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磕绊

地磁元气石可以用来架设阵法,炼器师也用得上,不是用来做制器材料,而是打造各种制器环境——很多战器和法宝,对制器环境要求都很苛刻,地磁元气石能做出有效的调整。

但是更关键的,是对气修培养气感很有好处,气修养浩然正气或者不平之气,需要有很强的气感,才能有效地推动修为提升。

所以气修对地磁元气石的需求,是众所周知的,就像星砂对南郭家族的作用一样。

可以说,风黄界的修者中,最渴望得到地磁元气石的就是气修了。

不过这东西在风黄界也不多,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没谁愿意让气修得到这种玩意儿。

所以地磁元气石在浩然派,基本上属于传说中的物品,弟子们根本不可能通过做任务获得——事实上,宗门大库里也没有这种东西,倒是执掌小库里,有那么几块。

这几块是浩然派的宝贝,执掌根本不舍得使用。

陈太忠之所以能知道这个情况,是因为他在浩然宗的石室里,得到了一个提升气感的法门,不过要用到大量的地磁元气石。

这法门主要是用在天仙阶段,听起来档次似乎不是很高,但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——能放在浩然宗石室中的法门,珍贵程度当然是不用说的。

须知就连九幽阴水这种东西,浩然宗的前辈都不是很看在眼里。

陈太忠出了石室,就想试验一下这法门,他跟南忘留打听一下才知道——合着本派就剩下两大三小五块地磁元气石了。

这法门是非常耗费元气石的,他看着南执掌那副苦脸,终于决定不去试验了。

来了幽冥界之后,他也曾经想过,这里会不会有地磁元气石,但是他问了不少人,也抢了不少储物袋,从没有发现,这里有出元气石的可能。

须知陈某人有个集市,眼皮子是极其驳杂的,消息也非常灵通。

眼下猛地听说,雪峰观的地盘上,采出了地磁元气石,他实在难掩心中的兴奋:多吗?

也不是很多,舒真人含糊地回答,然后问一句:这东西换九幽阴水,总是可以吧?

她是个不在意物议的主儿,可这并不代表她不够聪明,不管产出有多少,她也只会往少说,这可是涉及到宗门利益的。

陈太忠表示,自己很有兴趣见识一下大名鼎鼎的地磁元气石,至于说该如何交换,他认为舒真人要提供给他一些地磁元气石做测试才好。

舒真人很干脆地拒绝了,说买卖没有这么谈的,你若不明白这东西的功效,那我让他们找毛执掌谈去好了。

雪峰观的女修,果然不是单纯的疯,该精明的时候也相当精明。

你开玩笑的吧?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这种事情找毛贡楠?你难道不知道,太大的事情他做不了主?

这话也是实情,毛贡楠是浩然五上人中,修为最低的一个,两个老牌天仙不说,就是言笑梦和乔任女,也比他这个一级天仙强。

陈太忠相信,自己是最明白地磁元气石价值的,若是任由毛执掌开价,那厮没见过多少元气石,没准就会开出极高的价格——这种信息上的差距,并不是谈判技巧能弥补的。

毛贡楠没准会认为,自己谈成了一个很不错的价码,比任何已知的交易条件都好。

但是他不会知道,地磁元气石固然很珍贵,但是少量的元气石,并不能让气修完成从质到量的飞跃——气修欠缺的,是大量的元气石。

都说气修在修者中,是非常消耗资源的,事实上……真的是太消耗资源了。

陈太忠相信,只有他才有资格为地磁元气石精确定价,别人做不到。

舒真人见他坚持,倒也没有拒绝,两人一边闲聊,一边讨价还价。

聊了一阵之后,又有靖海侯府的李真人求见,陈太忠直接表示不见——我正跟舒真人说事呢,那货就不能有点眼色?

舒真人见他拒绝,才意味深长地发话,“靖海侯府……似乎很有点想法。”

“无非觊觎星砂罢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对狂傲的侯爵府中人,也没什么好印象,“没他们的份儿。”

“这份狂傲背后,似乎还有些说法,”舒真人沉吟一下,还是说出了她的感觉,“我认为你该提防一下。”

“该提防的多了,不差他们这点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他都被巅峰玄仙白燕舞盯上了,还会在意一个小小的靖海侯府?虱子多了不咬人。

门外的李真人被拒,却也不见如何着恼,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转身走出里许,站在那里,袖手看着两座毗邻的逍遥宫。

待他见到,真意宗两名真人相伴走出逍遥宫,进入另一座逍遥宫的时候,嘴角抖动一下,又轻叹一声,“宗门狗……果然是说的一套,做的一套。”

他旁边一个天仙伴当闻言,笑着捧场,“其实陈太忠连宗门狗都算不上,根本就是野路子,也不知道侯爷怎么这么重视他。”

“慎言!”李真人冷哼一声,他虽然在别人的面前,摆出一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样子,但他真若是那样的草包,又怎么可能被侯爵府如此看重?“这里不是你胡言乱语的地方。”

他说的一点都没错,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:是靖海侯重视我?为什么重视我呢?

他早就放了小神识在对方身上,而且并不担心小神识被对方发现——起码得是烈长老那种神识高手,才看得出名堂来。

就在他思索的时候,简真人和利真人走了进来,见到舒真人,他俩登时一愣,“原来舒真人也在?”

“你们谈你们的,我只是适逢其会,”舒真人淡淡地发话,不过话是这么说,她的屁股坐得稳稳的,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。

简真人不管这些,直接开口撵人,他笑着发话,“舒真人您坐在这里,我们怎么谈啊?”

“见外了吧?”舒真人白他一眼,“马上同宗了,这么说真的没意思。”

“算了,我惹不起你,”简真人见周遭没旁人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来一句,“未来的长老,我以后得供着。”

“吃饭吧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,“简陋了点,不过我浩然派小门小派,也就这点出息了,毕竟是在幽冥界,上宗两位真人别嫌弃。”

“这是骂人吧,”简真人哈哈一笑,在桌几旁坐下,心满意足地叹口气,“不错了,在幽冥界能吃这么一顿,很丰盛了……陈真人据说有皇家特供?”

“喝吧,”陈太忠拿出一壶酒来,往桌上一顿,“不够还有,喝完再说正经事。”

“别,先说了吧,”简真人不吃这一套,他才不想步入陈太忠的节奏中,“我答应你的一成,实在不能更多了,你得理解。”

“喝完再说行不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这会儿说,伤感情啊。”

“真没什么伤感情的,”简真人笑着回答,“有些事我不能答应你,所以得向宗里请示,现在有了结果了,就来跟你说一声……刚才那样子,不是拒绝你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接他的话茬。

“权宗主说了,采出的星砂矿,送你一成,卖你一成,”简真人掀开了底牌,“两成不少了,而且只需要你买一半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行,但是这两成落在我手里的事,宗里不得宣传出去。”

两成星砂入手,不代表就有使用权了,须得没有人知道这场交易,他和浩然派才能安心享用战果——旁人纷纷上门要求交易的话,那也是不尽的麻烦。

“这个……”简真人犹豫一下,还是站起身来,苦笑着回答,“这我还得去请示一下。”

“去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他心里清楚得很,别看这简真人是真仙族人,有些大事,还真不是此人能做主的。

不多时,简真人又回来了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权赋槽联系的,竟然是如此地快捷,“权宗主说了,不放风声也是能商量的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个茄子!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就已经恼了,他很粗暴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若是我没有强调这一点,合着你们是打算放出风声的?”

简真人嘿然不语。

真意宗当然是这么打算的,他们认为,这个星砂矿甚至可能满足不了宗中的自用,居然要给陈太忠留两成,这实在令人太难以接受。

那么将风声放出去,不但解气,也能有效地缓解宗中的压力——有人帮着分担了。

跟真意宗要星砂,比跟随便什么人要星砂矿,要难上太多了,吃柿子捡软的捏,相信官府那边得了消息,更愿意选择向浩然派施加压力。

陈太忠见他没有否认的意思,于是笑一笑,“好了,喝酒吧。”

“你不要这么毛躁好不好?”简真人看他一眼,心里盘算一下,决定自己拿点主意,再退让一些,“我说的不过,是宗里希望此事到此为止,你也不要再去找青罡门的麻烦。”

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呵呵,我本来就没找过他们的麻烦……”

简真人脸一沉,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听到车轱辘话的时候,猛地听到对方又来了一句,“那当然以后也不会找他们麻烦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