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利令心动

南郭俊杰是最不甘心事情就此终结的,此次南郭易勇虽然受了不少的罪,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也被抢了,不过他真不是很计较,他计较的是:青罡门还有星砂矿未曾抢夺。

所以他支持陈太忠继续抢下去。

咦?简真人闻言火了,心说靖海侯消停了,你星砂南郭家又跳出来,这是真的铁下心思,挑动我真意宗内乱了?

他有这个错误的认知,真的很正常,谁让这两家都是贴近官府体系的呢?

所以他很不耐烦地看南郭俊杰一眼,毫不客气地呵斥,“陈真人都答应这个假设了,真人说话,小小天仙,不要随意插嘴!”

南郭俊杰却是没有被他吓倒,这种场合下,他随便插话固然是很不好,但他也不担心对方会翻脸动手——这么多不同的势力,都眼睁睁地看着呢。

于是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南郭家直系子弟被人强掳为奴,这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死去的旺泉城主南郭俊荣虽然只是中阶天仙,却是南郭家真正的直系子弟,南郭易勇倒是庶出,可也是到了他的时候,才是庶出。

这样的直系庶出,是可以算进直系子弟里的。

李真人听到这话,幸灾乐祸地笑了,他看一眼舒真人,“南郭上人,我劝你还是不要打陶上人的主意了,此人已经被雪峰观的真人预定了。”

“我并未打陶上人的主意,”南郭俊杰面无表情地回答,然后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南郭家跟陈真人自有渊源……还请陈真人为俊荣城主讨回公道。”

原来是南郭家还不肯干休?一时间,会错意的简真人和李真人,都反应了过来——合着南郭家跟陈太忠早就认识?

不过再想一想,众人也就释然了,陈太忠的飞升之地便在东莽,而星砂南郭正是东莽的封号家族,两边能有比较早的交集,也算是正常了。

陈太忠看南郭俊杰一眼,微微颔首,却也不多说什么。

简真人见状不淡定了,“陈真人,这是还不肯放过青罡门?”

他此来的时候,有个调解的底线,就是双方到此为止,不得再继续仇杀,更过分一点,就是陈太忠不但可以不归还缴获的物资,还不用拿出解药来解冧祥东身中之毒。

真意宗的毒道高手,也跟着来了幽冥界,还参加了那七场赌斗中的一场。

陈太忠的毒虽然来自于狐族,跟人族的施毒不一样,但是冧祥东自己就能把毒压制到一定程度,加上本宗的毒道高手,将这点毒慢慢地排除出去,没多大问题。

他的底线是这样,所以看到陈太忠似乎还不想罢手,他就真的急了。

“什么放得过放不过?你刚才说了,都是假设,”陈太忠很灿烂地笑着,“既然故交不肯答应,将追责的任务交给我,我也不能令他失望不是?”

“你到底想要点什么?”利真人是长于算计的,从对话里听出了点眉目,“陈真人你尽管开口,能不动手,尽量不要动手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就在此刻,简真人也出声了,他一指南郭俊杰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呵呵,星砂南郭……是不是看上青罡门的星砂矿了?”

“青罡门竟然有星砂矿?”靖海侯府的李真人闻言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星砂矿是很贵重的,通常存在于虚空中,在风黄界几近绝迹,在幽冥界数量也很少。

但是严格地讲,对宗门修者而言,这并不是什么必须之物,无非是让兵器增加锋锐坚硬和耐久,而不是能增进人的修为——如果不算星砂南郭家的话。

所以星砂矿的价值虽然很高,却没有高到不可攀的程度——太高了,大家就放弃了。

但是此物对靖海侯府,有相当的意义,靖海侯现在行情大涨,不但是因为族中高手多,更因为他倚仗的是军队。

对军队来说,刀锐甲固是必须的,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,杀伤敌人。

靖海侯手上若是有足够多的星砂矿,不但可以巩固己方的阵营,提高己方士气,更能以此来拉拢其他军中势力——谁不想让自己的战士们增大杀伤,减小伤亡?

李真人此来,真没想到,还能撞上星砂矿,一时间有点喜出望外。

简真人对青罡门的星砂矿,却是知情的——上宗在下门里,同样安插得有眼线。

像星砂矿这种利于战场杀伐、有多少都不能算多的矿,真意宗会重点关注——下门上的供奉里没有这种东西的话,上宗可是要调查的。

他也是灵光一闪,猜到了这种可能,然而话一出口,他就后悔了:这种事,连利真人都不知情,我却说了出来……真是越来越蠢了啊。

李真人的反应,加重了他的后悔:怎么能就这么说出来呢?真不该图一时口快。

然而,就是在此刻,南郭俊杰出声了,“正是星砂矿,南郭家愿意高价收购,还请陈真人出手,为南郭家讨回公道。”

既然对方敢说,他就敢认——大家争的就是资源,该不要脸的时候,真不能要脸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看一看陶上人,眼中满是贪婪之色。

“这个嘛……阁下不用想了,”陶上人冷冷一笑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彻底打消了他所有的侥幸心理,莫说星砂矿确实很珍贵,就算不够珍贵,他也不会便宜了陈太忠。

“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。

他说是算了,但旁人哪里会认为他是算了?陈某人从来就是以难缠而著称,眼下表示放弃,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罢手。

更可能的是,这厮会改容易貌,悄悄冲过去大杀一通——一如他前一阵的青罡门之行。

上一次是面具男,下一次就可以是蒙面男,这厮执意出手的话,青罡门怎么防都防不住,到时没准逃跑都成了一种奢侈——被灭口的概率反倒是要高一些。

简真人首先就有点不放心陈太忠,他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太忠真人,你放弃对星砂矿的讨要,这是认真的吧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并不直接回答,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出尔反尔的打算,但是他也不愿意郑重地承诺什么。

我就知道是这样!简真人心里暗叹一声,他对陈太忠还是比较了解的,知道此人虽然狂傲,但是相当重诺,也就是其自称的讲究人,郑重其事答应下的东西,一般都不会反悔。

既然对方不会放手,他只能无奈地解释,“陈真人,此物于宗中有大用,我们不能坐视你动手,比如说东上人刀道之友的小刀君,楚上人所在的无锋门,也需要大量的星砂,宗里是要综合考虑的。”

简真人是真着急了,甚至打出了东易名的幌子——星砂真不能让你拿走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说话,哥们儿就是啥都不答应,倒要看你能奈我何。

反正他有南郭易勇提供线索,不怕找不到星砂矿。

就在这时,靖海侯府的李真人突然出声,“我却认为,陈真人为故友讨回公道之举,没什么错误,陈真人若是需要的话,在下愿尽绵薄之力相助。”

陈太忠扭头看他一眼,目光中并没有什么感激,事实上他有点恼火:你捣什么乱?

“现在的西疆,还轮不到你靖海侯的人主持正义,”简真人越发地火了。

他猜得出来,靖海侯府也对星砂动心了,但是,你真的想都不要想啊,这种物资出产在宗门的地盘里,西疆官府都不要想打主意,何况你一个外域的小小侯爵府?

他看一眼舒真人,“舒真人,此人若再捣乱,恳请您出手将其制住,我必有报答。”

舒真人闻言冷哼一声,又白他一眼,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在场的众人,却全都读懂了她的意思:你以为本真人会在乎你的报答?

总算是眼下有外人在,她不好说出这话,算是……姑且算是勉强同意了。

简真人知其心意,少不得微微一笑,“舒真人晋为宗中长老之后,可是会有分管的。”

这话就太直白了——你帮了我这次,将来我会跟简仙歪嘴,帮你争取好差事。

舒真人再是冷傲,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心动,上宗终究是上宗,在一些小场面上,雪峰观的女修可以玩一下傲娇,但是正规事情上,上宗绝对不会允许她们胡来。

所以这样的承诺,也是不错的,她微微地点一下头:我知道了。

李真人见状又笑,“我仅仅是代表个人,对陈真人表示支持,怎么就又惹恼你们了?”

“谁不知道官府对星砂的需求?”利真人见状,跳出来直斥其非,“此乃我西疆出产之物,怎么也轮不到靖海侯府来惦记。”

宗门重独斗,官府重群战,星砂战器对官府的意义,远大于宗门,这是谁都知道的。

“呵呵,”李真人苦笑一声,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我只是看不过眼,表述一下个人感情罢了,对于星砂,我还真没有必得之心。”

众人很不屑地看着他:真当我们傻吗?

舒真人更是冷哼一声,“看在你这次没有扯出靖海侯府,姑且饶你一遭。”

李真人苦笑一声,“为什么我说实话的时候,总没人信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