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人族奴隶

陈太忠的掌控,直接摄住了那名疑似负责任的高阶天仙。

一探手,他就将此人摄到了面前,天目术冷冷地上下一扫,不但取走了此人的储物袋,还取走了此人脖颈上的一块玉牌——那里也有空间的气息,应该是个储物空间。

将此人拿下的时候,动作真的有点大,太多的青罡门弟子,在一瞬间就发现了入侵者。

但是此刻,陈太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他的神识在玉牌上扫一眼,发现里面有大量的阴晶,忍不住哈哈一笑,“不想死的滚,想死的就上!”

矿场里仅剩的两名天仙对视一眼,毫不犹豫地扑了上来——左右就是这样了,若是能拿下你,还有活的希望,否则的话,就算还能活着,也真没什么意思了。

冧祥东讲的是“铁腕管理”,奖罚分明责任到人,大家辛苦挖了七个月的阴晶矿,若是一旦遗失,谁都逃不过惩罚。

正经是战死的话,责任可以全免,两人现在也是绝望了,心里想的就是,我就算死,也不能让你好受。

对这种人,陈太忠当然不会客气,少不得掣出大锤,一锤打过去,将两人打做四截,然后轻笑一声,“还有谁不服?”

到了这个地步,谁还敢不服?众人齐齐一声喊,如鸟兽一般散去。

这个矿一共有五名天仙看护,不能说不重视,但是两名天仙被杀,两名天仙被擒,负责的高级天仙,更是一转眼就被拿下,大家不跑还等什么?

陈太忠也无意追赶他们,事实上,在抢了阴晶之后,他已经可以满足这场行动了,于是冷笑一声,“你们这些不跑的……在等死吗?”

青罡门的阴晶矿,被陈太忠掳去了一年的收入——这消息在瞬间就传遍了西疆。

没过多久,陈太忠也听到了风声,他很清楚,自己只是掳走了不到八个月的收入,不过对方一定要这么宣传,他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其实,就算哥们儿抢了一年的阴晶矿收入,又有啥呢?

他离开阴晶矿三个时辰之后,青罡门的通知,才发到矿场——近期可能有浩然派陈太忠前来寻仇,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。

这警告来得有点晚,不过也没办法,冧真人中了毒,随同真人出行的大多数人也中招,还有人死了,须知这是青罡门最精锐的战力。

因为冧祥东的摆排场,门中主力被陈太忠弄得大伤元气,这也成为此后的一桩笑谈——甚至很多宗门都以此为戒,明确规定,门中高阶管理者出行,不得大肆张扬。

青罡门损失惨重,驻地里一团乱麻,总算这是个传承数万年的门派,有些基本的章法。

大家赶紧先撑起防御阵,又对外来的修者下了禁足令,再向上宗报警和求援,同时还要加强巡逻和戒备,严防陈太忠闯入驻地,同时还要为同门解毒……

这一件件一桩桩的全是事,尤其是冧真人中毒逃遁之后,通过隐秘手段回来,人都快已经失去了知觉,直接宣布闭关驱毒。

事情多,主事的又闭关了,下面会忙乱成什么样子,真是可想而知,向其他矿场告警一事,一不小心就被排在了后面。

陈太忠洗劫了阴晶矿之后,并不停留,风驰电掣一般直奔下一个目标。

在青罡门的通知下来之前,他又洗劫了一个矿场,两名看守的天仙,一死一伤。

在他奔向第三个目标的时候,正正撞上了两艘战舟和三艘灵舟的队伍,双方二话没有,直接大打出手。

这支队伍,正是第三个目标的修者,他们在接到警告之后,正在着手加强戒备,哪曾想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就传来了新的消息:阴晶矿被洗劫,五名天仙失踪,其中两人已经确认死亡。

这震惊还没过去,新的消息又到了,阴火石矿被洗劫,两名天仙一死一伤。

去尼玛的,跑吧,矿场马上将弟子们集合起来,带着矿石押着奴隶,以奇快的速度登上灵舟和战舟,在极短的时间内,向驻地赶去。

然而好死不死的是,他们正正地撞上了陈太忠,青罡门弟子知道多说无益,在见到此人的第一时间,战舟就发出了弩炮。

陈太忠也没有跟对方讲道理的心思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拎起大锤就砸了过去,双方瞬间就战做了一团。

要说青罡门这边,有两艘战舟和三艘灵舟,分散逃逸也是不错的选择,但是他们知道陈太忠的身法有多快——分散而逃,铁铁地会被各个击破。

倒不如合力拼死一击,还有逃出生天的一线机会。

然而,正是因为这种想法,他们成为诸多矿场中,损失最惨重的一个,两艘战舟和一艘灵舟被打得稀烂,一艘灵舟遭受重创。

只有一艘灵舟见到打不过也逃不了,果断地表示投降,才没有被面具男人摧毁。

不过这艘灵舟,也成为了陈太忠的战利品,所幸的是灵舟内的人无恙,倒也不算亏。

这一战,三名天仙战死一人,另外两人被面具男人擒下,他还留下了所有人的储物袋。

倒是有人想不给呢,敢吗?

不过陈太忠对这个矿的收获,还是有点不满,他仔细一问才知道,这里出产的重己沙量比较大,每十天就要向青罡门驻地运送一次。

重己沙也是也好东西,风黄界的产出极少,这东西跟催元沙有点类似,也是滋养土壤的宝物,所谓中央戊己土,戊为城墙土,主攻守,己为田园土,主生发。

己土主生发,那重己的沙,当然是好东西,不过此物终究跟催元沙不能比,它只有滋养作用,没有其他的用处。

但是对于青罡门来说,这是他们急需的宝物,青罡门毗邻大漠,将此物运回风黄界的话,可以催生出数万里沃野,对门中的长久发展是极好的。

陈太忠三两句问明白,也就懒得为难这些小灵仙了,刚才的战斗中,灵仙也战死了三成,终究是堂堂的真人,一个劲儿跟灵仙过不去,有点跌份。

就待他转身离开之际,有人高声喊一句,“恳请陈太忠真人救命!”

嗯?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见到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瘦长汉子,不过此人的样貌……似曾相识,他沉声发话,“你如何知道我是陈太忠?”

“我是听青罡门弟子说的,”瘦长汉子抬手一拱,“陈真人此来,青罡门上下无不觳觫万分,小侄南郭易勇方始知晓。”

“我不是陈太忠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坚决地否认,不过“南郭”二字入耳,他已经知道为什么看此人眼熟了,“听起来……你不是青罡门弟子?”

瘦长汉子又深施一礼,“小侄乃东莽星砂南郭族人,来西疆公干,却被人掳为奴隶……”

他侃侃而谈,周围的青罡门弟子直听得面无人色,可是偏偏地,没谁敢阻止他。

合着这青罡门开矿的奴隶中,不止有异族,还有人族。

南郭易勇此次来西疆,是奉了族中之命,前来打探这边星砂的产量。

南郭家既然封号星砂,除了功法厚重之外,修炼中也确实需要不少星砂,偏偏地,这个东西在风黄界,已经日渐稀少,倒是幽冥界有不少。

东莽在幽冥界的地盘上,应该也有星砂产出,不过这玩意儿又不止星砂南郭家需要,旁人也有大量需求,南郭家还真弄不到多少。

陈太忠一时间听得大奇,却也没有着急发言,而是默默地听对方继续陈述。

南郭易勇是跟着族中两名天仙来的西疆,要说星砂南郭家,其实不止一个玉仙,高端战力顶得上一个小型的称门宗派,来的不该仅仅是这点实力。

但是幽冥界实在太大了,而南郭家心系风黄界的老家,来的人少一点,又是集中精力在划给东莽的地盘上发展,派到其他四域的人,就不是很多。

而来到西疆之后,族中两名天仙有很多事项要处理,所以到各处了解情况的任务,就落在了他们这些小灵仙身上。

四个月前,他跟其他修者组了一个队伍,想要探听哪里有星砂出产,结果遇到了一群劫匪,直接将整支队伍制住,然后将他们转卖到各处。

南郭易勇被卖到了青罡门,要说到了地方之后,他完全可以亮出身份,但是他不敢,因为他亲眼看到,一个亮出身份的称号家族子弟,被青罡门弟子直接斩杀。

青罡门的态度很明确,“我们不管你们的来路,只知道你们是门中买来的奴隶,觉得自己出身够分量的,再来跟我们说,份量不够的莫要找死!”

南郭易勇很清楚,星砂南郭,在东莽应该算够分量的,但是来了西疆,还真就是那么回事,距离太远,南郭家势力再大,也有点够不着。

而且南郭家本身是偏官府体系的,而青罡门则是实打实的宗门体系。

更别说,他自己也是个庶出子弟,本身份量就不是很足。

于是他没敢说话,就在这里挖矿挖了四个月,其间受到的种种非人待遇,不提也罢,他都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族人了。

刚才见到矿上大乱,青罡门弟子前所未有地紧张,他都没什么感觉,只觉得那是别人的紧张,与我这奴隶何干?

直到听说,这是陈太忠杀来了,来找青罡门的麻烦,他冰冷的鲜血,在刹那间就燃烧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