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逐北公的道理

陈太忠一趟中州之行,其实只用了十天,但是这十天里,他一直在赶路,尤其最后的回程,几乎是以逃命的速度跑回来的。

身上的暗伤还没有将养好,就遇到同心牌的求助,虽然是等级最低的那一种,但是陈太忠叹口气,还是招来了韦晓笙,裹着她直奔北域而去。

直到距离矿场千余里的时候,他才抛出一艘战舟,要韦上人驾驶了,直奔矿场而去。

战舟到得正是时候,官府的人正在跟逐北公的人谈判,外围把守的浩然派弟子已经熟悉了陈真人的战舟,见到战舟出现,齐齐地欢呼了起来。

韦晓笙将战舟降下,率先走出去,紧接着,陈太忠也出来了,一脸的肃穆。

他并不说话,弟子们就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地讲述起经过来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微微地颔首,“这么说,他们现在还在谈判?”

“嗯,”众弟子齐齐点头,“不过据说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。”

“告诉他们,虎族要什么咱不管,浩然派要矿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逍遥宫放了出来,转身走了进去,“都进来歇一歇,留一个去通知他们就行。”

看守这矿的弟子一共六人,两班倒,往日里也没什么歇息的场所,辛苦得很,见到陈真人的逍遥宫,哄笑一声就进去了,只余一个老的六级灵仙,去通知矿场一方。

虎族在这里,也留了一只灵虎和一个虎修,远远地看到战舟飞来,也跑了过来,见到豪华的逍遥宫,它俩很不见外地走了进来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会这俩,他是跟虎妖打交道的,区区虎修,还不值得他抬一下眼皮子。

在等待的过程中,陈真人将自己门下的行走介绍给弟子们,事实上,韦晓笙在集市里的名声还是很响的,除了她善于炼药之外,她也是集市里不多的、比较洁身自好的女修。

很多女修来了幽冥界,为了降低危险,并且将利益最大化,都操起了皮肉生意——就算不是专职,偶尔做个兼职,来钱也是很快的。

五个弟子里,就有两人认识韦上人,倒也省了陈真人一番口舌。

双方很有礼貌地见过,不过也没有更多的客套,对弟子们来说,对方是天仙上人,不宜过分亲近,而他们虽然只是灵仙,却是正牌浩然弟子,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。

陈太忠在逍遥宫里坐了一个时辰,那负责通报的弟子就匆匆赶了来,身边随行的,还有一名中阶天仙。

此人肤色白皙,看起来很有点养尊处优的雍容,却是眇了一目,他站在逍遥宫外,大声发话,“逐北公麾下李毓璐,求见浩然派陈真人。”

“进来吧,”陈太忠一抬手,淡淡地发话,心说此人说话做事,倒也算有些章法。

李上人岂止是有些章法?此人做事极为老辣,进来之后,就先是赔礼,说我们并无克扣贵派保护费的意思,所谓的用灵石支付,只是逐北公府上的一种管理手段。

他的话说得极快,却偏偏地字字清晰,用很短的几句话,就将因果概括了出来。

大体来说,相当于地球上大企业管理,收支两条线的做法,收风钨的只管收,不管支付灵石,而支付灵石的,不管风钨是怎么收来的,反正是按数量按价格给付灵石。

逐北公的产业极多,公爵府的管理层不能面面俱到,这样统一的管理,能减少很多弊端。

李毓璐表示,他们这么做,并没有针对浩然派的意思,只是收到的风钨,再拿出一部分作为保护费支付出去,会导致流程的增加,而且会打破惯例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我无意了解你大公府的管理手段,你有你的规矩,我浩然派也有自家的规矩,我只告诉你……保护费必须给风钨!”

“这个……当然是这样,陈真人都亲自来了,”李上人笑着点点头,“只是谈好的事情,又得推翻重来,而且也确实增加了我们的流程。”

几名浩然派弟子闻言,忍不住挺一挺胸脯,只觉得异常地扬眉吐气。

你们不是狂妄吗?你们不是不谈吗?我派陈真人来一趟,都不用找上门去,在这里一坐,你们就得乖乖地上门拜见,不管该不该答应的,都得乖乖地答应。

陈太忠对这话,却是有点不满意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光看到增加了你的流程,可曾看到也给我带来了麻烦?合着你李上人的时间是时间,我陈某人的时间,就可以随便挥霍?”

“陈真人息怒!”李毓璐吓得连连拱手,“此事既然引起真人关注,亲自前来,我自当按旧例办理!方才只是解说我们的苦衷,逐北公府并无针对之意。”

这还差不多!陈太忠才要点头,猛地反应过来一个逻辑,忍不住又是一皱眉头,“我若是没有亲自前来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毓璐沉吟好一阵,才心一横,咬牙回答,“不来的话,便是真人对此事并不是特别在意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弄了半天,是我必须来一趟,你们才肯干休?”

“公爵府的规矩多,”李上人冲他一拱手,“还请真人海涵。”

“我浩然派的规矩也不少,”陈太忠斜睥着他,冷哼一声,“这次你算应承下来了,如果出尔反尔,后果自己考虑……你这个小小天仙能做主吗?”

他听到对方张口闭口就是“大公府的规矩”,心里十分地不爽,你的规矩凭什么套在我身上?可是一番话听下来,他又不得不承认,对方说的也有那么几分歪理。

他有气没地方出,少不得就要敲打对方两句。

李毓璐深深吸一口气,显然这“小小天仙”四个字,有点刺激他的自尊心。

不过最终,他还是缓缓点头,轻轻吐出四个字,“我能做主。”

“那就好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。

稍微等了一等,他讶然地看向对方,“既然说妥了,怎么还不走,莫非等着我请你吃饭?感激你专门把我喊过来耽误时间?”

李毓璐的脸上,隐隐有一道青光闪过,他嘴巴抽动一下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听说陈真人手上有复颜丸?在下想厚颜讨要一颗,价格好商量……”

他的面目和做派,都相当地雍容,可惜眇了一目,想来心里是极为遗憾的。

“没有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干脆地回答,“不过是以讹传讹。”

李毓璐的嘴角,又抖动了两下,才深吸一口气,“既是如此,在下不敢再叨扰了。”

陈太忠又是一摆手,那动作就跟赶苍蝇差不多。

看着此人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,浩然派的弟子中,传来一阵轻笑,人人都是眉飞色舞的样子。

“好了,我在这里最多勾留一日,”陈太忠抬手拍一拍,“你们一直守着矿场,也辛苦了,这一日内,逍遥宫内任由你们折腾,别进我的主厅就行!”

“哈哈,谢过陈真人!”众弟子欢快地回答。

倒是韦晓笙心细,轻声问一句,“真人如此羞辱那姓李的,不担心他回头作梗?”

“不过区区一个天仙,我算得上羞辱吗?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正经是他算得上羞辱我,我大人大量,不跟他计较便是。”

“若是他以后时不时地动手脚,却也是麻烦,”韦晓笙娥眉轻蹙。

“哪有什么时不时?敢有一次,杀了便是,正愁没理由杀他,”陈太忠说得极为轻描淡写,下一刻,他转头看向她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这么说,是想出手替我除了他?”

“哪儿有,”韦晓笙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只是提醒真人一句,您有复颜丸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了啊。”

这是最近困扰陈太忠的另一件事,他给了明广智和李蔓兮两颗复颜丸,效果极好,搞得不少人来问,想要换取一两颗。

这时他才理解到,为什么当初董明远说,位面大战一起,复颜丸会异常地抢手。

要说东莽的地盘上,玉屏门肯定有复颜丸,但是那里离得远,而且玉屏门的复颜丸虽然多,求讨丸药的肯定也多,既然有这些不便,不少人就找上他来了。

对这种人,陈太忠是一律不见,除非有派中弟子帮着恳求,他才会考虑。

不过对于李毓璐,他半点好印象都没有,直接就否认了。

至于对方会因此而恼羞成怒?切,哪个真人会在乎小小的天仙愤怒?

但是他不会想到,李毓璐出了逍遥宫之后,头也不回地赶出百余里,四下看一看,发现周遭无人,放出一只通讯鹤来。

通讯鹤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声音,“可曾有结果了?”

“禀真人,陈太忠赶来了矿场,”李毓璐恭恭敬敬地回答,哪怕是对上陈太忠,他也没有眼下的恭敬,“乘坐一艘战舟,身边有一名女性天仙,疑为蛊修韦晓笙。”

“这倒是奇怪了,”那边沉吟一下,又缓缓发问,“可曾有透支气血的疲态?”

“不……曾,”李毓璐顿了一顿,然后又补充一句,“他可是真人,光是气势,就压得我不敢细看了,不过,我真是没发现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