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诡异侯府

陈太忠一沉下脸,皇甫院主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他才说要告退,却又有弟子来报,“靖海侯府来了真人,求见陈真人。”

靖海侯是极为强势的侯爵,族中有最少三名玉仙,还有两名玉仙供奉,侯爵本人更是高阶玉仙,在南荒的势力极大,甚至可以跟镇南公相抗衡。

不过他的阵营选择,比较暧昧,对皇族保持着应有的尊重,同时也跟左相有来往,有点骑墙的味道,当然,到底是不是这样,谁也说不清。

反正他的势力够大,皇族和左相拉拢他还来不及,没人逼着他选择阵营。

来的这名玉仙姓李,见到陈太忠之后,他直接表示,我希望把我的人带走,你开价吧。

这是不可能的,陈太忠很干脆地拒绝,你想尽快把人接走的话,就帮他把活儿干完。

“这没问题,”李真人一口就答应了下来,异常地干脆,“我带了十余人来,一起帮他干活,左右不过几天的时间,反正我还要在这里待一阵……关键是靖海侯的人,不可能帮外人做事,否则爵爷知道了,会撕了我。”

只这个表态,就想得到靖海侯平日里行事的豪气了。

皇甫院主见缝插针地发问,“那李真人此来,有何见教?为何还要多逗留几日?”

“我得去找青罡门要个说法,”李姓真人淡淡地表示,“待此间事毕,就去寻他们……敢奴役靖海侯的人,不知是谁给他们的胆子。”

“这个……也正常吧,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对方的气场较强,他有点看不过眼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青罡门只是买了奴隶,又不是元凶,李真人似乎有点莽撞了。”

若是对方能够证明,青罡门确实是元凶的话,他也不介意再给青罡门来一记狠的。

“他们是不是元凶,却也难说,这种贼喊捉贼的把戏,谁不会玩?”李真人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,显然,他见这种事太多了。

“我在此处停留,也是遣人去寻证据……真要寻到证据,莫怪我侯府心狠手辣。”

这货的自我感觉,也未免太好了一点吧?你当这里是南荒?陈太忠很是有点无语,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,“那就希望侯府旗开得胜,能找到元凶。”

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侯府还是要谢过陈上人,”李真人站起身来,冲他一拱手,“若是陈真人将来有暇,可去靖海侯府暂住,侯爷定然扫榻以待。”

这话乍一听挺客气,但是细细一品就知道,话里有话。

以为我可能无处可去,暗示靖海侯府才是安全之处吗?陈太忠都懒得跟他叫真,只是随意地一摆手,“多谢靖海侯厚爱,我这个地方有点个人规矩,还望李真人遵守。”

“真人的灵谷店,大名远扬了,”李真人爽朗地笑了起来,“正是要去看看,规矩的话,陈真人放心,我懂……侯爷也不会容忍我冒犯你。”

看着他大笑而去,陈太忠和皇甫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——见过感觉良好的,没见过感觉这么良好的。

好半天之后,皇甫院主才轻喟一声,“靖海侯似乎……所图非小啊。”

区区一个侯爵,竟然敢公然拉拢被皇族打压的修者,这绝对是不正常的。

“他说他的,关咱们屁事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心说就算我没地方去,也不至于落魄到跑到南荒,看你靖海侯的脸色……

随着这两家的到来,紧跟着又有四五家人来了,也是探视族人。

其中北域的一个称号家族秦家是最惨的,秦家先往西疆派了两人,失踪,又派了三人,还是失踪,最后不得已又派出三人来寻找。

先后派了八名灵仙,现在只有一个灵仙有下落,却还在浩然派的地盘上服苦役。

秦家这名被奴役的子弟说了,两名同行的族人,被劫匪杀死了,只余他一人。

秦家人闻言不干了,虽然他们只是一个称号家族,族中天仙四人,但是秦家一向以出美女著称,不但是美女,还有内媚。

对风黄界的修者而言,美女真的是太常见了,这里就没有几个丑女,但是拥有内媚的女修,却是不多见。

内媚就是地球界说的名器,不但交接之时令人神魂颠倒,有超出寻常的体会,更方便双修,提升彼此的境界。

所以秦家女修在北域,甚至在其他三域,都有很响亮的名声——三域就是不含南荒,那里距离北域,实在太远了一点了。

那么秦家的影响力,也是可想而知,他们一发动,响应者极众。

需要强调的一点是,在幽冥界这种现状下,强掳修者为奴的事,其实真不罕见,很多势力都遇到了这样的麻烦,秦家的苦痛,大家感同身受。

那么,眼下既然有人把这层黑幕捅穿了,大家自然要积极地关心。

一时间,浩然派的驻地,竟然成了各方苦主扎堆的地方,因为一些被奴役的修者,并没有跟外界联系,不少人来这里,竟然是为了“寻亲”。

看着一天天赶来的修者,皇甫院主觉得自己的头皮有点大,少不得又找到陈太忠请示,“毕竟事关上宗的名头,是不是该控制一下?”

“控制什么?”陈太忠对此嗤之以鼻,别看他奴役异族奴役得很开心,但是打心眼里讲,他真的非常讨厌这种强行奴役修者的行为。

事情越大,他就越开心,“由青罡门头疼去吧。”

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,别说青罡门,连白驼门都开始头疼了,因为浩然派是白驼的下派,诸多修者聚集在白驼门附近,打算组团找青罡门要说法。

若是只有一些零散的势力,也就罢了,关键是靖海侯府来了玉仙,星砂南郭虽然只有一个天仙,但是身后的势力也不可小看。

尤为糟糕的是,这些被强制奴役的修者,除了贴近官府的势力,就是家族势力和散修,没有一个宗门弟子——毕竟青罡门本身就是宗门势力。

所以,当消息传到官府之后,官府也难得地表态了:这个事情你宗门给不出交待的话,就走开,让我们来!

青罡门终于是坐不住了,派了一名高阶天仙前来,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他特地先到真意上宗,出重金请了两名真人陪同。

对于白驼门外的喧闹,两名真人并不以为然,说此事我们要调查一下,反正青罡门只是买了奴隶,谁能证实是他们亲自掳掠的呢?无非是手续不合理罢了。

果然不愧是上宗风采,根本不怕得罪人,而他们说的也是实情。

收赃的固然可恶,最该追究责任的,还是那些盗匪——风黄界不存在“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”这种小清新的说法。

青罡门的天仙趁机转移话题:现在你们的亲人在陈太忠手里,在浩然派服苦役,你们找我青罡门要人,根本没道理嘛。

这话胡搅蛮缠得没有水平,但绕不过去的事实是,那些人确实是在浩然派。

靖海侯府的李真人抱着膀子冷眼旁观,并不说话。

没了玉仙的支持,大家的底气就少了一些,只有南郭俊杰冷冷地出声,“那你青罡门总该说一下,从什么人手里买的奴隶吧?”

“我们哪里会知道这个?”青罡门的天仙一摊双手,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来,“我们只注意买的奴隶有没有隐疾,身份什么的……谁会在意?”

他旁边跟随的青罡门弟子随口附和,“真要找疑凶,最好找当事人问,现在当事人都在浩然派那里,你们却是要找青罡门,真是奇哉怪也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忒不要脸,这里面不少人,都是亲眼见过自己家人的了,浩然派也不阻拦他们探视和交流——只要别说赎人,什么都好商量。

按说浩然派的应对没问题,修者的亲属们也都表示理解,可是现在听说,青罡门要去浩然派找说法,不少人就又生出了一些念头:既是如此,没准我们的亲人能提前离开呢。

人心从来都是不知足的,有人竟然隐在人群中,高声发问,“上人可否将他们从浩然派手中解救出来?我们感激不尽!”

“我此番前去,正是要商量此事!”青罡门的天仙大声回答。

“这原本是我门中买来的奴隶,既然你们亲友找上门来,我们作为奴隶的拥有者,也愿意还他们以自由,浩然派竟敢扣着人不放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”

这话是极其颠倒黑白的,但是也很诱惑人——大多数的人,都希望自己的亲人能尽快离开。

有点名堂啊,南郭俊杰冷冷地看着此人表演,然后又看一眼不远处靖海侯府的人。

恰好,那李真人也向他看过来,两人的眼神,在空中对碰一下,又各自若无其事地转开。

有心看热闹的,还真不少啊!南郭俊荣也熄了跟青罡门硬扛的想法,心说你们一定要激怒陈太忠的话,我也没必要拦着不是?

等到了浩然派驻地,他再用力卖好,效果才会更佳,现在就算积极了,又做给谁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