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陈真人的警告

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简真人不得不再次走出逍遥宫,去向宗中请示。

权赋槽在某些时候,还是有一定眼界的,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舒真人的要求,但也提出,只此一次下不为例。

舒真人知道结果之后,倒是很客气地表态:谢过二位了,若不是姓陶的那厮背后诋毁我雪峰观,我也不会这么不讲理。

你满意了,我回去可是得挨骂了,简真人悻悻地表示:就算拿回矿来,也不过才七成,剩下三成被你俩瓜分了。

“但是宗中护得青罡门周全,其实只是一句话的事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反问,“然后就得了七成,还嫌少吗?”

“看你这话说的,”简真人有点不高兴,抬手指一指他,“我们可是没给青罡门讨回公道,丢的矿和人,都没要回去,指不定冧祥东背后还怎么编排我呢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若无其事地回答,“也许是他们避免了更大的损失,这谁说得清?”

利真人却是想起一件事来,“太忠真人,你擒获的那些天仙,是不是该还回来了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又看他一眼,却不回答。

“好了,不说是你擒获的,就当是那个面具真人不是你,”利真人也没有脾气,只能顺着他说,“你‘买下’那些奴隶的同时,没有将那些天仙买下来?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简真人出声发问,“那你估摸一下,到哪儿才寻得到他们,需要付出些什么代价?”

陈太忠继续摇头,“不知道,又不是我干的,谁知道他们会在哪里?”

他不能继续蹂躏青罡门了,手上的三名天仙,当然不可能再放走。

简真人和利真人交换个眼神,齐齐叹口气,心知这三名天仙,是凶多吉少了——杀人须灭口,这道理谁还不懂?

只能指望以后慢慢找机会了,两名真人默契地不再谈此事。

说到最后,他们才谈起门外的奴隶家属——实力至上的社会,原本就是如此。

简真人希望陈太忠出面弹压一下,将事情强行压下就算了:蝼蚁本来就没什么人权。

陈太忠却是断然拒绝:让我替青罡门擦屁股?这不可能!

“那只能拜托舒真人了!”简真人看向另一名真人,“一成的星砂矿,你也别拿得太轻松好不好?”

“我是交易,又不是白得的,”舒真人也不答应,“青罡门……哼,我巴不得他们被动,越被动越好,再说了,你们才是上宗真人,可以为下门出面,我雪峰观凭什么管他?”

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撇开两家的旧怨不谈,她也没有出手的道理。

利真人笑眯眯地发话,“可舒真人马上就是宗中长老了呢。”

“没影儿的事呢,”舒真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门中能不能出第四名真人,还在两可,就算悟真成功,该轮到谁去上宗,这也是两说。”

利真人碰了一个钉子,不能再说什么,简真人闻言叹口气,“利真人,那弹压他们的事情,就交给你了。”

利真人轻轻哼一声,却也没放在心上——弹压一帮乌合之众,能有多难?

不过当他出了逍遥宫,宣布这个消息之后,围观的人群还是炸了:什么,你们不许我们去青罡门讨说法?

“没错,本宗已经将这事定下了基调,就是在不合适的时间,买了不合适的奴隶而已,”利真人皱着眉头,很干脆地发话。

别看他在这帮真人中,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真人,对天仙的威慑力太强了,更别说亲属中的灵仙了。

连南郭俊杰都不敢站出来发问,有胆子出声问的,只有那名靖海侯府的李真人,“若是我们执意想找青罡门的麻烦,贵宗会阻拦吗?”

利真人也不便明说我们会阻拦,强掳修者为奴,终究是件犯忌的事儿,他可以不在意蝼蚁们的感受,可传出去也不好。

所幸他做人比较八面玲珑,一向以智慧著称,所以婉转地回答,“青罡门初经变故,宗中会派些力量过去协助防守……那毕竟是真意下门,宗里有必要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

这就是要死保青罡门,有真意宗弟子坐镇,修者的亲属们就算上门讨说法,又能怎样?青罡门直接不予理会就完了。

至于说强行动手?省省吧,就算靖海侯府的李真人,也不敢对五大宗的弟子随便出手,修为高低姑且不论,两人身后的靠山就不一样——靖海侯再桀骜不驯,也没胆子挑衅真意宗这庞然大物。

真意宗终于彻底地站了出来,为青罡门的行为背书了,这原本就是两名真人此来的目的之一,眼下看来,似乎也只有这个目的,是比较顺利达到的。

奴隶的亲属们见状,一个比一个失望,但事还不敢表示不满,只能暗暗叹气。

而靖海侯府的李真人却是相当另类,他脸上看不到失望,反倒是泛起几缕笑意来。

他笑眯眯地看向陈太忠,“不知陈真人是否会去坐镇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那是上宗操心的事,跟我无关!”

“呵呵,”李真人又轻笑一声,“既然陈真人是这种态度,青罡门那里,少不得还是要走一遭的。”

陈太忠并不回答,倒是利真人闻言,冷哼一声,“那阁下好自为之吧。”

真意宗都明确要保人了,这厮竟然还要找上门去,利真人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——你丫真敢胡来的话,本宗不介意让靖海侯府少个真人。

陈太忠懒得理会这些,转身就走进了逍遥宫,舒真人见状,又跟着走了进去。

简真人和利真人对视一眼:这俩要谈什么?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,他俩似乎就在说事。

简真人下巴微微一扬,做个动作,自己却是走向另一座逍遥宫。

他要尽快向宗中汇报交涉结果,同时催促宗里派出人去,帮青罡门守住驻地。

利真人见了他的暗示,也是心领神会,一转身进了陈太忠的逍遥宫。

能让舒真人和散修之怒商量的事情,怎么都不会太小,宗中绝对有必要关注。

见到四名真人各自散去,周遭的修者亲属低声议论纷纷,只有李真人的嘴角微微上挑一下,眼中透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。

下一刻,他若有所思地望向某一处,却是什么也没发现,忍不住眉头微微一蹙。

其实这个小动作,是陈太忠搞出来的,他对这个侯爵府的感觉不太好,留了小神识在外面,待看到那厮表情异常诡异的时候,他有点不耐烦了。

于是他控制着神识,微微地抖动一下,给这货制造点紧张,好尽快将人撵走。

此人在搞什么幺蛾子,他不太有兴趣知道,而且这厮看上去心浮气躁,其实行事还是相当谨慎的,结合最近一段的情况来看,在驻地周边,这人不会暴露出什么消息。

李真人找了一阵无所获,就知道在这里继续待下去,可能就会遭遇一些不安全了,他心里很清楚,刚才心头泛起的那一丝悸动,很有可能是某个高阶修者对他发出的无声警告。

这种无声的警告,在很多场合都遇得到,接受到信息的修者若不是太蠢,就该考虑取舍了——当然,若是修者能力低微到意识不到这种警告,那也不能怪对方翻脸了。

能力低微,本来就是原罪的。

不过李真人应对这种事也拿手,他大声发话,“好了,咱们统计一下,有谁愿意跟着我去青罡门讨说法的,可以报名了,没想好的也仔细想一想,我最多等你们一天!”

这话看起来是撺掇人,但是最后一句,却是对那暗中的高阶修者的答复:最多只有一天,我就会离开。

陈太忠当然也听懂了,心说既然只是一天……算你还识趣。

李真人话音刚落,又有四五个集市的管理者走了过来,不耐烦地发话,“好了,不要喧哗,以免影响了我们集市的秩序。”

李真人眉头扬一扬,不过,敢嘲笑真意宗真人的他,最终没有咧嘴一笑,并没有任何的过激反应。

一个时辰后,简真人从自家的逍遥宫里出来,看到门口的人走光了,也没有多想,直接进入了另一个逍遥宫——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呢?

陈太忠和舒真人谈的,当然是地磁元气石,陈真人想先拿一些来做实验,舒真人却是不答应,说你得拿九幽阴水换。

两家一旦陷入讨价还价状态,被人碰到也是无妨,反正真要交易,消息肯定瞒不住的。

“地磁元气石?”简真人一走进逍遥宫,就听到了这话,忍不住微微颔首,我就说嘛,什么的东西能把陈太忠勾成这样。

又听两人说了几句,他忍不住了,“舒真人,你们寻到地磁元气石,没有向上宗汇报,这么搞可不合适。”

“我只是想跟陈真人做生意,”舒真人冷冷地回答,“我们该交给上宗的例份,定然少不了,只是怕提前报上去,上宗会强行采购走,我们没了元气石交换九幽阴水,岂不是很冤?”

“宗内采购,价格也不低吧?”简真人眉头一皱,相当不高兴,“你这冤屈从哪里来?而且你雪峰观要这地磁元气石,有用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