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转道青罡

陈太忠所带的二百人里,也被抽到了两人,其中一人的储物袋里,赫然有灭仙弩这种官方制式武器,而且还不止一把。

此人是个中阶灵仙,也是混迹集市的修者,因为在幽冥界的收入不是特别好,灭仙弩这种东西也不舍得低价交易出去,就只能带回来了。

可是负责检查的,是官府的修者,一看到这制式的、禁止民间拥有的武器,出现在明显不是官府的人的手上,守卫不答应了,皱着眉头发话,“你是跟谁的队伍回来的?”

“陈太忠陈真人,”这位灵仙一指陈太忠,绷着脸回答,“怎么,有什么不对?”

守卫一指灭仙弩,淡淡地发话,“这是违禁物品……要没收。”

他原本是想将此人留下的,不过听说对方跟着一个真人,也不愿意多事——这前几批回归的修者,真没几个有好脾气的,此前就发生过好几次冲突了。

不过单独的灭仙弩,持在非官方人士的手里,这是该收缴的。

“你少扯这个淡!”那中阶灵仙脸一沉,“通道管理的违禁物品里,没有这东西,当我不知道?”

“按风黄界的规矩,这是违禁品,”守卫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拉倒吧,”中阶灵仙毫不留情地耻笑他,“灵舟上、战舟上装这东西的多了,你真有胆子都没收了?”

灭仙弩一物,说是违禁品,但是对较大的势力来说,还真不算什么,不少人就将其安装在战舟和灵舟上,若是一个高阶天仙携带者这玩意儿,守卫肯定都懒得问。

也就是一个中阶灵仙,守卫才会出声刁难一下。

“官府制式物品流落在外,我们当然要调查,”守卫不紧不慢地回答。

“小子,你有完没有?”远处一股庞大的威压逼了过来,陈太忠眯着眼睛发话了,“你负责检查的是通道违禁品,再找事试试?”

这守卫是个初阶天仙,被他的威压逼得有点喘不过起来,但饶是如此,他还是怒视着这名真人,“谁告诉你……我的权力只有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旁边冲过个高阶天仙,一把将他拉开,“做你该做的,别多事!”

“可是这灭仙弩……”这初阶天仙觉得有点委屈。

“不是你能查的!”高阶天仙冷哼一声,又冲着陈太忠一拱手,“陈真人,他是初次执勤,有些规矩不是很懂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陈太忠阴森森地扫了这两人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算你识相,他运气也不错。”

检查完毕,众人纷纷离去,看着远去的背影,那初阶天仙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小小中阶灵仙,也敢拿灭仙弩……为什么拦着我?”

“不拦着你,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,”阻拦他的高阶天仙冷哼一声。

“嗤,”初阶天仙不屑地哼一声,“凭他一个小小的真人,敢对官府的护卫下手?”

高阶天仙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在幽冥界,他在北域大营屠杀了逾千人,毫发无损。”

北域大营,可是北域官府的大营。

说完之后,他顿一顿转身离开,而他身后的初阶天仙,早就吓傻了,不但脸色煞白,双腿也如筛糠一般,不住地抖动着……

陈太忠所带的两百人,并没有分开,不是他不放人走,而是别人不敢离开。

刚才虽然只是抽查,但是自打检查开始,就不住地响起倒抽冷气的声音,很显然,风黄界的修者,都被储物袋里海量的财富惊到了。

这此起彼伏的抽冷气声,显然是一种不好的情绪的体现,也预示着可能出现某些危险。

追随陈太忠的集市修者,大多都是胆上生毛的主儿,但是此前两次的检查已经告诉他们,回到风黄界,跟肆无忌惮的幽冥界是不一样的。

尤其是第二次检查,小小的灭仙弩都差点惹出祸事来,官府体系的人在这里,比在幽冥界强势太多了。

一名天仙田翰被集市修者推选出来,找陈真人请命,说我们想跟随真人前去浩然派,待歇上几载,再寻机脱身,还望真人垂怜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很没兴趣继续带他们,不过对方既然说得可怜,他也就允了——当过散修的他,最知道其中的苦楚了。

当然,约法三章是必须要有的,陈真人允许他们避祸,但是他们也须紧守浩然派的规矩,否则莫怪真人的雷霆之怒。

在前往浩然派的路途中,陆陆续续有十来人告辞,说是投奔左近的亲朋,是不是真的如此,那就不好说了——没准是探子回报情况去了。

陈太忠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,更多时候,他和浩然派弟子,在为风黄界承受的创伤而感叹。

初开始的时候,大家没怎么在意,因为大体看去,风黄界风貌依旧,只有一些小小的村落被摧毁了,残破得也不是很厉害。

直到某一次灵舟降低,在一片河滩之处,发现了大批的骸骨,密密麻麻地散布着,足有数十万具,大家才深受震撼。

数十万尸骸中,老弱妇孺都有,绝大部分都是灵仙以下修为的。

对污魂来说,屠杀修为太低的人族,是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,它们擅长污染修者的魂魄,然后同化、吞噬,从而达到提高自身修为的目的,修为越高的修者,对它们越有诱惑力。

然而,对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,它们竟然也能下此毒手,其凶残可见一斑。

陈太忠所带的修者,不是第一批远征军的,就是第二批的,许多年没有回来,猛然发现风黄界的损失竟然如此惨重,谁的心里也不好受。

灵舟继续前行,所见的尸骸也越来越多。

虽然零散的村落里,房屋的建筑都还算完好,但是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,那只是防守者没能力进行顽强的抵抗,而污魂对破坏建筑,明显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。

事实上,很多土地,都有明显被污的痕迹,上面长着的草木和庄稼,也都是奄奄一息,并且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黑色。

“此次大战,风黄界起码要用二十年恢复元气,”田翰轻叹一声,“没有这么久,污化不可能完全处理好。”

“若是等灵气自然涤荡,起码要两百年,”韦晓笙淡淡地发话,“各家损失的修者精英,起码也要一百年才能恢复……二十年,田上人有点乐观了。”

田上人讪讪地一笑,“我是说宗门和家族,那些有人打理的土地,没人打理的,自然不算在内。”

一行人一边查看着情况,一边迅速地向浩然派山门进发。

路上也曾经遇到过人盘查,浩然派弟子报了字号就继续前进,有人看不顺眼,想上前阻拦,不等浩然弟子动手,集市的修者就率先出手,痛殴对方。

这一行人的嚣张,很快就传了出去,盘查的修者也小心了不少,不敢无故刁难。

饶是如此,还是有一名官府的灵仙,被狂殴致死,因为他很不忿地喊了一句,“不过就是个下派,狂什么!”

官府这下不答应了,前方设了卡子,要陈太忠交出杀人凶手。

陈太忠知道事情不对,事实上,那名灵仙被打得还剩一口气,若是及时救治,别说不会死,修为都可能不会丢,就算救治不及时,大不了是残疾或修为尽失。

只有根本没有施救的情况下,才可能伤重而死。

所以他就只撂下一句话,“人是我杀的,他不敬上位者……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这才是开玩笑,他真要出手,一口气就能吹死那小灵仙,想要“伤重”都没机会。

但是陈某人骄傲惯了,他不屑解释那么多,直接大包大揽了——就是我杀的,你想怎么样?

官府的人见状,也只能表示——我们倒无所谓,就是死者的家族有点不依不饶。

陈太忠闻言一笑,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,“死者家族在哪里?我去跟他们……讲理!”

鬼才相信,陈真人会跟找碴的人讲理,于是拦路者只能悻悻地表示——这可不便奉告。

死者已矣,他们可不想让陈太忠在盛怒之下,再毁个家族。

“那算他们走运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还不让开?”

官府的人闻言,登时让开,不敢再拦着了。

不过经历了这一遭之后,陈太忠突然不着急回浩然派了,“我欲前往青罡门一行,谁愿意同我一起前往?”

谁愿意?都愿意,浩然派弟子是唯陈真人马首是瞻的,而集市的修者也不敢随便离开真人身边,大家索性方向一转,浩浩荡荡直奔青罡门而去。

青罡门此次,也有一百弟子回来,大家才进山门交卸物资,猛地听说浩然派在山门扎营,一时间不尽的怒火涌上心头。

但是非常悲哀的是,愤怒解决不了问题,上宗下来的薄真人沉吟一下,“去个人问一下,他们要干什么。”

“来的可是陈太忠,”下面弟子已经打探清楚了,心说谁有资格去问陈太忠?

“他一到,就该我薄某人出场吗?”薄真人冷笑一声,“不成个体统……你们下面先接触一下。”

这话也在理,薄宏旺虽然只是初阶玉仙,但终是真人,双方甫一接触,就直接王对王,确实也有些不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