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再见宁伶仃

杜无忌看了几个信息之后,思索片刻缓缓摇头,淡淡地吐出两个字,“照转。”

来请示的修者不明究竟,“这样的话,会影响两门之间的传统友谊吧?”

“传统友谊?”杜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三百多岁的人了,还这么天真!若是觉得不合适,自有上宗帮着屏蔽,你执意要当恶人……莫非是嫌那陈太忠的刀不够快?”

这位天仙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多谢真人指点,原来如此。”

“你不要装作没想到的样子,”杜无忌心里明镜一般,然后一摆手,“拍我的马屁没用,把心思多用在修炼上。”

这名修者讪讪地一笑,“真人明鉴,我是真没想到,只觉得这么发的话,影响和谐。”

“有实力才有资格谈和谐,否则便是假和谐,”杜真人缓缓地垂下了眼皮,“通知门中弟子,最近少去浩然派,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地解决。”

话音刚落,又有弟子前来,“禀真人,青罡门有令使求见真人。”

“不见!”杜无忌很干脆地一摆手,眼皮彻底合上了,“就说我闭关了,若是冧祥东来,我还能考虑见一下……区区的一个令使,算什么东西!”

白驼门发生的事情,浩然派并不知情,待这些修者们将养了几天之后,皇甫院主开始给他们发布任务。

大部分的修者,到矿上并不是做苦力,主要是监督那些异族做工,像南郭易勇这样的,甚至是监督聘来的挖矿队伍。

这样的被奴役生活,搁在他们身处青罡门的时候,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陈太忠休养了几日,又想出去找青罡门的麻烦,但是皇甫院主强烈反对他外出,“陈真人,最近可能有大事发生,您无论如何不能再悄悄地走了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有点微微的遗憾,“我的三名门下行走,处理不了吗?”

其实他还打算带走一到两名门下行走的,若是他第一次前去青罡门,就带了人去,也不至于半途中赶回来。

“这可太难说了,”皇甫院主非常认真地回答,“靖海侯那边已经表示,会派专人来处理此事,对的又是青罡门……您走得开吗?”

出乎陈太忠意料之外的是,第一个闻讯寻来的,竟然是宁伶仃。

她是跟着南郭家的一名天仙来的,许久不见,她的脸上又平添了几许风霜之色,不过并未有损她的美丽,反倒是令她多了几分英气。

南郭家来的是五级天仙,名唤南郭俊杰,他对陈太忠非常地恭敬,“多谢陈真人仗义出手,为俊荣老弟保留了一丝香火。”

“顺手为之,无须如此客套,”陈真人并不在意这些感激,心说南郭俊荣子嗣那么多,算什么一丝香火?“我跟南郭城主也算故人,小事而已。”

“陈真人看起来的小事,在我们看来却是大事,”南郭俊杰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“不说这些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你执意要见我,可是为了想将南郭易勇领回去?”

“易勇在真人这里,也是锻炼,”南郭俊杰微微一笑,又拱一拱手,“这孩子受的磨难少,难得有个安全的所在。”

嗯?陈太忠看他一眼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不是为了此事,竟然还要见我?

果然,还真是头疼什么来什么,南郭俊杰笑着发话,“能为陈真人效力,也是他的荣幸,正经是有一事想要真人帮忙出面……我星砂南郭家虽然弱小,却也不能让人随便掳去当奴隶!此事青罡门须得给我南郭家一个说法。”

“这倒也是应该的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然后眉头一皱,“你自去讨说法便是,我当然不会拦着。”

这就是他明确表态,不想介入青罡门和南郭家的糊糊事,南郭家固然对他有过帮助,却也不是无条件的支持,他又何必为对方火中取栗?

南郭俊荣想一想,咬牙发话,“青罡门的星砂,于我南郭家有大用,恳请陈真人看在俊荣的份上,仗义出手……我们不会让真人你白帮忙的。”

“南郭俊荣啊……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思绪登时飘得远了。

南郭城主帮过他没有?确实帮过,起码南特当时给他搞的新身份,就是在旺泉城,是城主大人提供的便利。

而且南郭俊荣也亲自出面,延请他做南郭家的供奉——而不是客卿,须知陈太忠当时还只是小小的灵仙,而南郭家不仅是封号家族,还不止一个玉仙。

就是南郭城主本人,也是中阶天仙,这样一个上人,竟然请小灵仙做供奉,这得是多么看得起他陈某人?

虽然最后他是拒绝了,但是南郭俊荣也没生气,常言所说的知遇之恩,不外如是了吧?

看着陈真人神情恍惚,旁观的皇甫院主急了,忍不住出声提示,“真人,此事万万不可答应,您要三思啊。”

南郭俊杰看他一眼,也没说话——浩然派弟子有建议权,他能说什么?

陈太忠却是被这一嗓子喊得回过了神,他看一眼皇甫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为何不可?”

皇甫院主苦笑一声,然后一摊双手,“咱们跟青罡门共奉一个上宗,星砂南郭的威名,我也是景仰的,但是、但是……他们受的是皇族封号。”

除了个别例外的,大部分的封号家族,受的都是皇族封号,他这个说法似乎有点多余,但是事实上,并不是所有的封号家族,都跟皇族亲近。

皇甫想说的是,星砂南郭跟官府走得很近,咱们是宗门下派,帮官府的势力对付同宗下门,这是政治不正确——正如蓝瑜门的弟子,不会跟风亲王府合作来找陈太忠的麻烦。

只不过他知道陈真人跟南郭家有旧,这话就不能说得太明白。

陈太忠先是一怔,然后就反应过来这个这个味道了,他的政治敏感度不高,可是“共奉一个上宗”六个字,他还是懂的。

不能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!陈某人对山头一向还是很敏感的。

于是他看向南郭俊杰,嘴角扯动一下,“这个缘故你也听到了……我很抱歉,换个条件吧。”

南郭俊杰沉思一下,点一点头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却是我想得少了,既然这样的话,我冒昧地问一句……陈真人似乎还有继续跟青罡门放对的打算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微微颔首,“有这个打算,不过对上外人,我是不会承认有这个心思的。”

“那陈真人星砂到手之后,可否让一些于我南郭家?”南郭俊杰的眼睛一亮,急匆匆地发话,“价格好商量。”

“这个……现在不能答应你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并没有给出肯定答复——浩然派也缺星砂啊。

事实上,星砂真是好东西,大部分的修者都用得上,只不过以前较为罕见,有些人不敢打这个主意罢了。

眼下幽冥界发现的星砂也不多——就算多,也不用愁销路,只要价格差不多点,有的是修者来买星砂。

打个比方说,浩然派需要星砂,同门下派的隆山,也需要星砂,对于剑修来说,飞剑上加上些许星砂不但沉稳,而且不容易损毁。

而同宗的下门无锋门,就更需要星砂了,无锋门走的是“重器无锋,大巧不工”的路子,那么星砂的沉重和坚硬,正是他们需要的。

真要计较的话,浩然派都不算特别需要星砂的。

所以陈太忠真不能答应对方,不过他也没把话说死,“看情况吧,尽量给你们多留一些。”

“那就先谢过真人了,”南郭俊杰微微一笑,冲他拱一下手,“不知真人还有何吩咐?”

“没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然后一摆手,“南郭易勇做完他该做的劳役,我会让他走的,不需要一直留在我这里。”

“这倒也不用……”南郭俊杰还待继续说什么,看到陈真人的眉头微微一皱,登时不敢再多说了——人家都已经撵人了。

于是他又谢了一遍,转身走了,宁伶仃愣了一愣,跟着他离开,并没有说话。

看他俩走出逍遥宫,皇甫院主才冷哼一声,“这南郭俊杰真是好算计。”

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此话何意?”

“他就没指望咱们帮他南郭家做主,”皇甫冷笑一声回答,“他只等着真人你拒绝,一旦拒绝了,他就好开口,要求采买星砂了,真人总不好拒绝他第二次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南郭家确实需要星砂,比大多数人需要,南郭俊荣和他侄儿南特……也确实与我有旧,是推不过的情面。”

“那也无须给他多少,”皇甫冷冷地发话,“终不是一条路上的人,陈真人你已身属宗门,万一遇事,也莫要指望他们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身为灵仙时,就差点成为星砂南郭家的供奉,封号家族的供奉……便是南郭俊荣开口相邀,不过我拒绝了。”

“灵仙……封号家族的供奉,拒绝?”皇甫院主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以他的老辣,实在不能把这三个词联系在一起。

“现在知道了吧?”陈太忠不无得意地看他一眼——哥们儿我真是有这么吃香呢,“他们还给了一些别的便利……我说,我拿定的主意,你还想干预不成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