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冧真人的排场

纯良打探消息的能力,真不是白给的,他去了一趟,回来告诉陈太忠,那个矿是阴晶矿,青罡门煞是看重,光防守的高阶天仙就有两人,周围戒备森严。

当然,纯良并不把这点小阵仗看在眼里,它略带一点兴奋地发话,“干掉他们,阴晶归你,尸身归我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等他们四个回来,很想知道,他们得了些什么消息。”

事实上,他对杀掉那些高阶天仙什么的,兴趣不是很大,欺负蝼蚁,并不能让他生出多少快感,他更希望再斩杀青罡门一名玉仙。

“他们是官府的,去青罡门能得到什么消息?”纯良不高兴地发话。

“这你还真说错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青罡门驻地,既是他们的老巢,也是修者在幽冥界的补给点,只要身份清白,谁想进都能进。”

他说的是实情,大部分的称门宗派,修者数量都是过千了,再加上下派会有人来办事,更有外面的修者路过,所以称门宗派都会有一个不算小的商业圈。

例外的也有,比如说白驼门,他们原本也想搞一个商圈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浩然派的集市搞得太过成功了,虽然是黑市,但是人流量大,口碑也好,货物还齐全,很多修者宁可多绕一段路,也想去浩然派的集市交易和补充物资。

饶是如此,白驼门内也开了几家小店,供门内和往来修者歇脚和补充物资。

可以想象得到,浩然派这个集市,其实是挺令上门不满的,不过这是陈太忠私人的摊子,陈真人最近的风头又极劲,白驼门虽然不满,也不便多说什么。

然而事实证明,陈太忠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,官府的四人去了青罡门,凭着身份证明,固然可以在驻地内歇脚,但是真没多少自由,只能在商圈内活动。

而且青罡门对外的客栈,价格也高得吓人,当然,他们收费高,也有其理由——客栈里可是有聚灵阵的。

在风黄界,聚灵阵当然不算什么,但是在幽冥界,这东西的功效,是可以媲美灵气转换阵的,那些花出去的灵石,肯定要收回来的。

所以说,为了赚取灵石,青罡门也是满拼的了。

那四人在青罡门,住了差不多五天,才施施然回转,不过他们也确实打听到了一些东西。

他们刚进驻地的时候,确实是非常不遭人待见,也只能在商圈内晃悠,但是多住几天,灵石撒出去,倒也结交了几个过路的修者。

这些修者大多是跑贩运和挖矿的,因为现在的幽冥界不是很太平,很多时候,都会在聚居点凑一帮人,然后共同上路。

这四位撒出灵石,大家吃喝几天,就熟悉了起来——当然,不可能是推心置腹那种熟悉,但是随便聊些大众的信息,是没有问题的。

聊着聊着,就说起了吴真人被杀一事,因为现在陈太忠风头正盛,在青罡门的地盘上谈这些,倒不会引起什么追究,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话题。

倒是有人担忧,说青罡门看来要糟,少了一个玉仙不说,老对头除了雪峰观,又多出了一个陈太忠,前景有点不妙。

也有跟青罡门交好的修者,就认为这话是杞人忧天,并且小声地卖弄一句:你们还不知道吧?上宗又委派了一名真人到青罡门,还是三真人,这可是冧真人亲口说的。

冧真人的行动,似乎有点保守啊,四名探子里,一名天仙试探着发话,我看别人都四处出击抢矿,只有青罡门这里,只顾自家的一亩三分地。

冧真人便是跟陈太忠有过一战的冧祥东,吴真人死后,就是他主持青罡门在幽冥界的大局。

冧真人啊,几个修者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最后还是有人阴阳怪气地说一句,“冧真人对矿点定期巡查,每次都能发现一些的问题,确实了不起。”

我怎么看你像是在说反话?探子们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。

这些修者走南闯北,眼皮子都杂得很,酒意上头,遇到这种好玩的事情,也不介意说两句。

冧祥东这个人,在大多数人看来,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。

这家伙好面子,好大喜功,但又不是很懂管理,将青罡门管得一团糟,却还听不进去劝说的话,只重用那些阿谀奉承之辈。

半年之前,青罡门的地盘上,出了一桩内盗的丑闻,波及面极大,其中就有他特别信赖的一名弟子。

消息泄露之后,这弟子第一时间跑路,还特意跑到了青罡门的对头——雪峰观那里。

他身携巨额财富,只当能买一条命,不成想被雪峰观的女修直接杀了,财富也充入了宗门仓库,只是将人头送回了青罡门。

雪峰观的态度很明确,背叛宗门者必须死,哪怕是对手青罡门的人,也不可能例外。

至于说青罡门想要回该弟子携带走的财富?一边玩去!

东西已经入了我雪峰观的大库,有本事你就来我大库抢!

冧祥东当然不敢招惹雪峰观,他才仅仅是中阶真人,雪峰观带队的舒真人,那可是高阶。

不过这个事情搞得挺大,影响也挺坏,别人说起来,起码也是冧真人不太懂管理。

冧祥东完全不能容忍这样的传闻,于是就定下规矩,每隔半月,我要去矿场巡查一番,只要发现问题,一定现场处理!

要不说这家伙真是不懂,巡查一下就能发现问题,那倒是咄咄怪事了。

不过上有所好下必甚焉,他有兴趣这么搞,自然也有识眼色的弟子,提出迎合的建议。

于是冧祥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每一次巡查,都会发现一些问题,并且现场做出处理——谁敢说他不会管理?

但是没过多久,就有其他小道消息传出,说冧真人根本不是现场发现的问题,在巡查之前,早就有人将问题报知,他只是密而不发,通过现场指出,来打造自己的形象。

还有更离奇的传说,说若是没有问题——不可能每半个月都出事的,冧祥东还会找人制造一些问题出来。

冧真人如此作为,实在令很多修者不耻:身为修者,你安心地修炼才是王道,不善管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,非要搞出这么一套来,正经是舍本逐末丢人现眼。

尤其是他每次出行,一定要前呼后拥,摆出盛大的排场,在他看来,自己如此行事,是震慑宵小的行为——本来嘛,他是青罡门目前在幽冥界唯一的真人,也当得起。

但是这排场,也是要花费灵石和人力的,幽冥界本没有灵气,全要靠灵石支撑。

更糟糕的是,这出巡是半个月一次,还相当地频繁。

有些人就暗中议论,这冧真人,莫非是想做青罡门主不成?

哪怕无关人等,也认为冧祥东此举,实在是有好大喜功之嫌。

这些因果说起来,也没几句,而且这都是大家知道的,下面人也不怕在喝酒时随便讨论一番。

这四个探子听了,却是喜出望外,装作无意打问一下冧真人下一次出行的日期。

说的人也没在意:这根本就是人所共知的。

陈太忠接到这些消息,忍不住心动一下:冧祥东下一次出巡,是三天后?

凭良心说,冧真人也不是很喜欢出行,太耽误修行,不过这能证明他的管理能力,所以再一次出巡的日期到来之际,他还是整理一下,郑重其事地出发。

他的排场真的不小,自己坐在龙马拉着的云舟上,周边有四艘战舟护航,还有九名天仙飞在空中,黑压压地一大片,看上去真的是蔚为壮观。

第一站是一个星砂矿,这种矿石不仅仅限于幽冥界,风黄界也有——是曾经有过,星砂沉重无比,形成于虚空之间,偶尔会落入位面,成为星砂矿。

大约就是地球上陨石的意思,星砂矿,就是陨石雨的矿坑。

冧真人在这里视察了近一个时辰,指出了一些小小的不足,继续动身,前往第二个矿。

这是一座较为零散的风钨矿,储藏量虽然不小,但是因为零散,开发的难度极高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矿场没有配备太多的守卫——就算有外人来抢矿,面对这巨大的工程,十来八天内也抢不到多少东西。

所以矿场里配备了大批的异族奴隶,防守弟子少得可怜。

冧真人来了之后,按照惯例是要集中训话的,他说了两句之后,抬手一指几只寄生蜂,冷笑一声,“风钨上产卵,便可遮蔽风钨,真是好胆,当我冧某人那么好欺瞒吗?”

风钨矿是散沙状的,需要提炼,但是特殊情况下,也有块状的风钨矿出现,有点类似于地球的金矿,虽然金沙多,但也有狗头金。

对幽冥界的土著来说,风钨矿没啥意义,它们不擅炼器,寄生蜂则是天生讨厌风钨矿,若是蜂巢附近有大块的风钨,它们会将卵产在上面,遮蔽气息。

寄生蜂派来在这个矿场做苦力,是要借着它们“讨厌风钨矿”的属性,来发现大块风钨的。

而眼下,寄生蜂将发现的大块风钨遮蔽起来,这显然是个严重的问题。

然而就在此刻,虚空中传来一声轻笑,“欺瞒你冧祥东,需要胆子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