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蛊修韦晓笙

陈太忠对擒住的这两人,并不怠慢,全部是打昏了之后,才带回浩然派驻地。

事实上,他不顾形象地偷袭,就是警惕这二人有什么未知的难缠手段。

哪怕这两人仅仅是中阶天仙,他也必须慎重,不管是什么样的势力,有资格跟奸细接触的主儿,都不会是简单的。

将人收进通天塔,带回驻地之后,他冲着一名弟子吩咐一句,要他招呼明广智前来。

现在的明广智和李蔓兮,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,两人时时都待在一起,听说陈真人召唤,两人都是一起来到了逍遥宫前。

明上人还说要先进去请示一下真人,能不能把蔓兮带进去,却听得陈太忠的声音,从逍遥宫里传出,“既然来了,就一起进来吧。”

两名上人闻言,齐齐拱一拱手,“谨遵真人谕令!”

待两人进来之后,陈太忠开门见山地发问,“你俩有谁会搜魂术吗?”

两人闻言,对视一眼,李蔓兮主动开口,“我俩都会,不过我要稍微强一点……敢问真人,对方是何等修为?”

“中阶天仙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不过,他们可能有点秘术,不是很好搜魂。”

李蔓兮听到“中阶天仙”四个字,禁不住松了口气,搜魂术好用是好用,但是使用起来禁忌也颇多,低阶修者搜魂高阶的话,危险实在太大了。

集市上的修者都知道,陈真人不用搜魂术——很可能就没学过,李上人担心的就是陈太忠抓来的人,会不会级别太高,她担心明广智,所以才自告奋勇。

搜魂术对付同阶的话,小心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,不过当她听到“秘术”二字的时候,就又苦恼了,忍不住就又问一句,“是什么样的秘术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对这俩门下行走,倒也没有多少提防的心思,于是实话实说,“他们可能是某一宗门暗堂之类的人物。”

“暗堂?”两名天仙闻言,齐齐惊呼一声,他俩作为流浪修者,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杀人放火的事情没有少做,要不然也不会都习有搜魂术。

但是流浪修者学的东西,真的不是很系统和全面,对宗门的暗堂修者进行搜魂,实在有点没信心,犹豫一下,还是明上人出声发问,“敢问真人,此事不宜让小董知晓吗?”

集市的管理者灵仙小董,手下也有擅长搜魂的修者,更能请动集市里一个比较出名的搜魂高手,那厮可是高阶天仙。

陈太忠摇摇头,“这是我浩然派内部的事情,不合适请他,你俩看起来没把握?”

“真是没把握,”明广智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宗门暗堂,对付搜魂都很有一套,到时我们成了白痴无所谓,就怕耽误了真人您的大事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也知道这话不假。

倒是李蔓兮又出声发问,“小董不合适,我们能出手,那就是不算外人了,冒犯地问真人一句,您要搜魂的人,问的是哪方面的事?”

“就是白上人服毒自尽一事,”陈太忠真是不跟他俩见外——要帮浩然派守一百年山门呢,怎么能看成外人?“我捉住两个幕后黑手,想继续深挖。”

“幕后黑手……是宗门暗堂?”明广智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不是风亲王府吗?”

“难道不能嫁祸吗?”李蔓兮白他一眼,虽然是斥责,却也有一丝柔情在其中,可见两人的关系真是不一般,“谁家还没有几个死士?”

“这个……也是,”明广智讪讪地笑一笑,点点头,又问一句,“不会是真意宗吧?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感觉不像,神识也不是很强大。”

“这就容易多了,尤其是涉及强高的死,”李蔓兮点点头,“禀告真人,此事需要一人的帮助,就是集市里的韦晓笙……您看合适吗?”

“韦晓笙……那个炼药的女修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他对此女有印象。

她是初阶天仙,不知得罪了什么人物,被追杀到集市,后来集市一方出面,喝退了来人,她也借机留在了集市,以搜集药材帮人炼药为生,偶尔也跟别人组队出去,捞点外财。

此女在集市里,属于口碑尚可,平日里也很低调,因为她的丸药质量还不错,大家愿意跟她打好交道,组队出去的时候,也颇受人照顾。

“她是蛊修,”李蔓兮说出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,然后又踢爆一桩隐秘,“她跟强高是伴侣……强高之死,对她的打击很大。”

听到这话,不光是陈太忠,连明广智都愕然了,“强高的伴侣、蛊修……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李蔓兮白他一眼,“女人家说点秘密事,都要告诉你吗?”

然后她看向陈太忠,“蛊修很看重伴侣的,而且她有噬人神魂的蛊虫,有她在旁边配合,搜魂就要容易很多,关键是看真人你如何决定。”

陈太忠疑惑地皱一皱眉,“你怎么能知道这么多?”

“我俩在风黄界就是素识,”李蔓兮苦笑一声,然后一摊手,“当初强高想强买广智的雷化石,我还找到韦晓笙,跟她做了一场……然后才能确定她是蛊修。”

她说得轻描淡写,也不愿意多说,但是很显然,两个女修之间的战斗,绝对不轻松,否则她不会将对方的根子都挖了出来。

“你这又是何必?”明广智听得叹口气,声音还不敢太大。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若是将她请来,搜魂成功的概率有多大?”

“差不多能达到八成,”李蔓兮也没有夸大其词,就是实话实说,“八成也不少了,而且您手上有两个俘虏,哪怕失败一次也不怕,积累经验之后,就更易成功了。”

对搜魂术而言,八成就可以赌一下了,搜同阶的修者,概率真不算小。

“那就去找她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记得告诉她,要她保密。”

李蔓兮微微一笑,“能帮强高复仇,她什么条件都会答应。”

不多时,她就将人找了来,韦晓笙也是常见陈太忠的,不过这一次,她有点不好意思——大约是因为隐瞒蛊修身份一事,她只是微微地颔首,就直奔两个昏迷的天仙而去。

陈太忠这次总算见识了蛊修的手段。

韦上人拿出一口大缸,里面撒上了各种古怪液体和粉末,然后注入半缸水,拌匀之后,又一抖手,无数密密麻麻的小虫子,有在水面上漂浮的,也有在水中潜泳的,有身子一弓一弓的,也有靠着喷射的水柱为推力,一蹿一蹿的。

陈太忠自问是个心性坚毅的,但是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虫子,也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。

然后韦晓笙走到两个昏迷的天仙身前,一手一个,将两人拎到大缸处,丢了进去。

这两位受的伤害比较重,就算这样也没有醒来,倒是那长脸天仙身子栽进水里,张了一下嘴,结果咕咚咕咚喝下好几口,里面不但有药,还有大量的蛊虫。

这种感觉,真让人恶心,然而,令人恶心的事还在后面,那圆脸天仙倒是没栽进水里,但是没用了几分钟,就有蛊虫趴在他的身上,开始吸食精血。

纯良的嘴巴动一动,它很想一团真火,将这些家伙们统统烧死——太膈应人了。

不多时,又有大量的蛊虫爬上了圆脸天仙的脸,在他的鼻孔和耳孔中出出进进,一副忙碌的样子。

不行,真看不下去了,陈太忠觉得瘆的慌,一咧嘴发话,“你们先问着,我还有点事。”

“真人是看着这些虫子恶心吧?”韦晓笙的嘴角翘起一个小弧,那是一种说不出意味的笑容,“我们蛊修,可是视它们为自己的亲人呢。”

我招你惹你了?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“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你知道一个真人有多忙吗?安心做事!”

他这话不是胡说,此事处理完毕之后,他还要往北域一行,视察一下受保护的矿产,然后回来等鉴宝阁的人来,再然后……青罡门的挑衅,还一直没算账呢。

这么细细一算,陈太忠很悲哀地发现,合着哥们儿就算在幽冥界,也没有闭关的命!

听他这么说,韦晓笙扭过脸来看他一眼,“此事完毕,这两具尸身可够给我?”

陈太忠只当此女仇恨心切,想要亲自杀戮这两名天仙,为强高报仇,他正要答应,猛地有人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人你只管杀,尸身不能带走……你想要天仙精血养蛊虫,也别抢我们的收获。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纯良,他就见不得高阶修者的肉身,再怎么都控制不住那种欲望,而且……蛊修养蛊,当然需要大量精血,天仙精血可是大补。

韦晓笙淡淡地看一眼这只会说话的小白猪,并没有显得多惊讶,只是轻轻吐出七个字,“那好吧,人我来杀。”

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这憋闷的气氛,拔脚向外走去,“注意点啊,别把我的逍遥宫,弄得乌烟瘴气。”

明明是他得自别人的逍遥宫,他现在说“我的逍遥宫”,说得异常顺口,可见他受风黄界的印象不小。

六个时辰之后,他施施然回转,不过听了结果后,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“什么……晓天宗的暗卫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