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可敢见胜负

下面人很快将消息汇报了过来,“陈太忠门下的行走说,感觉青罡门的逍遥宫不错,特来再讨要两座,价格……价格好商量。”

“混蛋!”薄真人尚未表态,青罡门的掌门温血昭沉不住气了,抬手重重地一拍桌几,“薄真人,你是上宗来人,须得给他个教训才行。”

薄宏旺沉吟一下发问,“你我共同出手的话……青罡门的青虹剑可在?”

“青虹剑……尚在温养中,”温掌门苦笑一声,青虹剑是青罡门镇门之宝,得自上古气修的真器元胎,被炼制为巅峰灵宝,甚至可与初阶真器相颉颃,被称为伪真器。

此伪真器在天魔大战中,被伤了根本,已经温养了近八百年,几乎要大好了,前一阵被污魂所伤,伤上加伤,实在不能再动用了。

“没有青虹剑,何以御敌?”薄真人苦笑一声,“你我合力,莫非可以抵得上有大雄之罩的五行战阵?”

有青虹剑也未必敌得过啊,它和大雄之罩到底谁更强一点,真的很难说,温掌门对此心知肚明,都是曾经的真器,都已经跌落了境界,青虹剑胜在锋锐,大凶罩胜在困人和炼化。

所以他只能轻叹一声,“小小散修,欺人太甚,不但是在欺我,也是在欺上宗啊。”

薄真人嘿然无语,好半天之后,才站起身来,“我去向宗主汇报。”

“辛苦薄真人了,”温掌门微微颔首,嘴角却不引人注目地撇一撇。

果不其然,不多时,薄真人走了进来,他神情肃穆,“宗主在完善污魂界的手尾……不克分身,真的是惭愧。”

我就知道是这样,温血昭心里冷哼一声,风黄界十一名真仙联手,要将污魂位面纳入本位面的小世界,这消息有太多人知道了。

此事是货真价实的,至于简宗主是否是十一名真仙之一,这不得而知,不过大概应该有份,毕竟出手的真仙,就有资格占据污魂位面更多的资源。

所以一开始,温血昭就对简仙过问此事不抱希望,尤其令他郁闷的是,若简仙不出手,青罡门真的无法抗衡来势汹汹的陈太忠。

倾青罡门全门之力,不计牺牲的话,大约能杀退陈太忠,不过他根本不敢想象,门中可能遭受的损失会有多么巨大。

实力大损的青罡门,对上实力大增的仇敌雪峰观,结果会如何——考虑这个问题,需要智商吗?

更别说他只能确定,可以杀退陈太忠,但是想杀死此人,却是极难的,杀不死的陈太忠卷土重来的话,又会是怎样的局面?

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青罡门走入末路,黯然跌为下派的场景——就算跌为下派,也只能托庇在无锋门下,才躲得雪峰观的追剿。

念及此处,温血昭轻喟一声,“那咱们,就任由他们堵门?”

薄宏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他既然要逍遥宫,那便给他……不过一座逍遥宫,须得万滴九幽阴水来换。”

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既然打不过,那就只好耍无赖。

你说价格好商量?那行,我们就开出一个“好好商量”的价格来。

逍遥宫是很珍贵的,一个称门宗派里,也了不得两三座,但是指望换万滴的九幽阴水,根本不现实,别说现在九幽阴水被炒得火热,就算没被炒起来,一座逍遥宫,也换不到百滴的九幽阴水。

从严格意义上讲,逍遥宫和九幽阴水,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东西,逍遥宫是炼成之物,很多时候用灵石就买得到。

九幽阴水是天地间至阴之物,哪里可能通过灵石买到?只能通过用类似的天才地宝来交易。

一名青罡门弟子出去,将薄真人的话一说,陈太忠闻言登时大怒,一把就将这中阶天仙拿下,狠狠地掼到地上,将此人摔得骨断筋折,“蝼蚁……你竟然敢戏弄本真人?”

薄宏旺本是躲在门中偷看,见到这一幕,又感受到身边青罡门弟子望向自己的目光,再也按捺不住了,箭一般电射而出,“陈真人,须知适可而止!”

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对我指手画脚?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抬眼看向来人,接着他眉头一扬,有个小小的愕然,然后他的手向前一伸,脸上也露出了雪白的牙齿。

“不过是个小小的真人……你不满意吗?掌控!”

他所修习的掌控,实在是问题多多,薄宏旺却是又有对付掌控的法门。

他身子一闪,不紧不慢地脱开身去,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不敢直接还击——陈某人擅长的,可并不是掌控,薄真人也不认为,自己在单打独斗中,能赢了对方。

于是他大声地发话,“陈太忠,我乃上宗薄宏旺,你有话难道不能好好说?”

“上宗来人?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眉头一扬,冷笑一声,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上宗发配到青罡门的玉仙……凭你也敢继续称上宗?吃我一刀!”

他不愿意贸然对上宗之人下手,但对方是下派到青罡门的,那就无所谓了。

哪曾想,薄真人的修为虽然一般,反应却十分快捷,只看到对方嘴角不屑的微笑,就身子一闪,直接遁入了山门之中,甚至没有给他锁定气机的时间。

遁入山门大阵,这就安全多了,他并不认为,对方有攻击大阵的胆子,那样的话,可就相当于要挑起宗派战争了。

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,下一刻,空中出现一柄巨大的长刀虚影,毫不犹豫地狠狠一刀,就斩向了山门的大阵。

护山大阵受此一击,登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,这大阵的防护提升至巅峰的话,经得起真仙的短期攻击,眼下虽然没有提升到最高,但也算是高度戒备了。

陈太忠这一刀,其实是未尽全力,他也没打算一刀将上宗下派的真人斩杀,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罢了,眼见对方退缩,顺势一刀斩到了大阵上。

薄真人见状,脸却是刷地黑了,他大喊一声,“陈太忠,你敢攻击山门大阵?”

“切,我就攻击了,怎么样?”陈太忠手执长刀,冷冷地一笑,“姓吴的死鬼和冧祥东在我浩然派山门耀武扬威的时候,仗的是什么?”

薄真人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他们可曾攻击你浩然派山门大阵?”

“忘了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反正他们仗着修为高,在浩然派山门肆无忌惮地欺压我派弟子,谁又曾说他们不该了?”

薄真人厉声高叫,“青罡门原本就是上门!”

上门和下派之间,本来就是等级森严的,有真人和没真人的势力,能一样吗?

不过陈太忠闻言冷冷一笑,“你青罡门又不是我浩然派的上门,算什么东西?”

这话将薄宏旺噎得半死,他愣了好一阵,才冷笑一声,“上门终是上门,你坏上门的体面,此事断断不算完结。”

“正要看你们如何不完结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一抬手将地上半死的天仙摄入手中,随手丢给一个浩然弟子,“去,将此人剥光了,吊在青罡门山门口!”

“你敢!”这时,薄真人身后,传来一声厉喝,一个面如重枣的魁梧汉子飞了过来,他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此乃我青罡门传信弟子,你若敢辱他,我青罡门必定踏平浩然派!”

“三级玉仙,阁下想必就是温血昭温掌门了,”陈太忠冲着此人轻笑一声,“你若有胆,出来见个胜负……我便不辱他,温掌门可敢?”

温掌门是真的不敢,他知道自己打不过陈太忠,既然打不过,在自家山门口,当着这么多底弟子,他又何必自取其辱?

而且他并不确定,对方是不是只想打败自己,万一人家想下杀手呢?

陈太忠又不是没有这么做过。

可是自家的弟子,他不救也是不行的,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他也不能不揭开一些羞耻的往事了,“上宗已经仲裁了你和冧祥东的因果,你也说就此作罢,莫非是不打算认账了?”

他这话一出口,山门内的青罡门弟子大哗……原来冧真人和陈太忠,在幽冥界也做了一场,最后似乎还是,冧真人不顺?

青罡门的弟子,一向是很骄傲的,耳听得自家掌门,似乎在哀求对方高抬贵手,无数人义愤填膺,脸色也涨得通红,就像心中被点了一把火一般。

“我既然答应饶你青罡门,便要说话算话,此番只是为了交易逍遥宫,”陈太忠卷着那名重伤的中阶天仙,凌空抛了两抛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此人对我不敬,我莫非不能稍作薄惩?”

这名上人浑身的骨头,已经断做了无数截,吃他这么两抛,鲜血不住地从七窍处涌了出来,形容煞是恐怖凄惨。

青罡门弟子又是一阵大哗,愤懑之情溢于言表,更有人作势要往山门外冲。

温掌门心中暗暗苦笑,心知对方是有意捣乱,但是此刻,他连发作的力量都欠奉。

所以,他只能对弟子的惨相视而不见,淡淡地回答,“本门的逍遥宫,被简宗主着人借走了,你可否稍等些时日,等简仙闭关结束,再来谈交换?”

你别在我们面前逞强,有种的等真仙腾出手来,看你怎么狂妄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