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的规矩

雪峰观要地磁元气石,肯定是有用的,不像简真人说的那般根本用不到。

但是雪峰观能用到的数量,真的是有限的,大部分的地磁元气石,只能放在宗门大库慢慢地用,套一句话就是——这是用来充实宗门底蕴的。

而真意宗收购下门下派的物资,确实不存在低价强行收购的说法,当然,他们的收购价格也不会高很多,很多时候都是卡在关键点上,让下门有“不卖不好,卖了又有点可惜”的感觉。

舒真人对此心知肚明,所以对于简真人的话,她只是冷冷地一笑,“本观要此物当然有用,上宗的收购……呵呵,你们收好例份就行了。”

“此言大谬!”简真人冷哼一声,难得地冲这高阶真人绷起脸来,“地磁元气石可属阴阳戊土,若被中州得了去,你可曾想到后果?”

舒真人登时不做声了,地磁元气石有个“地”字,可算五行之属的土,有“磁”又涉及阴阳,照这么理解,可算五行中的奇物,若是放到五行战阵中,定然平添许多变化。

而官府比宗门强,也就强在各种战阵上,此物雪峰观自己用不了多少,一旦交易出去而且所托非人,确实会给宗门带来不小的麻烦。

须知陈太忠在第七场赌斗中,战的就是官方的五行战阵,一度没什么人看好他。

不过舒真人心里也有微微的疑惑:这么解释,真的没错吗?

她修行的时日不短,但是琢磨地磁元气石的时候不多,雪峰观也没几块这东西。

陈太忠闻言,也是微微一皱眉,“那若是我浩然派得了……总无须上交上宗吧?”

“浩然派,呵呵,倒真是例外,”简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地磁元气石对你们的修行有好处,你自己得了,宗里不会过问。”

陈太忠难得地得到了一次舆论支持,一时间都有点适应不了,于是看向舒真人,“真想不到,我也有能沾上宗光的时候。”

“陈真人你这话,未免,未免……”利真人还待说两句,见到对方扭头过来,目含杀气,只得讪讪一笑,“未免过头,上宗也曾为你出面过。”

“有吗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也懒得理他,在他印象中,真意宗除了想占他便宜,还真没有过什么实质性的支持,正经是他打着浩然宗的招牌,吓退过一些人。

不过此刻说这些,也实在没什么意思,“舒真人,看来咱们的交易,不会出太大问题了。”

舒真人冷艳的脸上,难得地泛起了些微的笑意,她点点头,“那我先着人拿一些地磁元气石来,让你做测试。”

所谓形势比人强,饶是往日里傲气冲天的雪峰观,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倒霉——再不跟陈太忠交易,就会被上宗便宜收走了。

简真人却还在微笑,“舒真人不必如此仓促决定,也许宗里给你的收购价格,比浩然派给出的高呢。”

舒真人微微垂下眼皮,也不看他,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一句,“高又如何?”

她认为宗里的收购价,不会比陈太忠给出的更高,虽然她隐约能感觉到,陈真人如此执着于尝试地磁元气石的效用,可能最终给出的交易价不会很高。

但是,只要交易的是九幽阴水,这便够了,对雪峰观的女修来说,再高的收购价,也抵不过九幽阴水的宝贵——这东西是无价的。

“呵呵,”简真人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待你俩商量妥当,可以将交易价格告诉我,宗里愿以高出两成的价格,用地磁元气石交易九幽阴水。”

舒真人闻言,登时大怒,“姓简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别的意思,”简真人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雪峰观需要九幽阴水,宗里也需要。”

陈太忠闻言眉头一扬,他很是有点意外,“宗里也发现了地磁元气石?”

“以我所知,有两处疑似之地,不过鉴于这东西的开采优先级不够,所以只是记录在案了,”简真人笑着回答,“浩然派有意交易的话,我们可以安排开采。”

地磁元气石是好东西,但是幽冥界的好东西太多,有些东西珍贵到哪怕是在自家地盘开采,也要防人来索取,所以要确定开采时的优先级。

若没有气修的需求,地磁元气石的重要性,是要往后排一排的,但是既然能拿来换九幽阴水,这重要性就陡然增加了。

舒真人闻言却无法忍受了,“你这是恶意哄抬物价,会不会做生意?”

“说起做生意,我还真比你雪峰观的人强点,”简真人笑着回答,然后他面容一整,又轻叹一声,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咱们做生意,总强不过鉴宝阁。”

鉴宝阁?舒真人的眉头一皱,她其实知道,本观的修者,并不擅长做生意,“鉴宝阁那帮商人,我何须跟他们比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简真人面容一整,“鉴宝阁正在尝试垄断九幽阴水的供货,正开出天价四处收购。”

“啊?”听到这话,舒真人仿佛晴天吃了一记霹雳,“怎么会如此?”

她虽然不擅长做生意,却也知道物资一旦被垄断,价格铁定会飞涨到一个令人瞠目的程度,十倍百倍地涨都不是问题。

“如若不然,你以为我为何会跟你竞价?”简真人苦笑一声,“陈真人这里的九幽阴水,已然是鉴宝阁重点争取的目标了,我说得对吧……陈真人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顿时想起,鉴宝阁用本源跟他换取九幽阴水的事来,当时他还以为,鉴宝阁做生意大气,现在看来,只能说那帮人真是做生意的料子。

不过,他也不能完全相信简真人的话,闻言只能含糊其辞地回答,“具体情况,我也不甚了解。”

“他们从你手里换取了一些九幽阴水的,”简真人淡淡地发话,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怨怼,很显然,对于上次体悟本源的事情,真意宗有着相当的不满,“这总不假吧?”

事实上,还真没这回事,鉴宝阁从陈太忠手上,一滴九幽阴水都没有弄到。

上次七掌柜倒是想要九幽阴水来的,但是后来做成了天大的生意,自然不好再斤斤计较。

其实,就算他想计较,陈太忠也有话说——这火之本源都已经是我的东西了,我看自家的东西,还需要给你九幽阴水?

当然,对着简真人,他没必要细说这些,只是微微地笑一笑,“也没换走多少。”

你只体悟了五天,能换走多少?简真人幽幽地看他一眼,“若我所料不差,过不了几日,鉴宝阁定然还会上门收购。”

“这问题也不在我吧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上一次原本我打算给真意宗九幽阴水的,奈何你们不要,怪得谁来?”

简真人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这个因果他还真是知道,所以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当时尚不知道,鉴宝阁竟然有这么大的心思,否则事情也易办。”

合着他们知道鉴宝阁收集九幽阴水,打算垄断市场,也就是近几天的事,确定所传非虚之后,真是有点后悔当时没有答应那场交易。

不过事情已经出了,再找原因也没意思,只能直承上次的失策。

“嘿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背着手看向远方。

舒真人在一边听着他俩的对话,都有点神智恍惚了,此时才来得及说一声,“陈真人,咱们可是有约在先的。”

简真人也哼一声,“陈真人,宗里愿意高价交易九幽阴水,望你三思。”

“陈真人你可是讲究人!”舒真人的声音,变得尖利了一些。

“讲究能当饭吃吗?”简真人很不屑地嘲笑她,“还是说你出得起出不起价钱吧。”

舒真人听到这样的嘲讽,禁不住大怒,“区区初阶真人,这么说话,你莫非是想死?”

简真人脸一沉,就那么看着她,“舒真人你说什么?”

舒真人这才意识到,自己是在跟一个真仙的族人说话,不过她也无意收回自己的话,而是看向陈太忠,“成不成的,你给句话。”

“我当然是跟你优先交易了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快把测试用的元气石送来。”

“陈真人!”简真人黑着脸发话,“你不多考虑一下?”

“少跟我叽歪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眼中是满满的不耐,“我怎么做事,用得着你提醒?”

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但是同时,他也从来不是个唯利是图的人,“先来后到,我陈某人有自己的规矩!”

你还是细细想一想的好,简真人差点就给出这么一句来,不过他终究是没昏了头,知道陈真人和舒真人是不同的,所以只是轻咳一声,“我是提醒您,跟我们交易更划算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不是什么东西,都可以交易的。”

一言既出,其他人登时嘿然无语,好半天之后,简真人干笑一声,“陈真人的气节,我真的很佩服!”

严格来说,陈太忠的选择,有点冒傻气,不赚大钱赚小钱,不是经营之道,但是很多时候,有原则的人,都是值得敬佩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