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奸细下场

陈太忠并不知道身边发生的事,他在矿场歇息了十来个时辰之后,悻悻地回了浩然派驻地。

他没有意识到,因为这一趟矿场之行,他躲过了晓天宗一次摸底式的排查。

晓天宗两名暗卫被杀,天机被蒙蔽,看起来只是两名天仙的死,但是晓天宗心里明白,这两名天仙一旦被搜魂,会引起一场极大的风波。

所以他们马上派出人手,开始排查任何可能给本宗带来巨大损失的嫌疑人,趁着幽冥界本宗真仙在场,要尽快将事态消弭至无形才好。

优先排查的,自然是各种大块头,至于那些零散的流浪修者,倒是可以放一放——他们或者有杀死两名暗卫的实力,但是不具备掀起风浪的能力。

这其中,陈太忠当然是重中之重——此人战力超群不说,还是宗门中人。

不过糟糕的是,陈太忠的行踪太过诡异了,虽然此人有大本营,是在浩然派驻地,但是经常不见人影,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所以晓天宗才通过关系,辗转托付到逐北公府上,希望他们帮忙,试探一下陈太忠在不在左近。

正好逐北公要收官府出产的风钨,而大公府上,也确实是收支两条线的管理,顺手难为一下浩然派,根本无须刻意为之。

当然,规矩都是人定的,也是由人来打破的,陈太忠既然及时出现在了矿场,公爵府肯定要卖这个面子给对方。

这倒不是说有真仙存在的逐北公府,就怕了陈太忠,实在是双方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若是发生争端,就算大公府能拿下陈太忠,也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。

为了这点小事,结下如此仇敌,实在划不来,试探出结果就够了。

晓天宗对这个结果,有点郁闷,这意味着他们要寻找其他更可能的嫌疑人。

事实上,晓天宗的修者相信,陈太忠应该是掌握了一门很快的身法,不过就算身法逆天,修为却是做不得假的,陈太忠若真是杀人凶手,就不可能及时出现在北域。

就算能及时出现在北域,也必然会有透支气血的现象。

韦晓笙用战舟载着陈真人,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驻地,陈真人再次放出逍遥宫,却不准人入内,这时就没谁能肯定,他是不是真的在逍遥宫中了。

集市的修者听说,韦上人也成为了陈真人的门下行走,也是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。

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这三名天仙上人成为陈真人下走,并不是心血来潮心甘情愿,都是有这样的那样的原因,不得已才托庇于陈太忠旗下。

大多数的流浪修者,其实并不喜欢被束缚,哪怕陈太忠是出名的护短、出名的强悍,但是既然能自由自在,又何必受人管制?

所以集市里的修者,心情也是有点矛盾,既羡慕这三名上人有了靠山,又觉得自家的自由身份更宝贵,正是因为如此,并没有修者一窝蜂投向陈真人的现象。

明广智和李蔓兮搭伴投向陈太忠,并没有引起多少争议,但是韦晓笙的投效,令修者们多少有点意外。

韦上人炼得一手好药,做人又低调,并不出卖身体赚快钱,很得众多男修的好感——强高也是因为这个才跟她好上,还不敢暴露两人的关系。

现在她不声不响地投到了陈太忠的门下,就引起了一些不好的猜测,更有甚者,有意无意地提起传说中的狐族公主,似乎有所指。

一般来说,李晓柳对这种传言是极为痛恨的,不过眼下她可是顾不得计较,因为还有更令她痛恨的事情发生了,“陈真人你是说……邴炎夏可能是奸细?”

“不是可能,而是‘就是’!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我吃撑着了逗你玩?”

李晓柳的胸脯急促地起伏两下,转身就向外走去,她的喉咙里传出低沉的咆哮,“我要撕了这个混蛋!”

邴炎夏是她相当看重的一名弟子,此人比她小个十来岁,修为差她两级,遇事颇有谋略,同时也不缺果敢,是她心目中认为“可堪大任”的未来栋梁。

此刻得知他竟然是奸细,她心里的那份愤懑,可想而知。

“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站住!”

李晓柳停下脚步,扭头看过来,她额头的青筋,在不住地突突乱跳,可见她的怒火有多么旺盛了,“真人还有何吩咐?”

“你以前的脾气没这么暴躁,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“你打算用什么罪名杀他?”

“先抓起来拷问,不行就搜魂,”李晓柳很有信心地回答,“铁血堂不缺行刑的手段,能确定他是奸细,其他就好办了。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倒是信得过我。”

李晓柳的眼中的,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,不过她很好地掩饰住了,“我哪怕信不过自己,也信得过真人,当然,我会允许他辩解的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又笑一笑,“跟他接触的,是晓天宗的暗卫,你知道暗卫是什么吗?”

“晓天宗的暗卫?”李晓柳闻言,又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也为之一变,她在宗门的时间,比陈太忠长得多,当然知道宗门暗卫是什么东西,“竟然不是风亲王府?”

“那两名暗卫,已经被我杀了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杀之前还搜魂了,获得了不少别的情况……你现在还坚持大张旗鼓地对付他吗?”

“为什么不呢?”李晓柳惊讶过后,已经恢复了正常,她一脸铁青地发话,“背叛本派者,杀无赦。”

“你用用脑子,”陈太忠不耐烦了,“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一人,你若这么处理的话,真的令我很失望。”

“晓柳该死,”李晓柳冲着陈太忠深深地鞠一躬,她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话。

“我只是习惯了同门之间的互助,分外容不得背叛,铁血堂征战风黄界七载,仅仅是救助同门不力的弟子,我就亲手斩杀了三名……既然对同门无友爱之心,留之何益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风黄界打得也很苦啊,不过,我再次问你,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?”

“我宁可没听说过这个无耻小人,”李晓柳显然也明白,自己这么做不合适,她只是转不过来这个弯,“下次再起战端,我安排他上第一线好了。”

她终于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妥的路子——没办法,陈真人杀了两个暗卫,还搜魂得到不少的情报,她想冲动行事,实在是要不得的。

“主要是不要让他有机会涉及太多机密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他其实眼中也是不揉沙子的,不过现在杀掉邴炎夏,会有些麻烦,李晓柳的对策,倒也算不错。

就当是那邴炎夏良心未泯,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。

一年后,浩然派矿场异族奴隶叛乱,邴炎夏受命支援,力战不退,寡不敌众之下身死。

那场叛乱,浩然派总共也才死了两名弟子,对于他的死,旁人的形容就是——“邴师兄杀得红眼了,怎么拦都拦不住,唉……可惜了。”

是以,邴炎夏的尸身,被运回派里厚葬,又过若干年,李晓柳登仙成功,大喜之下拔剑而歌,失手误中其墓,尸身化作了飞灰,旁人只道她欣喜太过,此事也不了了之。

安排了这件事之后,陈太忠就静待鉴宝阁的到来了。

不过这一次,鉴宝阁的速度,比他想像中的慢了许多。

差不多过了两个月,七掌柜才又带了人来,这时陈太忠的身体早将养得大好,时不时地出去转一圈,彰显自家的存在。

这一次,七掌柜来得很低调,竟然是肉身飞行而来,而且在进入浩然派的地盘之后,还是贴地飞行,不过不凑巧的是,他们被浩然派巡查的弟子撞到了。

巡查弟子查一下来人身份,知道鉴宝阁名头不小,更有人就识得七掌柜。

不说在风黄界,七掌柜多次出现在浩然派,只说这一次铁血堂弟子的投放,幽冥界这边,就是七掌柜出面安置的,浩然弟子鲜有不识。

他们想发信号通知驻地,却是被七掌柜拦住了,“我们此来有大生意要谈,不想引起关注,诸位直接通知陈真人就好。”

天可怜见,堂堂鉴宝阁西疆分部的七掌柜,天仙上人,何曾对哪个灵仙这么客气过?

想当年陈太忠灵仙时入鉴宝阁,人家根本都懒得理会。

然而很遗憾,浩然派弟子不知道珍惜,他们觉得己方就该受到这样的对待,不过他们也没节外生枝,一名灵仙弟子驾着灵舟,带着他们直入浩然派驻地。

陈太忠正好在逍遥宫内提炼雷之本源,知道七掌柜来了,便打开逍遥宫大门,任由他们进来。

不过,这些人进来之后,陈太忠第一时间就觉得有点不对,于是看向一个中年无须的男人,“巅峰玉仙……这是鉴宝阁又投放人过来了?”

他知道,现在整个幽冥界的鉴宝阁,就是白凤鸣在做主,此人竟然是巅峰玉仙,想必是近期才过来的。

“林秀琣,”巅峰玉仙冲他微微一笑,又轻轻点头,“此次交易意义重大,阁中派我亲来,以示关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