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过境检查

在皇甫院主登仙二十余天之后,陈太忠开始收拾行囊,准备返回风黄界。

第一批和第二批的浩然派弟子,仅有六人愿意继续留下,其他七十二人全部打算回去,而剩下的六人里,还有一人是刚刚登仙的某人——他就算想回去,陈真人也不许他回去。

第三批的修者中,也有二十余人表现出了回去的意愿,但是老执掌南忘留很明确地表示:必须要在幽冥界待够五年,才能回去,这里必须得有人带新来的弟子。

五年期满之后,谁愿意继续留下来,可以得到更多的贡献点奖励,当然,上限是十年,超过十年,你想呆着,派里都不会答应。

所以陈太忠要的两百个指标,倒有一百多,是便宜了集市里的修者,参与过袭击漠武伯的,是优先考虑对象,还有就是往日里曾经维护过集市、维护过浩然派的。

陈真人往日表现得很不在意这些修者,但是他心里并不这么想,集市发展到现在的规模,并不仅仅是他和董毅的功劳,别人的捧场,也相当关键。

尤其是到了现在,集市里修者之间矛盾不少,但是一旦遇到外界的欺压,所有修者几乎是一致对外,简直有成为一个团体的趋势。

这样的团体,就坐落在浩然派驻地旁边,陈太忠离开之后,本派也可以将其引为奥援。

他心里很明白这些,所以要指标的时候,就充分考虑了这一点。

剩余一百多名的指标,很轻松地就满员了,董毅也有点想跟着回来,不过陈太忠特许他可以使用自己留下的逍遥宫修炼,却是不许他走。

小董虽然只是灵仙,但是执掌集市这么多年,人脉在那里放着,哪怕陈某人不在,也勉强撑得起来——毕竟浩然派还有一个刚刚晋阶的高阶天仙。

可小董一旦离开,仅靠着南长老,还真不能管好集市,除开离去的一百多人,集市里还有十几个天仙上人呢。

将一切安顿好,陈太忠就带着大家上路了,两百人乘着三艘灵舟和两艘战舟,直奔通道所在之处。

除了走传送阵,灵舟所过之处,偶尔也有人拦路询问。

这时候,通常是浩然派弟子上前交涉,大部分人一听这三个字,就不愿意招惹,不过也有那不开眼的,指着空中飞行的六七名天仙发问,“你浩然派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天仙?”

“老子是陈真人集市的,你待如何?”这些修者里,真没有几个好脾气的,尤其眼下跟着陈真人一道,怎么可能不趁机威风一下?“小子你想找揍吗?”

一行人就这么横冲直撞地来到了通道所在之处,一路上竟然是异常顺利。

有那些不晓事的,就觉得早知道如此的话,我自己走也行,但是这样想的修者,才露出一丝这样的意思,就被旁人批得遍体鳞伤。

“你当没有陈真人随行,真能离开浩然派一千里之外而安然无恙?咱不带这么逗的。”

“陈真人虽然一路没有露面,你以为旁人真不知道他在战舟中?”

“扯淡,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光咱集市里,最少有七八十个探子……”

来到通道所在的盆地,那里聚集了大量的修者,怕不有两三万人,陈太忠带着这两百散兵游勇一般的修者,按着鉴宝阁的要求,抵达了指定地点。

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想要回风黄界,必须要接受官府和宗门的联合检查——没错,必须放开所有的储物装备,任由检查。

陈太忠带的这帮人桀骜惯了,直接掣出了兵刃,“我擦……你动动我储物袋试一试?”

执行检查的人里,有宗门和官府的玉仙各一,都是陈太忠见过的,一个是西留公手下那个六级刀修,可以使出无念的那位,另一个则是真意宗的高端战力,郝无忌郝真人。

郝真人也不理会这些宵小,直接盯上了陈太忠,“陈真人,只是检查而已,不会动大家的财物,也不会记录,我郝某人给你个保证,你看如何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郝无忌的行事,他还是比较放心的,人家的口碑就在那里。

而且,郝无忌敢以自身来担保,陈某人还怕他食言不成?“大家配合一下。”

陈太忠自己是不怕检查的,很多要紧东西,他都藏进了通天塔,又逼着纯良把通天塔吞进了肚子里——小麒麟看着不大,但是拥有一个吃货的肚子啊。

纯良对此颇为愤慨,不过它有太多的把柄,被陈太忠捏着,只能认了!

陈太忠既然这么说话,别人也就只能配合了,有些人储物袋里有不少见不得光的东西,闻言心里一抽:千万别出事吧?

但是已经到了这里,陈真人又认可了,现在是跑都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接受检查。

不过还好,郝真人说话真的算话,有些人的储物袋,甚至装着真意宗弟子的东西,检查的人也只是眉头皱一皱,最多狐疑地看一眼对方。

然而,终究还是有人被查住了,查住的不是别人,是陈真人的门下行走中,唯一跟着他回风黄界的韦晓笙。

她的身上,藏有几种出产于幽冥界的虫豸,检查出来之后,不等她有任何反应,几名修者刷地一下,就将她围了起来。

“你带了违禁物品,”一名高阶天仙淡淡地发话,“现在……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韦上人的脸,刷地一下白了,“我做了什么,要被你们带走?”

陈太忠见状,冷哼一声,“她是我的门下行走,有什么事冲我来。”

一见他出面,旁边的郝无忌走了过来,“怎么回事,发生什么了?”

双方交流一阵,才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。

其实通道口设置检查,主要查的是两种东西,一种是可能破坏通道安全的空间属性物品,另一种就是幽冥界一些不可控的东西。

相较这两种东西而言,杀人夺宝的那些玩意儿,真的就很扯淡了。

韦晓笙带的这几种虫豸,恰恰是第二种违禁品,将这些东西带入风黄界,有可能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——在经过充分的论证之前,这些东西不允许被带入。

这个担忧是很合情合理的,在检查人员得知,韦晓笙是一名蛊修之后,也只能悻悻地放人了——有些人带这些东西回界,是别有用心,需要细细调查,但是显然,蛊修例外。

不过饶是如此,韦上人带的这些虫豸,也被检查者毫不留情地没收了。

陈太忠见状,也只能撇一撇嘴,人家给出的没收理由,正当而且充分,他还能说什么?

正经是郝真人来了一句,“若不是看在陈真人的份上,没收都是轻的,还要罚你!不知道这些东西不许带回去吗?”

韦晓笙也没脾气,她自认自己能掌控了这些小虫豸,但是……她也确实违反规矩了。

这场小插曲过去,又等了七八个时辰,通道传送准备完毕,四千零九十六名修者踏入阵中,白芒一闪,失去了踪迹。

陈太忠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,人已经回到了风黄界,不需要多想,只要深吸一口空气,就知道这是风黄界,空气中夹着一丝丝熟悉的、久违了的灵气。

陈太忠的反应还好一点,身边的不少修者深吸一口气,眼泪登时就出来了,甚至有人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更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喊,“风黄界,尼玛老子终于回来了!”

“老娘从来没有觉得,风黄界的空气,这么清新舒服!”

“老子发财回来了!老子活着回来了!”

种种惊喜的表现,实在无法写尽,看守通道的护卫接了不止一批回归的修者,已经司空见惯,很无所谓地看着他们宣泄。

倒是不远处,数万名正要通过通道前往幽冥界的修者,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
“看什么看?”有人兴奋得不能自已,高声叫喊着,“老子征战幽冥界二十载,回来了喊两声,不行吗?”

远观的修者也很有点不服气:尼玛,你们在幽冥界打仗,好像老子们在风黄界就没有经历位面战争?

不过,因为有守卫的弹压,双方也只是隔空喊了几声,就此作罢。

然而接下来,守卫们又提出了要求——他们也要检查储物设备。

这一下,回来的修者不干了:滚一边去,在幽冥界就被查了一道,回风黄界还要查?

守卫一个劲儿地强调,这是规矩,但是回来的修者根本不予理会——要知道,这批人虽然不是第一批通过通道回来的,但也是在前三批之列,能优先回来的,都是隶属于大势力的。

双方吵吵了一阵之后,守卫这边的真人出面了,但是此次四千多回归的修者中,起码有八名真人和大妖,他也弹压不住。

说不得,守卫一方只能退而求其次:这样,我们抽查行不?

谁都想得到,在幽冥界征战了小二十年的修者,此番回转,储物袋里定然是琳琅满目。

对于第二次检查,他们的反抗不强烈才怪,守卫也只能暗暗地责怪,定下这双向检查的人,实在有点不近人情。

其实这规矩定得也不算错,多检查一次,就多一道保险,但是用在前几批回归的修者身上,也确实是不合适——实在太敏感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