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自寻死

这就是所谓的江湖规矩,以眼还眼以牙还牙,哪只手打人的,赔哪只手。

陈太忠本来都发出追杀令了,现在看在七掌柜面子上,只取一只手——虽然还带上了膀子,但那是加倍偿还的意思,对于强势者来说,这要求不算过分。

谢供奉也不能说对方过分,不过他还是要咬牙问一句,“那伯爵府死去的五个人,陈真人怎么说?”

“陈真人没说,”七掌柜轻描淡写的回答,“只说你识趣点,此事就算了结……我奉劝一句,见好就收吧,这次他可真的算好说话了。”

这也算好说话?谢供奉直气得鼻孔都要冒烟了,像他这种肆无忌惮插队的,最是讲个面皮,想到那五个人的家属,都要将怨气算到他头上,他就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伤害。

他的胸脯急速地起伏几下,想要发火,还没那个胆子,形势比人强,面对这种异常强势的主儿,他没有发火的资本。

到最后,他还是一咬牙,向前右手一伸,“烦请七掌柜出手。”

七掌柜怪怪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人怎么这么没眼色?他心头有气,也就懒得客气了,“你自己取,别人取,算怎么回事?”

同样是断一条膀子,自己取和他人取,气场是不同的,旁人取的话,这谢供奉咬牙受了,能博一个“硬汉”的名声——我接受惩罚,不管这惩罚讲理不讲理。

但是自己动手,那就是认栽服软了,明确地表示我知道自己做错了,自残赔罪。

谢供奉能接受惩罚,但不愿意认错——除了你拳头比我大,我又错在哪里了?

若说我插队打人是错的,你陈太忠要我服软,那你指使人诛杀伯爵府五名修者,连提都不提一下,这就是对的了?

一时间,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谢供奉热血上头,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我倒是奇怪了,无非就是插个队,出手重了点……死了五个人还不够?我不会自己取的!”

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右臂都要丢了,他偏偏要执着于该谁动手这点小事。

“浩然派请你插队了?你凭什么插队……还敢出手伤人?”七掌柜的脸,刷地就拉了下来,“我就问一句,你是不是不接受我调解?”

七掌柜跟浩然派打交道太多了,跟南忘留也极为熟悉,在他印象中,南长老比陈真人好打交道得多,看到故人无缘无故地挨了一记,他心里也不舒服。

此次来做说合的中人,他是受了阁中的压力,心里本来就有点不情愿,见漠武伯府不识趣,他索性决定退出——不是我没努力,是别人不给我面子,那我还折腾什么?

但是谢供奉也不打算让步了,被人取了这条膀子,他也算对那五个死者有个交代了——不是我无能,是对方太强大,我都没能力反抗。

若是自己取了,那是他承认自己做得不对,那五个修者的家属找来,他要承担责任的。

不管是从后果上说,还是从面子上说,他都不可能自己动手,于是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很感谢七掌柜的调解,我只是没有自己动手的习惯,还是劳烦阁下出手吧。”

“我动手算怎么回事?”七掌柜气得冷笑一声:这关我什么事?你敢再拎不清一点吗?

“那就请陈真人出手,”谢供奉冲着逍遥宫方向一拱手,大声发话,“谢乐迪自知不敌,烦请真人出手以示训诫。”

“让我出手?那把头留下来吧,”一声冷哼传来,声音不算太高,却是浩浩荡荡无处不在。

下一刻,空中猛地出现一柄巨大的长刀,冲着谢供奉就斩了下来,似缓实急,一股庞大的意念随之而来,压得谢供奉半分动弹不得。

只一刀,谢上人的头颅变跌落在地,脖颈处喷出一腔鲜血,像喷泉一般,直冲出三尺多高。

下一刻,那庞大的长刀不见了去向,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来,“只此一次,下次没有这么便宜了,都给我滚……莫非等着我留饭?”

伯爵府、官府和鉴宝阁的人相互交换个眼神,一句话没有,转身就走。

见到有人要收拾谢乐迪的尸身和储物袋,七掌柜冷哼一声,“都留下,那是陈真人的战利品,你若拿走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动手的人听到这话,登时一个激灵,站起身就走了,连问都不敢问一句。

走出好远之后,才有人说起陈真人这点爱好来,“别说是他这高阶天仙了,青罡门的吴真人被斩了,首级照样被挂在长杆上,差不多示众了一个多月。”

殊不知,陈太忠此举,不但是要威慑宵小,也是为纯良积攒一些零食。

众人来到了白驼门的驻地,短暂停留的时候,白驼门的熟人还疏导他们,“得了,得罪了陈太忠,你们只死一个肇事者,逮天大的便宜了……哎,谢供奉原本不必死的,他非不肯自家动手,要跟陈真人比骨气,实在是自取灭亡。”

伯爵府的人轻声嘀咕一句,“我们还死了五个子弟呢。”

“那是活该,你们敢插皇族的队吗?诛你全族!”白驼门的修者不屑地表示,“欺负人,你也瞅准了,来了幽冥界还不知道去道歉,你们再晚来两天,死得更多!”

伯爵府的太上长老忧虑的是别的,“这……这就算完了吧?陈太忠不会再玩阴的吧?”

“只要你们别犯浑,再去招惹他,”远处走来一名瘦长的修者,八级天仙,却是残雪双柱中的郝明秀上人,“陈太忠的承诺,有口皆碑,你们真的很幸运,有七掌柜帮着说情。”

七掌柜并不做声,硬生生地受了这一记奉承——以他的地位,不必太在意残雪双柱。

不过他心里有事,就在伯爵府的人传送离开之后,他又悄悄地回到了浩然派的驻地。

他想跟陈太忠解释一下,这次说合本非我意,是有旁人的关说——这解释他已经说过一遍了,但是谢上人不识趣,非要逼得陈真人亲自出手,他只能再来一次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陈真人宣布闭关,他想再找南忘留吹吹风,却得知南执掌也闭关了。

等了两天之后,他没有得到任何新的消息,只能悻悻地离开,不过来过一次,总要强过没来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——起码陈真人的两名下走,以及大量浩然弟子,都知道他来过。

陈太忠和南忘留闭关,当然是为了要测试地磁元气石,南长老在洞府中调息了四五日,将体内的暗伤养好,又将养两日,将身体状况调整至最佳。

陈太忠已经在逍遥宫内摆好了阵势,洞府那里修炼的弟子太多,通天塔又不好拿出来示人,他也只能选择逍遥宫了。

不过逍遥宫的灵气,能支持玉仙的短期修炼,灵气不够还可以放入灵石补充让,南长老这六级天仙入内修炼,不会有灵气匮乏的感觉。

事实上,南忘留对地磁元气石的兴趣,比陈太忠还大,在开始修炼之前,她问了好些问题,其中她最在意的,就是境界提升的问题,“陈真人,我的六级都晋阶得很勉强,我来做测试,合适吗?”

陈太忠初识南忘留的时候,她只是区区的四级天仙,后来乔任女和言笑梦纷纷登仙,都是一晋两级,当时的南执掌颇受刺激。

后来她也闭关晋阶,哪曾想只晋了一级,她完全无法接受,于是整整闭关两年,晋阶六级天仙才出关——这第六级,冲得有点急,感觉比较勉强。

“晋阶之后,你又停顿十多年了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该稳固的也都稳固了,尝试一下晋阶吧。”

“可是这次我晋的是大阶啊,六晋七,中晋高啊,”南忘留还是有点患得患失,不过嘴上是这么说,她本人却很干脆地走进了阵势中央,“十几年的积淀,是不是短了点?”

每一个走不到高位的修者,都有自己失败的理由,但是每一个能走到高位的修者,都不是偶然的,南长老的内心,其实也是相当自信的。

如若不然,她也不会闭关两年,非要连升两级了。

“气修讲个自然,你不用想那么多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这个阵势,可不是任何已知的手段,是上古气修利用地磁元气石的经验,效果极为明显,我都又晋了一级。”

“二级玉仙了?”南忘留的美目飘向他,两只大眼睛眨呀眨的,“陈真人在幽冥界都能晋阶两级,果然是气修中的翘楚,但是……人家压力更大了呢。”

“你跟我比压力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我都误炸了北域大营,被燕舞仙子明确列为不受欢迎的人,“主要让你感受一下气感,要是没啥效果,那我只能回了风黄界,找祁鸿识了。”

“他?”南忘留不服气地哼一声,然后收摄心神,做修炼前的准备——她和祁鸿识,是浩然派衰落之时的两支顶梁柱,共同将这个弱小的门派,艰苦地支撑到东易名的到来。

两人的关系非常好,但是修为相差仿佛,肯定也有竞争的心理。

就在即将进入修炼之前,南长老又问一句,“要这么多的地磁元气石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