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毁尸灭迹

陈太忠寻了一处无人的丘陵,抖手又放出逍遥宫来,“且先歇息一阵。”

韦晓笙对此有些不解,却也没有多问,她一路未曾出力,精气神圆满,就自告奋勇地飞上天空,为真人护法。

歇息了差不多有一天时间,陈太忠觉得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,才将两名天仙从逍遥宫中拎到外面,“你可以下手了。”

韦晓笙倒也干脆,直接掣出一柄刀来,将两人的人头斩落,然后又摸出一瓶药剂,看起来是要毁尸灭迹的样子。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一抖手,将两具尸体收起,嘴里轻叱一声,“快,扰乱天机!”

就在她扰乱天机之际,陈太忠摸出一张火焰宝符,将地上的血迹烧得一干二净。

纯良虽然就在他的肩头,但是这时候,可不能使用麒麟真火,这火的因果大、根脚深,瞒不过真仙的推算,倒不如用制式的火焰宝符——反正他在幽冥界这些年,得了不少宝符。

放完火之后,他也火速地打出一连串的手势,以扰乱天机,同样的手势,他身为真人,扰乱天机的效果比上人要好。

扰乱了天机之后,他二话不说收起逍遥宫,然后裹起韦晓笙就跑,一个万里闲庭之后,又停下来再次扰乱天机,接着继续万里闲庭。

如此操作了五次,他才长出一口气,“总算安全点了。”

韦晓笙却是看得有点傻眼,此刻她才知道,为什么陈真人要休整一天,合着是要养精蓄锐好跑路。

然而,她还是有点不理解,于是迟疑一下发问,“真仙的感知,真有如此骇人?”

“小心一些总是不错的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想到自己见过的白燕舞和姚仙,一股浓浓的乏力感涌上心头,“你是没见过真仙,不知道真仙的可怕。”

韦晓笙听得有点骇然,“真人您见过真仙?”

“我见过不止一个……算了,走了,”陈太忠裹起她来,继续狂奔,“没准现在姚仙已经算出那两人的陨落之处了。”

事实离他猜的不远,几乎在那两名天仙被杀的同时,晓天宗的弟子就发现了命牌的开裂,忙不迭向主事者汇报,“暗卫十一号和十三号命牌开裂。”

暗卫死亡,算是相当不小的事,因为他们往往肩负着超出其修为的重任——此次十一号和十三号若不是被真仙之下第一人无耻伏击,就算逃不掉,也能发出一些警讯。

当然,幽冥界这里的环境很差,出任务的暗卫遭遇不测,似乎情况并不是很严重,不过主事者也不敢怠慢,赶紧查一下这两名暗卫的任务。

一看任务内容,这位吓得不轻,马上告知了宗中的庞长老。

庞真人一听,是跟浩然派内线联系的两名暗卫失踪,心里也是一沉:别是陈太忠出手吧?

宗里对浩然派的布局,他是很清楚的,虽然浩然派现在出了一个陈太忠,但是该打听的消息要打听,该执行的任务也要执行。

这些章程的执行,是晓天宗屹立在中州的保证,是晓天宗发展壮大的基石,没什么可商量的,更不可能因为出现某个人物,就改弦易辙更换章程。

不过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,味道实在太多,庞真人毫不犹豫地求见姚仙。

姚仙正坐在一座逍遥宫里喝茶,他已经是玄仙了,修成了无漏真身,不会为幽冥界的阴气侵蚀,不过最起码的逍遥宫,还是要有一座的,要不然就太不成体统了。

听说庞真人的来意,他忍不住皱一下眉头,“两个小小天仙,你也要我感应一下?”

“他们是暗卫事小,关键牵扯到了浩然派陈太忠,”庞真人赔着笑脸回答,“而且那些暗卫,也知道宗门不少隐秘,若是被人搜了魂去,传出去就不好听了。”

“啧,”姚仙无奈地哼一声,下巴微微一扬,“拿过来吧。”

庞真人将两块裂开的命牌,恭恭敬敬地放在对方面前……

姚仙耷拉着眼皮,略略感应了七八息,然后抬手掐算两下,指向一个方向,“这个方向五万三千里左右,人死在那里。”

庞真人等了好一阵,才又问一句,“没别的了?”

“天机被遮蔽了,”姚仙很随意地回答,虽然是自家死了两个暗卫,他的情绪没有受到影响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“这不是正常吗?”

这种事,他并不以为有多么难以接受,修至真仙的境地,他一路行来,实在看到过太多的场景,修行路上的生生死死,根本就是常态。

庞真人犹豫一下,发出一个不情之请来,“您可以去现场看一下吗?”

“真的没空,”姚仙淡淡地回答,“你带战阵走一趟吧,若遇到麻烦,捏碎我给你的符箓,我转眼会到……陈太忠什么的,你不用怕他,尽量别招惹那麒麟就是了。”

所以说陈太忠在杀人之后果断遁走,实在是非常正确的,这一次,姚仙是懒得前来,若是真仙真的认真起来,分分钟赶到的话,他很可能连跑都跑不了。

两人没命地蹿出去两万余里,陈太忠才停下来歇息了盏茶时间,然后又卷起韦晓笙,逃一般地电射而去。

为了不被人看出根脚,他们回去的路绕了一个圈子,是从鹏族和猛犸一族的交界处,进入的西疆。

在路上,两人亲眼目睹了一场鹏族和人族的大战,陈太忠隐着身子,默默地看了片刻,发现人族修者不是对手,但是……他实在无法出手。

万里闲庭到下一个场所之后,他才幽幽地叹口气,“唉,看着兽族肆虐,心里也不好受啊……不过,我也没别的选择,纯良你说是吧?”

“反正我发现,你到哪儿都得藏头藏脑,”纯良这话说得煞是难听,不过却也是实情,“陈太忠你就不能挺直胸膛,堂堂正正地做人吗?”

“你以为我想这样?”陈太忠越发地烦躁了,“比如说像这次,我总不能放过晓天宗的天仙不杀……伸来的爪子,我都得剁了,但是一动手,我就肯定被动。”

韦晓笙默默地看着他俩说话,也不敢做声,关于这只白色小猪,她听过一些传闻,但是那些传闻大多都不靠谱,她也不知道这只大妖是什么种族的,只是心里有点微微的好奇。

你也是大妖,为什么不回护兽族呢?

这个问题,她藏在心里很久了,不过眼下显然不是打听的好时候,想到回到风黄界之后,她还要继续做陈真人的下走,守护浩然派一百年,她就对自己说:急什么?早晚要知情的!

此次回来因为绕路,多出了差不多三万里地,陈太忠用了四天的时间,才赶回了驻地,体内的暗伤,起码要休养七八天才能恢复。

不过,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,可不会给他这么一个时机缓冲,他回来的第二天,同心牌裂了,出问题的是北域。

这问题说大也不大,无非就是官府开采的一处风钨矿,目前逐北公府有意收购矿石。

逐北公是坐镇北域的大公,大公本人是实实在在的真仙,在北域的势力也极大。

他不是左相的人,却也不是皇族的人,真要计较起来,其实属于立朝勋贵的后人——跟血旗公差不多的性质。

但是血旗公英家,属于那种越混越回去的,而逐北公谢家,却是越混越好。

立朝之初,逐北公的先人还仅仅是个伯爵,后来战功彪炳,又有勋贵帮他争取一些应有的待遇,所以用了五百年的时间,终于是封爵大公。

总之,逐北公算是军中的新崛起势力,在北域的影响,是远超老牌的新贵。

正是因为其立场不定,官府也愿意在打压的同时,适当地拉拢——将其逼到左相一边,就没意思了。

事实上,逐北公跟左相的势力,相当不对付,尤其是在北域——这里的军队,可以说是左相的目标,而大公本身在军队里威望极高,也有继续掌控的欲望,当然跟左相会冲突。

逐北公想要收购矿石,这要求不算什么,风钨是用来炼器的东西,尤其是炼制的靴子和护甲,不但坚硬无比,而且有风属性,便于在战场上轻松地脱离战斗。

但是他购买的要求,很成一点问题,风钨矿在风黄界,也是稀缺资源,而逐北公开出的收购价码,仅仅是现在幽冥界的价位,还是前线价,不是商家交易价。

这就比风黄界的价格,低得多得多了。

考虑到未来风钨不会被彻底垄断,可能从各大势力的手里流出一些,那价格可能会跌一些,风黄界的价格也会有所下滑,但是可以肯定,下滑不到目前的收购价。

对官方来说,这是一笔不怎么划算的买卖,但是官府对资源的储存和配比,是要讲大局的,倒也不能说就有多么糟糕。

但是令浩然派弟子不能容忍的是,逐北公对风钨的收购,是全部收购,留给浩然派的保护费,是以灵石的形式交付。

这样算来,浩然派也要跟着官府损失收入,弟子们不能忍受这一点,就找虎族商量。

然而,对不善制器的虎族来说,能直接收灵石也不错。

几名弟子合计一下,偷偷地捏裂了同心牌向陈真人报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