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故人之子

说到这里,南郭易勇的声音都变得哽咽了起来,“陈真人,您不知道,他们对异族,都比对我们这些人族奴隶好。”

“这才是胡说!”一个青罡门弟子感觉到面具人身上的威压越来越强,也顾不得许多,大声发话,“我们也是人族修者,怎做得出那等事来?”

“没有吗?”南郭易勇冷笑一声,“同样是休息,人族修者元气未复,就被你们赶下了矿坑,异族倒是能恢复得七七八八,你敢说我这话说得不对吗?”

“对是对,但是异族原本……”这弟子少不得要叫真一下,他觉得己方太冤枉了。

人族和异族的奴隶,休息的时间确实是一样的,但是异族原本就是幽冥界的土著,人族却要受阴气的侵蚀,肯定是要难恢复一些,这难道不是正常的?

至于说为什么不给人族奴隶更好的优待——拜托,你们都是奴隶,谁又比谁高多少?

“闭嘴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再说一个字……死!”

他原本就看青罡门不顺眼,耳听得对方做事竟然过分,真的很难不生气。若不是大欺小的名头不好听,他真有将这些人全部结果了的心思。

那弟子吓得浑身一颤,登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

陈太忠冲着南郭易勇微微颔首,“虽然我不是陈太忠,不过你的遭遇,我也很是同情,既是如此,那你就跟着我吧……相信星砂南郭家,也不会让我白救你。”

“我愿意为真人效力,”南郭易勇闻言大喜,他不是非常确定,为何面具人死活不肯承认就是陈太忠,不过大致的可能,他也猜到了——无非是不方便。

所以他不再纠结于此,而是一拱手,“在族中赎回我之前,甘受真人驱策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向另外几十名衣衫褴褛的人族修者,“还有谁愿意为我效力一段时间的?”

他原本是没将这些人看在眼里的,不管对方是何等身份,他根本没兴趣知道,无非是一些小灵仙罢了——事实上,他一开始以为,这些人可能是青罡门犯了错的弟子。

知道这些人是奴隶,他已经有些吃惊了,待听到青罡门竟如此地役使同族,他心里的火就越发地大了——哪怕你们出于利益的目的,买了人族做奴隶,对他们稍微好一点不行吗?

反正这是青罡门的财产,他不取也是资敌,倒不如统统抢了走。

“愿为真人前驱,”那些人族奴隶早就开始算计了,耳听得陈太忠愿意收留自己,真的是异常激动——最差也不过是换个主人,肯定不会比青罡门更难说话。

陈太忠见状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抬手冲那些异族奴隶一指,“这些异族我也要了,给我送过来!”

“陈真人,你这么做不太合适,”有名高阶灵仙壮起胆子发话。

其实相较那些异族奴隶,青罡门更在意的是人族奴隶。

毕竟役使异族是天经地义,役使人族则是属于犯忌讳——现在幽冥界的人族,全是来战斗的修者,根本没有那些平民奴仆的存在,强行掳掠人族修者为奴,是很严重的错误。

当然,目前幽冥界这么做的,肯定不止青罡门一家,但是此事做得说不得,万一被人抖搂出来,依旧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
更别说他们买来的修者中,不乏有点背景的——比如说像南郭易勇这样的,这些人一旦被释放出去,他们身后的背景,肯定跟青罡门没完。

这高阶灵仙实在不敢坐视事态的发展,硬着头皮发话,“陈真人,其他的奴隶,就当已经是您的了,我们愿意高价赎买,希望……”

没等他把话说完,陈太忠向前一伸手,微笑着虚虚一握,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,那说话的高阶灵仙身子猛地炸开,化作一团血雾,就那么直接蒸发了。

他来回扫一眼,笑着发话,“还有谁有话要说?”

用掌控捏爆一个高阶灵仙,实在有点太浪费了,但是陈太忠要的就是这种暴力,要的就是这种视觉效果,倒是要看谁还敢多事。

青罡门的弟子终于意识到,面前这位不但是本门的死敌,还是异常凶残的主儿。

陈太忠将所有的奴隶都接收过来,对于那些异族,他当然不是不放心的,少不得直接毒倒,那些人族,他却是强行解开其奴印,又拿出毒丸,要他们吞服下去。

没人敢不听他的,事实上,陈太忠也讲得很明白:“我只是不想发生不愉快的事情,说实话,你们吞服下去的毒丸,价值远超你们的想像。”

因为这番临时起意,陈太忠继续袭击其他目标的计划破灭了,他光是折腾这帮奴隶,就折腾了三个多时辰,解掉几十名奴隶的奴印,让他的神识和灵气都有了不小的损耗。

他在原地又等了几个时辰,希望能引得青罡门派出援兵来,结果迟迟等不来,得了,还是先把人带走再说吧。

由南郭易勇驾驶着抢来的灵舟,陈太忠飞行护送,一行人大摇大摆地驶出了青罡门的地盘,在路过那个小坑的时候,他又将藏在那里的四个探子接上。

用了三天的时间,灵舟飞出青罡门地盘八千里之外,寻一处丘陵地带,灵舟降下,陈太忠给奴隶们解开毒,又一一地下了奴印。

他说得很明白:我解救了你们,你们在我的地盘服劳役,等你们赎回了自身,就算两清了,到时候我负责解开奴印。

有一点你们可以放心,在我手底下,你们吃饱睡好还是可以做到的,肯定比异族奴隶的待遇好得多。

此刻他也没有表明身份,不过纯良已经赶了回来,就趴在他的肩头,看到这只白色的小猪,有几名消息灵通的人族奴隶,已经确定了他到底是谁。

于是就有人提出:我也是家族子弟,能否让家族送来赎金,免去我的苦役呢?

“这个不可能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,“我不要赎金,就要你们干活,不过你们家族若是愿意多派几名子弟来,帮你干活,都可以算在你头上。”

这是幽冥界的现状,在两界通道没打通之前,这里注定是地广人稀,每一个劳动力都很重要,要不然也就不会有那种高价的职业挖矿队伍了。

奴隶们也都知道这个道理——若是幽冥界人手宽裕,青罡门又何须冒天下之大不韪,使用他们这些被强行奴役的修者?

陈真人的回答不是特别正义,但却非常合情合理。

不过,身后势力大的修者,会受到一定的照顾,那也是必然的,除了南郭易勇之外,还有一个高阶灵仙,也没被下奴印——此人出身于南荒靖海侯府。

南郭易勇信誓旦旦地向陈太忠表示,靖海侯跟镇南公是不对付的,真人你既然招惹了镇南公,给靖海侯留点面子,总没有坏处。

陈太忠听从了他的劝告,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不想给任何人下奴印,但是他孤身一人分身乏术,实在不想再看到任何的变数了。

那么,他就宁可辛苦一点了。

然后他就拿出灵谷来,让那些奴隶饱餐了一顿。

陈某人的灵谷名声在外,不但能果腹,更能供应大量的灵气,这灵气对一般的天仙来说,或者不值一提,但是对灵仙来说,效果是极为明显的。

很多奴隶在被奴役之前,就很久没有吃过灵谷了,被奴役之后,就更是想都别想,猛地吃到这样的灵谷,有四五个人,吃着吃着就流下了眼泪。

这帮人该怎么处理呢?陈太忠一边喝茶,一边苦恼地叹口气,他原本想着,是要将青罡门折腾个底儿朝天,然后才肯收手。

但是把这帮人撂在这里,也不是那么回事,须知这里并不是多么安全的场所,游荡异族、修者小队甚至官方的巡查,随时都可能过来。

最为要命的是,他手头就没有信得过的人,除了这些人族奴隶和异族奴隶,还有四个官府的人——这四个人也是很大的变数,虽然被他下了奴印,但是奴印这东西,是可以强力破解的。

而这四人在他折腾青罡门的过程中,是起了相当作用的,他想下些手段,又做不出来。

想来想去,他还是觉得,先把奴隶们带回去才好,至于跟青罡门的旧账,可以慢慢地算,幽冥界虽然大,青罡门的地盘却是死的。

他正坐在那里思索,南郭易勇走了过来,抬手一拱,“见过陈真人。”

这时没了外人,陈太忠也懒得否认,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给你们时间,是让你们恢复体力的,你过来做什么?”

南郭易勇又抬手一拱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家父南郭俊荣,早些年见过陈前辈的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诧异地看此人一眼,“你是旺泉城主的儿子?”

他对南郭俊荣的印象,还是相当深的,此人不但帮他办过身份牌,还曾经试图替家族招揽他,对他算是有恩。

“在下是庶出,”南郭易勇叹口气,“家父已然陨落在同污魂位面之战中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也叹一口气,“故人之子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