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人难杀

晓天宗是五大宗之一,各个职能所在的堂口,基本上是以“殿”命名的,以区别下门和下派中,同样的称呼,显不出上宗的威严。

比如说暗堂,下门和下派都叫暗堂,但是在晓天宗,被称作阴阳殿。

然而必须指出的是,晓天宗的暗卫,不是出于阴阳殿,而是出于宗事堂——这个机构虽然被称作堂,但是真实的权力,比之各殿不遑多让。

以“宗事”冠名,可以说,这是宗中最核心的权力机构,协助宗主管理全宗的。

宗事堂派出的暗卫,有点类似于地球上的中央警卫局的意思,根本不是国安啦警察啦能比的。

其间的意味,不言而明。

陈太忠倒不是很关注这个,他关心的是,“我艹,居然是晓天宗的人?”

“两人搜魂的结果一致,”韦晓笙面色惨白,指一指那两名昏迷中的天仙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胖的那个,已经白痴了,瘦的那个,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,不信的话,你可以再找人搜魂,他识海的封禁,被我的宝贝们破解了。”

很显然,她在这六个时辰里,付出了太多的精力,才会变成这副模样。

有意思的是,胖的天仙,是长了一张长脸,瘦的天仙,反倒是长了一张圆脸。

也就是说,对邴炎夏很不客气,甚至想杀人的长脸天仙,已经成了白痴,而那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圆脸天仙,目前还保有意识——可以继续搜魂。

“唉,”陈太忠重重地叹口气,有气无力地一摆手,“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说清楚。”

情况有点小复杂,那自杀的白上人,确实是风亲王府的,因为是庶出,又不被世子所喜,年少时饱受摧残,最后离家出走,被晓天宗在王府内的眼线探知,宗中将此人招揽了去。

一百余年后,白上人成就天仙,归宗认祖,因为他终是亲王府血裔,修行有成前途也还不错,就被接纳了——事实上,他就是晓天宗楔入亲王府的钉子。

再然后的事情,也就不用说了,这个离家出走的家伙,资质也不见得有多高,只不过,是有晓天宗在一路扶持罢了。

他此次来找强高的麻烦,本来也是晓天宗的意思——宗中从蓝瑜门得了消息,知道陈太忠掳走了大量的雷化石,心里肯定不平衡。

正好风亲王府有一颗棋子,许久没用,动一动吧,再不动就要生锈了。

白上人身后有两大势力支持,当然是有恃无恐的,所以才会那么狂妄,不成想一朝被擒。

被擒也无所谓,但是陈太忠要跟风亲王府对质,晓天宗就有点着急了,这个挑事禁不住查,因为不是出于风亲王府授意,纯粹是晓天宗想试探一二。

一旦对质,晓天宗肯定要露馅,更可能导致暴露在其他地方埋下的棋子,那么白上人就只有死了。

白上人其实也不想死,但是他没选择,不死的话,会涉及到太多的人。

而且晓天宗肯放他回归亲王府,本身就有一套制约的手段,能遥控他的生死——你若是不肯服毒自杀,那还是得死,不过死相……就比较诡异了,也不是很好看。

事实上,白上人听说自己要被押到浩然派驻地,而不是集市自行处理,他就知道大事不妙,尤其是,陈太忠还要找风亲王府讨要说法。

然后,他接到邴炎夏悄悄传递来的玉丸,就知道自己不死不行了。

“晓天宗……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陷入了沉思中,他的心情,真的是比较糟糕——原本哥们儿以为,跟晓天宗的事儿告一段落了呢。

官府体系找我麻烦也就算了,同为宗门体系的晓天宗,怎么也来悄悄找我麻烦?

不过,事情已经做下了,又有一个暗卫白痴了,说什么都晚了,而且此番原本就是晓天宗先算计浩然派——起码是先在陈某人的集市上闹事。

那么陈太忠对于下狠手,也没啥顾忌,你来惹我,莫不成我还要供着你?

搜魂的结果,除了这些,还得到了一些其他的辛秘,比如说某些暗子的联系方式、动向。

这两人的修为不算高,知道得也不算详细,但就算是这样,他们所掌握的消息一旦传出去,也绝对会引起巨大的震动。

就连报仇心切的韦晓笙,看着搜魂出来的消息,也有点胆战心惊,“咱们这次,还真是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啊。”

陈太忠花费了一个时辰,将搜魂的大量信息强行记下,其中邴炎夏对外联系的方式和手法,更是被他牢牢地记住。

然后他一抬手,就毁去了记录信息的玉简,然后看向韦晓笙,“你现在还坚持亲手杀死这两人吗?”

以这两人所掌握的辛秘来看,他俩的死亡,绝对会引起晓天宗的高度重视,须知此刻的晓天宗,可是有姚仙在坐镇,真仙随便掐算一下,便可以推算出不少的因果。

陈太忠甚至非常庆幸,他当初没有杀死二人,只是将人打昏了带回来。

韦晓笙明显也有点犹豫了,她迟疑一下发问,“陈真人,以真仙之能,我遮蔽一下天机,查得到我吗?”

她跟强高确实是伴侣,感情也不错,但是为一个死人复仇,导致丢掉自己的性命的话,还是令她有点迟疑——如若不然,她当初就会找到白上人复仇。

“你遮蔽天机,能不能查到你,这我不敢肯定,”陈太忠对真仙之能,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,“但是我可以肯定,真仙推算得出来,他俩就是死在附近。”

韦晓笙闻言,眼睛一亮,“那么……把他俩弄到中州的地盘上杀了,危险就会小很多?”

她的胆子不算大,但还真是念念不忘地想替强高报仇。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的初衷,也不过是希望换个地方灭口,但是这话说出来有点跌份儿,眼下韦上人自己主动提起,他就欣然同意。

并且他允诺,“到时我也可以帮你遮蔽天机,只要不是死在这里,也不用担心其他。”

“一切听从真人安排,”韦晓笙抬手一拱,迟疑一下,又轻声发问,“不知晓笙可有那份荣幸,成为真人门下行走?”

陈太忠怔怔地看她一阵,然后哈地笑一声,“敢情你还是怕被真仙找上门来。”

“是怕,但是我还想报仇,”韦晓笙坦然承认,“而且成为真人下走,也没什么不好的,真人对下走的维护,哪个不知?”

她自觉这是一个不错的马屁,但是陈太忠怔了一怔之后,终于轻叹一口气,“你做我门下行走,蛊修那边怎么处理?”

“那很简单,我蛊修不禁这些,”韦晓笙笑着回答,“我听蔓兮姐说了,真人对门下行走的要求极为宽厚,实是见猎心喜,还望真人垂怜。”

陈太忠侧过头来,白李蔓兮一眼——你就大嘴巴吧。

李上人还他一个笑容,不过还是有点小小的委屈:我不用这手段诱惑,韦晓笙真的未必狠得下心,去对宗门的暗堂修者搜魂。

既然说到这一步,陈太忠也不会排斥再多收一个门下行走,而且他对韦晓笙的要求更低:你在我浩然派宗产附近隐居即可,浩然派遇事你再出手。

当然,你修行的时候,蛊虫不得伤了浩然弟子。

明广智和李蔓兮都很羡慕,韦晓笙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待遇:除了没有派中的岁例,这基本上就是供奉的感觉,而且还不用担供奉的名头。

商量妥当之后,韦晓笙果断起誓,成为了陈真人门下第三名行走。

接着,陈太忠就想招来李晓柳,安排一下对邴炎夏的监视——没错,他并不着急铲除邴炎夏,已经暴露的暗子,并没有什么威胁,反倒是没准可以做点文章。

非常遗憾的是,李晓柳进洞府修炼去了,由辛古暂时替代她管理驻地。

陈太忠也不想再等,直接裹了韦晓笙,一路万里闲庭,直奔中州的地盘而去。

中州距离浩然派的地盘,是非常近的,穿过虎族控制的区域就是,不过此次事关重大,陈太忠并没有照会虎族,而是直接潜了过去。

他有心尽快处理完这件事情,一路并没有耽搁,三天时间,竟然冲出了五万余里,虽然还没有到达中州的腹地,却是已经将百花宫的地盘远远地甩在了身后。

当然,这也令他的身体,再度出现了一些不适,不过随着境界的稳固,他已经开始着手冲击玉仙二级了,这点小困惑,倒也算不了什么。

韦晓笙虽然一路被他裹着,但是对时间的感受,还是很真切的,落地之后发问,“现在是到了哪里?”

“已经深入中州四万余里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就是这里吧,杀了人,咱们就回返。”

“这么快?”韦晓笙闻言,倒吸一口凉气,她虽是天仙,对玉仙之能也颇有几番了解,三天时间裹着一人,肉身飞行五万余里,实在是超乎想象。

不过她也仅仅是感慨一下,陈太忠的名头,在修者之中太响亮了,真仙之下第一人,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——这位就不是普通的初阶真人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