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认栽都难

陈太忠的集市里,隐藏的并不仅仅是穷凶极恶之辈,那里根本就是五花八门,来自三山五岳,各种来历的人都有。

其中就少不了各方的探子,打探一些珍稀物品的去向,交流一些隐秘的地下消息。

官府在这里也派有探子,除了身份比较明显的明探,还有数量不明的暗探。

陈太忠一发出追杀令,官府的探子就将这消息传递了出去。

不过幽冥界实在是太地广人稀了,几个聚居点内传递消息速度很快,但是想通知到赶路中的修者队伍,就要费相当的时间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追杀的人通过传送阵赶来,仓促设下埋伏,得手之后离开,这消息才刚刚传到伯爵府来。

漠武伯的人闻言大怒,“陈太忠这个卑鄙小人,自己不敢出面,却怂恿别人来对付我们!这么重要的消息,怎么不知道早通知我们?”

赶来传递消息的这位,是个中阶天仙,也不是个脾气好的,他冷笑着回答,“想让陈太忠亲自出手……嘿嘿,漠武伯三个字,分量还差了一点。”

这话说得太伤人,两边差点又打起来,不过漠武伯府总有明白人,劝住了双方,细细打问追杀令到底怎么说的。

待听明白陈太忠开出的条件,伯爵府的人才反应过来,合着陈太忠除了自身战力超强,浩然派弟子众多之外,手里还握有一支极为恐怖的力量——集市上的修者!

这些修者中强者众多,行事机敏手段阴狠,虽然并不完全听命于陈真人,但是有足够的利益诱惑,足以爆发出令封号家族都觳觫的战力!

想到要面对这样的一支联军,伯爵府的人连头都是大的,有人愤愤不平地表示,“这种事情,官府不管吗?”

“嘿,官府?”传信的中阶天仙冷笑,“你漠武伯府欺压过小民没有?对浩然派都敢动手,欺压小民想必也正常,我无意嘲讽你们……只要你自身实力足够,会在乎官府吗?”

跟他同来的伴当出声附和,“你若敢把事情捅到官府,下一次袭击你们的,可能就是‘异族’了,陈太忠都敢对风亲王府的人下寄生蜂卵,你伯爵府再大,大得过亲王府?”

众人正在商量之际,猛地空中现出一个天仙,斩杀了一名高阶灵仙之后,提着首级化虹而去,嘴里还大声笑着,“千万别追来,我打不过你们这么多人!”

别追来……敢追吗?刚才追杀的时候,伯爵府可是消失了一名天仙。

有名初阶天仙的剑修跃跃欲试,旁边赶紧有人拉住,“先别说有没有埋伏,刚才那厮……可是高阶天仙!”

高阶天仙隐身在一边,杀了一名高阶灵仙就走,这种战斗手段——也太不是玩意儿了!

但恰恰是因为如此,就暴露出了集市修者的节操——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,不在乎物议,一切都是为了达到目的!

这种行事毫无底线的修者,会令任何一个势力头疼,以勇武出名的漠武伯府中人也不例外。

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,伯爵府的人又问,“那我们就这么忍受对方的偷袭?区区口舌之争,竟然发展为袭杀,那厮敢再肆无忌惮一点吗?”

“陈太忠有很多不好,但是那厮有一点好,从不随意欺负人,”来报信的人说得也很坦率,“你们既然招惹对方,服个软道个歉,也许事情就过去了。”

这个建议令伯爵府的人无法接受,真的完全无法接受,明明只是意气之争,你们杀了我们五人,现在还要我们去道歉?

见他们面色难看,报信的修者转身就走,“我言尽于此,你们别觉得道歉很没面子,先找一找,谁愿意做你们双方的中人吧。”

伯爵府的人就算再狂妄,这个话还是说到了他们心上:先试着找找中人,再说其他。

不试不知道,一试吓一跳,不管官府还是宗门,齐齐拒绝为双方当说合的中人。

找了很多势力,结果都是一样,伯爵府马上感觉不妙了,托人找到了真意宗,结果连真意宗的人都表示:你们招惹谁不好,去招惹陈太忠?还是去找浩然派的白驼上门吧。

上宗都解决不了的事,找上门协商,这建议怎么看都有点不靠谱。

到最后,还是有人提出了合理的建议:找别人都不顶用,想要找中人,必须得是鉴宝阁,鉴宝阁找别人都不行,必须得去找七掌柜。

伯爵府的人这才知道,合着鉴宝阁跟陈太忠,还有一些合作。

封爵势力找鉴宝阁,还是比较方便的,漠武伯的封地旁,就有两家鉴宝阁分号,而且跟伯爵府联姻的中州家族中,也有人在鉴宝阁总部当差。

七掌柜甚至都不想出面,但是漠武伯托人在总部那边说了人情,说情人的资格,虽然赶不上白凤鸣和大长老林秀琣,可也是总部里举足轻重的。

七掌柜正值提拔的考察期,实在不想在此关键的时候被人歪嘴,只能硬着头皮赶来。

这一圈钉子碰下来,漠武伯的人就算再跋扈,也知道己方惹了多大的祸事,赶来浩然派之后,态度是相当端正的。

但是陈太忠甚至没有观看他们态度的兴趣,他着韦晓笙告知来人:七掌柜可以进来,其他人都在外面给我呆着,还有……那个鸟毛战舟给我降下来!

在我浩然派驻地边升起战舟,这是要做什么?

韦上人传递这话的时候,周边又围上了不少修者,很多人不怀好意地盯着,还悄声打探,来人中有哪些家伙是伯爵府的?

更有人隐身尖声笑着,“认不准不要紧,全都杀了,总能碰上几个对的。”

同行的官府中人听到这话,都觉得头皮发麻,更有人暗自嘀咕:这里也太乌烟瘴气了吧?根本不是正经人该待的地方。

所幸的是,七掌柜的随员也在外面待着,看到有人神情诡异,不怀好意地慢慢靠近,忙不迭大声发话,“诸位诸位,这里面可是还有不少鉴宝阁的人呢,别随便冲动啊。”

有人躲在暗处怪笑,“那你把鉴宝阁的人都指出来,我们就不冲动。”

“好了,”就在此刻,又走过来几人,打头的正是董毅,“远来是客,咱们须得给鉴宝阁几分面子,将来收到好东西也好交易……大家说是不是?”

他一边微笑一边发问,无形之中就降低了现场的紧张气氛。

一个小小的灵仙出面,竟然震慑住了一帮天仙,而且这天仙中,很有几人气息阴冷杀气浓重,明显是穷凶极恶之辈。

有伯爵府的人小声发问,“此人是何来头?”

“没来头,散修一个,”识得董毅的人也不少,就低声回答,“替陈太忠管理集市。”

“原来此人便是董毅,沐猴而冠,”伯爵府的人闻言,低低地冷笑一声,“无非是在清河城讨生活,我跟清河城主说一声,便能令他生死两难!”

“青石城主……那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?”旁边有人冷哼一声,“现在就是宝兰郡守,也不敢说什么生死两难……漠武伯府上,怎么都是你们这种糊涂蛋?”

宝兰州算是浩然派的基本盘,而清湖城不过是下面的一个小城,若是董毅没有幽冥界的这番机缘,清湖城主对付一个混帮派的初阶灵仙,真的不要太简单。

但是眼下董毅替陈太忠管理集市,在幽冥界闯出了偌大的名头,还跟一帮凶神恶煞交往,宝兰郡的郡守,也不过才是中阶天仙,来了集市不听话,照样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就算回到风黄界,宝兰郡守也不敢说对付董毅就对付,打狗还要看主人呢,更别说除了陈太忠,董毅也很是结识了一些邪门歪道的人。

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,七掌柜走了出来,他看一眼漠武伯的人,沉声发话,“陈真人没兴趣见你们,我好说歹说,给你们争取了一个机会,想听一听吗?”

“还请七掌柜明言,”一名七级天仙一拱手,这是伯爵府的太上长老,也是族中修为最高的,伯爵见了他,也要客客气气,不过对上七掌柜,他是相当恭敬。

“陈真人问,是谁冲南长老下的手,”七掌柜瞄某个八级天仙一眼,其实他在路上,就已经知道,动手的正是此人,整个伯爵府修为最高者。

八级天仙冷哼一声,他当然不会否认是自己干的,“我谢某人干的,一人做事一人当,这不关其他人的事。”

“关不关其他人的事,你说了不算!”七掌柜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陈真人这里,没有你说话的余地……你用哪只手伤的南长老?”

谢供奉的脸色,登时就变得刷白,好半天才伸出右手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这只。”

他已经猜到,这只手要受委屈了,甚至可能会被砍掉。

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人在江湖漂,哪能不挨刀?他只是希望此事就此揭过——通过伯爵府想想办法,没准还能找到断肢再生的丹药。

“齐肩去了吧,”七掌柜面无表情地发话,然后他强调一遍,“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陈真人的意思……这算是他给了我面子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