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下不了手

纯良终于被陈太忠说动,不再计较七掌柜带走两份本源——事实上,这桩交易确实存在很多顾虑,这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但是七掌柜的心里,免不得又要对陈太忠高看几分:合着翡翠谷的少谷主,跟陈真人关心真的不错,绝对当得起“战斗伙伴”四个字。

不过他们的算盘,遭致了真意宗两名真人的强烈不满。

当七掌柜上前收取火之本源的时候,赖真人从体悟中醒来,登时就暴跳了起来,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,有没有搞错?”

“拿走本源,”七掌柜并不怎么害怕他,但是双方的修为,差距实在太大了一点,他必须保持表面上的礼貌,否则一个“不敬上位者”的帽子扣过去,虽然不会有性命之忧,但是吃点苦头,也没地方说理去。

所以他的回答,平淡中含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,“陈真人体悟完了,交易结束。”

“且慢!”赖东流的气势放出去,阻住了七掌柜,然后四下一扫,看到了陈太忠。

他眼睛一眯,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陈真人,这就是你收了宗中天眼术的回报?”

赖真人是真的生气了,连最基本的面皮都不要了,甚至不惜自曝交易内容。

陈太忠翻一翻眼皮,待理不待理地反问一句,“那你希望我帮你垫付多少九幽阴水?”

一句话,就把赖东流噎了一个半死,他急促地喘了两口气,才冷哼一声,阴森森地发问,“那可是上古天眼术的功法,你真觉得那么好拿吗?”

“是你们主动给的,我还真不稀罕,”陈太忠依旧是一副待理不待理的样子,“要不是想充实功法库,我根本都懒得收。”

“你!枉我还敬重你的刀法修为!”赖东流气得抬手一指,然后就是破口大骂,“竟敢如此评价上宗恩赐,十足的小人得志!”

他佩服陈太忠的刀法,这话一点不假,那一记无念的惊艳,令他当时就生出了找陈真人沟通的欲望,不过听说对方跟宗里弄得不是特别愉快,他才压下了这个念头。

此刻前来体悟,他尽量跟对方保持距离,但是姓陈的这么早就结束了体悟,登时令他忍无可忍:我已经隐约找到那种感觉了!

体悟的感觉非常微妙,不是说想有就有,除了悟性更要讲机缘,赖真人第一次感悟,不到五天,居然就隐隐有了感觉,实在是太罕见了,机缘也太宝贵了。

这种情况下,他被强行中止体悟,真是要多愤怒有多愤怒,以至于让他忘记了,自己面对的人物有多么恐怖。

陈太忠不介意提醒一下对方,他脸一沉,“姓赖的,你再跟我呲牙咧嘴,我让你躺着回去……真以为我欠你的?”

“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!”赖真人血气上头,直接掣出了长剑——他是真意宗里少有的、不使用心剑的剑修,“我倒要看你这小小蝼蚁,怎敢出此大话!”

“出来打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身子向外蹿去,“不想赔我逍遥宫的话,乖乖地出来!”

烈真人身子一闪,从外面蹿了进来,正正地拦住了赖东流,大喝一声,“你疯了吗?你想过这座逍遥宫原主人的下场吗?”

“这厮……”赖真人长剑向外一指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这厮辱我太甚,又断我机缘,我跟他不死不休!”

“你的机缘?我呸,真够不要脸的!”陈太忠的声音在逍遥宫外响起,他的嗓门极大,整个驻地都听得清清楚楚,“便宜占不到,就说别人欠你的,纯粹就是一个人渣!”

“来来来,赖东流,是个男人你就出来,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不死不休!”

驻地里的浩然派弟子听到这话,登时就炸锅了,身为真意宗下门的下派,有太多人听说过赖东流这个名字。

陈真人竟然跟赖真人对上了?这事情可是大条了。

众弟子火速收拾一下,并且安排分散逍遥阁附近的修者,一直处于战时状态的修者们,体现出了惊人的效率,三四息的功夫,这里就变得空荡荡了。

而此刻,赖东流正试图突破烈长老的阻拦。

不过烈真人死死地拦着他,就是不让他出去,“别说他身边还有一只麒麟,就算没麒麟,你也打不过他……你这不是送死吗?”

“他辱我太甚!”赖真人高声地叫着,“烈长老你也听到了,我若是不出去,他就说我不是男人……让开!此辱必须用鲜血清洗!”

两人折腾了半天,烈长老终于阻止了某人无谓的送死,其实赖真人心里也清楚,自己十有八九不是对方的对手,更别说姓陈的还有一只麒麟做帮手。

不过,他还是必须要表示出自己的不屈来,不为别的,只为了尊严。

劝住他之后,烈长老又来找陈太忠商量:这火之本源,你真的不考虑多租几个月?

你想租,那你出九幽阴水好了,陈太忠还是那句话,指望我当冤大头,那是门儿都没有!

这态度,令烈长老也颇为不爽,于是出声威胁:你可是弄走了一部真仙都能修习的功法,若是引得宗中不满,须得考虑一下后果。

鸡肋功法而已!陈太忠不屑地回答,不是你们上杆子送,我还真不稀罕收。

他的话说得很难听,“说白了,收这功法,是让你们蹭体悟蹭得心安理得一点……我若是不答应你们蹭,你们没准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。”

这场闹剧持续了四五个时辰,其间赖真人还尝试着向宗中控诉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宗里始终不肯正面表态。

七掌柜是等了两天,直到那玉仙双生兄弟再次前来,才离开的。

鉴宝阁的人离开之后,真意宗的两名真人才离开——他们一直怀疑,陈太忠和鉴宝阁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,所以就坚持监视着。

浩然派弟子碍于他俩“上宗真人”的身份,也不便随便撵人,见两人离去,才长出一口气,“呼……终于走了。”

“不走又能怎么样?”有的弟子就表示出了不屑,“赖东流好大的名头,竟然不敢跟陈真人一战,切,现在的真意上宗,也是一日不如一日,想当年的真意宗……”

“咱真意上宗还算不错,据说还有一个巅峰真仙,晓天宗占据中州膏腴之地,却被皇族压得死死的,这才是真正的今不如昔。”

“你这是比烂,最没意思了,要我说啊,这是体制问题造成的……”

陈太忠一边听着他们的议论,一边在集市里四下转悠。

集市的修者们,早听说过陈真人的各种捡漏,麒麟草种子就不用说了,那没了半边脸的明广智,竟然能靠着一块莫名其妙的石头,收获两颗复颜丸,并且在不久之后,一跃成为真人门下的行走,谁不羡慕?

散修之怒虽然脾气不好,但是做事之讲究,那是真没得说。

所以在他逛到的摊位上,摊主都手忙脚乱地从储物袋里掏东西,大多是那种他们也不明底细的东西——万一被陈真人看上眼,那可就发达了。

陈太忠转了一阵之后,又有小小的发现——他发现了一块罗刹石,比残魂寄身的罗刹石,还要大上不少。

买了,他也不说价钱,就要对方开价。

那边倒也有趣,说你看着给价,陈真人若有兴致,还请为我解惑——这到底是神马东西?

对于这个要求,陈太忠也没有拒绝,将其特性说了一遍,然后那摊主很痛快地将罗刹石送他了。

然后摊主就被人流迅速地包围了——大家都看出来了,这厮手里肯定不止一块罗刹石,既然如此,当然是要弄一块回去了。

罗刹石的作用,跟蕴神木相差无几,只不过更为隐秘,不易被人察觉——神识都观察不到,其实真能用到的时候,并不是特别多。

然而,蕴神木在风黄界,都是属于非卖品了,眼下有了更好的替代品,大家当然要买买买,就算幽冥界有很多罗刹石,这东西买回去存着,也不亏。

他们兴高采烈地询价砍价,陈太忠却是不引人注目地扬一扬眉毛:事儿不好办!

他此次公然来集市,是在等待鉴宝阁回信,左右是没什么事。

但是他这次来的目的,可不是那么单纯——不是为了捡漏,而是为了灭口。

为什么灭口呢?没错,为了他前一阵在集市上采买的玉核。

他自觉设计得很巧妙的局,被七掌柜在无心之间就说破了——在别人眼里,你可能就是剥夺本源的那个人,最起码,拿浩然派弟子做文章,可能有所收获。

再巧妙的局,也经不住暴力破解啊。

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个漏洞:在摄取本源的时候,自己担心玉核不够,从集市上买了一些。

这很可能成为暴力破解分子的另一个突破口。

那么,为了安全起见,他必须要将知情的几人灭口,才能护得自家和浩然派平安。

此次他来集市,除了捡漏,就是记住上一次的几个卖家,好悄悄灭口。

但是当他见到,众人跟在自己身后,兴高采烈地买罗刹石,慷慨激昂地讨价还价,其中还有两个卖给过自己玉核的修者的时候,他忍不住扯动一下嘴角。

这尼玛……下不了手啊!


阅读www.yuedu.info