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章 划分责任

皇甫院主虽然登仙了,但是形象真的十分糟糕,满身鲜血不说,还有身体内排出的污垢,隐隐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,知道的是他登仙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是一个天仙叫花子。

“去吧,”南忘留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此事不要声张。”

“皇甫晓得,”新扎天仙深深地鞠了一躬,身子一闪,就消失在一间雅室中。

没用多久,他收拾停当出来了,整个人的面目焕然一新,然后连连道谢着走出了逍遥宫。

看到他出宫,众弟子爆发出雷霆一般的掌声,整个驻地也陷入了狂喜中。

陈真人和南上人是晚一些才出来的,十二个时辰之后,浩然派大宴宾客,庆贺自家又多了一名天仙,前来参贺的宾客,少不得享受一些水酒和陈真人灵谷。

来贺的外人不是很多,主要是旁边集市的修者,因为身在幽冥界,一切因陋就简,贺礼之类的,随便拿点奇物,意思一下便可。

来贺的上人很多,甚至还有一名猛犸大妖——这大妖是来集市交易的,它手里有些人族的功法,估计来路不是很正,所以才来这里,这些浪迹江湖的修者,最喜欢各种功法了。

这些人围着皇甫上人请教,想知道他是如何登仙的。

皇甫不好不理,又不便明说,只能推到陈真人身上——这是陈真人所赐的机缘,我本来就不太清楚,更不好乱说,你们且去问他。

可是谁又敢去问陈太忠?问一问别人还行……陈真人,那是真不好惹啊。

不过,还真有不怕死的,猛犸大妖就走到陈真人和南上人一席,无视了两人正在喁喁私语,直接长鼻子一抬,算个礼节,“陈真人,这异位面登仙的法门,可否告知一二?”

猛犸是出了名的直肠子,而猛犸大尊又跟陈太忠有私交,它不怕这么问。

“所谓登仙,可不就是那点事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然后一抬手,“坐,想一想闻道谷就知道了,很多东西存乎一心,说是说不清楚的。”

“哦,”猛犸大妖傻乎乎地点点头,一屁股坐了下来,“陈真人果然是善于指导修者,待回了风黄界之后,可否愿意来西雪高原讲道?我这是替大尊传话。”

“我在人族的情况不太好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“大尊想必也知道一二了,所以现在不能马上答应,只能看情况再说。”

猛犸大妖憨厚得可以,也没计较,喝了半瓶皇家特供之后,晃晃悠悠站起身告辞。

南忘留则是继续两人没有谈完的话题,“这法门我不想要,掌握在你手里就好,否则一旦传出去,想要讨要这法门,绝对不仅仅是气修。”

她对陈太忠搞出的这个阵势,实在是感觉太惊艳了,但是同时她也知道,这法门能吸引到的,肯定不止气修—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法门和思路,都是可以借鉴的。

“你只是长老,又不是执掌,”陈太忠笑一笑,低声发话,“旁人要找,也只可能找毛贡楠,你想办法在闻道谷做手脚即可。”

南忘留听得怦然心动,不过最后,她还是咬牙摇摇头,“此事须从长计议,等咱们回了风黄界之后,再细细商议不迟。”

“我马上要走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不可能在幽冥界待多久。”

“你……怎的如此着急?”南长老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了,“不是跟你说了吗?通道最近只接受来幽冥界的请求,想回去,还得再等一等。”

“我想回去,自有办法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找人插个队罢了。”

其实现在的通道,已经陆续有人开始往回走了,这消息是七掌柜托人告诉他的——七掌柜前来解释漠武伯的事,没等到陈真人,过了一阵,又派了专人过来,死等陈真人。

来的专人在刚才见了陈太忠,不但解释了七掌柜的苦衷,还透露出一个消息,最近西疆这边,已经开始遣人返回,七掌柜说鉴宝阁手上有三百人的名额,可以给陈真人匀三十个出来。

此番率先回去的,身上肯定都是带了重宝的,虽然最重要的宝物,肯定都直接空间投放走了——比如说陈太忠拿给鉴宝阁的雷之本源,但是能排上这样队的,基本上也都是有头有脸的。

七掌柜原本不想这么巴结陈太忠,毕竟是三十个指标呢,不过漠武伯的事情,他办得不太漂亮,拿出三十个名额来,以求化解陈真人可能的怨气。

陈太忠大致问了一下,表示说我可以晚走几天,但是我要两百人的指标。

为七掌柜办事的这位,只是个初阶天仙,但是听到这话之后,他毫不犹豫地表示:好的没问题,这事儿交给我了,一定给您办利索了。

后来陈太忠才知道,此人竟然是鉴宝阁大长老林秀琣阵营里的人,林准证极为看重雷之本源的拍卖,不惜来幽冥界亲取。

同时,林秀琣也很看重后续可能出现的雷之本源,所以派了人跟着七掌柜——事实上,七掌柜本人所在的势力,跟林长老也交好,他在争取上位的过程中,还得了林系一脉的支持。

这些因果不必细说,陈太忠认为,自己能很快回去了,幽冥界这边的事又安排妥当了,实在没必要再呆着了,“驻地里又多了一个上人,你还跟我说压力?”

南忘留默然,良久才问一句,“为什么这么着急?”

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乔任女还在重伤中,我要回去处理。”

南长老听说是这个理由,登时不言语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有把握吗?”

“尽力吧,”陈太忠并没有打包票的意思,“关键是时间不等人,你说呢?”

南忘留继续沉默,好半天才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,“本派已经六个上人了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自会把乔任女带走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声音中竟似有奇异的魔力,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会把重伤的言笑梦也带走。”

南忘留接着沉默,好半天才又问,“为何这样做?”

“你明白的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到了浩然派称门的时候了……难道你不这么认为?”

南忘留……继续默然,但是看得出来,她的胸口,在急速地起伏着。

好半天之后,她轻喟一声,“这是我毕生的梦想,谢谢你……太忠。”

“你的梦想,有点廉价了,”陈太忠的声音中,没有任何的情绪,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小的事情,“称门算什么?起码……要称宗。”

“我可不敢有你这么远大的志向,”南忘留苦笑着摇摇头,“浩然派能在我手上称门,我已经对得起先师了,称宗……那可是要有真仙的,你觉得我能看到这一天?”

“你若悟真,还有千余年可活,”陈太忠的语气,听起来是很不以为然,“有了足够的地磁元气石,你没有信心吗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想静静,”南长老的心,明显有些乱了,曾几何时,她以振兴本派为己任,无时不刻地都在为气修的崛起而努力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这份梦想,早就被她埋葬在了记忆深处,此刻又重新听到,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又叹一口气,“带走她俩,派里就只余四个天仙了。”

“有闻道谷,有电影,我不认为浩然派再出一个天仙有多难,”陈太忠很不屑地表示,“实在不行,再找一个像皇甫院主一样的汉子,强行推上去。”

“这个我认为不妥,”南忘留断然反对,“这东西失败的可能性太高,死一个巅峰灵仙不算什么,但是……地磁元气石,真的不能随便浪费。”

“人,才是最大的财富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驳斥她,“你的观点,我并不认同。”

“不认同才好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“我师尊也认为,人才是最宝贵的,但是我却认为,气修养浩然正气,当无惧生死才对!”

这次,轮到陈太忠默然了,看着那刀削斧凿一般的面孔上,一脸的坚毅,他微微颔首,“果然……你才合适做掌门,气修当是无惧生死。”

南忘留闻言,嘴角扯动一下,“多谢真人夸奖,不过……我还是不会接受使用地磁元气石的法门,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。”

“理解,”陈太忠点点头,欲望这东西,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,难得南长老这么清醒,“弟子登仙的事,你操心好了,我只负责提升天仙的修为……为浩然派称门做准备。”

一个下派想升门,会遇到很多的麻烦,以浩然派为例,不但白驼上门会很不爽,其他的三门两观一谷也不会彻底坐视。

七个称门宗派,变成八个了,那就相当于资源要被分薄了,哪怕是雪峰观这种友好门派,心里也绝对不会舒服。

更要命的是,真意上宗也不会愿意看到,宗里多出了一个下门。

这样的局面,哪怕是以陈太忠的强势,也不得不隐忍克制,浩然派一旦称门,可不是他孤家寡人的事,必须要为整个门派考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