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奢侈晋阶

李真人此来西疆,首要任务,当然是追查敢于冒犯靖海侯的家伙——瞎了你们的狗眼,侯爵府也是你们能招惹的?

但是,仅仅这么一件灵仙失踪的事,实在请不动他这个真人出马,幽冥界地广人稀,真人这种高端战力,可不是这么浪费的。

李真人打算派几个天仙,外加一支战队,前来西疆讨要说法。

但是就在他调派人手的时候,接到了侯爵府的通知:此番你得亲自去。

这次来西疆,他不止是讨要说法来的,同时还要尽量地给真意宗制造混乱。

这个指示好理解,不管是西疆官府,还是南荒靖海侯,都是听命于皇族,属于同一阵营,而西疆这次在跟真意宗的赌斗中吃了大亏,肯定有找回场子的需求。

果不其然,他跟西疆一联系,西疆这边是异常的热情,表示说只要你愿意追究,并且占据一定的道理,我们无条件地支持。

不过同时,西疆也表示,如果你想对付陈太忠的话,那么抱歉,我们这里提供不了太多的帮助——那厮真的很难对付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并不仅仅是难对付,西疆官府心里有数,此人得罪了皇族,一旦回到风黄界,就不得公然出现了。

而且这人跟真意宗的关系,并不是那么紧密,官府若是强行出手的话,相当于把此人又向宗门体系推一把,皇族肯定不愿意看到这一幕。

须知真意宗可是有巅峰玄仙的,能跟燕舞仙子相颉颃,若是此人想庇护陈太忠,那么燕舞仙子也没有脾气——总不能为这点小事,引发两个巅峰玄仙的大战。

总之,对西疆官府而言,想要对付陈太忠,不但要做好付出一定伤亡的准备,而且可能引来皇族的不满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谁吃得撑着了去做?

李真人对此表示理解,事实上他来西疆,还肩负着另一个任务,那就是拉拢陈太忠。

对于陈太忠此人,靖海侯是高度关注的,正如前文所言,侯爵府的立场到底偏向官府中哪一股势力,实在没几个人说得清楚。

如此一来,他拉拢陈太忠这皇族的眼中钉,倒也说得过去。

李真人这次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,不但挑起了真意宗的内斗,搞臭了青罡门的名声,更是因为区别对待陈太忠,令陈某人在不知不觉之间,又被孤立了不少。

他当然可以满意这次西疆之行了——至于说调查侯爵府修者被奴役一事,交给西疆官府即可,也不用他再继续等下去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被人算计了,或许他就算知道,也是无所谓的。

他正忙着琢磨地磁元气石的用法,舒真人回去不到二十天,就有雪峰观的修者带来了大批的地磁元气石,来的人还是陈太忠的熟人——西门长老。

西门上人希望能旁观测试,被陈真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——开什么玩笑,这可是浩然宗石库中记载的法门,怎么能任由无关人等旁观?

她退而求其次,说那我不回驻地,在这里等消息好了。

谁知她这一等消息,就等了将近一个月,然后才看到陈真人从逍遥宫中出来。

再次看到陈太忠,西门长老总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同了,可是真要说,她还说不出来。

陈太忠出来之后,先了解了一下集市和北域的情况,又出去探查一番,忙了四五天,才约见西门长老,表示测试的地磁元气石太少,他还需要更多。

“有没有弄错,”西门上人叫了起来,“给你的元气石,折算成极灵,都铁铁地过万了,搁在风黄界,足以让初阶真人晋阶了,你居然告诉我说不够……不对,你是不是晋阶了?”

她终于发现,自己感觉的不对劲是在哪里了。

“没有晋阶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,事实上他在说谎,西门长老猜得一点都没错,他确实是晋阶了。

依照浩然宗玉简上的记录,他以地磁元气石为主,中间佐以灵石和五行材料,摆出一个古怪的阵势。

但是阵势摆好了,却没有人能尝试——这是天仙用于提高气感的法门,没有经过登仙柱洗练的气修,不但捕捉不到气感,反倒容易被地磁所感染,引起阴阳失衡。

而浩然派的五名天仙上人,全部都在风黄界,另一名气修天仙客卿花捷竺,却是死在了幽冥界的位面之战中。

陈太忠发现,也只能由他自己来测试了。

然而这种法门,对于玉仙级别的气修,就不怎么灵光了。

天仙晋阶需要提高气感,而玉仙的晋阶,主要在于体内灵气的积累,毕竟是可以使出神通的大境界了,对大部分的基础感悟,已臻圆满——不圆满就使不出来神通。

所以对陈真人来说,这法门又有点无用,所幸的是,用地磁元气石辅助晋阶,第一次的时候,效果会稍微好一点,毕竟是初次明显地接受气感。

陈太忠就果断地用自己做试验了,他关了逍遥宫大门,将阵势摆在了通天塔内,又要纯良在外看守,小麒麟没消化了火之本源,一直有些耿耿于怀,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我必须声明一点,谁若是敢闯进来的话,我是杀无赦的……责任你来承担。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理会这话,此时此刻,除了真仙,谁敢硬闯他的逍遥宫?

为了保证效果最佳,他将所有的地磁元气石都放置了进去,又使用了大量的极品灵石和各种五行材料,然后才坐进去感受效果。

他原本就是一级玉仙巅峰了,因为此前没有接受过明显的气感淬炼,所以在坐进去的那一瞬间,他心中就生出一种明悟——这次肯定是要晋阶了!

果不其然,他顺利地晋阶为二级玉仙,因为是在通天塔中晋阶,灵气不虞匮乏,他准备的大量极品灵石,都没有用完,五行材料用得也不是很多。

只有辅助材料地磁元气石,被消耗一空,他甚至有点怀疑,哪怕放进去更多的地磁元气石,他也会用得七七八八。

晋阶过程中,主材没用多少,辅材反倒是用完了,不得不说,这个结果很具有戏剧性。

从这一点上来说,西门长老的话也不算不对,这些地磁元气石的价值,真的是足够一个初阶真人晋阶了,区别只在于,陈某人晋阶时所需的灵气,没有被计算在内。

不过对于这个效果,陈太忠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,他虽然很想显摆一下,自己也在幽冥界晋阶了,但是这样的炫耀,会给他和浩然派,带去大量的损失,所以他直接压制了修为。

西门长老限于修为,只是猜出了真相,而陈太忠却是不打算认,“我做了一些测试,所以导致气息有些变化……再给我来一半的地磁元气石,我差不多就能有测试结果了。”

西门上人很干脆地摇头,“那又是近万枚的极灵,不可能再白给真人了。”

“所谓近万枚的极灵,只是你在自说自话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实用价值不是这么衡量的……你说用极灵买的话,九幽阴水该怎么卖?”

西门长老登时语塞,所谓会买的不如会卖的,软肋被人捏住,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,她吭哧了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但是我真的没有带更多的元气石了。”

“回去拿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记得要快……真意宗和鉴宝阁,对九幽阴水都很感兴趣,若不是我看在咱们两家交情的份儿上,嗯,你懂的。”

这威胁的话一出口,西门长老登时没了讨价还价的兴致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。

不过她的嘴里,还是不肯认输,“我还得去请示舒真人,努力争取吧,至于说成不成的,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嘴里发出一声轻笑,显然是对这说法有些不屑。

事实也证明,他的不屑确实有道理,五天之后,西门长老再次出现,不但带来了他所需要的地磁元气石,而且是只多不少。

陈太忠也没有再露出什么嘲讽脸,毕竟雪峰观跟浩然派的关系尚可,他没必要给这份友情添堵,而且他也确实着急着做实验。

这一次再摆出阵势,真的对他没什么效果了,不过他所求的也不是效果,而是细细地体会,气感的变化,会给气修天仙带去什么样的感受——上一次他只顾提升境界了,而且初次接受这种气感,惊愕占了很大一部分,并不能做出真切而细微的判断。

这样的判断并不难,毕竟是以玉仙的修为,去揣测天仙的感受,难的是达到最精准的程度。

这一次,陈太忠闭关不到十天,就出关了,这还是他做了多次的试验,以求最准确的判断。

不过他开出的价码,很是令西门长老惊讶,“什么?此次我带来的地磁元气石,只够交易一滴九幽阴水?陈真人你怎么不去抢?”

这岂不是说,近万枚的极灵,只够买得到一滴的九幽阴水?

这价钱也未免太坑了一点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