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追杀令

“南长老瘦了!”陈太忠在驻地门口,笑着迎接第四批抵达的弟子,紧接着他眉头一皱,“你这是受伤了?”

他看得出来,南忘留的气息有点不稳,不过似乎也无大碍。

“受伤这种事,习惯就好了,”南长老笑着回答,“毕竟是位面大战,活着就好,旧伤早好了,主要是争夺通道使用权的时候,被一个伯爵府的高阶天仙偷袭了一记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一皱,“哪个伯爵?”

“漠武伯,”南忘留笑着回答,“是伯爵府的一名供奉不知分寸,已经被天雷洪家劝开了,我也就没计较。”

“小小漠武伯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眼睛四下扫一下,“我只要天仙和高阶灵仙的人头,拿来人头的,可以跟我一起回风黄界……提别的要求也行。”

周围原本围着近千名的修者,看浩然派第四批修者到来,这些修者大部分是集市的人,想的是认清浩然派新来的弟子,记住几张杰出者的面孔。

毕竟他们还要在这里讨生活的。

但是听到陈太忠的话之后,轰地一声响,人群起码散了一半——陈真人发追杀令了。

要说幽冥界的秩序,现在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,零散的异族基本已经看不到了,杀人夺宝的修者也少了不少——秩序建立了,再胡来的话,一旦被人抓住,后果会很惨。

但是也有几处地方,是秩序管理不到的,名声最大的,当然就数陈太忠的集市,只要来了这里,只要犯的不是勾结异族或者私习战阵之类的不赦之罪,安全就能得到保障。

杀伯爵府的人,这绝对是挑战秩序,可是追杀令是陈太忠发出的,那么谁又会在乎犯罪?

陈太忠手上的好东西,实在是太多了,很多人愁的不是交换不起,而是纯粹就没交换的资格。

打个比方说,陈真人手上的催元沙很多,不过这东西,百花宫需要,百药谷需要,鹏族也需要,有些家族想要培养灵药,苦于搭不上陈真人的门路。

也有些家族想要多换一点,但是陈真人不张这个嘴——哪怕是浩然派并不是以培植灵药而闻名,但是这东西充实宗门大库,还是很有意义的。

可是在陈真人发出追杀令之后,一旦完成任务,这个要求就好提了——我们不是要便宜买,就是想有个买的资格,想多买点。

必须指出的是,陈太忠所提出的“一起回风黄界”,这个承诺的诱惑也很大。

集市里,刀头喋血的修者太多了,一个个都是桀骜不驯,虽然通道已经建立起来了,但是大多数修者都表示,这里的灵石太好赚了,都还没玩够,咱不着急走。

这样想的修者,肯定是有,但是大多数的修者,在这么说的同时,已经打定主意,要回转风黄界,将收获落袋为安了。

杀人狂、追求刺激的修者是有,可是更多的人来幽冥界,是为了博一场富贵。

但是想回去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尤其是在集市里混得风生水起的几个主儿,灵石是赚到手了,但是面孔甚至气息,也被人记住了。

更有那些苦主,怀疑他们是元凶,暗暗地关注,甚至有人派了子弟进集市,死死地盯着他们——在集市里,我们不好动手,你有本事永远都不要出集市!

对于这些混迹集市的修者来说,回家的路很艰难,风险极高。

当然,大家可以组队同行以减低风险,但是混迹集市的这帮人,能信得过的只有自己,他们甚至担心,自己带了这么多东西回家,同行者会在半路上给来一刀。

就算不来一刀,一旦遇到事了,同行者不出面,借机跑路,大家同行相当于是分散风险,这种感觉也不是很令人愉快——其实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。

回家之旅,注定不会是平静的,怎么做才能降低风险呢?很多人都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所以当陈真人允诺,干了这一票,我可以亲自带你们回去,根本不需要他说别的,太多人直接就打上了漠武伯的主意。

六天之后,几个天仙和一艘战舟出现在浩然派驻地,却是西疆官府带着漠武伯府上的人赶到了,求见陈太忠。

陈太忠本来不想理,哥们儿堂堂的一个真人,哪里是你们这帮小上人说见就能见的?

但是来人也想到了这种可能,所以他们请来了鉴宝阁的七掌柜。

要说漠武伯府得罪浩然派,基本上是出于无心,西疆通往幽冥界的通道只有一个,官府和宗门都要从此经过,有玄仙和玉仙的势力优先,秩序也算井然,但是到了拥有天仙的势力,秩序就有点乱了。

伯爵府的人觉得自己不含糊,一路插队,后来还想抢在浩然派前面进入通道,南忘留哪里肯答应,登时直斥其非。

于是她就吃了对方一记阴的,浩然派众弟子见状大怒,才要上前动手,结果维护秩序的守卫到了,将骚动弹压了下去。

按照顺序,浩然派先抵达了幽冥界,漠武伯府紧随其后。

伯爵府的人以为,这事儿就完了,无非是一场小冲突,浩然派也没有实质的损失——最终还不是你们先到的幽冥界?

对于在位面大战中崛起的浩然派,漠武伯一方了解得不多,双方终究是不同体系的。

浩然派在同污魂位面的作战中,驰援的多是周边地区,以及上门和同门的其他派,就连真意宗的其他下门,对浩然派的实力变化,也不是那么清楚。

漠武伯在此次同污魂的作战中,也是很立了点功劳,一干人自信心爆棚,想着能早一刻到幽冥界,就能早一刻开始淘金。

见到前方有宗派弟子不肯让路,一名高阶天仙的供奉直接出手:敢拦我伯爵府的路?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

惊动了守卫,伯爵府自认点背,心里虽然深恨浩然派不长眼,但是既然抵达了幽冥界,还是尽快开始抢占各种资源吧。

然而,他们还没安顿下来,就有人前来问询:听说你们在通道口,对浩然派的南忘留动手了?

那个臭女人不开眼!伯爵府的人傲然回答:真的不要再不开眼,撞到我们手上!

问话的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:再不开眼撞到你们手上?你们放心好了,人家铁定会来找你麻烦的!

伯爵府的人一开始还是一脸的不屑,但是待听说陈太忠种种事迹的时候,真是再也狂不起来了:这厮竟然以初阶玉仙的修为,力破中阶真人领阵的五行战阵?

这仅仅是陈太忠做的事情之一,不久前,青罡门和浩然派的纠葛,也被人传了出来。

区区一个浩然派,竟能压制得一个称门宗派抬不起头,若不是上宗过问,青罡门在幽冥界的弟子,很可能已经被陈太忠一扫而空!

浩然派有这种恐怖的存在,你伯爵府竟然还想再遇到的时候教训对方——你们这是活腻了,还是想找死?

伯爵府的人一听,登时就傻掉了,对于陈太忠,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,好半天才有人问一句,“他既然悟真了,怎么可能还待在下派里?”

“这我哪儿清楚?”对方如此回答,也不知道是真不清楚,还是不敢随意乱说,“我就规劝各位一句,陈太忠那人脾气最是不好,而且格外地护短……你们自求多福吧。”

漠武伯的人听了这消息,心情肯定不是很好,众人商议一下做出决定:以后咱们还是专心寻找资源,少跟浩然派打交道。

这个决定,令自命勇武的伯爵府中人很是不开心,不过大家来幽冥界是求财,不是为了打架来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他们自觉,自家是够隐忍了,但是没过两天,就在赶赴伯爵府地盘的途中,遭到了不明身份者的袭击。

袭击者明显是分为几个团伙,有合作也有竞争,而且一看手法,就是那种打闷棍的乌合之众,跑起来却是极快,绝对的老手。

伯爵府来人中,有一小队战阵,是用来护卫漠武伯本人的,被派到了幽冥界,战阵一出,袭击者四散逃逸,有三名天仙出去追赶,结果有一人再也没有回来。

有人特意针对咱们!伯爵府并不光是头脑发达之辈,也有那心思缜密的,一眼就看出,这些人是有目的而来。

尤其是被击杀的两名高阶灵仙,竟然被人割了脑袋走,袭击者拼着受重伤,也要将首级带走——他们甚至都没去抢储物袋!

其实通道架设起来之后,再来的修者中,储物袋里就没有太值钱的东西了,倒是以日用品居多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所以对方的意图,一眼就看得出来,想到有人特意针对,大家就忍不住想起发生在进入幽冥界前的那一幕。

这个可能,大家都想到了,但却没人愿意说出来,只能暗暗地腹诽——某人的报复心也太强了吧?

然而,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面对,很快地,伯爵府的人就得到了通知:陈太忠已经对你们发出了追杀令,指明了只要天仙和高阶灵仙的首级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