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曲终人散

浩然派能派到幽冥界的天仙,其实只有两个选择。

要说在远征之前,浩然派的天仙数量猛增,派中五天仙,客卿两上人,已经达到了上限。

但是两场大战下来,两客卿一死一晋阶,派中的五天仙也是一濒死一重伤,而毛贡楠是一派的执掌,轻易动不得。

所以浩然派能派来的天仙,只有南忘留或祁鸿识,好死不死的是,这也正是陈太忠初到浩然派时,派中仅有的两名天仙。

是巧合吗?也许吧,不过这巧合,未免太巧了一点。

陈太忠做出回答之后,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,他现在要做的,是把浩然派的地盘打扎实了,到时候派中不管谁来,也要保证能轻易上手,并且保证可持续性发展。

北域那边的产业,现在稳得很,陈太忠不但恶名在外,手里又掌握了大量的稀缺资源,在他收保护费的矿场,谁敢强行来插一杠子,甚至都不需要陈真人出面,有的是人愿意出手帮忙。

跟陈真人套一份交情,想求取什么东西,当然会方便很多。

交保护费最多的,是左相的势力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以往出名难惹的左相势力,近期对陈太忠,竟然是说不出的平和,根本没有无事生非的打算,好像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乖宝宝。

只有左相势力的内部人,才知道其中缘故,左相不想把陈太忠逼到自己的对立面去。

要说起来,陈太忠跟左相结得怨不小,他飞升之后的种种不顺,都要拜天下商盟和血沙侯所赐,而幽冥界战事结束之后,他也是冲左相地盘下刀子的急先锋。

左相做梦都想收拾陈太忠,这话一点都不假,但是同时他也知道,眼下的幽冥界,除了两名真仙之外,无人能奈陈太忠何。

而且种种迹象表明,陈太忠跟皇族闹了生分,这个时候,他若是对陈太忠出手,不但会勾起对方的旧怨,遭致更猛烈的还击,还可能将此人推向皇族一方。

明明皇族已经将这个家伙得罪死了,他这一出手,反倒有助于皇族跟此人和解,这种行为不叫助人为乐,而是自掘坟墓。

左相因此骂郑家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有一次甚至是在上百人的会议上——这种级别的战力,硬生生地被你们逼成了敌手,血沙侯你敢更愚蠢一点吗?

当众骂而不是背后骂,说明左相并没有放弃血沙侯,有些事情摆到明处,就证明被骂的人,并没有失去宠幸。

若是左相连骂都懒得骂,那才是天大的麻烦——你被排出核心的圈子了。

总之,左相的势力最近很低调,毫无找陈太忠麻烦的意思。

浩然派里的集市,也是秩序井然,大部分消息灵通者,都能确定陈真人最近没有远行,谁还敢在集市乱来?

正经是官府来过一次,要捉拿一个恶名昭著的修者,董毅却坚决不答应,说你们想抓人可以,等他出了集市再抓,他在集市里,就要受到我们的保护。

此事甚至惊动了陈太忠,陈真人了解一下,得知此人不过是可能杀人夺宝,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的恶行,就通知官府来人离开。

但是他也告知董毅,说有那些十恶不赦的大罪的话,咱集市是不保的。

此言传出,来集市的修者越发地多了,有人是得罪了官府,也有人是得罪了其他大势力,反正躲在这里,对方就不敢胡来。

事实上到了后来,集市这边,陈太忠都极少出现了,就算遇到大事,大多时候也是他的门下行走露面,虽然三名天仙的修为都不高,但是只要报出陈真人门下行走的旗号,就算玉仙也要客客气气地说话。

就在向浩然派传话的半年后,白驼门传来了那边的反应,说浩然派已经决定,由南忘留来幽冥界——女修在这个位面,受到的影响比男修小一些。

至于说她什么时候会来,其实也快了,大家都在说,再有月余,位面通道就可以架好了。

陈太忠开始着手准备离开的事宜,通道架好,皇族十有八九不会再留着他在幽冥界碍眼,与其被人赶,倒不如自己走。

因为不是被人赶走的,所以将来万一这边有什么事,他还可以回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南郭俊杰前来告辞,这三年间,他一直为星砂的事情东奔西走,所幸的是,收获也没辜负了他的努力。

此番告辞,却是他打算回风黄界了,不但他要回,南郭易勇也要回——幽冥界就不是小灵仙能长待的地方,偶尔历练个三五年还行,待得久了,阴气侵蚀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却是在蹉跎岁月,这里极不利于修炼,影响进度阻碍登仙。

宁伶仃也出声告辞。

在南郭家的一行人中,宁伶仃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,她偶尔也负责传递一下消息,但是南郭俊杰绝对不敢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的一级天仙。

浩然派对她的态度也很奇怪,因为派中有弟子曾经在小湖营地待过,所以这女人跟陈真人的关系,很快就在派中传开了。

具体是什么关系,这谁也不能确定,但是大家知道一点:此女是在幽冥界登仙的,是在陈真人的帮助下登仙的,真人甚至为此花了万枚极灵。

“幽冥界登仙第一人”,只这个说法,就让宁上人的名声不胫而走,更别说她和陈真人那难明的关系了。

浩然派弟子对上派外之人,一般都不怎么买账,独独是此女例外,没人敢在她面前拿大,很多时候,他们甚至将她视作半个自己人。

当然,也有浩然弟子对她不满,比如说铁血堂的副堂主李晓柳,李堂主很讨厌外人在派中享受这么多便利,不过两人的实力相差比较远,她也不能随便挑衅。

有一次南郭家交易时,货物出了点差池,李堂主借机发作,说这星砂是我们浩然派大库的资源,宁上人你赶紧落实清楚,别以为你认识陈真人,我浩然派就不会追究责任。

“我还认识王艳艳!”宁伶仃冷冷地瞪她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。

但是“认识王艳艳”五个字,真是把李堂主雷得不轻,本来仅仅是“你的过去,我没来得及参与”的遗憾,却变成了“资格不够老”。

不过虽然有这样的传言,宁伶仃接近陈太忠的时候却不多。

此刻她要走了,陈太忠也不挽留,只是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你跟着南郭俊杰一起回风黄界吗?”

“南郭家的任务,我已经交接了,”宁伶仃淡淡地回答,“我又没有投靠他家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被收编了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这两场位面战争,死伤的天仙实在太多了,你这初阶天仙,正是抢手的时候。”

“南郭俊杰许我一个客卿,”宁伶仃当然知道,现在的天仙有多么抢手,“他说他只是天仙,没资格许得更多,不过我没答应。”

“不答应就不答应吧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发话,“南郭家若是敢胡来,你报我的名头。”

前文说过,其实散修里的灵仙和天仙,很容易被人惦记上,被强行请去做客卿,尤其是两场位面大战之后,风黄界的天仙,十停中起码折损了两停,正是要补充新鲜血液的时候。

他们聘请我,为的就是讨好你!宁伶仃其实很清楚这因果,不过见他关心自己,她的心中也生出一股暖意。

但是她的嘴上,却是硬气得很,“你灵仙的时候,南郭俊荣就邀你做供奉,我都天仙了,他们才邀请我做客卿,这么没有诚意,我当然不会去。”

“跟我比?你倒真是没得比了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那你回风黄界吗?”

宁伶仃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有事?”

“回东莽的时候,去晨风堡看一看吧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“若是王艳艳的墓被损毁了,你帮着修缮一下,再替我上一炷香。”

“我不回去,”宁伶仃很干脆地回答,接着,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口气有点不对,然后才补充一句,“我都登仙了,寿命这么长久,一定要在幽冥界多走走,多赚点灵石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你在集市待着,也不愁赚钱……你孤身一人行走幽冥界,还是比较危险的。”

“此次我接南郭家的任务,主要是送还战舟给你,”宁伶仃手一翻,摸出一只精致小巧的古战舟,“我该走了,战舟也该还你了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心说咱不要那么恩怨分明行不行?“都说了,是我送你的。”

他可是抢了宁伶仃的洞府,以及那个残破通天塔形成的秘境,哥们儿可是还不了你。

“我宁某人虽然穷,也知道无功不受禄,”宁伶仃将古战舟往桌上一放,起身向外走去,“陈真人相助登仙之情,容图后报!”

陈太忠见她走到逍遥宫门口,忍不住出声挽留一句,“你也可以做我门下行走的。”

宁伶仃的身子一顿,停了差不多两息,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,嘴里发出一声轻笑,“我想做的,可不是你门下行走!”

说话间,她一溜烟地走了,曼妙的身影刹那间消失在远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