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谁是蝼蚁

没有人认为,李真人说的是实话。

不过好在有舒真人出面,此人安静了许多,事情才得以继续讨论下去。

简真人非常希望,能得到陈太忠的承诺,说他不会再插手青罡门的事,但是陈某人死活不松口——严格说是不张嘴,他就是不表态。

简真人翻来覆去说了半天,最后终于是忍无可忍了,“陈真人,此前的事,我们都不追究了,你不觉得诚意很足了吗,你还要怎样?”

陈太忠也懒得再捉弄他了,索性直说,“星砂矿给我,此事我就给上宗一个面子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简真人很坚决地回答,声音奇大,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一般。

事实上,他是被气得,“这还算给面子?宗里对这星砂矿有安排,你还是不要想了。”

“那就不想好了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,反正对不对青罡门下手,都是在他一念之间,口头上的承诺,真的很扯淡——只有他情愿遵守的,才能叫做承诺。

简真人无奈地冲他翻个白眼,“换个条件!”

“真没别的条件,”陈太忠继续轻笑,“星砂对于我浩然派,意义非凡。”

“别扯淡行不?”简真人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小刀君的无锋门,比你气修更需要星砂……她可是东易名的朋友。”

他已经不止一次,用东易名威胁陈太忠了,没办法,也就是此人,还能压得住对方。

不过这次,陈太忠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,“东易名若有需要,他自会来找我,不牢简真人费心了,大不了我分润一些给无锋门,又何须上宗出面?”

“一帮道貌岸然的家伙!”青罡门的陶上人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,“明明是我青罡门之物,你们却是推来让去,这便是上宗的真人?”

没人理会他,简真人甚至都没兴趣拿眼角扫他。

倒是陈太忠闻言有点不忿,少不得冷笑一声,“那些可怜的灵仙,在被青罡门奴役的时候,跟你想的是一样的,明明是自由之身,却被人呼来喝去……这便是上门的天仙?”

这话拿来打脸,实在是太应景了,但是陶上人心情激荡之下,直接开口驳斥,“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我们需要在意蝼蚁的感受吗?”

南郭俊杰闻言,忍不住冷哼一声,面色铁青,虽然往日里他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此次事涉族中子弟,他却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话。

不过此处天仙众多,实在没有他一个小小天仙插嘴的份儿,他只能心里暗暗底发狠:姓陶的,这次咱们梁子算结得大了,回头看我南郭家怎么慢慢消遣你的家族!

陈太忠闻言,却是轻笑一声,“你说得太对了,你没必要在意蝼蚁的感受,我深深赞同,但是对我来说,真人之下皆为蝼蚁,你这小小的蝼蚁的感受,我需要在意吗?”

“噗,”陶上人闻言,又喷出一口血来,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“好了陈真人,”简真人接话了,既然诸般试探皆无用处,他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来,“这个矿,上宗会接管,分你一成星砂矿……两成也可以,不过你要拿东西来换。”

这便是真意宗的如意算盘,实在没有别的选择的时候,索性借着陈太忠的怒气,顺水推舟地将星砂矿从下门收到宗中——这不是宗里不讲究,实在是陈太忠反对得太厉害。

“一成?呵呵,”陈太忠又笑一声,“上宗若是想要,只管拿去,我一成都不要!”

他做了这么久的浩然派供奉,对其中的逻辑,也是相当地清楚,你想借我的名头收矿?对不起了,这个名头我还真的不借!

想拿,你就全部拿走,不过这名声肯定就好听不了。

不想拿,或者是拿得晚了,就别怪我再次出手了,反正到时候,我肯定不认账。

“一成都不够?”简真人的眉头皱一皱,直接一摆手,“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逍遥宫的主人发话,就算别人想赖着也不行了,陈太忠一转身,满不在乎地向外走去——暂时给你上宗个面子,不做口舌上的计较。

然而,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耳边传来极细微的声音,“我们两名真人前来,你可还未曾请我们宴饮过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到这话,脚下忍不住停顿一下,然后才继续迈步,心里却是在纳闷:利真人如此传音给我,莫非是此事还有说法?

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利真人传音的时候,舒真人的眉头,也极细微地轻蹙了一下。

若是此刻还有雪峰观别的高层在场,估计会笑掉大牙,须知舒真人修得有清净琉璃问心术,最是能发现各种细微的异常。

当着她的面传音,起码也得是中阶玉仙,才可能瞒得过,若是她全神贯注观察的话,高阶玉仙的传音,都未必保险。

陈太忠走出逍遥宫,想一想之后,招来了自己的三名门下行走,吩咐明广智和李蔓兮巡查地盘,还给了他俩两块护身玉符。

他给出玉符,其实只是为了令他们巡查时方便,可以放开手脚,但是这二位感动得热泪盈眶,好悬就哭出声了,太难得了啊,这可是真人制作的护符。

陈太忠是初阶真人,制作的玉符,理论上也只能挡住高阶天仙的有限次数攻击,而明广智和李蔓兮都是中阶天仙,他们本身就可以越阶祭起高阶宝符,这两者相差似乎仿佛。

然而账不是这么算的,宝符不但昂贵,本身也是有数的,用一张少一张,而修者越阶激发符箓,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撇开这些差异不算,只说这护符本身,就代表了一名真人的庇护。

明李两位上人,也不是没有给其他的真人办过事,却从来没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能得了真人制作的护符,这本身就是真人的肯定和爱护,是极为荣耀的事情。

“真人放心好了,”明广智激动地表示,“拼着性命不要,我也会帮您看护好这一片。”

李蔓兮也不住地点头,表示自己是同样的心情。

“拼命固然是要拼,最主要还是要将警讯传出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告诫他们,“千万莫要以为,咱们看到的,就是全部暴露出来的敌人,没准还有人藏在暗处,打算浑水摸鱼……你们闯荡了这些年,想必不用我解释了。”

“我们明白,”这一次是李蔓兮抢先发话,她一边点头一边回答,“越是各方势力混杂的时候,越容易滋生事端,集市里很多家伙,也喜欢选择这种时候打闷棍。”

只冲她这话,就可以得知,聚集在集市里的修者,有多么地良莠不齐了。

而明广智想的却不是这个,他皱着眉头表示,“我若是青罡门的人,也会派出其他人来,伺机捣乱。”

“我担心的就是这个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除了青罡门,我看那靖海侯府,没准也有点名堂……好在他们不是西疆本地人,否则我会更担心他们。”

将两人派走,他又安排韦晓笙守门,并且告诉她,两个时辰之后,去请真意宗两名真人,来他的逍遥宫赴宴。

说完之后,他就进逍遥宫去了,不多时,又有浩然派三名弟子前来,帮陈真人整理宴席。

因为原料匮乏,菜品并不是很多,陈太忠自己就做得过来,有几个弟子帮忙,只是从礼节上,显得不那么怠慢上宗来人。

简单的饭菜,一个时辰就做得差不多了,陈太忠正想着,是不是要让韦上人提前去请两位真人,却见韦晓笙匆匆走了进来。

“陈真人,舒真人在外求见。”

嗯?陈太忠愣了一愣,还是微微点头,“请她进来。”

舒真人进来之后,简单地寒暄几句,就说起了九幽阴水。

她想确定一下,陈太忠手上的大量九幽阴水,将来回到风黄界,会不会充实到浩然派的大库里——当然,如果方便的话,眼下能交易是最好的。

陈太忠胡乱应付着,也不说能交易,也不说不交易,他手上的九幽阴水,大部分是要充实宗门大库的,不过这一点,他还不能明说,否则将来毛执掌那里的压力,就要大很多了。

以前他在地球上看修仙小说的时候,总觉得门派弟子要做很多任务,才能得到宗中的奖赏,觉得这设定实在太不近人情。

但是真的亲身经历之后,他才深切地体会到,身为宗门长辈,必须无偿为宗门中带回大量资源,才更考验人心——稍微心里不平衡一点,没准就揣进自家腰包了。

舒真人也发现他兴致不高了,于是主动介绍自家地盘里出产的各种物资,表示说这些物资,都能拿来跟你换九幽阴水。

这态度是相当诚恳的,简直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,将自家的产出如数地说出来,也就只有雪峰观这帮女疯子才做得到。

陈太忠也不想窥探他人隐私,但是舒真人要说,他总不能拦着不让说不是?

事实上,他还真的听到了一样令他动心的物资——地磁元气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