是知道了这一点,温血昭除了大叫糟糕,实在没有别的可以做。

浩然派和青罡门的恩怨,风黄界皆知,他若是敢反悔,陈太忠一翻脸杀上青罡门,谁来替他们抵挡那恐怖长刀?

想明白陈真人的用意,当然没有人再去说青罡门之行是闲得慌了,反倒是集市的修者们很有点兴奋——原来下派升门,也没有那么难嘛。

想到自己可能亲眼目睹,一个下派升门,众人也极为开心,就跟陈真人了解一下:我们能否在浩然派的地盘上长驻?

“这要看毛执掌的意思了,”陈太忠并不喜欢揽事,也没兴趣拿主意。

这一行人的青罡门之旅,让他们“难惹”的名声传了出去,接下来,再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找事,大约用了二十天的时间,灵舟终于抵达了浩然派的地盘。

毛贡楠已经得了消息,亲率弟子在山门迎接,警戒哨直放出了千余里,恭迎远征弟子的回归——他们不但为浩然派争得了无上荣誉,也带来了大笔的财富。

在灵舟抵达山门之际,正值傍晚,天上下着小雨,视线不是很好。

但是万余名弟子成队地排列在山门前,并不为小雨所扰,待肉眼见到灵舟之际,无数支明亮的焰火腾空而起,在天空炸裂了开来,撕破重重的雨幕,将整个天空都照亮了。

“欢迎远征的师兄回归!”无数人在这一刻,大声地嘶喊着,有些人静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集市的修者下了灵舟,很自觉地落在后面,而归来的浩然派弟子,也自发地组成队列,挺胸抬头,接收本派弟子的祝贺。

迎接的人里,除了毛贡楠,还有大长老祁鸿识和三长老言笑梦,言长老面色苍白,身形也在微微地打晃,偏偏头顶处有一缕青气。

合着她是使出了青气燃天的法门,才能勉力使自己站立在那里。

“胡闹!”陈太忠见状,眉头一皱,抬手就卷起了言笑梦,径直飞进了山门,“我先了解一下情况,毛执掌……这些人,你妥善地安排一下,回头来见我。”

“陈真人……”毛贡楠有许多话,登时梗在了喉咙里,他也没想到,自己极为隆重摆出的仪式,陈真人竟然毫不理会,这行事……果然我行我素得紧。

不过事已至此,他只能冲着其他人微微一拱手,“队伍里的情况,我已大致清楚,先好好休息一下吧,从集市追随陈真人前来的朋友,可到宗产内的客栈歇息……大喜的日子,费用都是我浩然派出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