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进攻!

冧祥东听到这声音,眉头登时就是一样,“是谁?”

他能发现寄生蜂产卵,遮蔽风钨矿的气息,也是事前做的功夫,甚至都是他授意的,否则那些寄生蜂已经身为奴隶,断没有那样的胆子。

他此番前来,就是要戳穿其中的“黑幕”,借此发作,拿下这个矿场的负责人——他已经看那厮不顺眼很久了。

事态也一如他的安排,在顺利地进行中。

这个时候,猛地爆发出一个异声,令他勃然大怒,“有胆子你站出来!”

“就算站出来,你又奈我何?”随着一声轻笑,空中蓦地出现一人,他脸带一张褐色面具,背着双手,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冧祥东,有种你冲我递一递爪子试试?”

“是你!”冧祥东直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感觉手脚都僵直了——对方虽然戴了面具,但是那眼神中的味道,令他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,生出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。

东……东易名?你怎么也来了幽冥界?

深吸一口气,他反应了过来:来的不是东易名,十有八九是同为气修的陈太忠。

所以他想也不想,转身就要跑,同时不忘喊一声,“诸弟子速退,你们不是来人对手!”

终究是青罡门的真人,他不能坐视众弟子的安危于不顾,必要的警示是要发出的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觉得身子一软,然后他就猛地想起了另一个传言,禁不住脸色一变,“你……你竟然用毒?”

“呵呵,”面具男子一声轻笑,“说得你好像认识我似的。”

冧祥东脸色一沉,捏碎手里的一掌符箓,身子化作一条长虹飞去,嘴里同时大叫,“大家速逃,此人是陈太忠!”

“我会跟这帮杂鱼计较吗?”面具男人不屑地笑一声,撇下众人,冲着那道长虹就追了过去,“休走!”

现场的青罡门弟子,并没有全部中毒,有两艘战舟在空中戒备,这原本是冧祥东的排场,此刻里面的弟子,却因此幸免。

这两艘战舟听说来的是陈太忠,又见冧真人逃窜,想也不想,直接横移在前方,对着陈太忠就发射出了弩炮。

因为事发仓促,弩炮蓄能不足,也不过就是能击穿初阶玉仙的防御。

陈太忠本想去追冧祥东,猛地被弩炮击中,一时间大怒,抬手掣出一柄大锤,狠狠地砸了向了两艘战舟,锤使刀招,正是无名刀法第五式无意。

只听得两声巨响,两艘准备不足的战舟,一艘被打得凌空炸开,另一艘也猛地一震,向地面跌落,上面出现门板大小的一个创口。

后一艘的战舟也就罢了,前一艘战舟凌空炸开,里面跌出四名修者,有两人浑身鲜血,眼见是不得活了。

陈太忠根本无意跟这些蝼蚁计较,身子一晃失去了踪迹,却是继续追向冧祥东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有了这么一点耽搁,冧真人竟然逃得不知了去向!

陈太忠找了老半天,也没寻到此人,待他回到风钨矿的矿场,才发现那些青罡门的弟子已经都逃之夭夭,连异族的奴隶都不见了。

这次有点亏大了,他悻悻地想,早知道该把纯良放出来的。

他还是有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所以才将纯良放进了通天塔里,不成想现在一个都没留下来——甚至连死了的修者,都被青罡门的修者运了回去,不太好向纯良交待。

果不其然,纯良在出了通天塔之后,知道他连一人都没有留下,忍不住出声抱怨,“你行不行啊?要不你负责戒备,我杀人好了。”

“你一出手,那可真就暴露身份了,”陈太忠是真不想让它出手。

“全部灭口不就完了?”纯良不以为然地回答,这家伙的脑子里,根本就没什么是非观念,在它看来,杀兽修是杀,杀人也是杀。

它伸出舌头,舔一下嘴唇,“我保证全部杀死一个不留,正好还能多吃几顿。”

“还是我动手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全部杀死的话,动静实在太大了。”

“婆婆妈妈的,”纯良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既然让我杀人,又不愿意我过瘾……出尔反尔,你以前不这样的。”

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别那么任性成不成?你害得我重伤,易萱直升九重天……我可没说过你什么。”

纯良登时就不语了,那次跟冥王分身之战,确实是它的任性导致的,它虽然不提,心里却是有数,也觉得有点对不起陈太忠和老易。

不过它的嘴上是不会承认的,“还说你没说,你现在不是就在说吗?真不讲究……下一个目标是哪儿?”

陈太忠也不跟它争辩,这小魔头不亲自出手就好,他虽然恨青罡门做事下作,但也没有诛杀所有青罡弟子的打算。

说白了,青罡门对他的集市下手,也不是低阶弟子能做出的决定,下面人根本只有听令的份儿,他想报仇,找高阶修者就足够了。

当然,他也想好了下一个进攻目标,“我觉得阴晶矿不错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那就去吧,”纯良对阴晶兴趣不大,但是他知道,看守阴晶矿的高阶修者多,“我不回通天塔,就在旁边监督你……顺便帮你把风。”

既然商量好了,陈太忠拔腿就走——他要趁着冧祥东中毒的时候,尽快拿下青罡门的第一大矿。

没费多大力,他就来到了距离阴晶矿两百里之处——再往前就可能遭遇巡查修者了。

纯良在这里打探过消息,将此处的布置研究得很透彻,并且细细地告知了他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就是隐身潜入,行不多远,就看到一个巡查的灵仙,他直接一个神识发出去,将人悄然无声地击晕,收进了通天塔里。

他做这种事,也是熟门熟路,一开始他还是击晕所有遇到的修者,但是到后来,他都懒得这么做了,遇到灵仙直接闪过,只有在遇到天仙的时候,他才会出手。

在击晕了两个天仙之后,他成功地来到了矿场边上,打开天目术,开始运足目力,开始四下查探。

天目术没有白开,很快他就发现,这里遍布禁制,甚至还有隐藏的阵法。

其中有一种预警阵,专破各种偷偷潜入的手段,以陈太忠的隐身术,也不可能避免。

青罡门对此地,真不是一般的重视。

陈太忠想一想,从通天塔内取出一名昏厥的灵仙来。

他的通天塔内,目前有青罡门弟子五人,三个灵仙两个天仙,他对神识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,再加上一些禁制手段,绝对确保那五人短期内都不可能醒来,他不会让人轻易发现通天塔。

拎着这名灵仙,他继续隐身蹑手蹑脚地绕过诸多禁制,直到距离预警阵不远的时候,才信手将那名灵仙丢到了一个禁制上。

报警的铃声登时大起,而那禁制也幻化出两根藤条,将那灵仙死死地缠住。

禁制的作用,主要是缠住敌人,兼且报警,大多时候杀伤力并不大。

修者们之所以在预警阵外广布禁制,是为了防止外来者直抵预警阵,令防御方措手不及。

不过这禁制缠住一个小灵仙,是问题不大的,更别说这灵仙还在昏迷中。

听到铃声,不远处出现两个修者,直奔这里而来,其中一个修者还是暗桩的性质,很巧妙地躲在一堆石头中。

不过陈太忠天目术大开,早就看到他了,见两人奔来,身子一闪,火速地奔到了预警阵旁。

当赶来的修者发现,是自家熟悉的弟子陷在禁制中,人还昏迷着,少不得脸色一变,抬手打出了一支焰火:我们这里出了状况。

报警的焰火一出,周边又有修者向这里赶来,其中就有来自预警阵内的修者。

陈太忠趁着预警阵波动之际,一个万里闲庭冲进预警阵,准准地抵达一处灌木中。

因为预警阵的波动,他的隐身术在瞬间失效,不过他想也不想,直接钻进了通天塔里,而通天塔则是落入了灌木丛中,一时半会儿不好找到。

十几息之后,他身上的战斗状态解除,可以继续使用隐身术的时候,他又从通天塔中钻了出来,继续隐身。

他的时间量算得正好,钻出通天塔不到五息,就有修者才远处大声喊,“稳住,稳住!小心侵入者乘虚而入,要细细检查周边!”

这个建议,无疑是非常有必要的,然而很遗憾,陈太忠已经趁乱进来了,而预警阵虽然发出了警告,但是这种慌乱的局面下,没人能确定,那预警阵是不是被自家人触发的。

就在众人鸡飞狗跳地寻找入侵者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藏身于虚空,冷冷地看着这一幕。

他的冷眼旁观,其实是想知道更多。

而青罡门的反应,也被他看在了眼里,其中他发现,有一个八级的天仙,直接冲出了预警阵,此人在言谈举止之间,很是有点上位者的味道。

那么就是你了,他很快地拿定了主意:这高阶天仙想必就是阴晶矿的具体负责人了,要不然真真没道理出现得这么快,姿态这么高。

就在青罡门鸡飞狗跳的时候,陈太忠细细地观察了一番,发现整个矿场不过是五个天仙,少不得亮出身形,对着那高阶天仙一探手,轻笑一声“掌控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