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皇甫登仙

晋阶只是小儿科吗?陈太忠对这个法门的期待很高,但是也没有想到,南忘留对它的评价,竟然是如此之高。

她身为天仙,对此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,而且才勉强晋阶到六级十余年,就再次晋阶成功,而且还是中晋高。

须知以天才之名,享誉整个西疆的小刀君楚惜刀,从六级天仙晋阶七级,也用了四十年,所以南忘留的这次晋阶,意义有多么重大,是可想而知的。

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你觉得这气感,能否帮助灵仙弟子登仙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南忘留沉吟片刻,还是迟疑地摇摇头,“估计不行,灵仙的感悟是要差一点,而且晋阶之时,灵气涌动极为强烈,灵仙怕是撑不住。”

原来真是这样,陈太忠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心说气修以皮糙肉厚著称,都扛不住这狂暴的灵气,可见浩然宗有多么霸道。

没错,就是霸道,浩然宗不但法门霸道,连丹药都是那么霸道,陈太忠现在是玉仙二级,回气丸吃多了,估计还是会造成内伤。

见他不说话,南忘留以为他失望了,于是又出声建议,“我登仙二百余年,灵仙的感觉忘得差不多了,说得也未必准,要不找个灵仙来试一试?”

试一试?陈太忠眉头一扬,觉得这建议有点不靠谱,“找谁试?”

“必须要找即将登仙的弟子试,”南长老很明确地回答,“一般的灵仙难以感悟气感,更扛不住晋阶的灵气……我看皇甫就不错。”

皇甫院主初见陈太忠时,仅仅是八级灵仙,后来在闻道谷晋阶为九级,时至今日也九级巅峰了,近二十年的积淀,按说也不少了。

不过他这十余年,都在幽冥界征战,受伤不少,更是浩然派最后一名归队的弟子,其间遭受的苦难,导致他的状态并不是很好。

总算是这三年里,他可以时不时地在洞府里修炼,恢复得还算不错,但也应该没有臻达完美状态。

看到他皱着眉头不说话,南忘留微微一笑,转身向外走去,“我去寻他。”

不知道南长老使了什么手法,仅仅一炷香的工夫,她就带着皇甫进入逍遥宫。

皇甫院主则是一脸的激动,一见到陈太忠,他就主动发话,“陈真人,我愿意以自己的微薄之躯,为派中弟子趟出一条路来!”

陈真人还没来得及回答,南上人就笑着发话了,“皇甫,可能有些非常手段,过程也会很痛苦,你确定不后悔?”

“弟子绝不后悔……”皇甫院主的话还没说完,眼前一黑,就晕了过去。

却是南忘留猛地出手,纤纤玉手出掌如刀,一掌就打晕了他。

将昏迷的皇甫放到地上,她冲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麻烦真人了,混沌混元真炁……”

“哎,这小子倒是好运气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他有点不喜南忘留这先斩后奏的做法,但是再想一想,这家伙既然愿意以身相试,给点好处也是应该的。

待皇甫醒转之际,他发现自己已经盘坐在一个奇怪的阵势中,因为过于惊讶,他甚至没发现自己的体内有什么不同。

他愕然地看向南忘留,“南执……南长老,你打晕我了?”

“路是你自己选的,”南长老根本不予正面回答,反而是脸色一沉,“还不尽快收心纳神,抓紧这难得的机缘?”

皇甫心神一震,来不及多想,下意识地收起杂七杂八的念头,眼皮微垂五心向天,迅速地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猛然间,他觉得体内似乎有什么不同,但是细细地去感受,却又抓不住这种感觉——也许,这就是自己被打晕的原因吧?

下一刻,他又将这个念头放在了一边,机会宝贵,他要去捕捉南长老所说的气感——只有感悟到这个,才可能一举登仙。

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无数次的感触之后,他都把握不到南长老所说的气感,久而久之,他甚至都有点灰心了——难道我真的无缘登仙柱?

所幸的是,皇甫院主虽然负责的是别院,为人圆滑八面玲珑,但是他本人,却是心性坚毅之辈,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有些不稳,索性直接放下了那份纠葛。

得之我幸失之我命,有什么呢?哪怕无缘登仙,为后续的弟子多提供一点心得也是好的。

这患得患失的心放下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的心中微微一震:体外这微若游丝的小小波动,莫非就是气感?

看到逍遥宫的灵气波动了起来,陈太忠和南忘留交换一下眼神,南长老苦笑一声,“没想到灵仙捕捉气感,竟然是如此地艰难。”

她身为中阶天仙,走进阵势没有十息的时间,就捕捉住了气感,可这皇甫捕获第一丝气感,竟然用了整整三天三夜。

“还是看他撑得住撑不住可能爆体的灵气吧,”陈太忠看着盘坐在阵势中的皇甫,眼睛一眨不眨,“捕捉到气感,只是第一关而已。”

浩然派驻地的弟子,一直在奇怪,陈真人和南长老躲在逍遥宫里,一个多月连面都不露,是在干什么。

若说两人在闭关,大家愿意相信,但是通常情况下,就算处于闭关状态,驻地内有什么急事,也能汇报进去。

然而这次,看门的明广智上人,拒绝传递任何的消息,说南长老不克分心,至于陈真人……陈真人出了名的不理会小事。

南忘留抵达浩然派驻地的第一天,就全面接管了派中事务,不是她想管,而是下面的各弟子主动就将权力交了出来,反正她管理派中事务也很拿手,没有任何的不适。

结果她接手事务没两天,就闭关不出了,还不接受通报,派中的一些事务,就耽搁了下来。

所幸的是,驻地里还有皇甫院主,一些事情可以代为做主。

一个多月之后,南长老出关了,然而她只是惊鸿一瞥地闪现了一下身影,然后就又回了逍遥宫——这一次,她把皇甫院主都带走了。

逍遥宫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?弟子们的好奇心,越来越大。

当然,弟子们也仅仅是好奇,而没有丝毫的不安——知道陈太忠在逍遥宫中,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呢?

在皇甫院主进入逍遥宫的第五日,有名轮值的弟子,忽然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,侧头下意识地看向逍遥宫,忍不住脸色一变,高声叫了起来,“登登登登……登仙柱?!”

驻地里的弟子并不多,除了在洞府中修炼的,大部分的弟子都出去巡查和看守矿场去了,还有一些老弟子,带着新来的弟子熟悉环境,顺便就探查一下矿藏。

不过就算是如此,营地里也有近百名的弟子在,听到这一声吼,眨眼之间,众弟子就纷纷本了过来,共同见证这异位面登仙的壮观景象。

时至今日,在幽冥界登仙的修者,已经不止一人了,大家知道的是,第一人应该是前一阵离开的宁伶仃,她是在陈真人的襄助下登仙的。

其后,还有最少两人在幽冥界登仙了,不过关于这两人,基本上没人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,甚至有人猜测,这两人的登仙,是不是某些势力在测试什么修炼思路。

现在浩然派的驻地,登仙柱又亮了起来,怎能不令弟子们激动?浩然派终于也有人在幽冥界登仙了,浩然气修,真的不输于任何修者!

至于说登仙的是谁,那还用问吗?肯定是皇甫院主了!

倒是有弟子想得多,惊骇过后,忍不住低声嘀咕,“那咱浩然派,岂不是天仙上人超额了?”

想到这些的,只是个别人,大多数人,还是被越来越亮的登仙柱震撼到了。

第一名弟子发现天空出现登仙柱的时候,登仙柱还仅仅隐藏在上空,微微向下探出了一点光芒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登仙柱坚定而缓慢地、一点一点向下探了下来。

随着光柱的下探,登仙柱也变得越来越亮,在昏暗无日月的幽冥界中,这道光柱是如此地张扬和耀眼,几十息过后,连集市的修者们都纷纷奔了过来观看。

再过一阵,连出去熟悉地形的浩然弟子,也纷纷回转,不到两个时辰,竟然赶回来两百余人。

众人看着逐渐探底的光柱,忍不住兴奋地交头接耳,太好了,看来派中又要多一名上人,皇甫院主竟然能在异位面登仙,果然是好大的机缘。

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机缘好大的这位,目前正在苦苦地挣扎,七窍都在向外冒血。

皇甫院主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的登仙,竟然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,庞大的灵气将他的经脉冲得七零八落,而登仙柱虽然已经降下来,离他却还有相当一段距离,无法修补身体上的残破。

看着登仙柱一点一点地接近,他真的是度日如年,嘴唇都被他咬穿了,只为不喊出声,不令自己失去知觉。

仿佛过了有亿万年之久,他甚至连视觉都失去了焦点,就在他以为,自己再也撑不住的时候,登仙柱……终于笼罩在了他身上。

那一瞬间,他全身所有的细胞,都在欢呼着,雀跃着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,这才是痛苦的开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