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气势汹汹

以真意宗和青罡门为首的一帮人,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浩然派的地盘。

巡查的弟子发现之后,上前询问一番,知道有上宗来人,火速报给了派里。

陈太忠却是已经得到了消息——白驼门大长老杜无忌通知他的。

杜长老对浩然派发展的势头,颇有点微词——影响了本门的发展,但是同时,他也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也要交好陈太忠,改善此前糟糕的关系。

所以当这群人来到浩然派驻地的时候,派中弟子已经得了授意,宣布除了真意上宗的两名真人,其他人不得随意进入驻地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!

不进驻地进哪里?当然就是不远处的集市了。

然而,那集市里,却是有陈太忠的铁规矩,敢主动出手者,杀无赦!

真意上宗这次来的玉仙,也都是熟人,一个是简真人一个是利真人,对于浩然派的区别对待,两人还算满意——对上宗就该有个样子。

其他人有所不满,却是不敢发作,连靖海侯府的李真人,都只能轻哼一声,他也清楚得很:对上陈太忠,千万别轻易挑衅。

青罡门的高阶天仙姓陶,见浩然派摆出这么一副架势,只能再次建议,“两位真人,咱们直接去逍遥宫找陈真人可好?”

陈太忠的逍遥宫不在驻地内,而是紧挨着驻地,看到本门的逍遥宫,被人堂而皇之地拿出来使用,陶上人心中的痛楚不问可知:可惜我门中吴真人……

但是既然来了,事情还是要办,对于这碍眼的事实,也只能无视了。

不成想,他们想进逍遥宫,却被一名阴阳脸的天仙拦住了,“陈真人正在闭关,不得喧哗吵闹。”

简真人眉头皱一下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你便是太忠真人新收的下走?你报于他知,真意宗的简真人来访。”

明广智很干脆地摇一摇头,“抱歉,陈真人并未交待,哪个真人可以打扰他闭关。”

身为门下行走,就要下走的觉悟,真人又如何?效忠自家的主人才是正道,对方若有点经历,当知这不是他有意为难。

简真人眉头一皱,气势喷薄欲出,他身为简兴腾真仙的族人,也是被骄纵出来的,很讨厌这种不开眼的家伙:我跟陈太忠是平起平坐的,你一介下走,敢更不开眼一点吗?

就在这时,他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,却是利真人在传音,“简真人制怒,想一想巧器门。”

巧器门跟真意宗当然没法比,但是陈太忠的下走,却绝对可以和王艳艳相比。

简真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只能冷哼一声,“他何时出关?”

明广智很干脆地摇摇头,面无表情地吐出三个字,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,你不会去问吗?”简真人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,大声喊了起来。

想他简某人是真仙族人,哪怕在真意宗,初阶中阶的真人,跟他说话也要带点笑意,现在在一个下派,竟然被一个中阶天仙给了一张扑克脸,这让他情何以堪?

明广智又干脆地摇摇头,这次,他吐出的只有两个字了,“不敢!”

“你……”简真人有点想撸袖子打人了,最终,他还是深吸一口气,“小小天仙……嘿,倒是胆子不小。”

这话隐约带了点威胁的意思,不过明广智也没在意,哪怕将来不做陈真人的下走了,他还可以去其他四域修炼,既然不会吃眼前亏,那么……需要在意这位吗?

见到简真人的话都不灵,其他人也不敢再尝试了,一干人只能围着逍遥宫,低声交谈着。

不知道从哪一刻起,交谈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,因为感受到了其他人的焦躁,不知不觉之间,声音就越来越大——情绪是会传染的。

到得最后,这声音喧闹得一两里地之外都听得到了。

陈真人耳聪目明,应该关注到逍遥宫外的情况了吧?

然而,逍遥宫没有开门的意思,反倒是远处跑来几名修者,穿的也不是浩然派的制服,他们皱着眉头大声呵斥,“不许喧闹!谁要不听……直接抓走!”

受到集体躁动情绪的感染,有人在人群中大喊,“滚!这里是浩然派的地盘,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!”

简真人这次却没有发怒,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,来的人是集市的管理者,其中有一人他还面熟,当初在无尽深渊那里见过。

“谁说的?”一名初阶天仙四下看一眼,阴森森地发话,“有种站出来!”

随着他这一声,他身后的三名修者掣出了兵器,虎视眈眈地看着面前一群人。

其实这四人里,只有他是天仙,其他三人都仅仅是高阶灵仙,竟然敢对着一群人摆出开战的架势,而他们面对的人里,不但有几个天仙,甚至还有三名真人,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可是偏偏地,这群人还真就哑火了,看着他们四个耀武扬威。

当然,这哑火也是暂时的,众人在惊愕过后,才待要呵斥此人不知分寸,这天仙却又沉着脸发话了,“你们的喧闹,影响了集市的秩序,必须停止!”

原来……是集市的人?众人不识得来人,但是大名鼎鼎的“陈太忠灵谷店”的集市,谁又能没听说?这帮家伙虽然不是浩然派正朔,却是比真正的浩然弟子还要凶残和难惹。

一时间,想说话的人马上就闭嘴了,就连利真人都不例外。

现成的例子在那里摆着,有人曾经不信邪,比如说青罡门的吴真人,现在大家面对的,便是吴真人手上的逍遥宫。

安静了好一阵之后,见到那四人不肯离开,简真人沉声发问,“陈真人何时能出关?”

“这个我们不知,”这名初阶天仙摇摇头,态度好了一些——事实上,他听说对方是真仙的子侄辈,也不敢太过冒犯。

明广智敢无视简真人,因为人家是陈真人的门下行走,他却不是,只是跟着董毅混碗饭吃。

见他态度尚可,简真人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,于是看一眼利真人,“既然时限未定,不如去浩然派里坐等,你看如何?”

“我也是如此想,”利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正好还可以看看,鉴宝阁仿制的通天塔,有何精妙之处。”

简真人笑了起来,抬脚向浩然派驻地的大门走去,“恐怕你未必能如愿,浩然派的弟子可是十天才一换班,咱们未必等得到。”

陈太忠会闭关那么久吗?利真人有点不以为然,“幽冥界就不是闭关修炼的好地方,陈真人是在逍遥宫里闭关,又不是洞府,怎么可能闭关太久?”

他本来想说,简真人你都来了,陈太忠还能躲着一直闭关不成?不过再想一想,陈太忠那厮,还真做得出这事儿来。

他要这么说的话,陈太忠十天内真不出来,简真人都会脸上挂不住,倒不如含糊一下。

简真人倒是没想那么多,只是笑着点点头,“也是,真要闭关,还得是在洞府……”

他俩说说笑笑地走远了,逍遥宫门口的一群人大眼瞪小眼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。

想要商量一下吧,看一看不远处的四名集市管理者,也没人敢出声,一时间这么多人,竟然是极其诡异的安静。

最终,还是青罡门的陶上人哼一声,转身走了,其他人这才渐次地离开。

青罡门跟陈太忠已经撕破了脸,而真意宗的两位真人又进了浩然派,他们既不能进驻地,又不敢进集市,只能在距离浩然派驻地门口不远处,摆个桌椅休息。

他们甚至连营帐都不敢搭,生恐离了众人的视线,会发生什么惨剧。

所幸的是,幽冥界没有日夜之分,要不然,还不知道这日子会是何等的难熬。

相较而言,那些修者的家属,选择倒还多一些,大部分的人进了集市,也能支起营帐来。

三天之后,逍遥宫的门开了——事实上,陈太忠并没有闭关,他只是想晾对方几天,以显示自己的态度:麻烦你们搞一搞清楚,我陈某人不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。

这三天中,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,也很满意集市管理者的威风,若是有人敢真不信邪的话,他们会看到,“闭关”的陈真人冲出逍遥宫直接出手。

逍遥宫的门一开,就有人报给了驻地内的两名上宗真人。

不多时,逍遥宫门口又围满了人。

陈太忠大摇大摆地走出来,见状眉头一皱,“干什么,找事儿?”

没人敢回答他的话,只有明上人轻声回答,“真人,您闭关的时候,上宗利真人和简真人来找过您。”

“闲得慌,”陈太忠哼一声,然后一摆手,“找俩弟子来,把这些人全撵走……谁不走的,治他们不敬真人之罪。”

“不敬真人之罪?”终于有人忍不住了,正是青罡门的陶上人,他冷冷地发话,“冧真人中了陈真人您的毒,我们是来讨解药的,不行吗?”

陈太忠眯着眼睛,上下看对方一遍,然后笑了起来,“原来是青罡门的人……蝼蚁,你是在质问本真人吗?”

“蝼蚁”两字很能说明态度,他已经打算给对方扣帽子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