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一物降一物

李真人这次的笑声,引起了简真人的不满,这还没完了?

他冷冷地看对方一眼,“怎么,看起来你有点不服气?”

一向没什么暴力倾向的简真人,竟然有了动粗的打算,可见真的是人不可貌相。

不过他也确实不怕对方,靖海侯府就怎么了?了不得有几个玉仙罢了,跟真意宗相比,差得太多了,而且双方分属不同的体系,想要翻脸,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压力。

这或者会引发两个体系的争斗,随便挑衅的责任比较大,但他族中有真仙,哪里会怕这点小事?

李真人笑了好一阵,才止住笑声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事关修者被无缘无故地掳走为奴,简真人当真以为,是你真意宗关上门协商一下就行的?”

简真人冷哼一声,傲然地回答,“本来就是我真意宗下属门派,我们之间协调,莫非还要邀你做个见证?”

他说的是反话,但是李真人竟然郑重其事地点点头,“本就该如此,看来真人还是转过弯来了。”

我转过屁的弯来了!简真人心里暗哼,脸上也露出一丝讥笑来,“不知道靖海侯何德何能,居然干涉得了我真意宗内部事务,下一步是不是要考虑入主中州,帮皇族拿主意了?”

这话一出口,靖海侯府的人,脸色齐齐地就是一变,这岂不是讥讽靖海侯有篡逆之心?

就连一直笑吟吟的李真人,嘴角也忍不住扯动一下,没想到真意宗的玉仙,说话竟是如此阴损。

这个帽子,他是不能被扣下来的,所以他冷冷一哼,“简真人说话,用意何其歹毒?我若是将此话传到牧守使那里,少不得要治你个挑唆之罪,且看简仙是否保得下你!”

“呵呵,”简真人满不在乎地笑一笑,不过他心里,却还真是有点警惕,此事真被捅到平剑磐那里的话,也是麻烦——简仙若是帮他出头,很可能惹出官府的真仙。

所幸的是,李真人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他沉着脸发话,“事关被强行掳掠的修者,岂是你真意宗一家的事?你若执意关上门商量,我就少不得要请来西疆官府的人了。”

这有点过分啊!简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堂堂的靖海侯府,什么时候关心起小灵仙们的死活了?

对高阶修者而言,小势力的低阶修者,基本上就是透明的,根本不需要多考虑,李真人此举,纯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

青罡门确实也奴役了侯爵府的人,不过单个人的赔偿,总是很好解决的——都是有点身份的,私下商量就行,真意宗也会不介意卖侯爵府一个面子。

把所有的奴隶都算进来,真的有点多余。

然而,靖海侯府决意要这么做的话,真意宗也没有办法强行把事态压下,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的——着急了就要把官府的人请过来。

那这个事情,还真就处理得不好了。

简真人也没了脾气,于是皱着眉头发话,“那你要如何参与?”

“我只想了解一下真相,”李真人似笑非笑地回答,然后又看一眼陶上人,“然后,还要单独问一下这青罡门的天仙……我靖海侯府,可不是让人白欺负的!”

他正洋洋得意,空中传来一声冷哼,“此人已被我雪峰观定下,你若敢再说什么狗屁靖海侯府,信不信我将你擒了,让靖海侯来领人?”

李真人的微笑,登时就僵在了脸上,然后他嘴角抽动一下,不再说话。

要不说天生万物,一物降一物,他敢不买真仙子弟简真人的账,却是不敢随便冒犯雪峰观——这一群女人发起狠来,真的是谁都不怕。

南郭俊杰走上前来,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真人,星砂南郭家请求旁听。”

陈太忠也不答话,而是斜睥简真人一眼。

简真人揉一揉额头,苦恼地发话,“好了,就这么多人啊。”

“此事殊为不公,”又一名天仙走了出来,“我们也要求列席旁听。”

简真人淡淡地看他一眼,吐出两个字来,“不允!”

这天仙登时恼了,“既是如此,我们少不得要邀请西疆官府出面了。”

简真人又看他一眼,这次却是连话都懒得说了,直接抬脚走向逍遥宫,根本无视了此人。

他这么做,当然有他的道理,此人藏头藏脑,连个名号都不敢报,就想列席旁听——我呸,凭你也配?

至于说什么请官府出面,实在是扯淡,靖海侯的人可能请得动官府,星砂南郭家也有那么一点点实力,其他人嘛——真当官府是那么好请的?

这世道讲的就是实力为尊,没实力的,就不要指望能得到什么待遇!

那天仙看着一帮人先后走进逍遥宫,脸上一阵发白,咬牙切齿半天,最终才冷着脸摸出一只通讯鹤,但是其他人心里明镜一般,这通讯鹤怕是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外面一群人围着,逍遥宫里,陶上人咬牙抵赖,死活不肯承认青罡门跟六眼盗有勾连。

“此事很是好查,”李真人忍了一阵,终于不耐烦地发话,“不就是六眼盗吗?我去问一下鉴宝阁,就知道此人后来的去向。”

六眼盗做下的事情,委实轰动,连南荒的玉仙都曾经耳闻,靖海侯原本就是属于皇族体系的,冲鉴宝阁打听消息,没有多难。

“何必那么麻烦,直接搜魂不就完了?”舒真人冷冷地发话,“青罡门一定有问题。”

陶上人见自己实在是躲不过了,索性心一横,看着舒真人发问,“若我青罡门没有问题,你将我搜魂成白痴,雪峰观打算如何给本门一个交待?”

舒真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区区天仙,白痴便白痴好了……何须给你青罡门交待?”

这话说得霸气无比,旁人却是生不出反驳的心思,这群女人一向如此行事。

李真人笑着问一句,“舒真人,真不需要我去鉴宝阁问一声吗?”

舒真人冷冷地扫他一眼,又看向陈太忠,“恐怕陈真人早就问过了吧?”

简真人心里清楚,她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——陈太忠跟鉴宝阁确实有不浅的合作,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厮才会对青罡门行那雷霆一击。

所以他拿出了上宗的架势,冷冷地发话,“给你三息时间,如不交待,就准备被搜魂。”

“呵呵,”陶上人惨笑一声,他此次前来交涉,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但是连上宗陪同来的真人都打算翻脸,他也实在没有任何的机会了。

所以他很痛快地发话,“好吧,我承认此事跟我门胡上人有关,当初是他执意保下六眼盗,但是胡上人已经死在了陈真人的手里,也该一了百了了。”

“这话又是扯淡,”李真人又是不屑地一笑,“随便推出个死去的天仙,就想推卸责任,这种事,我都做过十几起了……真当我们很幼稚?”

他说的话,正是旁人想的,区区一个天仙,哪里说得动鉴宝阁放手六眼盗?

不过通常来说,有了替死鬼,差不多也就能交待过去了,难不成再杀青罡门一个玉仙?

陶上人闻言,狠狠地瞪李真人一眼,“真人一定要挑唆真意宗内乱,是何居心?”

这话反击得不错,简真人就算有继续追究的想法,此刻也不能再追究下去了,否则岂不是中了官府一方的算计?

于是他冷冷地表态,“好了,六眼盗之事就是这样了,陈太忠,到你说了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摇摇头,“我没什么可说的,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啧,”简真人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实在有点头疼,却是还不能硬来,只得苦口婆心地劝说,“是你干的也无所谓,我们只是想调查清楚……不会有任何后果的!”

陈太忠又笑一笑,“呵呵,是啊,是我干的我就认了,但是真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陈真人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嘛,”利真人见简真人碰了钉子,少不得火力支援一下,“上宗对你一向很有诚意的,解释清楚,把事情收了尾,可不就完了?”

陈太忠两眼望天,竟然不再说话了。

他其实是敢作敢当的性子,但是陶上人此前一个劲儿地抵赖,真的惹火他了——你耍得赖,难道我耍不得?

尤其令他不开心的,是真意宗派来的两真人,一开始的时候,有一些比较明显的倾向性的,这也令他十分地不爽。

真意宗的两名真人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实在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最后还是简真人出声了,“那这样好了……我们假设是你干的,你也不会特别反对吧?起码青罡门胡上人是算计你来的,以你的性子,如果知道此事,也会这么做的吧?”

“凭什么要假设是我?”陈太忠真是老大的不乐意了,不过想到对方说的后半截的话,他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那行,随便你假设吧。”

“假设成立的话,那就是你已经杀了不少人,抢了不少东西,”简真人的话马上跟着就来了,仿佛生怕他反悔一般,“不但主谋死在了你手,六眼盗也死了,并没有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,事情也就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“凭什么啊?”有人不乐意了,不是别人,正是南郭俊杰,“陈真人手上没这些东西,他岂不是就亏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