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南忘留晋阶

南忘留身为前任执掌,掌握着执掌内库,对地磁元气石的珍稀,有着很直观的认识。

她也知道,浩然派的远征军,在陈太忠的领导下,在幽冥界打出了一片巨大的天地,收获了巨额的利润——当然,损失也很惨重,跟大家一样,没有谁能笑得出来。

其中,地磁元气石收获巨大,她也听说了,但是听说归听说,触目这些堆叠在一起的元气石,就像下品灵石一般,简直可以称得上泛滥,她还是有点担心。

地磁元气石,是可以这么随便消费的吗?派中玉简里,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幽冥界的地磁元气石,真有这么多吗?这么多元气石,省一点,足够我用到悟真了吧?

“你安心修炼你的就行了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,“元气石的问题,你不用考虑……你要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个重任,那我回去找祁长老。”

“那行,我不说话了,”南忘留收拾心情,闭上了眼睛,专心修炼。

她这不说话,就不说话了四十余天,待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恭喜了,南准悟!”

这货惯爱起一些新鲜词汇,不过这个词起得也有说法,就像高阶真人会被称为准证一样,南忘留已经是高阶天仙,准备悟真了,当然称得起“准悟”两字。

南忘留晋阶,是在她修炼之后的十天,剩下的三十多天,她主要是在稳固境界,并且借着气感的提升,稳步提升修为,现在的她,不但稳固了七级天仙境界,而且已经进入了中段。

南长老也很明白自己的进境,所以她一睁眼,就是看地磁元气石的消耗情况,然后就是眉头一皱,惊叫了起来,“我竟然……消耗了这么多地磁元气石?”

很多吗?我给你准备的都没用完呢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一撇嘴,本来以为能用完的。

你若是知道,我晋阶的时候,消耗的多少元气石,怕是会有掐死我的想法了吧?

“不算多,”他摇摇头,随手递给南忘留一个储物袋,“这是一些地磁元气石,安排人先送进派里大库。”

南长老接过储物袋,向里面扫一下之后,又怔住了,“这么……多?”

触目所及,里面的地磁元气石,是她这次使用的百倍还要多,“幽冥界盛产地磁元气石?”

“盛产倒也未必,本派地盘上就没有这矿,”陈太忠摇摇头,傲然地回答,“不过,咱们想要,别人就得给,否则就不要指望得到九幽阴水。”

“九幽阴水?”南忘留听得眉头一皱,她对陈太忠大肆掠夺九幽阴水的事,有所耳闻——这件事在风黄界都传得很广,因为他掠夺得实在太多,也实在太霸道了。

带着蘑菇一路勒索过去,异族不交九幽阴水做保护费,他就果断地放蘑菇,这种嚣张的行为,风黄界的修者说起来,都是兴致勃勃眉飞色舞,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

而官府和宗门也默许这种传言,当时第二批修者在幽冥界遭受重大损失,紧接着风黄界又遭遇污魂位面入侵,人心惶惶之下,有些好消息提振士气,是很有必要的。

南忘留知道陈太忠抢了不少,以前还没什么太大的感觉,现在她晋阶“准悟”了,就开始关心九幽阴水的存量了,“也莫要交易出去太多,咱派里也需要一些。”

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“你这是,开始为自己的本命法宝做准备了?”

南忘留几百岁的人了,也被他看得脸一红,“我都高阶了,难道不能想一想悟真?”

“我没说不能想啊,”陈太忠放声大笑了起来,直笑得她脸红脖子粗,才停止了发笑,“不想当将军的厨子,不是好裁缝……哈哈。”

“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”南忘留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就算我用不到,也得为派里留下足够的积累吧。”

“你用得到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别有压力,元气石尽管用,争取早日悟真,九幽阴水也有富裕……待我拿出来给你。”

“别!”南忘留一摆手,慌慌张张地发话,“我信得过你,你就别给我了,你收好就行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将储物袋递了过去,“地磁元气石你也收好。”

“这是我给派里的,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我自己还留了一些,你不派弟子送回去?”

南长老忙不迭地摆手,“还是你亲自送回去吧,若是半路上有遗失,那我可真成了派里的罪人了。”

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这种数量的地磁元气石,已经足以引来不少觊觎的目光了,虽然浩然派弟子在本派地盘内比较安全,但是出了自家地盘,很多事情就不可控制了。

甚至有可能下手的修者,正是集市里某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家伙。

当然,陈太忠认为,这些人动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但是官府和宗门就靠不住了,会不会有人化身蒙面盗匪,这还真难讲。

“倒是我疏忽了,”他点点头,幸亏南长老想得周全,要不然本派弟子顺风顺水过惯了,没准还要真的吃亏,“正好你也晋阶了,我该回风黄界了。”

南忘留听说他要走,心里又没地慌乱了起来,她可是初来幽冥界没几天,陈真人一旦离开,浩然派地盘的管理,可就全集中在她这个唯一的天仙身上了。

哪怕刚刚晋阶高阶,这样的压力,也是她不好承受的——只看一看陈太忠随便拿出的地磁元气矿,就可以想到,本派在这场位面战斗中,获得了多么令人瞠目的收获。

她并不知道,白燕舞对某人的警告,于是小心地建议,“多呆一阵吧,等我熟悉一些了,你再走也来得及,这么大的摊子,我压力很大。”

“我会留两名门下行走,帮你看护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不出他所料,明广智和李蔓兮愿意共同镇守幽冥界百年,然后再去浩然派镇守百年。

这原本也是正常的,须知这二人当初答应的,是回到风黄界之后,看守浩然派山门百年,至于什么时候能回风黄界,大家心里是都没有数的。

所以两人商量一下,索性将各自看守幽冥界五十年的总数加起来,凑够一百年,然后再相伴着回到风黄界,镇守山门一百年。

感情这东西,真的是很奇妙,一旦对了眼,在异位面厮守,都甘之如饴。

不过两名下走也提出建议:我们一起镇守,算是加强了浩然派的守卫力量,那么,能不能轮流进洞府修炼呢?

“在我的逍遥宫里修炼吧,”陈太忠心里有算计,当时是这么回答的,“你俩进洞府修炼的话,身上浩然派的烙印就太明显了,这样不好。”

现在面对南忘留的忐忑,他显得信心满满,“三名上人也算不少了,谁敢胡来?其实集市上也有不少硬手,只是我不在,怕董毅调不动。”

南长老知道他说的是实情,但是她还是觉得鸭梨山大,“你现在也不好走啊,通道现在是没命地往这边传送,想回还得等一段时间。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“这通道,是单向的?”

“多稀罕啊,位面通道,双向的也太贵了吧?”南长老白他一眼,“现在真意宗在建另一条通道,也是单向的……跟官府共用一条通道,麻烦太多。”

这也是实情,位面搭建双向通道实在太贵,但是官府和宗门共用一条通道,谁都觉得不自在,倒不如建两条单向的通道。

从风黄界的跨域传送阵上,就能看出来,官府的是官府的,宗门的是宗门的——跨了体系也不是不能使用,但是最好低调一点,所以断不会出现此番漠武伯和浩然派争执的一幕。

“那就等等好了,”陈太忠也不解释他为什么着急离开——这真的有点丢人,反倒是兴致勃勃地问起来,“感觉这个阵势怎么样,提升的效果很明显吗?”

“非常明显,”南忘留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一脸的兴奋,“本来没指望能晋阶的,但是气感实在太明显了,不晋阶实在说不过去……我有种感觉,再摆一个这样的阵势,我又能晋一级。”

终究是浩然宗石室里的秘藏,效果真的不同凡响。

陈太忠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,他自己都晋了一阶,当然知道这上古传承下来的法门,有多么神奇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想再晋阶,起码得再等几年,稳固一下境界,才好继续提升。”

南忘留迟疑一下,方始发话,“我觉得这样提升上来的境界,本身就很稳固……气感这个东西,实在太神奇了,你这是上古法门吧?”

“唉,上古的修者,真的是太幸运了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感触颇多的样子。

上古修者修炼,天才地宝比比皆是,地磁元气石都是很奢侈的用法,哪里像现今的修者,有点气感,都兴奋得不能自已?

不过他重点要问的是,“你觉得,派中其他天仙能因此晋阶吗?”

“这当然了,”南忘留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我可是才晋阶六级的,根基一般,还能跨大阶位晋阶,其他人晋阶,岂不是小儿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