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艰苦登仙

登仙柱甫一降下,皇甫院主七窍中冒出的鲜血,登时就止住了,被咬破的嘴唇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。

而逍遥宫的灵气,也波动得极为厉害,一股脑地向阵势中的皇甫涌了过去。

感觉到体内的经脉在恢复,他轻出一口气,只当磨难已经过去,哪曾想,下一刻,一股巨大的灵气涌入他的体内,刚刚修复好的经脉,再次断裂开来。

此番的痛苦,比刚才的还要猛烈,而这痛苦来得是突然,毫无征兆,本已放松了心情的皇甫院主,忍不住闷哼一声,嘴巴一张,吐出大大的一口鲜血,“我艹……”

接下来,他终于理解了,为什么南长老要郑重其事地叮嘱他,说此事非常地危险和痛苦。

这哪里是单纯的痛苦?简直是痛入骨髓乃至于灵魂。

柔和的登仙柱,始终在恢复和洗练着皇甫院主的身躯,而周遭庞大的灵气狠狠地涌过来,一次又一次撕裂开他刚修复的创伤。

这个痛苦的过程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,随着时间的推移,痛苦的程度也越来越加大。

以皇甫院主的傲气,也疼得忍不住呲牙咧嘴,撑了半日之后,他闷哼一声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真人、长老,我真的撑不下去了,要失去知觉了,抱歉了,愧对你们的厚爱……”

登仙过程中,短暂失去知觉并不可怕,有登仙柱罩着,可以自动修复肉身。

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,一旦失去知觉,不能有效地指挥和驱使体内狂暴的灵气,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下场——爆体而亡。

一旦自爆,登仙柱也不能将碎片捏合起来,重塑一个身躯出来。

之前皇甫院主已经很惨了,但是他还能部分地指挥灵气,实在扛不住的时候,可以将灵气引到七窍之处,向外喷发出去,虽然这导致他受创颇重,却也是应急的手段。

而他一旦昏迷过去,体内的灵气再也不受约束,他没有侥幸的可能。

南忘留闻言,忍不住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。

登仙的过程,是最忌别人扰乱的,但是那一次言笑梦身陷闻道之陨的险境,却是陈太忠出手,硬生生地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这次皇甫的情况更糟糕,竟然是不能控制体内的灵气了,南长老也不知道,陈真人是不是能将人救过来,但是相较上一次……他现在已经是真人身份了。

也许他出手,才能有一线希望?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皇甫,没有出手的意思,仿佛在思索着什么,下一刻,他厉喝一声,“青气燃天!”

皇甫基本上就已经失去知觉了,但是他仅余的理智听到这四个字,想也不想,下意识地直接燃烧精血,激发出了青气燃天。

白色的登仙柱中,有一人端坐,而端坐的人的头顶,冒出一股三尺多高的青气。

别说,这法子还真奏效,要知道,青气燃天是气修燃烧精血拼命的法门,在战力被激发的同时,痛苦感也大大地被降低——痛苦感不减反增的话,如何拼命?

现在的皇甫,不是珍惜精血的时候。

虽然他吸收的灵气太多,有点虚不受补,精血的减少,会对他造成更虚弱的后果,但是既然登仙柱已经降下,只要能清醒地扛过这个阶段,补充精血什么的,就都是小事了。

皇甫院主也深明这一点,所以他虽然不住地喷着血,但是因为头脑相对清醒了一些,反倒是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来,“多谢陈真人指点……噗……”

陈太忠提出的这个建议,相当地有效,又经过了约莫一天的时间,登仙柱造成的恢复速度,终于压倒了灵气的破坏速度。

这时的皇甫院主已经喊得声嘶力竭,声带都哑了。

他很不想叫喊出声,但是没办法,太疼了啊,因为青气燃天燃烧精血,并不能维持多久,术法过后,那身体感觉的钝化效果消失,重新感悟到原汁原味的痛苦,是个人就无法忍受。

可是他还得忍,一直忍到又要陷入昏迷,挡无可挡的时候,才再次使用青气燃天。

这一天的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,皇甫在很久之后,都不愿意提起,有人说起的话,他的脸会下意识地变白,百试百灵。

最后他实在熬不住了,就开始叫喊,不过他不是呼痛,而是大声喊着铁血堂的口号,“首战用我,用我必胜啊啊啊~~~”

南忘留看得都有点不忍心,她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有麻痹感知的毒吗?”

“有没有,都不能这时用,否则前功尽弃,”陈太忠背着双手,淡淡地发话,“想要登仙,这点苦都吃不了吗?”

待等到恢复能力大于破坏能力的时候,南忘留才轻吁了一口气,“皇甫终于扛过去了……好样的!”

南长老您这话,说得太早啊,皇甫院主心里只有苦笑了,虽然形势已经在向好的方向转变了,但是现在……依旧他么的很疼啊!

皇甫的登仙柱,在逍遥宫上方停留了整整三天——这个时长,算是相当长的了,不过皇甫真正放下痛苦,接受洗练的时间,也不过才区区六个时辰。

但是就这六个时辰,足以让他登仙成功,他又原地打坐三天,稳固了境界,等他再次起身的时候,赫然已经是巅峰的一级天仙了。

这就是地磁元气石加混沌混元真炁的效果,陈太忠看得很明白,若不是对方此前的积淀还有些不足,怕是能直接晋阶二级。

皇甫院主走到陈太忠面前,深施一礼,“多谢陈真人施以气修古战阵之法,皇甫才得以侥幸登仙……此恩此德,皇甫没齿不忘。”

“呵呵,我还以为,你登仙之后,第一要做的,就是跟陈真人拼命呢,”南忘留轻笑了起来,“莫非其实没有那么痛?”

皇甫闻言,身子登时一个激灵,脸色刷地就白了,他苦笑着一拱手,“南长老,咱别提这个了,行吗?”

“说说感受嘛,”南忘留出声打趣他,“莫非想敝帚自珍,阻碍其他师兄弟登仙?”

“其他师兄弟……”皇甫的嘴角抽动一下,苦笑着回答,“其他师兄弟,我看还是免了吧,再来一次,我怕自己都扛不过去,真不瞒您,这就是古气修临战突破之术。”

古气修是相当彪悍的,在战场之上,甚至可以一边作战一边登仙,这是各种玉简上都有记载的,但是古气修为何能做到这一点,真没人知道。

现在皇甫院主一再强调,这是气修的古战阵之法,南上人闻言,忍不住大奇,“你竟然也懂气修古战阵?”

“我哪里懂?只是毛执掌家里,有些古气修的玉简,我恰好听他说过一些,”皇甫苦笑一声回答,“古气修临战突破之际,不畏刀剑攻击……”

以他此前的情形,是真的不畏刀剑攻击,不是攻击无效,而是他宁可被人一刀斩了,也不想忍受那仿佛无穷无尽的痛苦。

而且普通的刀剑攻击,只要不被斩中要害,登仙柱可以及时修复躯体上的伤痕。

最关键的是,皇甫还听毛贡楠提起过,“古法战场突破时,通常会激发青气燃天,登仙之后……肉体的强横,要远超以往。”

这番话,最后一句才是重点,因为肉体的强横,不是本人的话,一般不太好感受出来。

皇甫自己最清楚,经过无数次地开裂和愈合之后,再加上登仙柱的洗练作用,他现在的肉身强度,要远远强于普通的一级天仙——哪怕对方也是气修。

“这倒是符合气修古战阵法门的特点,”南忘留闻言点点头,她对这个法门,也不是没听说过,不过这种事,离得她实在太久远了,她一时间根本没往这上面想。

然后她看一眼消耗掉的地磁元气石,缓缓地点头,“我终于知道这法门为何失传了。”

区区的灵仙登仙,用掉的地磁元气石,就已经是执掌小库里存货的数倍了,如此地挥霍材料和资源,正应了那句话:地主家也没余粮。

这种法子一旦公之于众,只要有条件的气修,是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收集物资,加快自己晋阶的脚步——没有哪个修者,能抗拒快速提升修为的诱惑。

上古时期材料众多,这法子就传得到处都是,但是材料变得稀少之后,就连家族的老祖,也未必敢给家族留下这种法门——一不小心,整个家族都要被拖累。

但是事实上,南忘留还是小看了陈太忠摆出的阵势:这是浩然宗嫡传,远胜一些野鸡路子,对改善筋骨更是有奇效。

如若不然,皇甫院主也不会刚刚稳固了境界,就断定自己的肉身变得强大了许多——通常情况下,这种感受,在对战中才能体会到。

新扎的天仙皇甫,闻言看一眼消耗掉的地磁元气石,也禁不住暗暗咋舌。

他在幽冥界十余年,最是清楚各种物资的价格:我竟然用掉了这么多的元气石?

咋舌归咋舌,他也知道,陈真人换取了大量的地磁元气石,只能一拱手,“真人厚赐,皇甫自当牢记在心,不过现在……我能否先借地整理一下仪容,要不然实在太失礼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