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内奸接头

下不了手,那就不下了,陈太忠是很率性的,心说大不了就再多一点麻烦嘛,有什么了不得的,哥们儿身上麻烦还少吗?

可是决心容易下,想到此后可能招来真仙的关注,他心里也满不是滋味的:这鸭梨好大。

带着这么一种情绪,他心不在焉地在集市转一圈之后,回到了浩然派驻地。

就在魂不守舍的时候,他猛地发现,哪里有什么不对劲,感悟一下才知道,有一个小神识,目前被遮蔽得厉害,差点都要失去感知了。

他在浩然派的驻地,一共放出去七个小神识,两个是用来监视门下行走明广智和李蔓兮的,另外五个,则是监视那五个可能毒杀白上人的派中弟子。

现在几乎失去感知的,就是附着在五弟子之一身上的小神识。

几乎失去不等于失去,陈太忠加大感知力度,默默地关注着那个小神识。

神识附着的这名弟子叫邴炎夏,是新来的铁血堂二百虎贲之一,三级灵仙,身材微胖面白无须,以有急智而著称,勇毅也超旁人。

然而,就是这么一个弟子,此刻正在集市外两百余里处,和两名中阶天仙讨价还价,三人身外,还有一层薄纱,让他们三人的身影显得极为模糊。

也正是这层薄纱,阻碍了陈太忠的神识。

他关注过去的时候,邴炎夏正阴着脸发话,“两位上人,我做得已经很多了,入派之前的承诺,我已经完成了。”

“你说完成就完成了吗?”一名长脸中阶天仙低声呵斥,因为情绪不是很好,倒是令他的长脸显得越发地长了,“记住了,你是本宗推荐过去的,这个恩情,你要时刻牢记!”

毒杀白上人的,是宗派的人?陈太忠眉头一皱,觉得这信息量有点大,白上人难道不是风亲王府的人?

“我完成得已经极好了,”邴炎夏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他悻悻地辩解,“你们告诉我,那只是传信,结果白上人就服毒而死了……这还不够?”

“你只须明白,服毒而死是他的选择,跟你无关!”长脸天仙狞笑一声,“若不是看你这小小灵仙还有用处,敢这么跟我说话的,指头一动就碾死了!”

邴炎夏脸上泛起一丝奇怪的神情,“莫非上人以为……我真的很怕死吗?”

“你不怕死又如何?”长脸天仙淡淡地看他一眼,悠悠地发话,“总有你舍弃不了的东西,你觉得呢?”

邴炎夏沉默良久,才轻叹一声,“这是最后一次,否则我定然会上报陈真人……左右不过是个死,我还是想死得堂堂正正一点。”

“陈太忠吗?他马上就要倒霉了,”长脸天仙轻笑一声,一抬手就将对方吸了过来,同时手上用力,死死地扼住小灵仙的脖颈,狞笑着发话,“竟然敢威胁我……觉得进了什么狗屁铁血堂,你就不是蝼蚁了吗?”

邴炎夏并不紧张,而是冷冷地看着对方,艰涩地发话,“那你……你……你杀了我吧。”

长脸天仙也觉出了他的决心,心中愈发地暴躁了起来,说不得手上缓缓用力,脸上的狰狞不增反减,逐渐平静的面孔下,是浓浓的杀意,“哦,看来你真的想死?”

陈太忠见状,忍不住就有出手的冲动,他是最看不得自家人受欺负的。

可是转念一想,这邴炎夏,终是做了对不起浩然派的事。

对宗门弟子而言,背叛宗门最轻的惩处,也该是收回修为逐出山门,而此人的行为,直接导致一名高阶天仙死亡,更是令浩然派可能同一名亲王的势力结怨。

这种恶劣行径和严重后果,都够浩然派行“族诛”的手段了——至于说邴炎夏并不知内幕,只以为是传信,这种解释是苍白而无力的,没用,大家看的是后果!

所以陈太忠微微犹豫一下,还是做出了决定:我就不插手了,待邴炎夏被弄死之后,我为他报仇好了,浩然派弟子该杀,那也得死在派规的惩处之下,由不得你外人动手。

他都想好了,看在这名弟子还残存了几分骨气上,就不搞祸及家人那一套了,不过此人是如何进入浩然派的,还是要暗暗地了解清楚。

就在他算计的时候,那边又发生了变化,长脸天仙身边的圆脸天仙出声,将其劝阻了,“好了,咱们是来办事的,将人杀了,咱们可不还得想别的法子?”

于是长脸天仙将人放下。

邴炎夏捂着脖颈不住地咳嗽,喷出的口沫中,隐约能见到些微的红色,他还是受了点伤。

剧烈咳嗽好一阵之后,他默默地摸出一颗疗伤丸吞服下去,并不说话。

“蝼蚁你……”长脸天仙又想动怒了,不过,看到此人一脸的淡然,他终于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爽——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

他冷哼一声,淡淡地发话,“十三,你跟他说一下这次的任务……我怕自己忍不住碾死这只小蝼蚁。”

“邴炎夏你听好了,尽快打听清楚,陈太忠在第七场赌斗中,获得的资源中,都有哪些,”圆脸天仙不紧不慢地发话,看起来脾气还算不错。

“还有,他收集雷化石,是否有意出售,若不出售,又有何等打算?”

说完之后,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中,好半天,邴炎夏才苦笑一声,“这……也能算是一次任务?”

这根本就不是一次任务,光是打听陈太忠第七场赌斗的所得,那就绝非是一两个品种,所耗费的时间,也不是三年五年——矿产开发,是需要一个过程的。

这就是等于将邴炎夏死死地绑在了他们的战车上,送一次两次的消息,根本不顶用。

这个要求也还罢了,终究他们打听的,是不那么特别秘密的事,浩然派的收获,应该不会隐藏得太深——通常情况下,奸细传递的就是这种半公开的消息。

可是打听雷化石的销售和用处,这个要求就太过了,这种保密程度的信息,根本不是一个区区的初阶灵仙能掌握的。

所以邴炎夏才会苦笑:这是让我做多少年的奸细啊?

圆脸天仙并不理会他的苦笑,就当没看见了,还是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这项任务完成,你就自由了,可以放心地做你的浩然派弟子,保证不会再有人联系你,你的家人,也会安然无恙。”

邴炎夏又是一声苦笑,低着头并不回答。

“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,”圆脸天仙柔声发话,“并不是所有消息,都要一一落实,只要你尽心了,我们是能感受到的,也能体谅你的苦衷。”

邴炎夏嘿然不语,显然是不以为然,过了好一阵,他才出声发话,“两位上人还有什么吩咐?我出来时间不短了,该回去了。”

长脸天仙冷哼一声,非常地不高兴,那圆脸天仙微微扬一下下巴,“你去吧。”

邴炎夏抬手一拱,转身就走,再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看着他的背影远去,良久,长脸天仙冷哼一声,“我就不明白,为什么不碾死这小小的蝼蚁……他的存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“浩然派已经不同于往日了,”圆脸天仙叹一口气,“其他安插钉子的势力,也有如此感觉,埋设的钉子逐渐都离心……气象不同了啊。”

“所倚仗者,不过是陈太忠区区一人罢了,”长脸天仙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已然得罪了燕舞真仙,还能有多少逍遥日子?”

“真仙的事情,咱们不懂,也别议论,”圆脸天仙面无表情地发话,然后一抬手,收起了那一层轻纱,“好了,走吧,这里可不是什么安生地方。”

两人也不使用灵舟,直接肉身飞行,速度奇快地向远方射去。

然而,飞出三百余里之后,长脸天仙脸色猛地一变,“不好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伸手拍向储物袋。

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拍,天空中凭空出现一道白光,向他打来,奇快无比,在他做出反应前,就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身上。

束气成雷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这是他昏迷之前,最后一个念头。

他被神通击得昏迷了过去,圆脸天仙也没有幸免——一道大网蓦地出现在此人面前,迅疾地罩了过来。

圆脸天仙却也不是凡俗之辈,发现势头不妙,身子化作一道血线,猛地向下一沉,直冲地面扑了下去。

从空中显出身形的陈太忠冷哼一声,伸手向前虚虚一握,吐出两个字,“掌控!”

他不知道对方扑向地面要做什么,但是他不会任由对方发挥,哪怕对手仅仅是个天仙——狮子搏兔,亦用全力。

那天仙的身子微微阻得一阻,后面的大网已经将他牢牢地罩住,捆成一团。

他原本是想用血遁加土遁,直接从土里遁走的,这是他百试不爽的逃跑法门,哪曾想被人直接就制住了?

不但被制住,他还能感觉到,自己的气血在急速地流失着,他又惊又怒,忍不住破口大骂,“陈真人,你好歹也是悟真的身份,竟然偷袭我们这小小的天仙,真真是……”

“聒噪!”陈太忠懒得听他说话,一记神识重重地撞了过去,若是早知道此人不是真意宗人,他直接就用神识擒拿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