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请降等

“那交易之事就先放一放,”陈太忠还真是有种,竟然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又将卷着的天仙抛两抛,“但是此人辱我,此事却不能就这么算了,温掌门你出来做一场,胜得过我,那就万事皆休。”

做一场就做一场!温血昭很想大吼一声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如果那么做,他只会自取其辱,于是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知道你不是个说话不算数的,既然恩怨了结,你还要找来……实说吧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我就是觉得,青罡门的真人多了一点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跟你们的实力不符,我就是想着败你青罡门三真人之后,请你们降等!”

“降为下派?”温掌门气得登时笑了,“真是好生狂妄,你以为自己是真仙了?”

想强行将一个宗门打到降等,必须有极强的实力,将其门中的高端修者全部斩杀,若是想用温和一点的法子,那就是用更强的实力,威慑对方乖乖降等。

就算强如真意宗的副宗主曹福泉,准证郝无忌,也不能让青罡门说降等就降等,必须要使用迂回的手段来实现。

除非……除非是真仙出面,说我看这个门不顺眼,你们降等吧,才会令人生出无可抗拒的心思,然而,又有哪个真仙,会闲得如此蛋疼?

陈太忠却并不在乎对方的嘲讽,淡淡地答一句,“我只是先礼后兵罢了。”

温掌门看他的样子,并不像开玩笑,忍不住眉头一皱,“雪峰观那群女人,许了你什么?”

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跟雪峰观无关,你青罡门挡了我浩然派的路。”

“挡了浩然派的路?”温掌门听得眉头直皱,心说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懂了,但是为什么连起来之后,我根本听不明白呢?

苦思冥想一阵,他猛地眼睛一亮,失声叫了起来,“你浩然派想称门?”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,眼神中明白无误地写着四个大字:你才知道?

浩然派……还真是有雄心壮志啊,温血昭看到这个眼神之后,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声:野心大过实力,果然是不知死活。

不过此刻,他也无意评价浩然派的行为——泼凉水的事情,交给别人去做好了,他要做的,是保住青罡门这万年的基业。

所以他一摊双手,“既是如此,我就更想不明白了,青罡门自家称门,如何碍了浩然派升门?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?”

“没有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目光也变得茫然了起来,显然是有点困惑,“我可是听说……真意宗只允许有七个下门,目前是四门两观一谷。”

这话属于传言,但其实不假,不管哪个上宗,都不希望下面出现太多的下门。

下门数量多,会对上宗的统治,造成一定的威胁,尤其是里面一旦出现一个蛊惑能力相当强的家伙,联合大部分下门发难的话,上宗会相当难受——这种事情,此前发生了不止一次。

但是同时,下门太少也不好,那里会成为上宗各个势力的角力场。

不多不少才是王道。

所以任何一个上宗,都不喜欢下面猛地多了几个下门,或者少了几个下门。

但是这话虽然不假,却也不是那么绝对的,事实上,每一个下派的升门和下门的降等,都不是偶然的,类似的争斗,必然会涉及上宗里一些高层的意愿。

这一点,并不是单凭下门下派的努力,就能改变的。

所以温血昭觉得,陈太忠的想法,实在有点莫名其妙,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,他冷笑一声,“你有能力升门,自己去升,谁跟你说真意宗只许七个称门宗派了?”

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明明就是如此规定,莫非你以为我是才飞升上来的?”

你飞升再久,也是个土鳖,薄真人心里冷笑一声,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,“真意宗的下门,多的时候,曾有十一门,最少的时候五下门,只是近五百年没什么变化,陈真人你的消息,也不知道是哪里道听途说来的。”

他的话里,明显有嘲弄之意,但是陈太忠偏偏没有听出来,反倒是淡淡一笑,“任你言语来去,我只以力取之,我且问你,这个上门名额,你让是不让?”

“我哪里有让的道理?”温血昭快被气疯了,他大声喊着,“你想升门,自去努力便是……就算将我青罡门打到降等,你怎么又知道,真意宗不会从七下门变为六下门?”

“老狗,你真的欺我刀不快?”陈太忠闻言,狞笑一声,长刀又作势出手,“看来我这人,还是太好说话了啊。”

“你且先去努力升门,”薄真人见他又要犯浑,少不得再次出声,“升门之际,定然要有人阻碍,若是你浩然派升不了第八门,你只管一刀斩去,将其打到降等,岂不是可以顺势夺之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明显有些意动了,显然,他是知道升门的艰难的。

但是他想一想,还是不肯放过青罡门,“我觉得到时你青罡门肯定要出来为难,与其等那时你来为难我,不如现在趁简仙不在,直接将你打到降等!”

“只要你降等,我也不用争取第八门了,直接顶了你的位子即可!”

他这想法倒也实际,既知道忌惮简仙,又不想大费周折,温掌门一听却是急了,“我青罡门完全没有阻碍浩然派升门的意思……倒是其他称门宗派,定然有所不甘,你我两家既然罢斗,你又何苦来为难我,反倒让其他家看了笑话?”

陈太忠闻言,明显地踯躅了起来,“青罡门……真的不会阻碍我浩然派升门?”

“那是当然,”温血昭只想尽快撵走这个瘟神,闻言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我阻碍你升门,岂不是又要遭致报复?你想一想,我青罡门三真人,谁打得过你?”

话说到这个程度,青罡门的弟子听着都有点无地自容,掌门怕陈太忠,就怕成这样?

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对方说得有道理,可是很明显,他不想就这么一走了之,“若想我走也可以,你青罡门多次寻衅于我,这个冒犯我的中阶天仙,我必杀之……否则别人难免认为我好欺。”

“三棵云阳草,”温掌门果断地开价,“算我青罡门的一点小意思,你把人留下。”

云阳草乃是青罡门的特产,可有效调理天仙的根基受损,这种宝物,幽冥界根本没有,不会因为位面战争的胜利而大幅贬值。

恰恰相反,因为在幽冥界收获了太多的天才地宝,这种风黄界特定区域才有的宝物,价格不降反升,三棵云阳草的价值不算少了。

“十棵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不然的话,此事没完。”

你不如去抢,温掌门差点被这话气死,不过再想一想,却也不得不接受,十棵云阳草,保下这个中阶天仙有点亏,但是换得陈太忠不再来找麻烦,也是划算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十棵……我破例允了,你不得再无故来寻衅!”

“我陈太忠是那种人吗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将卷着的中阶天仙往地上一扔,转身扬长而去,“十天之内,在浩然派交接……孩儿们,走了!”

一干人耀武扬威而去,诸多青罡门弟子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眼中都是浓浓的不甘之色,也有人目光茫然,更有人流出了眼泪,显然是感觉是太耻辱了。

薄真人和温掌门交换个眼神,谁也没有心情说话,并肩缓缓向门中飞去。

堂堂青罡门,被人打伤了弟子,堵了山门,攻击了大阵,到最后还不得不许以重利,才将人送走,这样的耻辱,实在让他俩有点无地自容。

薄宏旺是上宗分派下来的真人,虽然也愤恨面子被扫,但是他对青罡门的感情,多少要淡一些,飞行了几息之后,他才缓缓开口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总算送走这瘟神了。”

温掌门没有回答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嘿,无妄之灾……莫非都看我青罡门是泥捏的?如此好欺负?”

也是青罡门流年不利,竟然对上了这样的魔头,薄真人轻叹一声,“先将此事拖下去,待宗主腾出手来,倒要看他还敢不敢继续挑衅。”

“希望他能专注于升门吧,”温掌门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一点都不想再跟陈太忠发生任何冲突了,“事情揭过,也就过去了,此人还是不宜招惹为好。”

下一刻,他飞行的身子猛地一顿,就停在了空中。

薄真人正飞着,发现身边的温真人不见了,他疑惑地扭头一看,却发现掌门大人正虚悬在那里,两眼望天双目茫然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他一时大奇,飞转回去,“掌门,温掌门!这是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温血昭神情恍惚了好一阵,才回过神来,然后苦笑一声,“糟糕,上当了,这陈太忠果然奸猾!”

上当?陈太忠奸猾?薄真人眨巴一下眼睛,总觉得自己听错了,“他连升门的规矩都搞不懂,也算奸猾?”

“他哪里不懂?”温掌门很无奈地看他一眼,“那厮根本是别有用心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