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无奈上宗

听到陈太忠这话,利真人轻出一口气,马上出声落实,“陈真人这话是认真的?”

“我这人讲究,说话一向是认真的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得到对方的承诺之后,他已经可以满足了,虽然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忿,但是那靖海侯府给他一种不太好的感觉,而且他也能匀点星砂矿给南郭家,事情就到此为止好了。

你也未必那么讲究!两名上宗真人暗暗地撇嘴,刚才还不是随意地敷衍我们?也就是答应了你两成星砂矿,你才变了嘴脸。

不管怎么说,此事算是告一段落了,四名真人坐在那里吃喝一阵,舒真人这才发话,“青罡门行事有点过,那个陶姓天仙的修为,我要毁掉。”

简真人白她一眼,“舒长老,雪峰观和青罡门的恩怨,我们都知道,但是青罡门现在已经孱弱若斯,你若是再下狠手,本宗七个称门宗派,没准就要变成六个了。”

哼!舒真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若不是考虑到这一点,我刚才就废了那厮的修为。”

青罡门这次远征风黄界,是颇为不顺,吴真人死在了陈太忠的手里,冧祥东也中毒了,门下的若干天仙,在大战中损失不少,又被陈太忠杀了一些。

现在上宗派了一个玉仙,到青罡门坐镇,但此人并不是青罡门出身,对下门的感情可想而知。

而作为青罡门对头的雪峰观,不但没有折损玉仙,反倒又要有人悟真成功,此消彼长之下,青罡门未来的日子,绝对会比较悲惨。

舒真人正是出于这个考虑,才没有出手——万一让上宗觉得,雪峰观太过跋扈,对本观的发展会造成相当的影响。

所以她很直白地指出这一点,然后表示,“还是希望上宗帮我废了那厮的修为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简真人很干脆地摇摇头,他根本不需要请示权宗主,就知道此事行不通,“两大位面战役,咱真意宗的损失太大了,再也经不起内耗了。”

“这种不开眼的门派,灭了也好,”舒真人毫不掩饰她对青罡门的厌恶,她很不屑地说,“明知道自己孱弱无比了,还要作死挑衅陈真人,纯粹是自作自受!”

说完之后,她瞥一眼浩然派的真人客卿。

陈太忠轻笑一声,不予理会这话,好半天之后,见到大家都不说话,他才干笑一声,“我还真不知道他们挑衅我了……不过必须承认,我对青罡门没啥好印象。”

你就装吧,三名真人心里齐齐一哼,却也不说破。

舒真人深深地看他一眼,才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若是不收了那陶上人的修为,冧真人再出什么意外,也不能怪到我雪峰观头上……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尼玛!上宗两名真人闻言,又是一阵头大,好不容易摆平了陈太忠,另一个真人又跳了出来。

更糟糕的是,这两名真人,一个属于新仇,一个属于旧怨,谁都有对冧祥东下手的可能——联合出手的可能也是有的。

既然是这样,冧祥东一旦出事,真的搞不清是这俩谁做的,尤其要命的是,这俩真人身后,是不同的势力。

一个是即将六真人的雪峰观一脉,一个是有传说中浩然宗的背景,都不是可以轻侮的。

要不说青罡门是花样作死,还真是这么回事,明明已经有了雪峰观这个强敌,还要招惹陈太忠,招惹不过也就算了,还要私下搞小动作,导致事态发展至此。

简真人勉力地笑一笑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已经说了,对青罡门没什么成见,是这么回事吧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并不多说话。

须知他放过青罡门,还是有些不情不愿,既然舒真人敢冒出头来,分担一定的注意力,他是绝对不介意再踩上一脚的。

别的不说,就只当给纯良弄点食物了,也可以对冧祥东下手。

殊不知,真意宗的两真人,最不放心的还是他,舒真人战力是很强,但是未必留得下冧祥东,但是陈太忠出手的话,只要做了精心的准备,冧祥东想逃都难。

而且大家对散修之怒的脾气,也有了一定的了解,知道此人的心胸并不宽广,属于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”的那种。

若是不久之后,冧真人死于非命,更可能是死在此人手上。

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,须知风黄界的大战还在继续,幽冥界是开采资源三百年,冧祥东身为青罡门在此位面的唯一真人,就算知道有人要对自己不利,也不可能一直躲在青罡门的驻地里,总是要出来办事的。

一旦出了青罡门的驻地,他的安危,自己说了就不算了,陈太忠不但战力超群,还会隐身,同时此人善于施毒,就算护卫森严,以众凌寡的机会也不是很多。

至于说此人身边还有麒麟幼兽之类的……都用不着考虑那么多。

简真人见他这副模样,也不问他了——跟这厮打交道,实在是太令人头疼了。

正经是眼下旧话重提,关键的因素,还是在舒真人身上——若不是她发起这个话题,陈太忠就算有所不甘,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他一下就找准了脉搏,直奔舒真人而去,“那你的意思是什么?”

“这星砂矿,我雪峰观要收一成,”舒真人终于亮出了本意。

自打她知道青罡门发现了星砂矿,就惦记上了此物,雪峰观一样需要此物。

要说这星砂矿也很怪,需要的人极多,风黄界基本上没有,但是偏偏卖不起太大的价钱,可是想买的人,还买不到。

大致说来,还是因为这东西是主杀伐之物,自家就算暂时消化不了这么多,也不愿意出售。

雪峰观对星砂矿的需求,是有一些的,这能极大地增强门中的战力,同时舒真人也希望,能为观中后人,争取一点资源。

同时还有一点,她不希望别人能得到更多——别家的战力强了,我家的战力就弱了。

她早早就惦记上了这个,待发现上宗和浩然派可能出现一些猫腻的时候,她果断地决定,要从里面分得一杯羹。

这尼玛……简真人和利真人交换个眼神,都看得出对方眼中浓浓的无奈:咱堂堂的上宗,怎么就被下门下派如此逼迫了呢?

然而,无奈归无奈,难题很现实地摆在面前,简真人沉吟片刻,才叹一口气,“一成太多了……半成吧。”

“我刚才可是打算出手拿下靖海侯府真人的,”舒真人对此绝不答应,“我对上宗忠心耿耿,区区一成也算多?”

“一成一成又一成,这就三成了,”简真人斜睥陈太忠一眼,“你们两家并不是星砂的最大用户,无锋门才是!他们再要,怎么办?”

“是啊,上宗也不好当家,”利真人马上出声附和,“舒真人,不如这样,宗里先欠你们一个承诺,将来再发现新的星砂矿,再优先考虑雪峰观,你看如何?”

“是啊,”简真人闻言,忙不迭地点头,“这个星砂矿并不是很大,现在幽冥界才刚刚开始开发,未知的矿藏太多了,你若是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,眼界未免有点窄小了。”

这话是再正确不过了,一个亟待开发的位面,有太多的好东西等着挖掘,就算星砂矿难得,没准下一刻,雪峰观的地盘上就会出现一个更大的。

当然,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,但并不是没有。

就算没有星砂矿,开发出别的稀有资源,一样能换取星砂矿。

但是舒真人绝对不会这么想,有些东西不争是没有的,此次事件她介入了,所以有资格争,以后上宗就算开发出新的星砂矿,又凭什么照顾雪峰观?

一个承诺……呵呵,承诺就是用来反悔的,到时候都算不到简真人头上——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尽力了,怎奈宗中有别的想法,他也无能为力。

至于雪峰观开发出稀有资源,也未必换得来星砂矿,可能她们的宝贵资源,自己都舍不得交易出去。

幽冥界虽然大,利益却是一丁一点争来的,这种外财,该不手软的时候,绝对不能手软。

所以舒真人很明确地表示,“若是半成,宁可不要……我雪峰观不是叫花子。”

那你就别要!简真人恨不得冲她怒吼一声。

然而,如果可以怒吼的话,他早就怒吼了,不过区区一个冧祥东,下门中阶真人而已,真意宗损失不起吗?

可是他心里非常清楚,舒真人此刻敢如此开口,正是看准了这一点——真意宗还真损失不起,起码眼下,不能让冧祥东死了。

青罡门是牵制雪峰观的一支重要力量,冧真人再一死,青罡门就只剩下一个独苗真人了,至于上宗派下的那个,随时可以召回去。

与此同时,雪峰观却是发展迅猛,即将六真人,对真意宗的管辖,造成了一定的掣肘,这不是上宗愿意见到的。

别看舒真人没有对陶上人下手,那只是因为她知道要避嫌,但是真意宗不答应她的条件的话,冧祥东死于非命,却是谁也说不出什么。

谁让人家抓住了时机,搭上了陈太忠的顺风车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