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脑洞和节操

林秀琣?陈太忠一听这个名字,就耳熟得很,细细回想一下,才笑着站起身,“原来是鉴宝阁大长老,有失远迎。”

这个大长老,可不是什么西疆分部大长老,而是鉴宝阁总部实实在在的大长老,也是一个号称“真仙之下无对手”的存在。

林姓算是皇族的姻亲,自身实力也极为强大,不过数百年前,因为插手军队事务,被皇族打压,后来就专心商业以及其他了。

真要算起来,东莽的伏海侯林家,都是林姓的旁支,世子林听涛想要袭爵,遭遇了很多的阻力,里面的味道,其实是很多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鉴宝阁的大长老,不但身份尊崇修为高强,战力也颇为不俗。

陈太忠号称真仙之下第一人,但是林秀琣未必弱于他,须知鉴宝阁是以“战斗奢华”而著称的,林真人哪怕是自身战力稍差,加上一身的极品装备,也真是不惧真仙之下任何人。

所以两人的沟通,也还算愉快,真要说起来,林秀琣底气十足,并不怕跟陈太忠争斗,但是他目前做的是商人,求财为主,不会引起那些无谓的争斗。

所以林真人很直接地表示:此次的交易,涉及到雷之本源,鉴宝阁专程将我投放过来,也是对此事的重视。

这个能理解!陈太忠认为自己也很好说话,不过在谈雷之本源之前,咱们不妨先谈一谈你们的火之本源?

火之本源,我鉴宝阁不止一份!林秀琣很干脆地表示,但是你那半瓯雷之本源,换一瓯的火之本源,有点不够!

不够就没法谈了!陈太忠知道,纯良很想要那份火之本源,但是他不可能因此而丧失原则,很抱歉让林真人你白跑了一趟。

事情在谈不是?林秀琣并不着恼,你若能答应我们一些要求,火之本源便宜交易给你,也是无所谓的。

能说出“火之本源无所谓”的主儿,那真是太能令人心生出景仰之情,在陈太忠的心目中,七掌柜算是个有担当的了,但是比之林长老,还是差了太多。

所以陈太忠表示,那咱们就谈呗。

鉴宝阁要那一瓯的将雷之本源带走,才会留下火之本源。

当然,带走的这一瓯雷之本源,是用来拍卖的,真正交易的,就是半瓯的雷之本源,交换一瓯的火之本源。

林秀琣的话里话外,都表示出了对这一桩交易的不满,在他看来,这确实是亏了,不过为了争取到雷之本源的拍卖权,也只能认了。

陈太忠不太喜欢他的说话方式,而且他并不认为,自己就占了多大的便宜。

讨价还价的过程,令他非常地苦恼,他原本也就不擅长这个——不是没这能力,实在是懒得费这心思。

这时候,他忍不住要想:若是毛贡楠或者南忘留来了幽冥界,我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。

谈了差不多三天,双方都就自己关心的事情,阐述出了自己的见解。

最后大家商定,半瓯的雷之本源换一瓯的火之本源,做为交换,整瓯的雷之本源,须得在鉴宝阁拍卖,而且需要提前将其带走。

陈太忠表示反对,他认为这个拍卖,最好不要马上执行,须得等大家回了风黄界再说。

林秀琣认为这个建议毫无必要,我们想什么时候拍卖,就什么时候拍卖了,你只管收账就好——专业的事情,你不用去掺乎。

然而,陈太忠不这么想;没有我们监督,谁知道你搞什么鬼?

但是林真人的回答也很贴切,现在幽冥界正在收割中,目前没有出现过雷之本源,但是这并不代表,幽冥界没有雷之本源不是?

这个答案,委实有点强大,陈太忠被顶得哑口无言。

林秀琣见他不做声,索性直接问纯良:少谷主认为,可以这么交易吗?

不管怎么说,在外人眼里,雷之本源是属于小麒麟的。

纯良这厮没节操习惯了,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:就这么办吧,不过拿走这一整瓯雷之本源的之前,你们先把火之本源拿过来……这个没得商量。

陈太忠听得忍不住翻个白眼,这厮拿别人的东西做交易,真是不心疼。

不过就在这两个月内,他又弄出了两个一瓯的雷之本源,用掉十块阴雷化石,手里并不是很缺这些东西,而陈某人也是大手大脚习惯了,既然纯良答应了,那就这么办好了。

纯良比他还痛快,一旦敲定了交易,它直接就吐出了装载有雷之本源的玉盒,甚至连契约什么的都没提。

连声称“火之本源不算什么的”林真人,见状都有点微微的吃惊,不过再想一想,觉得也正常了:少谷主身后,可是站着两只强大的神兽,还会担心鉴宝阁出尔反尔吗?

所以他也很痛快地拿出了火之本源,并且主动递了过去,“请少谷主验看。”

就在交易结束之际,林秀琣看似不经意的问一句,“少谷主,您那半瓯的雷之本源……似乎是叠加抽取的?”

要不说鉴宝阁的人可怕,就在这里了,半瓯的雷之本源,本来是陈太忠初次试手的试验品,确实是叠加过,可陈太忠自己都看不出来,哪曾想竟被鉴宝阁发现了。

“嗯?叠加过吗?”纯良一脸的无所谓,“那就叠加过好了,效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它对陈太忠的事情,其实很清楚,当然知道叠加过,不过这厮无良已久,做出一个“人兽无害”的表情,实在是本色演出,无须刻意为之。

林秀琣见状,继续发问,“抽取本源叠加者,可是翡翠谷谷主?”

这个问题,才是鉴宝阁真正疑惑的。

要说神兽麒麟,可是比真仙还高一个境界的存在,传承也算完整,虽然火属性的神兽,会古法抽取雷之本源,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,但是谁规定了,它们做不到呢?

那么,假设麒麟夫妇是抽取雷之本源的操刀者,问题就又出来了:它俩为何抽取半瓯的雷之本源,都要叠加呢?

这一点,是鉴宝阁想不通的:麒麟可以不会抽取雷之本源,这没什么奇怪,但是如果会抽取,实在不可能抽取两次叠加之后,才仅仅只有半瓯。

身为堂堂的神兽,不带闲得这么蛋疼的!

所以在鉴宝阁的人发现,那半瓯的本源是叠加抽取的,就脑洞大开,做出各种假设。

有一种假设,无限接近真相,那就是:雷之本源的抽取,或者跟陈太忠大肆收集阴雷化石有关——没准就是从中提取的。

这种假设,有太多的不解之处:雷化石中,能提取雷之本源吗?上古的雷电剥夺之术,怎么可能再现于风黄界?

若说是麒麟夫妇亲自出手,将雷化石中的雷电本源剥夺——似乎那公母俩因为干涉下界事务,已经被管理委员会警告了,短期内不可能再无故接近这里。

然而,虽然有这么多的逻辑不能自洽,可是所谓的脑洞大开,拼的就是想象力,对修者而言,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——逻辑神马的最讨厌了。

所以林真人这一问,就是想证实一下这个猜测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遇到的这只神兽幼崽,非常地没有节操,纯良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这是我在翡翠谷的一个石洞里发现的,是不是我父母放的,我也不确定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奇遇了……你父母难道不知情?”

他这是圆谎,纯良上次似乎说,是他父母给的雷之本源——这厮实在太没节操了,自己编的谎话,都能忘记。

“他们当然知道,”纯良回答这么一句,也不肯多说——说的越多错的越多,不如留白,让别人去猜。

但是林秀琣猜不出来啊,他绞尽脑汁去想,也只能让自己更头疼,于是他又出声发问,“那个石洞里,还有没有雷之本源了?”

“没注意,倒是还有几个玉核,”纯良信口胡说八道,“你们若是拍卖得令我满意,待我回去了,就再去看一看。”

听到“玉核”两字,陈太忠的眼角,不引人注目地挤一下:哥们儿似乎还是心太软了。

林秀琣却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,他听说石洞中还有玉核,登时就兴奋了起来,“此次交易,若是能令少谷主满意,其他玉核中的雷之本源,是否也能交给鉴宝阁拍卖?”

“这却是未必,”纯良这厮,做事真的是毫无章法可言,不过这次,它不是无良,而是相当讲究。

小白猪看一眼陈太忠,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还有雷之本源,我肯定要优先考虑太忠,浩然派也需要这个,你们想再要本源,跟他去要。”

“少谷主果然讲究,”陈太忠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呲牙咧嘴地发话——尼玛,这本源明明都是我抽取的,现在成了你给我的。

“我怎么感觉你不是很开心?”纯良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惹得我不高兴,就交给鉴宝阁拍卖了,没准还有集成了三瓯四瓯的雷之本源……老林,一块三瓯的玉核,怎么算啊?”

“三倍相乘,”林秀琣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两瓯的玉核,是一瓯的三倍,三瓯是一瓯的九倍,这是基本行情!”

陈太忠等的就是这个答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