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混乱青罡

靖海侯府的李真人,在一天之后带着人离开了。

出乎陈太忠意料的是,跟着李真人走的人还不少,足足有一百多人。

倒是南郭俊杰没跟着走,在他们离开之后,他来找陈太忠商量交易星砂的事宜。

陈太忠不想跟他多谈,大致的意思就是浩然派所得的两成中,无偿得到的那一成,当然是归本派所有,有偿得到的那一成,交易的物资全部由南郭家提供,然后双方平分这一成。

风黄界从来就没有助人为乐这一说,利益共享才是真的,陈某人固然是感念南郭俊荣的帮助,但这是他跟上宗真人争执好久,才得到的结果。

费这么大劲争取来的物资,怎么可能让南郭家平价交易走了?

南郭俊杰对此没有任何的不满,在他看来,陈真人这么做才是正常的,若不这么做,他反倒要心里不安了——莫非还有什么别的说法?

不过,他谨慎地提出一个请求:我南郭家愿意出双份物资,将这一成的星砂,全部让与我南郭家可好?

陈太忠对此是无可无不可的,于是他轻描淡写地表示:先平分这一成,然后视情况的发展,再决定浩然派手里那半成,是否跟南郭家交易。

毕竟幽冥界这么大,开发时间又是三百年,眼下才刚刚过了几年,大家还有大把的时间和空间,去发掘更多的资源。

南郭俊杰有点不甘心,不过也只能这么认了,公平地讲,这对南郭家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,毕竟没有谁知道,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谈完此事之后,南郭俊杰就提一句那些前往青罡门的修者,说之所以去那么多人,主要是陈真人你公然撇清了跟青罡门的关系,他们并不担心自家人在浩然派受委屈。

自家人劳作一点时间,就可以获得自由,去找青罡门的麻烦,也不会有什么后果,那为什么不去?

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话,陈太忠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却是想不清其中因果。

过了十来天,青罡门的消息传来,合着李真人不仅仅是带了苦主前去,更是联系上了官府中的一名真人和一支战队。

此时,真意宗的守护弟子,已经抵达了青罡门,在为冧真人驱毒的同时,接管了该门的星砂矿,冧真人是真不想将矿场拱手让出,但是上宗来人告诉他,这个矿在你手里,已经引起了雪峰观和浩然派的强烈不满,你交也得交,不交也得交!

自家的矿产,会引起别人的不满,这个理由实在有点令人啼笑皆非,但是对真意宗来说,这就是他们将矿产据为己有的借口。

你青罡门若是执意不交,那雪峰观和浩然派对你们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,上宗也不好插手,正经是你将矿产交给宗里,宗里的修者在护卫星砂矿的同时,就顺便护卫了青罡门。

在这样的压力下,由不得冧祥东拒绝。

饶是如此,冧真人还是向风黄界的掌门汇报了一下,得到许可之后,才交出了星砂矿——掌门都扛不住,他又何必硬扛?

哪成想,相关事情才谈妥,靖海侯府的李真人带着人来了,要调查青罡门非法奴役修者一事,哪怕是对上真意宗弟子,他们也态度坚决毫不松口。

这一下,连真意宗都有点郁闷了,简真人原本想的是,靖海侯的人敢来,本宗弟子就敢下手,然而他真没想到,李真人竟然直接拉来了官府的人。

这有点不太科学啊,要说拉来官府的人,也不算什么,但是靖海侯是南荒的侯爵,而且李真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,就直接将人拉来了。

难道不该是靖海侯府碰了钉子之后,才求助于西疆官府吗?

这个情况所蕴含的味道,显然有点古怪,真意宗的守护弟子虽然很强硬地拒绝了对方搜查驻地的要求,却不得不将采买奴隶的修者喊来,接受官府来人的“咨询”。

当然,身为上宗来人,他们能容忍的,也只到“接受咨询”的程度,再多就坚决不允许了——你们若是敢提更多要求,就休要怪我们不客气了。

你们若是不服,大可以让平牧守使跟权赋槽交涉,真意宗弟子既然守护了这里,断断不允许你们胡来。

按说这种情况,就该提交给上面的高层,来决定取舍了,然而不知道何故,现场竟然爆发了小规模的冲突。

真意宗来守护的弟子中,并没有真人——既然陈太忠答允不捣乱,来几个天仙,证明这片地方是真意宗罩的,这就足够了。

若是陈太忠决意捣乱的话,来一两个真人也不够看。

如此一来,宗门一方只有一个余毒未清的冧真人,而官府一方,却是有两个真人,还有一支战队——这种战力的对比,冲突的后果不问可知。

短暂的冲突结束,宗门修者吃了不大不小的亏,冧真人更是毒上加伤,亏得是一名天仙作势要毁掉执行令牌,才令官府收手。

执行令牌代表上宗威严,神圣不可侵犯,这天仙说了,你们再不退,这令牌可不是我自毁的,而是被你们恶意损毁的!

打个比方说,这个性质搁在地球界,就是警察被人群围攻,有警察表示自己要点燃警车——这不是我干的,是你们干的!

点燃警车的后果,当然是很严重的,靖海侯府一方虽然不惧,也无意招惹这样的麻烦,起码是要拉开一点距离,以免到时候说不清楚。

青罡门借机撑起了防御阵,并且派人通过传送阵,向上宗求援。

简真人第一时间赶来了,他这一来,青罡门一方不但多了一个真人,还多了一个三才阵,而且他本人是简宗主的族人,身份也比较敏感。

他的身份一亮,官府一方见状,当然就要克制了,而简真人的面色,也煞是难看——成天到晚都是这种事,我这岂不是成了救火队员?

抱怨归抱怨,他还得调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但是非常遗憾,起冲突的时候,场面相当混乱,两方都指责说,是对方先动的手,但是谁也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。

简真人很强硬地表示,官府的人,你们可以退去了,这里受我真意宗保护,谁要敢再多事,须得问一问,我手中的长剑快不快。

在真人中,他的修为其实不值一提,但他是简仙族人,只凭这一点,旁人就不敢小觑——万一打了小的惹出老的,就太不划算了。

官府的人一边高叫这事没完,一边悻悻地退走,临走还留下话,要参与奴隶买卖的青罡门弟子,必须去官府自首——你端正了态度,我们才好从轻处理。

对于这种非分要求,简真人当然不肯答应,他告诫青罡下门,你们若是怕事,尽管去官府自首,此后也不要再回来了。

青罡门弟子当然也不会傻得前去自首,那岂不是送肉到砧板上去?简真人的告诫,正合他们的心思,于是大家纷纷表示:宁可战死,也不会给本门和上宗丢人。

然而“宁可战死”四个字,委实有点不吉利,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青罡门的好几处矿场,遭到了来历不明者的偷袭,损失惨重。

偷袭者的作风,一如陈太忠,戴着面具,二话不说围上来便杀。

当然,肯定不是陈太忠出手,因为每次围攻矿场的人,少则七八人,多则数十人,根本不像陈某人,通常是单枪匹马就来祸害。

更别说陈太忠已经答应不出手,陈某人的承诺,还是相当可信的。

这样的偷袭,令真意宗和青罡门感觉到鸭梨山大,虽然他们的战力加起来,是相当可观的,但是奈何,他们要防守的地方,实在是太多了。

青罡门已经开出的矿场有十余个,每个矿场都需要守护,而且已开的矿场和未开的矿场是不同的,消息已经泄露了出去,你一走,别人就把矿挖了。

所以说,虽然偷袭的一方虽然并不算强大,但是能集中力量攻打一点的话,还是令青罡门和真意宗捉襟见肘。

往日里遇到这种卑劣的行径,真意宗也有应对的手段,比如说发起悬赏,邀请其他势力参与,但是很显然,这一次藏在暗中打闷棍的人,是得了官府的默许甚至授意。

而青罡门在强行奴役修者一事上,确实不占理。

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,道义不在手边,很多手段就不能使用。

青罡门抗议也无效,官府不承认这事跟他们有关,反倒敦促相关人等赶紧来自首。

最后简真人发狠了,将利真人从宗中请来,紧接着,几个官府的矿场被偷袭,还有消息说,青罡门已经派出了修者,前往南荒似乎有“公干”。

如此一来,愈演愈烈的偷袭风潮才逐渐减弱了下去,官府的修者再次上门,要求青罡门就买奴隶的事宜,给出明确的解释。

措辞很强硬,但是很明显,他们恢复了正面接触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靖海侯的李真人,跟官府道别了,“离开南荒很久,要回去了,不过还好……我此来的任务,基本上是完成了。”

他此来的任务,到底是什么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