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归心起

仿佛是一夜之间,在幽冥界的风黄修者,都起了归心,几乎是所有人,都有离开的打算了。

哪怕是浩然派第三批来的弟子,就是铁血堂那帮人,都有人跟李晓柳打听——堂主,咱们是不是也要回了?

铁血堂弟子虽然来得晚,但是眨眼之间,也是三年过去了,这三年里,他们捞到的战斗不是很多,很多时候都是在巡视地盘和调解纠纷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两百名铁血堂弟子,也折损了七人,重伤十一人,其中有三人的伤情,回到幽冥界才能得到根治。

严格来说,浩然派弟子的修炼条件,比绝大多数的修者都要强,用洞府修炼这种事,别说其他小派,就是真意宗弟子,也没这条件。

真意宗在幽冥界也有洞府,但这真不是一般灵仙弟子能惦记的,有个聚灵阵就不错了,能进洞府修炼,必须得立下大功才行,而且修炼时间也是有限制的。

浩然派灵仙弟子能尽情使用洞府修炼,实在是令绝大多数修者眼红。

甚至白驼上门杜长老都特意来寻陈太忠,商量能不能在洞府里租几个位子修炼。

陈太忠本是想拒绝的,可是考虑到双方终究是上门和下派的关系,他就叫来皇甫院主商量——我该不该答应呢?

反正他是不可能找李晓柳商量的,那丫头生猛得很,肯定想都不想就拒绝了。

想一想当初的李堂主,可是被蓝翔别院培养出来招待宾客的,甚至差点就被少门主方应物选走,再看一看她现在的风光——乔任女重伤的情况下,她相当于铁血堂的实际掌控者。

这一切的变化,不过区区几十年,令人不得不心生唏嘘:浩然派崛起得也太快了。

闲话略过不表,皇甫院主思考一下,给陈太忠提出建议:咱们终究是要回风黄界的,就算这里有派中上人坐镇,但情况还是比较复杂,最好是能跟上门结个善缘。

他并不知道,陈真人回到风黄界之后,就要退隐幕后了,这消息不是他能接触得到的,陈太忠也不会宣扬出去,但是从宗门发展的角度上讲,他觉得有必要答应下来。

皇甫院主唯一不确定的,是鉴宝阁的态度:咱们允许其他修者前来修炼,还要收取费用,鉴宝阁会不会有异议?

他的顾虑很有道理,以前陈太忠就因为怕鉴宝阁嘲笑,丢不起人,也拒绝过别人的请求。

不过现在却是不同了,鉴宝阁接了拍卖雷之本源的活儿,未来还可能得到更多的雷之本源,他们怎么会在这种小事上计较?

实情也确实如此,鉴宝阁幽冥界的主事人白凤鸣白准证,就认为自己安排将洞府借给浩然派,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。

前文说过,白真人之所以主动借出去洞府,是想查探一下陈太忠的修行进度,帮燕舞仙子分忧,至于说跟双方的合作有关,其实只是一个说辞。

跟鉴宝阁有合作的势力,可不仅仅是一家,鉴宝阁虽然财大气粗,洞府也不是随便能借出去的。

哪曾想,洞府借出去,陈太忠竟然不在其中修炼,而是让给了派中的弟子,白凤鸣知道以后,鼻子差点没气歪了——我鉴宝阁的洞府,是该这些小蝼蚁用的吗?

多亏得鉴宝阁跟陈太忠的合作已经展开,帮陈某人监督真意宗,不但有利可图,也能得知一些隐秘的资源消息,白真人才打消了收回洞府的心思。

商人嘛,总是要讲个长线投资的,不过饶是如此,七掌柜也得了授意:这洞府不能无限期租给他们,定个期限,三十年或者五十年之类的,你找个机会说一声。

七掌柜还没来得及找到合适机会,雷之本源就那么突兀地出现了,这时候他敢约定期限的话,不用别人动手,白准证就能亲自出手,将他打落尘埃。

之后,他也再不敢提及此事了,白凤鸣也不问他,似乎是没做出过什么授意似的。

倒是有一次,七掌柜跟陈太忠说起,幽冥界这三百年的开发期限,未必就是三百年,很可能只有两百年出头,若是极端情况下,两百年都未必能到。

这是位面重合的不确定性导致的,据说还是燕舞仙子推算出来的,不过这消息没有公开宣传,只有皇族内部少数人知道。

七掌柜的意思是说,咱们两家合作,争取在一百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,把手上的地盘开发完毕,到时候若还能有时间,那就是赚的——反正不能觉得时间长,就不着急开发。

陈太忠深以为然,并且很随意地说了一句——那我租的洞府,也可以早点还你了?

从这话里,他就透露出一层意思来:浩然派打算一直租洞府,直到离开幽冥界。

他是无心说的,七掌柜笑一笑说起了别的,回头就汇报给了白凤鸣。

白真人直接吐出三个字,“知道了”,就打发走了他。

陈太忠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,也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个小算计,不过他非常确定,有了前面的几次合作,鉴宝阁不会为这点小事再计较。

然而,皇甫院主老奸巨猾,他建议陈真人还是跟对方打个招呼的好。

正好借这个机会,晾一晾白驼门——有些东西答应得太轻松,别人就不会知道珍惜。

陈太忠随即就跟七掌柜说起了此事,七掌柜也是同样的意思,半年以后再租给白驼门。

而且他还有话,“陈真人,这洞府我是冲你的面子租的,你把白驼门的人控制一下,放进来的人数太多的话,好像我鉴宝阁的洞府多不值钱似的……也影响下一步你浩然派弟子的大量入驻。”

陈太忠听进去这话了,只给了白驼门五个名额,而且同时进入的天仙不得超过两人。

名额给的太少,不过总是比不给强,白驼门虽然有点不满,但是仔细想一想,本门现在幽冥界的天仙,总过也才三十多个。

而且这些天仙肩负着看守矿场和抢地盘的重任,真要算起来,陈太忠若是给五个天仙的名额,白驼门都未必凑得出这么多空闲的天仙。

不管怎么说,浩然派弟子现在的修炼条件,都是幽冥界首屈一指的——在洞府里修炼,这些小灵仙们,以前想都不敢想,甚至绝大部分的弟子,根本就没见过洞府是什么样的。

但就算是这样,不少人也希望能尽快回风黄界,第一批、第二批的修者也就罢了,甚至第三批的铁血堂弟子,也有十余人表示出了这个意愿。

在幽冥界,终究是不舒服,弟子们三班倒进洞府修炼,修炼的时候固然爽,但是在洞府里修炼十天之后,要辛苦地劳作二十天,还要忍受阴气的侵蚀。

他们在风黄界,是天天可以修炼的,虽然灵气差一点,胜在持久和频繁,而且生存条件,没有幽冥界这么恶劣。

当然,也有人是纯粹地想家了。

陈太忠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,他能理解游子思乡的感情,但是同时,他认为必须要在幽冥界保留一定的老弟子,也好应付突发的意外。

所以他认为,分批轮换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,下一次浩然派来人估计就不止三五百了,来上五六百人,没有些老弟子带,也不合适。

他刚要做出决定,猛地想起南忘留就要来了,就决定偷个懒——见此事交给她好了,她可是当过执掌的人。

此事安排完,就该考虑三名门下行走的安排了,将南忘留一人留在幽冥界,委实令陈太忠有点不敢放心,他决定令三名天仙,各在幽冥界镇守五十年。

除了镇守幽冥界的那名,另外两名去看守浩然派的山门。

当然,他也知道,明广智和李蔓兮是伴侣,若这俩不愿意分开的话,那也无所谓,两人一共在幽冥界镇守百年,再回浩然派镇守百年好了。

如此一来,浩然派在幽冥界的防护力量,就又要强一点,至于说浩然派的山门,韦晓笙虽然只是一个小天仙,但她是令人恐怖的蛊修,蛊虫一出,还是能给人带去很多麻烦的。

而且,陈某人也回了风黄界,浩然派一旦有难,只要能拖住对手片刻,他有足够的时间赶来。

所以这些也都不算事,他最该担心的,还是浩然派在幽冥界的产业。

不过这些,就交给南忘留去头疼好了。

南长老来得,比他想像中的要慢,直到三个月后,她才姗姗来迟,同时还带来了五百精壮弟子,来的晚的原因很简单——通道拥堵了。

刚刚搭设起来的通道,迎来了大大的一波人潮,只说西疆这一域,想来幽冥界的修者何止千万?

西疆全域的灵仙,也不到千万,而且还要看护家乡,也就是说,这千万人潮中,大半都是游仙,他们是想来幽冥界淘金。

南忘留身为宗派的天仙长老,有优先通过通道的权利,不过再加上五百随行的灵仙弟子,她就必须得老老实实地排队了。

而排在她前面的,除了上宗还有四门两观一谷,官府体系也有不少人排在她前面,这么讲吧,别的不说,只说真意宗,就派来了三万余名弟子,这得花多少时间?

她能在三个月抵达幽冥界,这还是别人看陈太忠的面子,西疆近百的称派宗门中,她是排在第三名过通道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